loader

爲了安慰她,顧曉樂用力地拍了拍寧蕾的手,並大聲地在她的耳旁說道:

  • Home
  • Blog
  • 爲了安慰她,顧曉樂用力地拍了拍寧蕾的手,並大聲地在她的耳旁說道:

“你放心吧!在沒讓你給我們老顧家傳宗接代前,你老爺們我是不會死的!”

說罷,也不等寧蕾有什麼表示,直接一個翻身跳進了海中……

進入海水中的顧曉樂先是在水面上浮潛着看了看那條沉船的準確位置,然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一個猛子便扎進了水下!

此刻坐在水面木筏子上的寧蕾簡直有些度日如年的感覺,她現在唯一感受到水下顧曉樂情況的就是那條系在他腰間的繩索!

突然她感覺到那條繩索開始搖動了起來!

“三長兩短?這是顧曉樂事先給我安排的信號,意思就是讓我馬上向上拉!”

寧蕾顧不得多想,馬上雙手拉住那條繩索開始向上使勁,可是就在她把繩索拉出水面不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水下傳來一陣陣劇烈的擺動!

“不好!是顧曉樂遇到危險了!”寧蕾馬上放下繩子就想跳下水幫忙,不過就在她要跳還沒跳的一瞬間,突然整個水面被一大片黑色的如同墨水一般的東西給染成了黑色!

“這……”寧蕾一驚,下意識就感到不好!

就在這個時候,幾條長達十餘米的巨型觸手在水下直接伸了出來,這些觸手胡亂地在水面拍打着一切它可能會碰到的東西!

寧蕾現在乘坐着的這條用幾根木頭搭建捆綁而成的木筏子一下子就被其中的一條觸手拍了個正着!

只聽“啪嚓”地一聲,這大木筏子瞬間就被大王烏賊的觸手拍了個四分五裂!

好在上面的寧蕾反應還算迅速,在觸手砸下來之前便一個縱躍跳入了海水中,即便是如此觸手砸在水面上的巨大力量還是把她撞的有些昏天黑地,落入水中連喝好幾口海水!

“呸呸呸……”寧蕾從水中探出腦袋,把嘴裏又苦又鹹的海水吐出去後便深吸了一口氣馬上把頭扎進水面下打算看清楚顧曉樂現在是什麼情況?

哪知道她只看到海水中到處都是一片如同墨汁一般的黑水,能見度根本就是爲零!

別說找顧曉樂了,就連那條正在胡亂伸出觸手拍打水面的大王烏賊在哪裏她都根本看不到!

不過寧蕾不死心,一邊用雙腳不斷蹬着水,一邊用手裏的那根簡易長矛的矛柄不斷在黑黑的海水中來回揮動着,希望藉此能夠接觸到顧曉樂的身體。

“顧曉樂,顧曉樂!你在哪裏呢!你不能死啊!咱們都說好了的,你,你還沒有讓我給你們老顧家留個一兒半女之前你是不能死的!

你可不能騙我!”

儘管時間一分一秒地在流逝,如墨汁一般的海水能見度還是絲毫沒有一點點變好的跡象!

只是有一點剛剛那條異常狂暴的大王烏賊,在初期的一陣用觸手拍打海面後,居然漸漸的沒了動靜,也不知道是死了還是遊走了!

但現在這一切對於寧蕾來說根本不重要,水面上不斷呼喚尋找顧曉樂的名字的她,心頭是越來越焦急,因爲從剛剛顧曉樂跳進水裏到現在,時間已經將近過去了快5分鐘了。

這已經是接近一個正常人潛水的極限時間了,顧曉樂除非還能像上一次一樣好運地在沉船裏找到氧氣瓶,否則現在恐怕已經就要沒有氣潛下去了!

而他到現在還不能浮出水面的原因,寧蕾根本不敢細想,是被大王烏賊抓住吃掉了還是爲了躲避大王烏賊的攻擊卡在哪裏後窒息而亡了?

無論是哪一種結果,這都是寧蕾她無法面對的!

不,不,不!你不能死!

寧蕾在墨汁一般的海水中來回上上下下不停地尋找着顧曉樂存活的希望,可是隨着她一次次來回在水上水下換氣的次數越多,心裏那份絕望的無力感也就越來越重……

終於,幾乎把體力耗盡的她雙手扶住一塊海面上大木筏子殘留的木板,失聲地痛哭起來:

“顧曉樂,要是老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我一定會給你生一個孩子的!”

“這可是你說的,老天是不能騙的!說話可是要算數的哦!”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臉狼狽的顧曉樂在海面上露出一個腦袋喘着粗氣地說道…… “你……你沒死嗎?”寧蕾驚喜地睜大了一雙眼睛,仔細地打量着眼前的顧曉樂。

顧曉樂被他看得有點不好意思,用手抹了一把滿臉的黑水,嘿嘿一笑:

“就算是死,我也得先等我們寧大小姐給我懷個孩子再死啊!不然這死的豈不是太沒有意義了嗎?”

此時寧蕾似乎早就忘了被顧曉樂口頭上沾點便宜的事情,而是一個前撲地在水中撲到了他的懷裏,一邊用粉拳捶打着顧曉樂胸膛一邊喜極而泣地大哭了起來。

雖然現在美女主動投懷送抱,可是顧曉樂卻反而不好意思直接笑納了,畢竟沙灘上還有好幾個女孩子在那裏焦急地等着他們兩個,總不能真的在海里玩海震吧?

可就在這個時候,顧曉樂突然聽見一陣“嗚嗚嗚……”的引擎聲音!

“這是?這是船的引擎聲音!難道是那羣海盜又殺回來了?”顧曉樂來不及享受懷裏的軟玉溫香,連忙順着聲音的方向向遠處海面上望去……

果然在距離他們這座荒島不足1公里的海面上,有一條銀白色的遊艇正向着他們這裏快速行駛了過來。

顧曉樂看到這條船後,心中緊張的心情居然一下子放鬆了下來,因爲這條船肯定不是海盜的專用船隻。

之前和他們交手過幾次的那些海盜基本不是開快艇,就是駕駛一些搶來的漁船。哪有開這麼豪華的遊艇的,看樣子應該是劉失聰劉大少家裏派來的救援船隊吧?

此刻他懷裏的寧蕾也停下了剛剛“嚶嚶嚶”的哭泣,擡頭望了一眼不遠處那艘遊艇,本來顧曉樂沒死現在又有了救援的希望,她也是一副興奮的樣子,不管怎麼說這下子大家就都有希望離開這座危險的荒島了。

可是隨着那條遊艇越來越近,寧蕾臉上的喜色也越來越少,最後直接臉上一寒地大聲喊道:“顧曉樂我們快走!這條遊艇不是劉失聰他們家裏派來的!”

儘管顧曉樂不知道寧蕾爲什麼這麼說,但是他對於這位寧大小姐的話還是給與絕對的信任,於是兩個人開始快速地向着海灘方向划着水打算遊走。

可是就算他們兩個水性不錯,但那也是和正常人的游泳速度比較而言,遠處的那條遊艇加大了馬力很快就追到了他們兩個的身後……

眼見着人家已經追上來了,兩個人索性也就停下了划水,只是用腳踏着水看着後面不斷逼近的遊艇。

顧曉樂仔細地觀察了一下,這條遊艇大概全長30多米的樣子,看起來只是一條排水量幾百噸的中型遊艇,不過和之前劉失聰開來的那條裝飾得異常豪華的大遊艇比起來似乎有些簡單了一些。

但是作爲軍事愛好者的顧曉樂一眼就看出這條遊艇絕對不簡單,就從它船體外殼表面上的加固裝甲,架在船頭那架高射機槍,以及在遊艇頂部不斷旋轉的雷達就能看出這根本就不是一條普通土豪玩的遊艇,它根本就是一條私人武裝打造的小型驅逐艦!

難道劉家人有錢燒的沒地方花了,還要玩起這東西了?顧曉樂一腦袋的問號,不過他突然注意到在這條遊艇左右舷下方都帶着一個圓圓的滿月標誌!

“這個標誌?”顧曉樂嘀咕了一下,心說好像是在哪裏見過,不過卻想不起來了。

雖然顧曉樂不認識,但是他身旁的寧蕾卻很清楚這兩個滿月的標誌代表着什麼!

這就是著名的豪門也就是她的未婚夫家庭的特有標誌,沒錯,那就是冷家的滿月標誌!

“小蕾,我最最親愛的未婚妻,你真的讓我好找啊!”

一個身材高挑目光冷峻的年輕男子從甲板上探出頭來,臉上帶着一絲冷笑地盯着水裏面的寧蕾說道。

“他?他是誰啊?”顧曉樂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裏還是有了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

直覺告訴自己,眼前的這個年輕男人絕對和寧蕾有着異乎尋常的關係……

果然寧蕾臉上的神色一變再變,最終才淡淡地說道:

“他叫冷子峯,就是和我有婚約的那個人!”

什麼?顧曉樂頓時就覺得心裏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自己這好不容易纔算是緊緊抓住了寧大小姐的芳心,怎麼,怎麼就突然殺出來了一個未婚夫了呢?

不過現在這種場合下,顯然不適合多說什麼,此時那艘遊艇已經開到了他們的近前,把船上的繩梯放了下來。

寧蕾和顧曉樂互相對視了一眼,又看了一眼站在冷子峯身旁那兩個帶着墨鏡手裏握着烏茲衝鋒槍的黑衣人,心說現在這種情況就算他們不想上船恐怕也不行了……

最終兩個人還是選擇妥協地登上了冷子峯的武裝船隻。

寧蕾剛一出去,馬上就有幾個穿着僕人制服的女人迎了上來,爲首的一個是上了些年紀的中年婦女。

“寧小姐,請和我們去船艙裏換更衣吧?”那個老女僕臉上帶着微笑地說道。

寧蕾看了一眼自己身後的顧曉樂,猶豫了一下還是跟着這幾個女僕走進後面的船艙。

此時甲板上就只剩下顧曉樂和冷子峯以及那兩個隨身保鏢模樣的黑衣人。

冷子峯饒有興趣地打量着顧曉樂,足足一分鐘後才淡淡地一笑說道:

“你就是那個叫顧曉樂的男人?”

顧曉樂一愣,下意識地回答道:“怎麼?你認識我?”

按說這怎麼可能呢?自己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都市小碼農,像冷子峯這種豪門闊少,完全就是比劉失聰還要牛逼的存在。

這種大人物怎麼可能知道自己的名字呢?

“哼!”冷子峯冷哼了一聲,並沒有回答顧曉樂的問題,而是繼續問道:

“你和我未婚妻寧蕾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我……”顧曉樂一時語塞,萬萬沒想到這位豪門大少,居然這麼直接問出了這麼一個有些難以啓齒的問題出來。

而且這個問題也確實有些不太好回答啊,實話實說自己和寧蕾最多也就是親親抱抱的程度,本來自己倒是很有把握和她進一步發展的,可是現在……

冷子峯見他沒有答話,也不着急,單手一揮,旁邊的一個黑衣男子馬上心領神會地搬過來一把高腳椅子,並隨手給他端過來一杯香檳酒。

冷子峯接過那杯香檳,頗爲隨意地往椅子上一坐,繼續盯着眼前的顧曉樂:

“敢動我冷子峯的女人,你知道會有什麼下場嗎?別說是在這種天高皇帝遠的公海上,就是在大城市裏面我也有的是辦法要你的命!”

說罷他給一旁的黑衣男子使了個眼色,那個傢伙隨手從衣服內懷裏把那把裝着消聲器的烏茲衝鋒槍掏了出來,看那樣子顯然是打算幹掉顧曉樂…… 顧曉樂雖然也算是身手不錯,但是現在自己手無寸鐵,就這麼站在甲板上,面對着兩個拿着烏茲衝鋒槍的戰鬥經驗異常豐富的打手,幾乎就是必死之局!

但是他還是不想坐以待斃,顧曉樂環顧了一下四周,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可以利用的東西。

兩個保鏢顯然不想給他機會,側着身體幾乎是毫無死角地用槍口對準了他,只要冷子峯一聲令下,顧曉樂的身上就得馬上多出幾個窟窿出來!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突然在船艙內傳來一聲那個上了年齡女僕的大叫聲:

“寧大小姐,你不要亂來啊!我們冷少爺只是和你的朋友在甲板上聊天而已,你不要誤會啊!”

冷子峯一聽這話,臉色也是一變,擺了擺手示意兩個保鏢先不要開槍。

不過下面船艙內寧蕾顯然沒有被那個中年女僕說服,隨着“嘩啦”地一聲,很明顯是什麼玻璃器皿破碎的聲音。

緊接着隨着一陣女僕的驚呼,寧蕾一隻手拿着一截殘破的玻璃花瓶對準着自己脖子上的大動脈,情緒激動地從船艙裏面跑了出來!

“小蕾,你瘋啦?爲了這麼一個窮小子就要自殺?”冷子峯瞪大了眼睛喊道。

“冷子峯,我很清楚你是個什麼人?你是不可能讓顧曉樂活着離開這艘遊艇的,所以我剛剛下到船艙裏的時候就想好了,今天要不然就讓我們兩個走!

要不然我就和顧曉樂一起死在你的船上!”

寧蕾一邊說着一邊把那隻破碎花瓶的尖端用力頂在自己的脖子上,大概是有些用的力氣大了,她的脖子已經被玻璃給刺破了,鮮血順着她那白皙的脖子流了下來,已經染紅了她身上的潛水衣,只是神情激動的她完全沒有注意到。

寧蕾如此決絕的表現不但讓冷子峯大感意外,就連一旁的顧曉樂也被驚呆了。

因爲他做夢也沒有想到過,自己在荒島上認識的這位千金大小姐居然會爲了自己的性命不惜以死相逼!

而冷子峯臉上的神色一變再變,最後連連臉上的肌肉都開始有些不受控制的跳動了起來。

就在昨天他從海盜基地島嶼裏找到的那個倖存者小麗,告訴他了自己在荒島上她所看到的一切。

當然這些事情完全都是小麗添油加醋加工過的,像什麼顧曉樂和寧蕾關係曖昧,兩個人早就已經不避諱別人地睡在了一起等等……

只是她沒有注意到她說完這些後,冷子峯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所以當她把這些自以爲會讓對面的這位公子哥開心的情報說出後,得到的並不是和獎勵或救援,而是被冷子峯的手下重新扔回到了海盜基地的人質地牢裏!

隨後冷子峯乘船離開海盜基地時,直接告訴自己的手下在這裏埋下大量的軍用凝固汽油,他的船前腳剛一開,整個海盜基地的小島就發生大爆炸和猛烈的燃燒!

不留任何活口!也就不必擔心自己未婚妻這段不光彩的事情會傳出去給他們冷家丟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