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現在看到鐵劍派的人找上方昊天,自是人人心思不一。

  • Home
  • Blog
  • 現在看到鐵劍派的人找上方昊天,自是人人心思不一。

絕大部份的人都想雙方打起來。

只是想的目的又大不一樣。

很多想看到方昊天和鐵劍派的人打起來純粹是想看熱鬧。

像青衣門的人,自是想方昊天和鐵劍派兩敗俱傷。

還有一小部份的人,比如說那些天人境修為的人,更希望雙方打起來。

如果方昊天和石青都死了,不就少了兩個最強大的大熱鬧嗎?

前三,自然就只有三個人拿到。

正常情況下,有實力殺死諸通的方昊天以及天人境四重修為的石青,幾乎是被大家認定佔了前三兩個名額的存在,那其他的人就只有一個名額可爭。

如果方昊天和石青兩敗俱,前三名額全部空出來,這可是讓很多已經看不到希望的人再度燃燒鬥志。

「打起來吧,求你們了。」

甚至有幾個是天人境二重修為的傢伙都要忍不住想跪下來求了。

「方昊天。」石青先出聲,先喊了一聲方昊天,然後說道:「這是我師傅,也是我派的副掌門。」

「副掌門?」

方昊天神色微凜。

石青都已經是天人境四重的修為,那身為石青的師傅,再加上又是青衣門的副門主,青衣門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自然就不會是弱者了。

辰天突然退後半步,然後暗中傳音告訴方昊天,道:「鐵劍派只有一個副掌門,叫范昭雲,應該就是他,他的實力跟吳士則齊名,但聽說三年前他敗在了吳士則的手底下。」

中年人迅速的打量了方昊天一眼后說道:「老夫范昭雲,鐵劍派副掌門。」,他的樣子看上不過是四十來歲的樣子,但卻是自稱老夫,可知他的樣子雖然年輕但年紀卻是不小了。

方昊天還不知道對方來意,於是語氣不亢不卑道:「不知范副掌門有何見教?」

范昭雲笑了笑,突然說道:「來之前我還有點不信,認為石青對你的評價言過其實了。但今日一見,果然不凡!」

方昊天臉色平靜,靜等對方跟著說什麼。對方身為鐵劍派的副掌門,專門從鐵劍派過來找他不可能是為了來誇他的。

見方昊天沒有接話,臉色平靜的等著,范昭雲似有那麼一點點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時間不多,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我今天是奉掌門之命而來的。如果你肯拜我們掌門為師,只需要十年你就可以成為我鐵劍派的下一任掌門。」

「啊?」

四周一片驚訝聲。

范昭雲原來不是找方昊天麻煩的,竟然是招攬,而且還是開出如此豐厚的條件。

蠻王部的人也是為之動容,有震驚,但更多的是憤怒。

當著他們的面招攬他們的天才,這實際上是對他們的一種無視了。

特別是辰天,他可是蠻王部的少族長,未來的蠻王部的掌舵者。范昭雲所為,實際上就是當著他的面挖他的腳解,這已經不是一般的無視,是可以視為一種羞辱了。

不過辰天內心再是憤怒,他此時都不會說什麼,他表面上還是很平靜。

他知道方昊天不會同意,因為方昊天的目標是進入屠魔軍。

當然,如果方昊天真的選擇加入鐵劍派,以後當鐵劍派掌門人,辰天也不會阻止,因為這是方昊天的選擇,他當兄弟的只有支持與祝福。

但他知道方昊天的回答絕對是拒絕。

果然,方昊天拒絕了,而且拒絕的很徹底,毫無迴旋餘地的那一種:「多謝了。但就算你們現在讓我當掌門我都不會脫離蠻王部而加入鐵劍派!」

「我不習慣被人拒絕,我們鐵劍派更不習慣被人拒絕。」

聽到方昊天拒絕的這麼徹底,范昭雲的目光一下子寒冷了許多。

沒有人喜歡被人拒絕,范昭雲也不例外。

更何況他是以鐵劍派副掌門人之尊親自帶著掌門人的意願來招攬方昊天的。原本想象中,鐵劍派給出這麼好的條件,方昊天就算沒有馬上答應也應該好好考慮才對,或是方昊天就算不願意接受條件加入鐵劍派,多少也會給他這個副掌門一點面子,說一些客套的話婉轉拒絕。

可是范昭雲卻是完全沒有想到方昊天連一點面子都不給他,居然想都不想就拒絕了。

方昊天見范昭雲大有馬上翻臉的樣子,內心冷笑。

如果對方要在這裡動手,他不介意讓其名聲掃地,甚至不介意讓鐵劍派的這個副掌門永遠留在這裡。

吳士則他都能殺,吳士則的一個手下敗將他何懼之有?

現在范昭雲招攬不成竟然威脅,方昊天臉微微一揚,平靜道:「什麼東西都有第一次,慢慢習慣就好了。」

四周瞬間安靜了許多,所有人都一下子感覺到氣氛一下子變得沉重與壓抑,空氣中更是多了幾份肅殺。

范昭雲沒有再說話,只是很平靜的盯著方昊天看。

但他表面雖然平靜,內心中實則因為方昊天太不給面子的言行而動怒,體內就好像有一團火焰在燃燒,而且越來越濃烈,虛空中飄蕩著一股凌厲的危險味道。

「這個方昊天也真是的,一點面子也不給人家,這不是打架打嗎?」

帝國總裁霸道寵 「說青衣門的人好戰,感情這傢伙才是真正的好戰份子啊!跟青衣門結下了死仇,現在又想跟鐵劍派結下死仇嗎?」

「這個時候在這裡,是打不起來的,范昭雲又不是傻子。他要是敢動手,城主府和墨山樓的人估計馬上就出手殺了他,絕對不允許他做出在賽前如此明目張胆打壓他徒弟的強有力對手。」

范昭雲的表面再是如何的平靜,四周的人卻都感覺到了緊張與肅殺的氣氛,知道範昭雲動怒了。

「哈哈哈,有骨氣!」就在眾人心神不一之時,范昭雲突然哈哈一笑,道:「看來我鐵劍派這尊小廟是不入你這尊大佛的法眼了。」,說完,他大袖一拂,便拉著石青轉身離開。

「師傅,怎麼樣?」前行中,石青傳音問道,「他真的是二重的修為嗎?」

「應該沒錯。」范照雲說道:「真不可思議。二重修為,施展秘術到達三重居然就能殺死諸通……你若是對上他千萬不要急著搶攻,一定要拖時間。不管是什麼秘術都是有時間限制的,時間一過他就要掉回到二重修為,你打敗他就容易了。」

「明白。」石青點頭,隨之問道:「師傅,如果他同意,十年後真的能讓他當掌門?」

「哼,他想得美,掌門人是想毀了他。」范昭雲說道:「就算他真的是一隻猛虎,若被我們圈養了十年也會變成一頭豬。我們鐵劍派的人會讓一頭豬當掌門?」

「哈哈,也是。」石青輕笑,「可惜這小子不笨,沒有上當。」

「這是意料中的事。」范昭雲說道:「反正我們真正的目的是我來看他真正的修為情況,現在看到了就好……」,就在此時,身後方向突然「噗」的一聲出現,似乎是有人吐血的聲音。

范照雲的腳步猛然停頓。

石青也是腳步一頓就霍然轉身,當看到方昊天正在用手抹血,而其面前有一灘血水時,他很是震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方昊天突然朗聲道:「范副掌門,此恩方昊天必有重報。」

石青臉色一變,方昊天的言下之意是范昭雲傷了他,但是什麼時候傷的?

他怎麼不知道?

石青看向師傅。 范昭雲沒有回頭,突然又舉步前行。其冷嘲的聲音跟著在石青的耳中響起:「看來他不施展秘術之前真的只有二重的修為了。石青,他已經被我的鐵袖勁所傷,如果一會有機會對上他,他的秘術時間一過你就殺了他。反正仇已經結下,一定要殺。」,頓了一下,然後聲音冰冷而殘忍的補充四個字:「不惜一切代價!」

石青身軀細不可微的一震,眼眸中有著無比凝重之色:「是,師傅。」

不惜一切代價,自是包括了他的命。

師徒兩人的身影很快就被前方的人群掩蓋。

「可惡。」

「太卑鄙了,招攬不成竟然暗算昊天哥,王八蛋!」

「他們比青衣門的人更加可惡。」

蠻王部的人個個憤怒,知道方昊天被范昭雲暗算了。

辰天也一臉憤怒的樣子,但暗中卻是傳音問方昊天:「昊天哥,你沒事吧?姓范那王八蛋能暗算到你?」

「呵呵,就知道瞞不過你。」方昊天的聲音帶著笑意,「他自然沒能力暗算到我,但他已經做了,那我跟他就是結下死仇了。既然如此,那我乾脆逼出一口血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卑鄙行為,這樣我再殺他也就不會有什麼人指責我了。當然,我如此做,更大的目的是讓他低估我的修為,只要他敢動手,我就讓他跟吳士則一樣的下場。」

辰天內心一震,暗道自已這個兄弟雖然待人溫和,但對待敵人卻是無比的狠辣無情,是個殺星。

他突然間忍不住有點可憐范昭雲,如果范照雲真的因為低估方昊天的實力而找機會要殺方昊天的話,那等待他的就是悲慘的結局了。

方昊天的吐血,四周的人開始也是大吃一驚,不明就裡。隨後他們反應過來知道是范昭雲招攬不成而暗算,於是乎不少人大罵范昭雲卑鄙無恥。

城主府的一處高樓之頂。

「樓主,方昊天真不簡單啊!這一口血噴出就將范昭明踩到了道德的谷底。呵呵,他對范昭雲動殺心了。連吳士則都死在他的手上,范昭雲找上他純粹是找死啊!」

萬慶的目光正看著正在人群中前行的方昊天。

他的身邊,站著一名身形頎長,瀟洒文雅,清新俊逸,有著一股頂天立地悠然自若氣質的青年男子。

萬慶居然稱這青年男子為樓主,很明顯青年男子正是墨山樓在平川府區分樓的樓主姜遠行了。

一府分樓的樓主,這個身份,可是顯赫無比的存在,是可以跟府主平起平坐,甚至府主都要對他敬畏三分的存在。

這樣的身份,居然親自前來蠻荒城這個小城選撥點,若是黃石廣場上的人知道,當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反應了。

「我爹親自傳話讓我關照的人,當然不簡單了。范昭雲招攬不成就想暗算,哼,這種小人,活著也是禍害。」姜遠行淡然一笑道。隨之卻又一臉苦澀,道:「只是方昊天這傢伙害我不淺啊!」

萬慶一聽臉色頓時大變:「樓主,他敢害你?什麼時候的事?」

姜遠行彼是無語的翻了翻白眼,沒好氣道:「我堂堂一府分樓的樓主不但要親自跑來這裡看他,等選撥賽后還得給他當保鏢,陪他一起加入幽雲軍,你說他害我還不夠深嗎?」

「……」萬慶怔住,輪到他無語了。

他知道的太清楚了。

陪方昊天去幽雲軍的差事本來是他萬慶的,但自家這個樓主卻是主動請纓去。

誰不知道自家這個樓主,是被逼著來當這個分樓主的,根本就是一個不受約束的主。

能來蠻荒城就已經讓這傢伙興奮的幾天睡不著覺,現在可以很長一段時間不用呆在樓里當樓主,能夠陪方昊天萬里迢迢去幽雲關,他現在還能好好說話沒有興奮的語無倫次,萬慶都覺得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了。

「還發什麼呆,還不快點去主持大賽?」姜遠行突然用手肘撞了一下萬慶,「我還等著看我兄弟表現呢。」

「我馬上去。」萬慶身形一動就要應聲而出,但隨之突然僵住,問道:「樓主,你兄弟是誰?」

姜行遠直接翻死金魚眼:「你真以為我要給他當保鏢啊?那太丟我的身份了。既然不得不跟他一起去幽雲關,當然是當他的兄弟好過當他的保鏢。」

「……」

萬慶忍不住用手掌拍了拍額頭。樓主的想法,就是與眾不同啊!

但他卻是一下子留了心。

沒有幾個人知道,萬慶之所以成為平川府分樓的一名執事,最大的原因正是因為姜遠行,因為萬慶原本就是姜遠行的隨從。

萬慶跟了姜遠行至少三十年了,所以他最了解姜遠行的性格。

別看姜遠行有那麼一點開玩笑的語氣說出來,但萬慶很清楚,以姜遠行的性格,他若是要跟一個人當兄弟,那心中就真當這個人是兄弟了,不會玩半點虛的。

因為姜遠行是一個最重兄弟情義的人。

兄弟這兩個字,在姜遠行的心中是不容有半點虛假成分在內。

身為獨子的姜遠行曾經也有一個兄弟,然後這個兄弟在姜遠行一次遇險中為了救姜遠行死了。

此事對姜遠行的要擊很大,整整頹廢了二十八年。

至此,萬慶再也沒有看到有誰可以被姜遠行視為兄弟的。

但現在他竟然說要當方昊天的兄弟,這可是了不得的一件事。

「樓主的兄弟……」

萬慶牢記於心,飛身而出。

姜遠行看著方昊天所在的地言,嘴角勾起了一抹淺笑。

「堂兄這麼推崇的人,定然是有資格當我兄弟的人,錯不了……唉,此去幽雲關萬里迢迢,沿途我還要帶著他去做爹對他考核的兩件事,肯定是很苦很累,命苦啊……」

萬慶現在不在這裡了,不然的話見他這個明明一臉興奮卻又唉聲嘆氣的樣子,也許會忍不住做一次「以下犯上」的大逆不道之事,狠狠的扇這傢伙一巴掌了。

當然,前提是萬慶有這個能力而且也敢的話再說。

一個肥頭大耳,福氣十足的胖子走上樓頂。

不知道的人看到他都只會當他是城中某個生意有成的商賈,卻不知道他才是蠻荒城的第一人,城主費安。

「樓主。」

費安走到姜遠行的身邊,恭敬行禮。

他雖然是一城之主,但在姜遠行這個足可跟府主平起平坐的墨山樓分樓樓主面前,他是絕不敢擺城主的架子。

他很清楚,如果姜遠行想,一句話就能將他這個城主之職給剝了。

姜遠行沒有看費安,問道:「費城主,都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那幫魔崽仔都已經在我們的嚴控當中,只要樓主一聲令下就可以馬上收網。」費安說道,「只是他們的首領至今我們都無法查出是誰,這個有點麻煩。」

「哼,蛇隱藏的再深,攻擊的時候總會出洞。」」姜遠行臉色驟沉,一股殺伐的氣勢爆發,說道:「既然他們的目標是想救那個老傢伙,就讓洪老在那裡守株待兔就行。當然,如果目標出現,必須第一時間通知我。」

「明白了。」費安點頭,躬身告退,「那我再下去看看布置還有沒有什麼地方疏忽的。」

姜遠行揮了揮手。

費安低頭告退。

黃石廣場。

嗖!

萬慶出現在在眾人的視線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