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王藥師目色凜然地看著水鏡中的洛川,不,更準確地說,他其實是在看著那滴被金光所環繞的白夜露,一時間,竟然連聲音也變得有些結巴了。

  • Home
  • Blog
  • 王藥師目色凜然地看著水鏡中的洛川,不,更準確地說,他其實是在看著那滴被金光所環繞的白夜露,一時間,竟然連聲音也變得有些結巴了。

「這是……這是……」

慕容小卿一愣:「這是什麼?王藥師您倒是快說啊……真是急死我啦!」

眾人也是滿頭霧水,難道是之前王藥師說洛川不可能一次煉成白夜露,被當場打臉之後惱羞成怒了?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被王藥師的話給鎮住了。

「這是無瑕聖葯!」

話音落下,還沒有人反應過來,便有一道璀璨的金光從藥王塔激散開來,彷彿把整個夜空都映得如白晝一般明亮。

那不是白夜露的光芒。

而是藥王塔第五層的光芒。

與第三層尚未消散的金光如出一轍。

包括那道以某位姑娘為名的紅豆徽記。

==========================================

PS:感謝『雨眠714642544』8元紅包打賞,感謝『四爺366548658』2元紅包打賞。 如果一定要用四個字來概括此時王藥師的心理狀態的話,那一定是……

見了鬼了!

片刻之前,他還煞有其事地為眾人分析這白夜露有多難煉,甚至坦言就連自己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成功。

但偏偏,洛川就煉成了。

同樣,王藥師剛剛才向所有人解釋了星殿關於靈藥和靈丹的品質劃分,感慨上品靈藥煉製之難,絕非常人所能企及的,更別說是無瑕聖葯了。

而洛川就在眾目睽睽之下,煉成了無瑕聖葯。

什麼叫當場打臉?

這就是了……

然而此時的王藥師非但不覺得羞惱,反而眼中滿是驚喜之意,無他,只因為洛川是百草堂的人!

憑藉這滴無瑕品質的白夜露,他王海從此之後就能在天元門的一眾藥師面前挺直腰桿了!

你們有無塵上人?

我們也有洛川!

哪怕這無瑕聖葯不是他王海煉出來的,也與有榮焉!

這是百草堂的榮光。

更是凌劍宗的榮光!

果不其然,在聽到王海口中那聲「無瑕聖葯」之後,就連傲立在半空中的太上長老也面色微變,像他們這般深處高位者,才更明白無瑕聖葯的價值,或者說,是洛川的價值。

相比之下,藥王塔第五層所散發出來的璀璨金光,已經算不得什麼了。

當然,太上長老和王藥師會這麼想,並不代表著其他弟子也有如此長遠的眼光。

他們絕大多數人都不了解無瑕聖葯對凌劍宗的意義,但那閃耀夜空的金色光芒,以及那道宛如神印般的紅豆徽記,卻都是實打實存在的,能被他們親眼見證的。

於是下一刻,無數的歡呼聲自塔外喧囂而起。

「百草洛川,霸氣凜然!威風八面,名震河山!」

這是以聶玄宇為首的一眾百草堂守堂弟子在放聲大喊。

「洛師兄威武!洛師兄無敵!」

這是其他山峰和堂口的弟子在大力喝彩。

「真是沒想到,就連謝長老的記錄也被這小子給破了……」

這是百草堂一眾丹師在唏噓感慨。

藥王塔共十層,除去第一層是用來作為眾藥師、丹師相互比斗之所外,其餘九層樓均是考核點,自然也就有九項各不相同的記錄。

在洛川初次登臨藥王塔之前,第二層的草木辨識記錄,是由孫興昌保持的。

第三層的靈藥催化記錄,是由黎洪保持的。

第四層上刻著一輪彎月,卻因為留存的時間實在太過久遠,時至今日,竟鮮有弟子知曉其所屬何人。

除此之外,剩下的六層樓記錄保持者,都是同一個人。

上面都刻著同樣一個火焰形狀的徽記。

專屬於……

凌劍宗執丹長老,謝坤!

而現在,隨著洛川的二闖藥王塔,情況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除了第四層塔身上的那輪彎月之外,第二、三、五層,都已經被換成了專屬於洛川的紅豆徽記,不管是孫興昌,還是黎洪,甚至於謝坤長老,都無法阻擋洛川的腳步!

而水鏡中的洛川,還在繼續向藥王塔第六層走去!

正所謂,欲窮千里目,當更上一層樓!

塔外的人群已經陷入了無比狂熱與亢奮的情緒中,慕容小卿的眼中閃爍著崇拜的光芒,連連向王藥師問道:「王藥師,王藥師,你剛才說,洛師兄已經煉出了無瑕聖葯,豈不是說明他比你更厲害了?」

王藥師滿臉的尷尬,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到是旁邊的李藥師苦笑道:「也不能這麼說,雖然無瑕聖葯世間罕見,極其珍稀,但終究還是講求機緣的,從理論上來說,不管是任何品階的藥師,都有可能煉出高品質的靈藥,但現如今的洛川畢竟只是四品藥師,王藥師可是貨真價實的五品……」

慕容小卿頓時不高興了,撅著嘴道:「那有什麼難的?等洛師兄待會兒闖過六層塔不就是五品藥師了么。」

聞言,李藥師有心想要反駁,藥王塔的第六層哪裡這麼好闖,否則百草堂豈不全是五品藥師了?

但一想到今日的洛川已經接連創造出了這麼多的奇迹,連無瑕品質的白夜露都煉出來了,似乎晉陞五品藥師,也不是不可能啊……

於是李藥師立刻閉嘴了,他可沒有王海那般開闊的心胸,當場打臉這種事情,可不是誰都想去經歷一下的……

見一眾藥師都不理自己了,慕容小卿只能重新轉過頭來,舉起小胳膊揮舞著。

「洛師兄加油!爭取再把第六層的記錄給破了!」

此言一出,一眾藥師、丹師都不禁眼角微抖,卻偏偏無人敢出來呵斥這個膽大包天的小丫頭,再抬頭看向洛川慢步走向第六層的背影,頓時覺得比山嶽還要沉重,直接砸到了他們的心尖兒上。

尤其是那站在黎洪身邊的葯童,此時更是面帶驚恐,連連道:「主人,我們該怎麼辦?」

黎洪輕輕偏過頭,眼中不帶絲毫的感**彩,也沒有理會葯童的問話,而是反問道:「你看到阿貴了嗎?」

首席的獨家寵愛 葯童一愣,隨即搖了搖頭:「沒看到,不過這裡人實在太多了,阿貴若是有心要藏的話,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找到他。」

黎洪對此不置可否,而是問出了第二個問題:「可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黎洪的這句話說得很含糊,但葯童仍舊聽懂了,皺著眉頭道:「興許是洛川提前察覺到了我們想對他動手,為了從阿貴手中逃脫,所以故意進了藥王塔吧,畢竟阿貴不是藥師,是進不去的。」

這個解釋倒也說得通,但很顯然,黎洪並不滿意。

「你去給我把紅豆那丫頭找出來。」

葯童目色一驚:「現在嗎?」

黎洪漫不經心地點了點頭:「我看過了,她不在這裡,那麼最有可能的,就是被洛川留在了家中,若是找不到,就去丹房。」

「丹房?」葯童滿臉的莫名其妙。

對此黎洪並不解釋,而是直接揮了揮手,於是葯童領命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如此一來,黎洪便孤身一人了,他重新抬起頭,看著水鏡中那個無比渺小的身影,喃喃自語道:「五品藥師嗎?若是其他人,恐怕還真被你這層身份給嚇退了,但對我,還不夠。」

黎洪的這句話,彷彿已經篤定了洛川一定能闖過藥王塔的第六層。

但其實直到這個時候,洛川才剛剛走到第六層的中心處站定。

關於五品藥師的考核,其實與洛川剛剛在第五層經歷的考核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都是考煉藥。

但不同之處在於,四品藥師考的是照方煉藥,也就是說,不管難度如何,出題人至少還會給你一張藥方,但想要成為五品藥師,則需要完美復刻一枚靈藥!

比如此時懸浮在洛川眼前的那團通體黝黑的藥膏。

而洛川接下來所需要做的,便是在沒有任何藥方提示的情況下,煉製出一團與之一模一樣的藥膏出來。

這一關要說簡單,那肯定是不簡單的,但要說難,至少對洛川來講,不難!

因為從本質上來說,這一層考的除了煉藥之外,更重要的,還是對成品靈藥的逆解。

而說到逆解,洛川不是針對誰……

至少在這百草堂內,還真沒人是他的對手!

尤其此時在塔外那些從未登上過六層樓的藥師們,在得知這一層的考核內容之後,更是感慨萬千。

因為在當日洛川與孫興昌的比斗中,他們就已經見識過了洛川那堪比神跡般的,逆解草藥的非凡能力!

那日孫興昌作為老牌五品藥師,總共逆解出了十一種草藥。

而洛川呢?

他解出了整整一百六十四種!

是孫興昌的十倍不止!

如果連這樣的洛川都通不過第六層的考核的話,那恐怕所有人都得懷疑,孫興昌的五品藥師之位,是不是靠著作弊來的了……

但這些藥師們知道洛川在逆解丹藥上的實力,其他人卻是不知的。

因此接下來,這些對葯道一竅不通的凌劍宗弟子,全都被洛川的一番話給震驚了。

只見洛川抬手拿起那團黑色的藥膏看了看,然後面露古怪地說道:「按理來說,這藥王塔的考核不應該一層比一層難嗎?怎麼這次這麼簡單……」

洛川心懷謹慎,一時之間竟有些拿不準這黑色的藥膏是不是存在著某些自己看不到的貓膩,於是又探著鼻子嗅了嗅,張開嘴巴嘗了嘗,最後甚至還挖了一大坨抹在自己的胳膊上。

良久之後,洛川這才放聲大笑:「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肯定沒這麼簡單!原來這葯是次品!這麼說來,我這次也得煉出次品來才行……唔,這個活兒可不好乾啊……」

說著,洛川終於開始動手了。

天蒼葉、丘石果、粹花……

一味又一味草藥材料接連出現在洛川手中,摘星手再出,但相比起之前煉製白夜露的時候,此時的洛川倒是滿臉的輕鬆。

他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自己可別一不小心,煉出成品丹藥來……

一炷香的時間之後,洛川的手中出現了與半空中那道考題一模一樣的一塊黑色藥膏,不管是從外形、葯香的濃郁程度、品質,甚至就連大小和重量,都完全一致!

可以說在這一刻,洛川將自己與生俱來的強迫症發揮到了極致!

因此順理成章的,他腰間藥師牌上的數字,從四變成了五。

至此,洛川入塔前所指定的兩大目標,已經盡數完成了,但他身處塔內,並不知道自己到底創造了幾項記錄,為了保險起見,洛川並沒有止步於此,而是繼續登上了藥王塔第七層!

再然後,當他得知了六品藥師的考核內容后,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更加精彩了。

「這一層考的是,原創靈藥?三品以上即可?這……」

====================================

PS:上一章結尾處手殘,洛川沒有破掉第四層的記錄,所以原文應該是與第三層的光芒如出一轍,現已修改,抱歉抱歉。 洛川目色古怪地看著四周煥然一新的景象,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

「真是的,我還以為這第七層的考核有多難呢,怎麼又是我會的啊……」

洛川的臉上帶著靦腆的笑容,拱手行禮,這才邁開腳步向塔樓深處走去,或者更準確地說,此時的藥王塔第七層,已經幻化成了百草堂的葯圃,所以洛川實際上是漫步在一望無際的靈花草藥當中。

他背著雙手,腰背微躬,看起來就像是一位花間老農,時不時地駐足停留,看著園中的一株株靈花靈草,眼中透著欣喜之意,就像是在看著自己的孩子。

相比起前面幾層考核時的緊張,此刻洛川心中一直綳著的那根弦終於鬆了下來。

不僅僅因為這一次的考核他有著百分百的把握,更因為周遭的環境給了他一種無比親切的感覺。

畢竟從某種角度上來說,百草堂的葯圃是洛川的第二個家。

自他四年前來到這個世界以來,便一直擔任百草堂的葯童,種葯、養葯、採藥,是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就像吃飯睡覺一般平常。

這裡的每一株靈草他都澆過水,每一朵靈花他都施過肥,每一棵靈樹他都乘過涼。

他親眼見證了這裡四年間的一應枯榮盛敗,所以它們就是他的孩子。

閑庭信步間,洛川已經悠然採下了幾株看似稀鬆平常的草藥,就這麼拿在身後,像極了秋遊時摘野菜的孩子們,又好似某位採菊東籬下的大詩人。

一切都是那麼的恬靜、閑適。

片刻之後,洛川優哉游哉地逛完了整座葯圃,慢步回到了一開始所在的位置,也就是塔樓正當中的位置,目色才重新變得銳利了起來。

接下來,就到了煉藥的時候了。

他將親手採摘的草藥一一擺放在身前,如果謝長京和孫興昌能看到這個畫面的話,一定會覺得此情此景非常的眼熟。

長嶺根百錢、火焰草六十株、天星草半斤、柚藤二十根……

無一不是當初洛川為紅豆煉製解藥時的原材料!

是的,洛川今日打算煉製的原創靈藥,就是他為了給紅豆解毒,連續一個月不眠不休所研製出來的,那種紅色的藥膏!

如果洛川沒記錯的話,當他葯成后拿給王藥師檢驗之時,對方就曾說過,這藥膏的品階……正好是三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