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玲玲和李長風兩人在冷玉初期時是幫助冷玉最大的兩名貴人,特別是玲玲,要不是玲玲,冷玉也不可能在最早的時候便將自己的意志磨練到了狂人級的地步,從此一帆風順,超常態也是那個時候覺醒的,所以,冷玉對玲玲很是尊重。

  • Home
  • Blog
  • 玲玲和李長風兩人在冷玉初期時是幫助冷玉最大的兩名貴人,特別是玲玲,要不是玲玲,冷玉也不可能在最早的時候便將自己的意志磨練到了狂人級的地步,從此一帆風順,超常態也是那個時候覺醒的,所以,冷玉對玲玲很是尊重。

玲玲看了一眼臉色有些慌張的冷玉,笑了笑,問道:「你是不是遇見紅辣椒她們了?」

冷玉聞言臉色有些尷尬:「你怎麼知道的?」

「我剛看見紅辣椒往你那邊去了」玲玲眨了眨眼睛隨後調笑道:「你打算什麼時候結婚?以後是娶索麗雅還是秦音,亦或是紅辣椒?」

聞言,冷玉臉色更尷尬了,支支吾吾答不出來,見狀,玲玲一幅我懂的樣子。

「三個都娶了吧?」

「呃…」

冷玉想了想,感覺有些刺激,老臉通紅,見狀,玲玲又調笑道:「妙音仙子也娶了吧?我看她這次到我們惡魔人公會來,好像變了很多呢!有幾次她都有意無意問我你的情況呢。」

「沒沒那回事吧?」

冷玉呆住了,這時他忽然想起,在華贏天禾的基地時,妙音仙子的一些反常行為,頓時感覺….

「不能再這麼胡思亂想了,不能這麼胡思亂想了…」

冷玉立馬打住,隨後對玲玲正色道:「現在轉移的事情做的怎麼樣了」

玲玲見冷玉一幅公事公辦的樣子,頓時感覺無趣,她還想繼續調戲一番的呢。

「很順利,現在元央市大部分居民都響應了我們的號召,被轉移到了玄道界,其它各地來的人也被轉移過去了」

聞言,冷玉點了點頭:「這一次,我決定除了我師傅黑老怪和大龍王以外,要將惡魔人公會所有人都撤離,直到危機解除。所以,等差不多的時候,玲玲姐和長風大哥帶著秦音她們也撤吧!」

聽到冷玉的話,玲玲看了一眼冷玉,見冷玉一臉嚴肅,便皺了一下眉頭,正色道:「事情有那麼嚴重嗎?」

冷玉眺望著遠方:「我不知道,或許比這更嚴重,或許沒事情,但總歸是有備無患」

想了想,冷玉語氣沉重的說道:「玲玲姐,他們就拜託你和長風大哥兩人了」

「嗯」玲玲點了點頭,望著冷玉立在風口略顯孤獨的背影,反應過來后,一巴掌拍在冷玉的肩膀上:「別搞的像說遺言一樣,你現在都是大覺醒者了呢!我和你長風大哥還有秦音他們都需要你來保護,這可是你會長的責任!你可逃不掉的,也別想推卸責任給我們!」

「呃…」

……

在第三天太陽升起之時,冷玉和大龍王準備出發前往大惡牢,因為,就在昨天夜裡,華贏天禾已經和豪老頭談妥了。

「師傅,就麻煩你將他們都送離元星了!他們出了元星之後,任何人都不允許過來!」

臨行之前,冷玉叫來了自己的師傅黑老怪,惡魔人公會全體轉移的命令已經下達,但冷玉怕索麗雅和李長風他們亂來,到時候他們反身回來,那就不好辦了。

冷玉的一切都是按照最壞的打算來制定的,如果最壞的打算成真,邪君被放了出來,接下來必將有一場死斗,那是涉及到大覺醒者的層次,一般狂人級覺醒者連參戰的資格都沒有,如果他們到時候回來,反而會成為累贅。

「冷玉,你放心吧,我想他們知道事情的輕重的!」

黑老怪重重的點了點頭,他會去大荒浪原,鎮守通道,如果到了必要時刻,他會聯合世界安全組織的豪俠級高手孫朽,直接毀了通往玄道界的通道!

花心闊少請自重 一切處理完畢,冷玉看一眼大龍王,兩人對視了一眼,便直接化為兩道流星,沖向了大惡牢。

……

大惡牢此刻處於全程戒嚴狀態,C級區域的防守力量,B級區域的防守力量都集中收攏,靠到了A級預警指揮總部,一旦有異常情況,他們會毫不猶豫將A級區域獄警指揮總部,炸掉,封死通往大惡牢之門的密道。

一輛小船推開波浪,從遠處緩緩駛來,

船上,冷玉,大龍王,豪老頭,老A四位大覺醒者分站四個方位,中間是被四人聯手控制的華贏天禾。

「沒必要這麼大張旗鼓吧?我不過是區區一個豪俠級覺醒者而已,用得著你們四位大覺醒者親自看押嗎?「

華贏天禾此刻唯有腦袋可以動,可見冷玉他們防範到了什麼地步。

「你不一樣,我可是記得你還有一個外號,號稱有著神一般智慧的瘋子博士,我們如果對你大意,哪是我們的愚蠢」

冷玉不咸不淡的聲音傳出,讓話華贏天禾聽了莞爾一笑。

「什麼神一般的智慧,我哪有那能耐?太高看我了」

「哼!」

一旁,老A聞言冷哼了一聲:「小子! 萌寶甜妻,冰山總裁寵上天 我不管你是不是有神一般的智慧!我敢保證,如果你敢亂來,我會讓你有死耗子一般的死相!」

「切!我現在在這裡,你敢動我嗎?你敢嗎?」

華贏天禾不屑的挑釁道,聞言老A一怒!楊起了手便想給華贏天禾一個大耳刮子,卻被一旁的豪老頭攔住了。

「老A別衝動,和他一般見識做什麼」

聞言,老A狠狠的瞪了一眼華贏天禾,不再搭理他。

見狀,華贏天禾冷笑一聲,隨後扭頭看向了大龍王,見到大龍王身上的氣勢如深淵一般深不可測,華贏天禾微微皺了一下眉頭,沒敢去挑釁。

小船緩緩行駛,到了小島之後,華贏天禾被冷玉四人帶上了島嶼,一上島,華贏天禾便發現,島上的防守嚴密的有些可怕,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把手鎮壓的都是一些高手,等到華贏天禾被冷玉他們帶著越發深入,更看到了武破天等人的身影。

「武破天,劍尊天,鳳珺令,鴛婆婆,季有道,孫有門,神偷趙空空!」

在進入通往大惡牢之門的密道的密室時,華贏天禾見到了武破天這幾位豪俠級高手,他們都是被緊急請過來的,當華贏天禾視線一一掠過,落到神偷趙空空身上時,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想不到你這個賊也在這裡!」

華贏天禾冷笑不已,聞言,神偷趙空空不為所動:「等下有你好看!」

「切!」

華贏天禾冷冷一笑,隨後回過頭來對冷玉問道:「你出的主意吧?是你把他們都叫過來的?」

「你少說廢話,你還要不要去見你的師傅了?」

冷玉淡淡的譏諷了一句。

聞言,華贏天禾又是冷冷一笑,隨後被四位大覺醒者,七位豪俠級高手,一路押送,進入了密道。

轉瞬間

一行人到了海底,通往大惡牢之門的第一道關卡之前。

這時,冷玉回身對武破天他們說道:「你們就守在這裡吧!」

「行!這裡就交給我們把手!」

武破天大步流星,找了一個方位坐下,其餘六人也依樣學樣,各自找了個方位坐下,見狀,冷玉示意了一眼老A,老A一點頭,便拿出了鑰匙,打開了通道。

呼呼狂風往裡灌,熟悉的吸力傳來,冷玉他們四人卻毫不猶豫的帶著華贏天禾跳入了其中。

下降的過程之中,華贏天禾眼中閃爍著寒光。

「我的目的就要達成了!」

此刻的華贏天禾,默不作聲,被冷玉四人帶著,接下來的時間,不再有任何的廢話直到冷玉四人帶著他出了通道,來到大惡牢之門前時,華贏天禾也沒有一句話,只是在細心打量著大惡牢之門。

「說吧!口令是多少?你可別想誆騙我們!」

此刻,豪老頭拿出了一台通訊器,這通訊器被他的異能包裹著,所以,並沒有被地心的高溫烤融化,在通訊器的另一邊,是華贏天禾的基地,此刻華贏天禾的基地有無數世界安全組織的成員正在待命,只要一接到口令,便會進行跟進核實,通過TIAN-ZERO系統,控制皮萬特夫,下達拆除巨型震蕩核的命令。

而遠在北方大陸的邊境線,華國,和中央三強國,西方三強國的軍隊已經做好了準備,只要這邊指令一下達,就會大軍開拔進入北方大陸,做接應。

「你們也太小心了,我這個人一向說話算話,哪會坑你們?」

華贏天禾露出一個自認很帥氣的笑臉,但遭到了冷玉他們四人的無情斜視。

「真沒勁!」

華贏天禾癟了癟嘴,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冷玉:「這個鳥辦法也是你想的?」

「快說吧!別浪費時間了!」

冷玉沒怎麼搭理他,見狀,華贏天禾不再自討沒趣,而是乾咳了兩聲,晃了晃腦袋,放鬆放鬆了精神,眯上眼睛緩緩說道:「口令是:010100110011110001000100010…….」

一大串0101的數字被華贏天禾報了出來,華贏天禾念的很慢,基本上是一個數字一個數字的念,足足念了五分鐘,才將一串口令念完,而豪老頭則是跟著在報,幸好豪老頭是大覺醒者,否則的話一般人聽道要聽暈了。

此刻,冷玉有些忍不住看了一眼華贏天禾,這個華贏天禾記憶太變態了,這麼一大串的數字都虧他能記住。 在長達五分鐘的報口令遊戲之中,雙方的精神都綳的死死的,生怕出現一絲一毫的差錯,但當最後一個數字從華贏天禾的嘴中蹦出,基地那邊,TIAN-ZERO系統成功被世界安全組織的工作人員激活,在工作人員順利依靠TIAN-ZERO系統奪取了皮萬特夫的許可權后,一切緊張都在狂歡之中落下了帷幕!

大惡牢之門這邊

冷玉看了一眼豪老頭,此刻,豪老頭帶著一臉笑意,長吁了一口氣后,對冷玉點頭道:「口令正確,基地那邊已經奪取了皮萬特夫的操控許可權,通過皮萬特夫已經下達了拆除北方大陸境內,百枚震蕩核的指令!元老頭那邊也已經接到指令,帶領軍隊去做接應了,想必要不了多久,百枚巨型震蕩核被拆除的消息就會傳來!」

聞言,冷玉,老A,大龍王三人心中都鬆了一口氣,臉上浮現了一抹喜色。

「太好了!這下終於可以睡個好覺了!」

老A發出了一聲狼嚎,引得冷玉幾人大笑不已。

就在這時,正當眾人高興之際,華贏天禾的聲音響起,讓一臉振幅興奮不已的四人;興緻頓時跌落到了低谷。

「既然他們已經開始拆巨型震蕩核了,你們也應該說道做到,打開大惡牢之門讓我見一見我師傅了吧?」

華贏天禾冷笑著掃了一眼冷玉幾人,此刻,冷玉等人正面無表情的望著華贏天禾。

「是!我們馬上就打開大惡牢之門,送你去見你的師傅!」

老A臉上浮現一抹寒霜,直接就對華贏天禾用了送這個字眼。

華贏天禾聽了之後,卻反而沒有多大的過激反應,而是一臉平靜的說道:「是嗎?那快打開大惡牢之門吧!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聞言,老A看一眼豪老頭,豪老頭見狀,拿出了鑰匙準備打開大惡牢之門。

可就當豪老頭準備開門之時,冷玉望著一臉平靜的華贏天禾,眉頭一皺,道:「慢!」

「嗯???」

豪老頭聞言有些疑惑,此時,華贏天禾被冷玉和大龍王看押,三人離大惡牢之門很遠,中間是老A做緩衝,防止意外,而開門的則是豪老頭,他眼下就在大惡牢之門旁,距離大惡牢之門最近,距離華贏天禾天遠地遠。

「怎麼了?冷玉?」

豪老頭有些不解的問道,而華贏天禾則是不露聲色,暗中瞪了一眼冷玉。

「等百枚震蕩核全部拆除的消息傳過來了再說!」

冷玉看了一眼華贏天禾之後,平靜的回應了一聲,事實上這個時候,冷玉正絞盡腦汁在想華贏天禾這麼做到底有什麼目的,只是看一眼自己師傅?冷玉打死都不相信,事情會有這麼簡單,這裡面必定有陰謀,可是現在冷玉卻不知道華贏天禾到底想做什麼,他的真實目的到底是什麼。

眼下,華贏天禾被自己和大龍王拉遠遠的,中間還隔著一位大覺醒者老A做緩衝,他即使再厲害,也沒機會接近鑰匙,沒機會接近鑰匙,就不可能做到搶走鑰匙或者掉包鑰匙跑進大惡牢之門,從裡面救出邪君。

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他真想救邪君的話,接觸不到鑰匙,就算他是大覺醒者也沒有絲毫辦法!

這樣的情況下,華贏天禾幾乎是沒有一絲一毫的機會可以救走邪君,那他為什麼要找借口來大惡牢之門這裡呢?他為什麼要冷玉他們打開大惡牢之門呢?

冷玉實在是想不通,於是便找了借口,拖延時間!

華贏天禾此刻怒了:「冷玉!你們這什麼意思!按照說好的你們現在應該給我打開大惡牢之門!難道你想反悔嗎!」

冷玉聞言眯了眯眼,看了一眼華贏天禾,此刻,華贏天禾臉色有些焦急,有一絲狗急跳牆的意味在裡面,與之前的淡然,嘴角永遠掛著的一幅冷笑的不屑態度不同,此刻,他急了!

見到這一幕,冷玉眼一眯,心中冷笑不已:「你不答應嗎?你不答應的話,我們不會打開大惡牢之門!」

「你!”

華贏天禾此刻氣得有些七竅生煙,他狠狠的盯了一眼冷玉后,咬牙道:「好!我答應你們!」

聞言,冷玉眼又是一眯,而大惡牢之門前的豪老頭則是將本來已經準備放上去的鑰匙,重新塞回了口袋。

時間緩緩過去,大惡牢之門前,所有人都在等巨型震蕩核全部拆除的消息傳來,不同的是,華贏天禾此刻想消息快點傳來,而冷玉則是想消息慢點傳過來。

「乾脆殺了他算了!」

冷玉此刻寒光閃爍,現在最絕佳的方法就是就在這裡殺了華贏天禾一了百了。

華贏天禾感覺到了冷玉的視線,牙齒咬得咯咯作響,聰明如他,已經從冷玉的眼中察覺到了殺意,知道冷玉此刻對他起了殺心;準備殺了他!

「該死的!早知道我就該不同意讓這個渣子來!盡壞我好事!」

兩人都在等,時間在此刻彷彿過的異常漫長,豪老頭在關注外面的進度,老A則是站在中間防患於未然,大龍王則是全力控制著華贏天禾讓他一動都不能動,而冷玉則是絞盡腦汁想華贏天禾的真正目的!

和親公主:腹黑王爺藏太深 「咦?我糊塗了?我怎麼忘了還有心念這回事?」

突然間,冷玉眼中亮起一絲精光,想起了自己還有心念這回事,心念這東西自從冷玉上了狂人級之後就很少用了,因為,別人能感知到,冷玉的心念稍稍一放出去,狂人級以上的高手就能感知到有人在偷窺自己,所以,為了避免和別人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間隙,冷玉從狂人級之後就很少用心念來偷窺別人的內心,對華贏天禾也一樣,事實上早在談判之前,冷玉便準備使用心念窺探華贏天禾,但卻受到了華贏天禾強硬的要挾,華贏天禾其實早就知道冷玉有心念,所以一直防備這一點,明確指出,只要一察覺到冷玉的心念,就會不顧一切引爆震蕩核!正因為如此,所以,冷玉一直找不到機會,施展自己這門變態絕技。

但如今不同了

如今,冷玉就可以無視一切,直接強行窺探華贏天禾的內心!

「以防萬一,等巨型震蕩核全部拆除了再動用吧!萬一他還有後手就難辦了,道士巨型震蕩核一拆除,我就強行窺探他的內心,一有不對勁我就直接殺了他!」

冷玉暗自下了決心,下定決心之後,冷玉頓時感覺輕鬆多了,彷彿一切事情都逃不過他的手掌心。

與冷玉不同,此刻,華贏天禾的大腦正處於高速運轉之中,正在分析種種可能性,意圖找到解局的方法。

「巨型震蕩核一旦拆除完畢,我就要動手!否則的話冷玉這個渣子肯定會殺了我!而且這個渣子還有心念,到時候他一定會強行窺探我的內心,那個時候我的秘密暴露,我的計劃就全泡湯了!所以!巨型震蕩核一旦拆除完畢的消息傳來!我就需要動手!」

想到這裡,華贏天禾緊閉嘴唇,口中,舌尖在倒數第二顆臼齒一頂!那顆臼齒便被頂開,一顆紅色的藥丸滾到了華贏天禾的口中。

「幸好我有先見之明,早在前面便將血液壓縮成藥丸藏在了牙齒裡面!有這顆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純度的神血藥丸,我一旦吞下,必定能在短瞬間將自己的實力提高道極限!甚至有可能像冷玉吞噬神血時一樣,在剎那間成為神明級高手!到時候我依靠這一點時間去搶奪鑰匙,絕對可以手到擒來!可惜!本來計劃要等豪老頭開了門之後,才會動手,現在提前這麼久,要我先搶鑰匙自己打開大惡牢之門,這其中多了一些過程,多了許多變數!計劃變得不完美了!該死的冷玉!該死的渣子!該死的冷玉你這個渣子!都是你這個渣子!等不及了!越等變數越多!我現在就要動手!萬一冷玉這個瘋子燈下直接要殺我,以我現在的實力恐怕死得會跟殺無戒一樣慘!」

咔嚓!

裝在殼子里的女人 一聲輕微的響聲響起,華贏天禾口中的血丸被咬碎了,那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純度的神血順著華贏天禾的喉嚨順流而下,在短瞬間匯流到了華贏天禾的心臟!

咚咚!

一股強大的力量爆發而出,最先感應到的是大龍王,大龍王時時刻刻都擔任著鎮壓華贏天禾的重任,但在此刻,他感覺自己壓在華贏天禾肩膀上的手,被一股大力強行推開了!

「嗯!不好!」

大龍王察覺到這一點,臉色頓時便的無比難看,雖然不知道原因,但他乃是大覺醒者,實力超強,限制全開,但此刻,華贏天禾身體之中傳來的力量卻能推開他,這如何不讓他心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