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現在他雖是初步蘇醒的狀態,但是「鍾谷玉」和「永生」這兩個字卻是深入他靈魂的兩個詞,他就算是化成灰了也不會忘記。

  • Home
  • Blog
  • 現在他雖是初步蘇醒的狀態,但是「鍾谷玉」和「永生」這兩個字卻是深入他靈魂的兩個詞,他就算是化成灰了也不會忘記。

永生,那自不用說,乃是他畢生追求的目標。尤其是當他晉陞為至尊境,甚至到了大天位至尊境之後,站在了人族的巔峰,這個慾望就更為的強烈。

他傾盡一切,都要獲得永生!

鍾谷玉,則是他一生的宿敵,是生死糾葛了一生的冤家仇人。

本來鍾谷玉和他乃是兩小無猜,是自小一起長大的師兄妹,可謂是青梅竹馬。

鍾谷玉情繫於他這個師兄,但是他對於鍾谷玉只有師兄妹之情,並沒有任何的男女之情。

他深愛著當時一個凡人,叫做雪芙,他和雪芙相知相守,並且有著山盟海誓。

鍾谷玉因愛生恨,本來就性情偏激,趁著雪輕狂不在,殺了雪芙,並且之後一直全力追殺著雪輕狂。並且在江湖中放出風來,和雪輕狂不共戴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雪輕狂因為愛人被殺,也是陷入癲狂狀態,誓要和鍾谷玉做個了結,誓要殺鍾谷玉報仇。

兩人不共戴天,乃是當時江湖中有名的冤家,一見面必然有大戰。

但是兩人修為和天賦都差不多,並且師出同門,對於彼此的招式和手段都太清楚不過了。

他們兩人一路晉陞到至尊境,每一次的晉陞都很同步,總是處在一個水平線上。

他們爭鬥了無數年,大戰了無數年,波及眾多域,都沒能奈何對方。他們兩人愛恨糾葛,乃是當時出了名的冤家。

就算是最後來到絕滅屍地追求永生,那也是兩人一起來,同時進入到假死的狀態。

鍾谷玉對大雪皇來說,乃是一生割捨不下的糾纏,也是永遠揮之不去的夢魘。

如今,被鹿羽這麼一說,他豈能不受刺激。

大雪皇首先將目光投向了暗月族眾人,那強大的氣勢使得暗月族眾人如墜冰窖。

他咆哮道:「可是他們受到鍾谷玉的指使來對付我?」

鹿羽搖頭,說道:「不是他們,鍾老婆子指使的人在那邊呢,正朝著這邊衝殺過來。你過去找找,看到一幫氣勢洶洶,喊打喊殺的人,自然就知道了。」

「他們都得死!」

大雪皇仰天長嘯,馬上從棺材中沖了出去。

朝著鹿羽所指的方向,去尋找著喊打喊殺的人。

大雪皇一動,帶動著氣勢翻滾如洪流。

暗月族眾人心中震顫。

這個時候大雪皇雖然只是恢復了很小一部分的力量,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可也是非常恐怖的。

眾人獃獃的看著大雪皇離去的背影。

大雪皇就這樣讓鹿羽三言兩語給騙走了!

鹿羽居然在忽悠一個人皇!

眾人真算是服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21317/ 鹿羽這也太能搞了!

千雅夫人說道:「公子,你……這是讓大雪皇去對付十二強者,還有戰日族的人啊……」

「沒錯。」

鹿羽仍舊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淡然樣子,顯得從容自若。

剛才他忽悠著一個人皇衝出去,對於他來說,似乎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這……」

暗月族眾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是心裡開始為玄遠刀王等人和戰日族的人默哀。

他們那些人慘了啊……

他們忽然覺得,和鹿羽做敵人,那真是一件太恐怖的事情了。 鹿羽卻已是緩緩站起身來,徑直朝著另外一邊走去。

「我們去找另外一個人。」鹿羽淡淡的說道。

「另外一個人?什麼人?」

眾人內心都是一突。他們知道,鹿羽所謂要找的人,肯定是另外一個凍結在黃金棺材中的人皇。

這個人皇的地位,只怕不比大雪皇弱。

鹿羽這是又要拿人皇開涮呢!

眾人不由自主的都連忙跟上了鹿羽。他們直感到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刺激。

這真是他們做過的最為不可思議的事情!

鹿羽頭也不回,緩緩吐出三個字:「鍾谷玉。」

「啊!大鐘皇!」

眾人當即渾身劇震。

鹿羽這次要開涮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大雪皇的老冤家大鐘皇!

大鐘皇,可也是大天位人皇,那是一個連大雪皇都奈何不了的大人物啊!

剛才鹿羽還假借大鐘皇之名,去忽悠了大雪皇。這次前去大鐘皇那裡,卻不知又要做什麼?

「公子又在使壞了……」

千雅夫人嬌嗔的看了鹿羽一眼,鹿羽身上永遠是這麼一股子霸道勁。

「大家跟緊我。」

鹿羽下了這座山包,又來到了另外一座山包上。他仍舊是從山腳下開始數棺材,一路往山包上數去。

「一,三,六,八……」

這次鹿羽數數和上次不一樣,也不知道是遵循什麼規律,反正大家是看的目瞪口呆的。

他們有種奇特的直覺,這些黃金棺材的位置,似乎都是鹿羽以前布下的!

「十三。」

最後鹿羽在一個特定的位置上停下,他看著眼前的黃金棺材,眼中閃過一抹異樣的色彩。

眼前棺材中的人,便是當年叱吒風雲的鐘谷玉了!

但是面對這傳說中的高等人皇,鹿羽卻沒有任何的敬畏,仍舊是那副隨意的樣子。

沒有停頓一下,直接拿起王劍,就開始撬動棺材板了。

三下五除二,打開了棺材。

這個時候暗月族的人已不退避開了,因為他們知道這裡和先前大雪皇的情況一樣,也是沒有任何屍蟲的。

夜滿青蘿 他們得以近距離的看一看傳說中的大鐘皇。

大鐘皇是個絕美的美婦人,即便是在棺材中沉睡了這麼多年,但是依然無改她面容的精緻。

她身披著一件寶石青色掐牙織金纏枝彩鳳紋偏襟紋路紫袍,頭綰大鳳髻,有著一種說不出的英氣。

雖是沉睡萬年,至尊境的氣勢還需要恢復,但人皇畢竟是人皇,即便現在只有一小部分的能量,也引得天際風雲變化。

人皇出世,血氣衝天!

人皇問世,天地翻湧!

每一個人皇,都是這天地間的天命所在!

「好一個美婦人。」

眾人都是獃獃的說道。他們實在是想不通,大鐘皇這般美麗,何以大雪皇就是不肯接受大鐘皇。

鹿羽似乎能看透眾人的心思,緩緩的說道:「你們是否覺得鍾谷玉美不可言,卻不知鍾谷玉脾氣非常火爆,性情如火,而雪老頭那老小子,喜歡的是溫柔似水的女子。所以雪老頭寧願選擇一個沒有任何修為的凡人女子,也不肯接受鍾谷玉這個人皇。」

「原來是這樣。」眾人緩緩點頭。

鹿羽說道:「脾氣火爆也有脾氣火爆的好處,現在該是派上用場的時候了。」

他俯下身去,對著鍾谷玉的臉蛋拍打了兩下。

「鍾谷玉,醒來了,一萬年了,還沒睡夠嗎。」鹿羽叫道。

棺材中的鐘谷玉卻沒有什麼動靜。

鹿羽忽然附在她耳邊,說道:「雪輕狂已經醒來了。」

當「雪輕狂」三個字說出來的時候,鍾谷玉忽然就有了動靜。

「雪輕狂!雪輕狂在哪裡?」

鍾谷玉的「屍體」忽然就坐直了。

她不過剛剛蘇醒,記憶遠沒有恢復,她的眼神滄桑而又迷茫。但是「雪輕狂」這三個字,卻是深入骨髓的,她死都不會忘記。

絕代名師 鹿羽哼了一聲,說道:「雪輕狂已先你一步醒來,正帶領了一群人來殺你,說是這次一定要為他的妻子報仇,你還有功夫沉睡在這裡,還不快過去招架。」

「什麼!雪輕狂帶了人來殺我?而且還說為那個賤女人來找我報仇!」

鍾谷玉直接就將棺材板給掀開了,她的眼睛中像是燃燒著烈火一般。

本來秀美的臉龐,也因為這個樣子,而變得非常可怕。

暗月族的人算是見識到鹿羽所謂的「脾氣火爆」是什麼意思了。

鹿羽隨手指了指,說道:「雪輕狂帶來的人就在那裡呢,你過去找一下就能看到了。雪輕狂應該正和他們在一起,你如果殺不了雪輕狂的話,可以殺其他人來泄憤。」

「我要將他們全部都殺了!他們都是那個賤女人的幫凶,都該死!」

鍾谷玉激烈的叫著,忽然就跳出了棺材,朝著那邊衝去。

眾人獃獃的看著鍾谷玉離去的背影,他們可以想象的是,鍾谷玉這個火爆脾氣一衝殺過去,那十二強者和戰日族的人就更是哀鴻遍天了……

他們真是服了鹿羽,這短短時間內,就接連忽悠了雪輕狂和鍾谷玉兩個人皇。

最後的結果是,兩個人皇都將對付單月等十二強者和戰日族的人。

十二強者和戰日族的人這次真是跳進黃河洗不清。

先有一個雪輕狂便罷了,如今還來了一個鍾谷玉。

雪輕狂會將他們當作是鍾谷玉指使的人,而鍾谷玉又會將他們當作是雪輕狂指使的人。

在性格偏激,並且頭腦還沒恢復過來的兩位人皇那裡,也根本由不得單月他們多解釋,反正單月他們這個黑鍋是背定了。

總之,單月他們這次是比竇娥還冤。

想到那些人即將承受的狂風暴雨,暗月族眾人都不由打了一個寒顫。

他們都不忍心去想了。

還是那句話,和鹿羽做對的人,那真叫一個凄慘啊……

季飛長老使勁吞咽了一口唾沫,說道:「他們要是不打鬼主意來追擊公子爺還好,一旦朝著這邊追來,必然要讓大雪皇和大鐘皇捉個正著,到時候那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想到別人的那些慘狀,他都是不寒而慄。 鹿羽淡淡的說道:「我早說過了,讓他們在絕滅屍地不要想著圖謀任何的寶貝,早點滾蛋才是王道。他們早不滾,偏偏要讓兩位人皇驅趕著滾蛋,也都是他們自找的。」

千雅夫人說道:「總之他們怕是難以再靠近這片區域了,也不可能再接觸到任何的黃金棺材了。」

鹿羽說道:「靠近不了黃金棺材了,那是肯定的。鍾谷玉和雪輕狂兩人這麼一鬧,周圍的動靜可就大了,黃金棺材中的人皇們怎麼可能不被驚醒。他們紛紛都要蘇醒過來,到時候一個個將驅開屍蟲,打開棺材板,自己起來。」

「啊,這些人皇都將起來!」

暗月族的人都是渾身一震,眼睛中露出駭然之色。

他們簡直難以想象那恐怖的場景,一個個的人皇蘇醒過來,重新出世……

隨便一個人皇,那都是這世間的巔峰存在,而如今卻有這麼多的人皇一起出現,而且還全部都是上古時代的強者。

這想想那個畫面,就是震撼到了極點。

鹿羽說道:「一萬年過去了,他們也該清醒了。他們也早該面對一個現實,人是不可能永生的,他們只不過是將自己凍結延後了一萬年而已。他們不僅沒有等到他們想要的永生,反而是讓死靈能量侵入到自己的身體,他們的壽命反而要減少。本來他們在世上蹦達的世間還可以更多點,現在卻可能活不了多少年了。」

「這些人皇如果發現自己不能永生,而且壽命還減少了,豈不是要瘋了。」千雅夫人想到這個關鍵。

鹿羽哼了一聲,說道:「他們不僅發現自己壽命減少,在沉睡的一萬年中,他們受到死靈能量的持續凍結,要想恢復到以前的至尊境,可也需要花更多的時間。」

「啊……」

眾人咋舌,他們有一種天下大亂的感覺。

鹿羽隨手將十三號棺材中鍾谷玉留下的那個乾坤袋拿走,便又徑直離去了。

暗月族的人連忙跟上。

「公子,又要去喚醒哪個棺材中的人皇?」季飛長老問道。

鹿羽說道:「現在不需要喚醒誰了,鍾谷玉和雪輕狂兩人的大戰自會波及過來,這裡所有的棺材中的人皇都會陸續蘇醒的。我現在要去做另外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季飛長老預感到這件事情肯定更不尋常,比之喚醒雪輕狂和鍾谷玉這兩位人皇的事,只怕還要驚人。

「去弄人皇們最喜歡的寶貝。」鹿羽緩緩回答。

「人皇們最喜歡的寶貝?人皇最喜歡的寶貝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