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現在,炎陽盟成員及時使用靈樞液,依舊可以戰鬥的,占所有炎陽盟成員的三分之一。

  • Home
  • Blog
  • 現在,炎陽盟成員及時使用靈樞液,依舊可以戰鬥的,占所有炎陽盟成員的三分之一。

而今天上午,符咒師工會的符咒師們,也不敢有絲毫的休息,一上午趕製出來的靈樞液,也足夠三分之一的成員使用。

追妻999天:狼性總裁請矜持 也就是說,只要厲家的密林陣能夠拖延黑暗勢力的士兵一會,那麼炎陽盟中,就能有將近三分之二的士兵,重新投入到戰鬥之中。

到時候,蓮花大陣,也可以順利的開啟,整個炎陽盟,又將會獲得一陣喘息的時間。

這樣的消息,對於炎陽盟來說,實在是太及時,太重要了!

黑暗勢力的眾人,很快便到達了炎陽盟的周圍,將整個炎陽盟駐地,水泄不通的圍堵了起來。

黑暗勢力中的那些法皇強者以及法宗強者,雖然不受這密林陣的影響,但是此時的他們,也不敢冒然進入炎陽盟,而是跟隨著大部隊,堵在了炎陽盟之外。

厲家的這密林陣,還真是十分的奇異,雖然對於法皇之上的強者,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但是那些法王強者一進入其中,馬上就迷失了方向,不知道東南西北,就算那些法皇強者不斷的指揮,也依舊是無濟於事。

無奈之下,那些黑暗勢力的士兵們,不得不停下前進的步伐,用各種各樣的法術,強行砍伐起這些密林來。

這樣一來,黑暗勢力前進的步伐,大大的減緩。

可是,不等他們砍伐多少,卻驚奇的發現,周圍的樹木,又開始快速的生長起來,而且,還有越來越密的趨勢。

陷入到其中的黑暗勢力士兵,更是直接喪失了方向感。

在這關鍵的時刻,月檬等人,竟然選擇了主動出擊,來減緩黑暗勢力前進的速度,這些密林,正是月檬長老的神木參天!

神木參天,作為一種木系皇階法術,雖然沒有攻擊力,但是禁錮作用,十分的明顯。

再加上一些古月門原本的長老等人,也習會了這神木參天,所以,一時間,炎陽盟的周圍,又出現了許多的密林。

陰綸等人,也很快發現了周圍的變化,一些人,悄悄的朝著古月門的那些人掠去。

可是,在古月門眾人的身邊,很快也出現了許多炎陽盟的強者。

雙方的士兵,還沒有正式的開戰,那些強者們,就已經在這片山脈的天際之上,開始對峙起來。

氣氛,緊張到了極致,雙方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架勢。

而這個時候,朱帥正拉著娜美,跨坐在了熬勝的身上,快速的朝著炎陽盟趕回來。

只可惜,他現在的位置,才剛剛離開那冰天雪地,想要趕回炎陽盟,最起碼也要數天的時間。

這段時間裡,炎陽盟的變數,實在是太大了! 炎陽盟成立之後,終於迎來了第一場與黑暗勢力正面對抗的戰鬥。

獵戶家的巧婆娘 只可惜,現在炎陽盟的士兵們,都被那天羅毒瘴沾身,暫時還保持著戰鬥力的戰士,不足三分之二,剩餘的人,還在苦苦的等待著符咒師工會煉製的靈樞液。

好在古月門的月檬等人,已經將神木參天修鍊至了大成,再加上厲家的那密林陣法,現在黑暗勢力的人,都被阻擋在了炎陽盟的駐地之外。

可是,陰綸等人,也很快反應了過來。

要想衝進炎陽盟的駐地,那麼月檬等人,就必須先行解決。

陰綸凌影等數位黑暗勢力的法宗強者,悄無聲息的混跡在了黑暗勢力的士兵群中,朝著月檬等人的位置摸去。

可是,在月檬等人的身邊,很快也出現了炎陽盟的法宗強者。

蓮花碧蓮厲權衛朔等人,悉數在列。

戰鬥才剛剛打響,雙方的士兵,還沒有正式的接觸,雙方的頂尖高手,就已經在這片天際之中,針鋒相對了。

「桀桀,看不出來,你們炎陽盟,還是有兩下子的,就是不知道,你們的朱帥盟主,現在在什麼地方,為何不敢出來應戰啊,難道,你們的盟主,只是躲在後面的膽小鬼不成?」

陰綸使者凌空站於天際之上,陰冷的目光,在炎陽盟的眾強者身上,巡視了一番,並沒有看到朱帥的身影,桀桀怪笑的說道。

「對付你們這些鼠輩,還不用我們盟主出手!」

蓮花雙眼微眯,臉色陰沉的說道。

現在,炎陽盟的情況,可好不到哪裡去,雖然符咒師工會煉製出的靈樞液,足夠聯盟三分之二的戰士使用,但是,如果朱帥不能及時趕回的話,十日之後,這些戰士,會因為靈魂之海受傷,相繼死去,到時候,炎陽盟依舊難逃被黑暗勢力一舉吞併的厄運。

沒有想到啊,他們千小心,萬防備,還是被人做了手腳。

「是嘛,我看,你們的朱帥盟主,現在根本就不在聯盟吧,說不定,他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哎,你說你們炎陽盟,這麼多的法宗強者,怎麼就選了一名法皇來當盟主,隨便找個人,就可以將他擊殺,一點都不好玩。」

看著蓮花的表情,陰綸使者,似乎猜到了什麼,仰頭大笑著說道。不過,他的神情,卻表現的十分的無所謂,言下之意,似乎朱帥,已經被黑暗勢力擊殺一樣。

「你個老禿驢,再敢瞎說,本宗挖了你的舌頭!」

陰綸使者的話,令大家的臉色,微微的一變,特別是月檬,心中本來就十分的擔心朱帥,現在陰綸使者這麼一說,月檬直接怒斥一句,手掌一揮,一道木系利箭,就朝著陰綸使者呼嘯而去。

陰綸使者只是微微的一笑,那木系利箭,在距離陰綸使者還有五十米距離的時候,就奇異的消失不見。

月檬與陰綸,雖然同為法宗強者,但是兩人之間,足足相差了四個階段,這對於法宗強者來說,簡直是難以逾越的鴻溝。

「月檬,冷靜一下,千萬不要中了他他而的陰謀詭計,朱帥臨走時拿的玉片,並沒有被捏碎,說明朱帥現在還十分的安全,你一定要冷靜!」

蓮花趕緊來到月檬的身邊,拉住月檬的手掌,在她的耳邊輕聲的安慰道,倒是一旁的飛塵,見月檬的反應竟然如此之大,眼中掠過一抹不易覺察的陰森。

「桀桀,我倒是那小子有什麼過人的本事,原來是依靠女人上位,那也就死不足惜了!」

「好了,廢話也說了不少了,接下來,就將你們的靈丹,供奉於我吧!」

陰綸使者仰頭一笑,身形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這邊陰綸一動,碧蓮前輩的身形,也是一陣蠕動,主動迎上了陰綸。

陰綸無疑是這一群人當中,實力最強的存在,炎陽盟之中,能勉強與之匹敵的,也只有全盛狀態下的碧蓮前輩了。

好在碧蓮前輩身體上的傷勢,已經在朱帥的幫助下痊癒,再加上最近一直在蓮花澗閉關修鍊,應該可以和陰綸使者,糾纏一段時間。

見陰綸使者與碧蓮前輩率先交手,雙方的其他法宗強者,也紛紛掠動身姿,挑選著與自己實力相仿的對手,廝殺在了一起。

戰鬥打響,大家才發現,雙方的法宗強者,數量竟然出乎意料的一致。

這黑暗勢力的實力,還真是強大,集南大陸所有勢力之力,才能勉強和黑暗勢力相持平。

還好大家都放下了以往的恩怨,聯盟在了一起,否則的話,再強大的實力,都會被黑暗勢力蠶食一空。

四周的天際之上,很快出現了數個法宗級別的戰圈,一陣陣激烈的碰撞聲,法術呼嘯聲,此起彼伏。

剩餘的其他人,只能離的那些戰圈遠遠的,以免受到他們的波及。

由於月檬也加入到了那些法宗強者的戰圈之中,所以,還在下方山脈之中,苦苦支持著神木參天法術的,就只剩下了那些古月門的其他法皇強者了。

黑暗勢力很快也發現了這一點,不知是誰大喝一聲,那些黑暗勢力的法皇強者,也紛紛的朝著炎陽盟的法皇強者涌去。

只是轉眼間的功夫,那些法皇強者,也瘋狂的開始了戰鬥。

整個炎陽盟駐地之外的天空山脈,到處都是爆發著的激烈戰鬥。

山脈上的巨石密林,在那些橫飛的,威力強大的法術侵襲之下,很快就變成了一撮粉末,在微風的吹佛之下,洋洋洒洒的落下。

大戰,正式爆發,誰能取勝,還是一個未知數。

炎陽盟內部,也是一片緊張的氣氛。

在那些密林陣以及神木參天的阻擋之下,黑暗勢力的士兵們,短時間內,還不用參加戰鬥,此時,正在那些執事的指揮之下,快速的進入到了早已建造好的建築物之中。

這些建築物,都是蓮花閣按照蓮花大陣的要求,精密建造起來的,一旦黑暗勢力突破外層的防禦,他們可以第一時間,施展蓮花大陣,好保全炎陽盟駐地。

只是,現在炎陽盟的士兵之中,有接近三分之一的士兵,已經失去了戰鬥力,所以,現在蓮花大陣的威力,肯定有所減退。

炎陽盟的符咒師工會,也知道事態的嚴重性,此時所有的符咒師,都聚集在了一起,緊張的煉製著靈樞液,片刻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饒是如此,沒有一天的時間,他們也不能保證所有的炎陽盟士兵,都能投入到戰鬥之中去。

炎陽盟成立了這麼久,終於迎來了最重要的一刻,能否撐過這艱難的時刻,最終反敗為勝,就只能看符咒師工會,以及朱帥能否及時的帶著冰寒血水,及時的趕回到這裡了。

炎陽盟之外的戰鬥,一直持續著,那巨大的法術轟鳴聲,以及雙方不斷身亡斬落而下的身體,震懾著每一個參加戰鬥的戰士。

只是,身處遺忘之海的朱帥,對這裡的情況,一無所知。

這些天,朱帥與娜美,跨坐在熬勝的身上,片刻也不敢休息的朝著炎陽盟趕去,連續幾天的趕路,就算是熬勝,都有些吃不消了。

終於,朱帥與娜美,行出了遺忘之海,來到了海城。

現在的海城,已經十分的冷落,依舊生活在這裡的,除了那些無法修鍊,不會被黑暗勢力針對的裔民之外,已經沒有其他人了。

朱帥將熬勝收回靈魂之海中,和娜美手牽著手,降落在了海城之中。

連續幾天的趕路,朱帥與娜美,也已經十分的疲憊,所以打算在這裡,休息一晚上,順便讓熬勝也休息一段時間,明天繼續趕路。

信步走在海城的大街之上,之前隨處可見的戰鬥,隨著人們的撤去,也成為了往事,朱帥和娜美簡單的吃過一些東西之後,就在衛朔大哥的客棧之中,住了下來。

由於有些勞累,朱帥與娜美,很快相擁進入了夢鄉之中。

可是,到了半夜,窗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慘叫聲。

朱帥的感知力,本就十分的敏銳,這慘叫聲,也很快將朱帥驚醒,朱帥睜開眼睛,懷中的娜美,依舊睡的十分的香甜。

為了不打擾娜美的美夢,朱帥悄悄的起身,來到窗戶邊緣,將窗戶拉開了一條小小的縫隙,朝著慘叫聲傳來的地方望去。

眼前的畫面,頓時令朱帥渾身一震!

黑暗勢力!

黑暗勢力的人,竟然出現在了這海城之中,難道,自己前往南海冰窖尋找冰寒血水的事情,被黑暗勢力的人知道了,特地派人來這裡圍堵自己?

朱帥趕緊調整自己的呼吸,以免被黑暗勢力的人發現,同時雙眼緊緊的盯著那些黑暗勢力的動作。

良久,朱帥才放鬆下來。

原來,他們此行的目的,並不是自己。

只見十幾名背後撲閃著元素雙翼的黑暗勢力,正在海城之中,大肆的搜尋著零散在這裡的修鍊著。

每當那些法師被他們發現,都會被這些人一擁而上,徹底的擊殺,順便再帶走他們的靈丹。

既然是這樣,那自己現在,就不能坐視不管了! 南大陸上的勢力,全部聚集在一起,成立炎陽盟之後,南大陸上其他城市,基本成為了空城,城中的強者,屈指可數。

海城也一樣,因為靠近遺忘之海,這裡除了一些前來修鍊的法師,就剩下了普通的裔民,就算那些法師們,實力也十分的孱弱,基本處於魔法師甚至是大法師級別。

這種實力的人,放在這南大陸,根本是不值一提的存在。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黑暗勢力才敢如此大膽的,僅僅是派出了一支法王小分隊,就敢來海城胡作非為。

可偏偏海城之中的這些人,還不是這支法王小分隊的對手,一個個被這支小分隊快速的找出,殘忍的殺害,挖走靈丹。

朱帥躲在客棧的窗戶後面,目睹著黑暗勢力那支法王小分隊的罪行,心中無比的憤懣。

這些人,真是太喪心病狂了,連這些實力孱弱之人,都不肯放過,既然如此,那就不能怪自己不客氣了。

朱帥悄悄的將窗戶打開,身形一閃,便掠出了客棧。

那十幾名法王強者,還在城中,不斷的搜尋著那些法師們的身形,每找到一人,他們就會將那人的靈丹挖出來,交給其中的一人保管。

朱帥再也等不了了,再等下去,將會有更多的法師,慘死於這些人的手中。

趁著夜色,朱帥快速的靠近這些人,等雙方的距離,不到五十米的時候,朱帥突然暴起,心念一動,數十奪散發著紫色妖異火焰的爆炎舞,如同流星一般,朝著那些法王強者,飛掠而去。

紫色的火焰,將周圍的夜色,都渲染成一片詭異的顏色,猶如九幽地獄一般,讓人心中,忍不住一陣顫慄。

一團團爆炎舞,爭先恐後的朝著那些那些法王強者掠去,黑暗勢力的那些法王高手,也很快反應了過來,臉上滿是驚恐的表情。

其中的一些人,甚至已經調轉了方向,準備躲避著突然的襲擊。

只可惜,在朱帥的眼中,法王強者,實在了太弱了,朱帥根本不會留給他們逃生的機會。

撕拉!

只是轉眼間的功夫,那些爆炎舞,就侵襲在了這群法王的身上,將他們的身體,徹底的焚燒成為了虛無。

不僅如此,幽冥鬼火那焚燒靈魂的特質,也將這些人的靈魂,徹底的摧毀。

十幾名法王強者,這一支實力看起來還不錯的隊伍,在朱帥的手中,連五秒鐘的時間都沒有撐下來,就全軍覆滅。

待這些人,徹底的消失於這片天際之後,朱帥這才身形閃掠,伸手抓住了一枚正在快速下墜中的納戒。

這枚納戒,正是之前收集靈丹的那人所佩戴的!

將納戒握在手中,朱帥輕而易舉的就將其上的靈魂印記抹去,自己的一絲靈魂力量,侵入到了納戒之中。

而納戒之中的情況,也讓朱帥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納戒之中,只有一顆水晶球,在那水晶球之中,是密密麻麻的閃爍著各種顏色光點的靈丹!

看那數量,起碼也有數百顆之多!

看來,這些人不僅僅是在海城中尋找著法師們的蹤跡,南大陸上其他的城池,一定也慘遭了他們的毒手,否則的話,他們也不會收集到如此之多的靈丹。

而且,黑暗勢力一定也不會只派出這麼一支隊伍,在這南大陸上,這樣的隊伍,不知道還有多少!

炎陽盟的成立,雖然保全了南大陸上大部分勢力的安危,可是對於這些沒有自己的勢力,獨自一人進行修鍊的人來說,簡直就是噩夢!

可是,對於這樣的情況,朱帥自己也毫無辦法,這就是現實,自己能做的,就是盡量的阻止黑暗勢力的行動,其他的事情,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心念一動,那納戒之中的水晶球,便被朱帥一把拉了出來,漂浮在夜空之中,朱帥的手掌一握,一根金錐箭,就從水晶球的正中央,一穿而過。

數百顆靈丹,隨著水晶球的破裂,一下子就散落在了四處,朝著下方,快速的墜落而去,正當朱帥準備一把火將這些靈丹焚燒殆盡的時候,這些靈丹,卻奇異的變幻了一個方向,朝著上方急掠而去。

「何方宵小,竟然敢阻擋我暗影宗行事,不想活了不成?」

伴隨著這些靈丹的飛掠,一聲怒喝,也從朱帥的上方傳了過來。

朱帥的視線,朝著上方一看,只見一名衣衫不整的人,正凌空站在海城的上方,手中握著一顆水晶球,快速的收集著這些散落的靈丹。

法皇強者,這下有意思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