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獲得了部分九劍的傳承。

  • Home
  • Blog
  • 獲得了部分九劍的傳承。

如今,九劍他已經掌握了《鋼魂派》和《漠風派》,今天來此的目的便是為了拿到第三種劍術:《影手派》。

這是他兼職劍道家(賢者之劍)的關鍵。

當時展現在他眼前的有三種九劍的基礎職業:戰刃(軍道之劍)、十字軍(天誅之劍)和劍道家(賢者之劍)。

而他在斟酌了很久后,便選擇了劍道家。

這個職業屬於一種掌握武術技巧的大師,是一個對於至高之路的了解能夠開啟各種強大能力的劍之法師。

這些能力本質上都屬於超自然能力。

與他的遊俠職業比較契合,都屬於一種比較全能的技巧型戰士。

「拿去吧,修行之路到處都是坎坷,你我相逢即是有緣,不要忘記了你的承諾!」老人喝完酒後,取出一本黑色封皮的書籍,遞給索恩,承諾兩字特意加重了幾分。

說完,便再次拿起手錘和鑿子繼續對着眼前的石頭漫無目的的敲打,閃爍出陣陣火星。

索恩接過書籍,並沒有多看,直接收了起來。

砰砰砰!

破敗的石屋院落內,再次傳出陣陣斷斷續續沉悶的敲打聲。

索恩看着老人的動作,沉默片刻后,左手撫胸,對着眼前的老人深深的鞠了一躬,便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

尋找動蕩年代失落的卡拉圖大陸,這就是索恩對眼前這個老人的承諾。

他的身世、名字、實力、來歷…索恩一概不知,他從來沒有主動提起過,而索恩也不想去問。

他知道的只是對方傳授給他的三種來自東方國度古老劍術。

而他則需要做的則是在有生之年去尋找那片失落的帝國,什麼限制都沒有,只有一句口頭的承諾,僅此而已。

但索恩如果有倖存活下來,一定會走一趟的,因為那裏有關於九劍的最終傳承:九劍宗師!

隨着敲擊聲逐漸從索恩的耳畔消失,索恩的身影再次來到了這個破落而又忙碌的下城區。

索恩抬頭看了看陰沉的天空和那座高達百米以上的巫師塔,自語道:明天必須要離開這裏了。

凜冬城的西方面臨着來自大劍痕山脈深處,豺狼人部落全面入侵的威脅,城市周邊的所有原居民和玩家建立的村鎮都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雙方從混亂的動蕩年代開始便積攢了滲透於血脈深處的仇恨。

不死不休!

南北方的兩處港口,光輝之海的沙華魚人正在蠢蠢欲動,這些來自深海的魔鬼唯一的目的便是將凜冬城化作大海的浪濤。

東面的黑珍珠森林是一群軍事化模式管理的大地精,野心勃勃的大地精早已忘記當初是如何寄人籬下,苟且偷生。

它們卑鄙的撕毀了與凜冬城的盟約,無時無刻都在想着將繁華的凜冬城變成他們的修羅場!

風雨飄搖的凜冬城。

上城區的那些貴族們真的能抵擋住嗎?

索恩不清楚,他只知道要在城池徹底淪陷之前….

迅速離去。 林凡一大清早,就將葯老等人請來浮空島,直接開門劍山的將自己的問題說出。

當聽到林凡不能凝練魂力之種之後,葯老眉頭緊皺著搖頭:「你這情況,老夫一生都未曾真實見到過,只有在某些孤冊中窺見一二。」

齊天也是搖頭:「我也不曾見過,你這種情況好生奇怪,有了凝元境的肉身,神魂更是凝練無比,而且戰力也是達到了凝元境,但卻是不能凝練魂力之種,好奇怪。」

鄧翼也是嘆息:「也許你該去問問雪玉峰峰主,她號稱知天下,應該能在他哪裡找到解決之法。」

林凡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不去。」

去找雪美人?

找不自在?

「你小子莫非得罪了她?」葯老臉色都變白了。

齊天也是緊張的望著林凡:「難道真的得罪了那尊大物?」

林凡有點不自在的搖頭:「不是。」

隨後他趕緊扯開話題:「我手中有一丹方,若是能夠將之煉製出來,那麼肯定能夠解決我的問題。」

葯老赫然轉頭:「能夠解決這種問題的,只有傳說中記載的道傷丹!」

「莫非你說的是道傷丹?」

齊老也是一驚:「道傷丹?傳說中連大道之傷都可醫治的道傷丹?」

林凡點了點頭:「也算是道傷丹吧。」

「你小子到底還有什麼東西我們不知道的?」葯老像是看怪物一般的看著林凡。

這小子,好像就是個深淵,讓人看不透。

齊老嘆了一口氣:「但就算你有道傷丹丹方,也煉製不出啊……那可是傳說中的王丹,當今世上,哪有這種等級的煉丹師?」

林凡笑了笑:「道傷丹,之所以名傳千古,那是因為配備的藥材不同,可針對的效果就不同,擁有一整套可彌補破鏡中造成的丹藥。」

「所以,我手中擁有的並不是傳說的道傷丹,而是簡化之後的大還丹。」

葯老點了點頭,沒來由的鬆了口氣,若是這小子真的擁有那般逆天的丹方,那才是稀奇。

「大還丹丹方,也屬絕世了,你小子福緣真不錯。」齊天贊道。

林凡笑笑,他知道什麼時候該高調,什麼時候該低調,有一些東西顯露於外沒事,但有一些東西太過珍貴,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道理,他還懂。

林凡掏出一張妖獸皮,晃了晃:「這就是大還丹丹方,當然只是摘錄並不是真正的丹方。」

葯老等露出瞭然之色,真正絕世的丹方,世間只有獨一份,除非成功煉製出丹藥,知曉煉丹途中種種所需,方才可製造而出。

這也是丹方極度珍貴的原因,因為只能瀏覽一次,當有煉丹師閱讀過丹方之後,上面的神魂烙印就會消失。

所以,林凡現在拿出來的,只不過是他摘錄的丹方,並沒有最珍貴的神魂烙印。

葯老等人仔細查閱,片刻后,葯老嘆息:「就算是簡化版本的大還丹,也不是我們能夠煉製而出。」

齊天也苦笑著搖頭:「這東西,估計只有峰首能夠煉製。」

林凡眼裡一亮:「能否麻煩峰首給我……」

齊天苦笑:「峰首每年到這個時候,都會閉死關。」

林凡皺眉,閉死關?

這麼不巧嗎?

「閉關多久?」

葯老有點無奈的道:「未知,這麼多年來,最短的閉關時間都在三個月以上。」

林凡也嘆氣了,這麼長時間,遠古之墓開啟時間早就過了,他之所以這般急切的想要彌補缺憾,就是為了應對遠古之墓的開啟。

林凡問道:「還有什麼辦法?」

葯老等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的道:「當今世上,除了峰首外,估計只有葯神谷的亦塵。」

「不現實,太遠,而且挑戰賽上不管怎麼說,我斬了葯神谷的人。」林凡苦笑,繞了半天,還是得去找雪美人,逃不過。

……

「因為破鏡缺憾,是吧?」雪美人笑眯眯的看著林凡。

林凡瞬間毛骨悚然,雪美人這般邪乎?

竟然連這都能夠看得出來?

雪美人呵呵一笑,道:「從上次你來我這,我就看出來了。」

林凡苦笑,高人面前,還是真藏不住任何事。

雪美人直言,道:「你去找亦塵吧,我這有很多方法,但是不適合你。」

林凡道:「為何?人稱你為知天下,難道你也沒有適合我的辦法嗎?」

雪美人搖了搖頭:「用了我的法,就要打上我的標記,若是被『他們』知曉,對你是大難。」

林凡皺眉,但是聰明的不去問,所謂的『標記』,『他們』是誰。

「你和青鸞同去,帶上一件東西,亦塵會幫你的。」雪美人到。

「與青鸞同去?」

林凡瞪大了眼睛:「不行、不行,我一人獨去就好。」

雪美人冷哼,道:「與美同游不好?」

林凡苦笑,若是他與青鸞沒有那些誤會,當然很好,但問題是曾發生過一些不怎麼好的事啊……

當然,最終的林凡也沒逃過被青鸞一路相隨的命運。

「師尊,為何要我和他同去?」青鸞咬著紅唇,眼神複雜的問道。

「因為我想你們在一起啊……」

雪美人笑笑,但眼中很悲涼。

青鸞看了看師尊:「若這是師尊的意志,弟子會遵命的。」

雪美人搖了搖頭:「有些東西,你躲不掉的,你也是,還有那個小傢伙也是……」

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苦笑道:「真不值得讓你擁有那等武魂,到底是對是錯。」

「算了,說這些東西,你們現在不懂,你去準備吧,明日你們就要出發了。」

……

陳玄東有點擔憂的道:「決定去葯神谷嗎?」

林凡正在將一些必備品扔進符戒中,聞言點了點頭:「我身上出了些問題,需要去葯神谷才能解決。」

無劍道:「我們與你同去。」

林凡停了停:「沒事,既然雪美人安排青鸞與我同去,就證明一些位置的危險她能阻止,沒事。」

隨後,林凡詭異一笑:「況且,只要出了這聖城,能認出我的,基本就沒有了。」

陳玄東等人相視一笑,的確啊,想起林凡剛破鏡的那一晚展露出的種種本領,心下放鬆了許多。AQ 殘陽如火,燒透天邊紅雲。

楚策背著一具骨瘦如柴的屍體,緩步行走在古樸城牆的台階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