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現在還沒打起來,趁着還有時間,他要修煉。

  • Home
  • Blog
  • 現在還沒打起來,趁着還有時間,他要修煉。

最起碼,先把北斗劍術的第二劍意天璇劍修煉出來。

到時候大戰一開,看他如何一劍破萬劍。

與此同時,少室山山門結界處,大量的道宗弟子出現。

這些道宗弟子,全都是來自七大道門的弟子,人數數百人,而且一個個的修爲都不弱,最弱的似乎也有後天三品的修爲。

在少室山的山門結界處,還有下山的各大下山要道設卡。

大戰一起,道宗勢必不讓一個佛門弟子離開,現在已經開始做出準備了。

定安大師鎮守山門結界,這些人他自然看在眼裏,不過他並沒有動。

一羣小嘍囉而已,還不至於讓他一個少室山真武境界的大師動殺手,何況,這個時候,他們少室山絕對不能先放第一槍,否則的話,那就落下把柄了。

道宗那幫小人,明顯就在等他出手那。

一旦他出手,這幫傢伙便有了理由,完全可以趁此發難。

“媽的,這個定安還算是有點腦子啊!”

而此時,七大道門的長老掌門,匯聚在山上,眼見着定安不動手,大爲惱火。

飛鶴門的掌門,何飛子冷哼道:“虧他定安還是新晉的真武高手,這麼沒種,虧得老夫已經磨刀霍霍,特麼的!”

“呵呵,飛子兄,也不用生氣,動手是遲早的事情,到時候有你的殺得!”

青城劍派的長老哈哈大笑,神情頗爲愜意。

“笑個屁!”站在他身邊的第一道宗無當宗的青松子,看不慣青城劍派長老的作風,直接開口大罵,一臉的煞氣。

青松子想的跟何飛子一樣,那就是速戰速決。

定安不出手,他們怎麼出手,一直拖下去,萬一有人走漏了風聲,那就麻煩了,不但絞殺不了少室山,甚至於可能引起官方的主意,因爲少室山的大長老定安畢竟是佛教協會的副主席,住持定空在佛教協會地位也不低,而佛教協會也屬於官方組織,萬一少室山有人跑出去,向官方求助,官方到時候一定會插手的。

到時候,他們道宗綢繆許久的大事,恐怕就要功敗垂成了。

青城劍派的長老遭了罵,臉色一下就陰沉了下去,狠狠盯住青松子。

“哼,怎麼,想動手!”青松子立刻回瞪回去,看着青城派的長老,面露不屑之色,冷笑道:“罵你也是應該,別特麼不服氣,這一次伏擊佛門,七大道派都戰果斐然,只有你們青城劍派,連一個長老都沒殺成,讓人跑了回去。”

“你說,你們是不是很廢物。”

“媽的,要不是因爲要進攻少室山,還需要你們出力,老子第一個滅了你!”

“你……”青城劍派長老老臉氣的通紅。

他媽的,還滅了老子,你們第一道宗有夠霸道啊!

老子也不是你們第一道宗的人,你憑什麼指責我!

青城劍派的長老,這會真想拔刀,直接砍了青松子這個裝逼犯。

當然了,他不敢。

“哼。”青松子冷哼,懶得搭理青城劍派長老,扭頭看向身邊的泰山派和華山派兩大長老,冷着臉道:“這定安老不死的不動手,不上鉤,確實有些麻煩,待會你讓你們兩派的弟子,上去挑釁一番,爭取逼他出手!”

“什麼,我們!”

兩大派的長老都特麼懵逼了。

心裏立刻有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

媽的,你們第一道宗也來了不少人,而且這一戰是你們主動挑起來的,憑什麼打頭陣做炮灰的事,讓特麼我們幹啊,我們兩派的弟子就這麼不值錢。

兩大長老自然不會甘心情願,一個個鐵青着臉不說話。

青松子見狀直接怒了:“媽的,跟你們說話沒聽見是吧,去啊!”

“憑什麼是我們?”

“就是,你們無當宗也來了不少弟子,爲什麼不讓他們去!”

兩大派的長老黑着臉,反駁道。

青松子冷哼道:“簡單,因爲我們無當宗的弟子修爲高,實力強,待會如果攻破山門,殺盡少室山,我們便是主力,何況,我們無當宗有真武高手,你們有嘛!別特麼跟老子嘰嘰哇哇的,在廢話,信不信我弄死你們!”

“你,青松子,你過份了!”

“青松子,你真以爲我們怕你!”

一聽青松子這話,兩派長老直接勃然大怒啊。

這青松子特麼的是不是吃了大糞了,還會不會說人話了,你們無當宗是強勢,但也別忘了,這一戰就是你們挑起來的,你們是求着我們幫忙的。

哪有求人的,反過來跟被求的裝逼的。

“草!”青城劍派的長老這會也不爽的罵了一聲,隨後大手一揮,轉身便走。 “你幹什麼去?”青松子見青城劍派的長老走,立刻轉頭怒喝。

青城劍派的長老冷冷不屑的道:“還能去哪,回去!你們第一道宗無當宗不是牛嘛,那你們自己打少室山好了,老子弱,老子回家了!”

“沒錯,既然你們牛,你們自己打好了!”

“我們實力弱,不配跟你們第一道宗一塊合作,我們也走了!”

泰山派和華山派的兩大長老也轉身欲走。

都是長老,他們也要臉的,青松子這般不給他們面子,那好,那就讓無當宗自己玩去吧,他們不奉陪了。

“你們敢!”青松子也火了,差點氣噴血。

萬萬沒有想到啊,這個時候三大派竟然跟他來這一套,一個個都不想活了?

你們特麼的難道不怕我們無當宗掌教過來,一人一掌把你們拍死!

“呵呵,有何不敢!”

“青松子長老,你這麼牛,那就你一個人進攻吧,我們在後面壓陣!”

“算了,青松子人家壓陣都不需要,一個人,一把拂塵,就能掃蕩六合了!”

三大派的長老湊到一塊,朝着山下走去。

“你們,你找死!”

青松子徹底怒了,忽然拂塵一甩,直接朝着三人轟擊了過去。

既然不聽話,那就死吧!

“放肆!”

然而,就在這時,一聲厲喝之聲忽然劃破了虛空,緊跟着就見一個身穿着紫色道袍的老道士踏破虛空,騰身而來。

真武境!

沒錯,這個紫色道袍的老道士,正是真武境界的強者。

而隨着老道士出現,下方衆人面上大變,就連一貫囂張的青松子,都不由的收起了囂張姿態,連忙朝着紫衣道人行禮。

“弟子青松子,參見掌教大師兄!”

“青城劍派見過鬆鶴真人!”

“泰山牌見過鬆鶴真人!”

“華山派見過鬆鶴真人!”

“……”

下方,無數人朝着紫衣道人行禮,有人面露畏懼,有人面露崇拜。

而紫衣道人只是微微點頭,最後,目光落在了青松子身上,臉色很是難看。

這會,紫衣道人,也就是松鶴真人,真恨不得一巴掌把青松子拍死。

讓青松子過來督戰,卻不想,這貨就會裝逼,眼見着大戰在即,這傢伙竟然三兩句話就引得衆怒,分崩了道宗聯盟。

這貨,難道是出門的時候,把腦子忘在了家裏了。

“青松子,本掌教命令你,立刻給三大派長老道歉。”

“什麼,掌教師兄讓我給他們道歉,憑什麼?”

青松子懵逼了。

自己師兄是不是腦袋糊塗了,他是第一道宗的人,是自己人,這個時候自己的掌教師兄不替他說話,好好教訓三大派的三個廢柴,竟然反讓他道歉,瘋了吧。

“你道不道歉!”松鶴臉色越發黑了。

忽然,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松鶴身上爆發而出,龐大的力量,直接罩在了青松子的身上,而後者只覺雙膝一軟,差點沒跪。

真武境界的實力,可不是區區先天境界六品可以抵擋的。

不說六品,哪怕是先天巔峯,也擋不住。

松鶴用真武境界的修爲壓制青松子,青松子沒被押到爆炸,那都是松鶴留情。

“我,我道歉,我道歉……”青松子嚇得面無人色,連連點頭。

跟着,一臉倉惶的轉頭衝着三大派長老彎腰鞠躬,無比不甘願的說道:“三大長老,對不住了,剛纔是我一時昏頭,才說那些混賬話,是我錯了。”

“三位長老,如今我們同仇敵愾,不該彼此嫌隙,我爲我剛纔的舉動道歉,還希望三位不要見怪的好!”

“算了算了,剛纔的事情,我們也沒太放在心上,青松子長老不用這樣!”

“是啊,剛纔就是小事而已,我們也是跟你玩笑的!”

“青松子長老,咱們都是老朋友了,不用這樣。”

三人也不是傻子,懂得見好就收。

這個時候,如果還抓着此事不放,那倒黴的未必是青松子,反而是他們,誰叫人家第一道宗的掌教真人是個真武境界的大能那。

他們幾個要是繼續嘚瑟,人家一巴掌拍死他們也是可能的。

諜影 小矛盾總算是化解了,那麼接下來就是進攻少室山了。

這松鶴也是個乾脆的人,沒有像青松子那般,叫人去送死,而是直接踏空而行,一步飛到了定安的頭頂上,居高臨下的盯着他。

“哈哈,定安,你這老傢伙,竟然也是真武境了,真讓我大吃一驚!”

定安大師盤膝坐在小廟的門口,也就是結界之前,雙目微睜的看了一眼上方的松鶴,冷聲說道:“你們道宗行事,真是無恥。”

“打着佛道會武的名頭,卻趁機偷襲。”

“都是修行之人,於你等同道,真是我等悲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