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環顧四周,顧萌萌受視力所限,也只能看到洞口附近大約不到十平方米的地方,再往裡,就只有一片漆黑,顧萌萌要是進去了,就只能當個睜眼瞎。不過想一想,自己是游著泳就穿越過來的,屬於自己的東西,大概就只有那一件聽著銷售員忽悠買回來用來「偶遇」游泳社學長的戀愛神器比基尼了。所以也著實沒有什麼好收拾的。

  • Home
  • Blog
  • 環顧四周,顧萌萌受視力所限,也只能看到洞口附近大約不到十平方米的地方,再往裡,就只有一片漆黑,顧萌萌要是進去了,就只能當個睜眼瞎。不過想一想,自己是游著泳就穿越過來的,屬於自己的東西,大概就只有那一件聽著銷售員忽悠買回來用來「偶遇」游泳社學長的戀愛神器比基尼了。所以也著實沒有什麼好收拾的。

顧萌萌把比基尼穿在了身上,然後又把爾維斯給她做的衣服套在了外邊,恩,上下都有了保護罩,果然比真空的時候有安全感多了。

顧萌萌百無聊賴的拍著手在洞口來回踱著步子等著萊亞回來。

她在心裡默默的祈禱著,希望萊亞能比爾維斯更早一些回來,這樣就不用太尷尬了。

可是左等右等,太陽都下山了,萊亞卻還沒有回來。而且,爾維斯也沒有回來。

夜幕中的山洞還是很駭人的,都怪這該死的領地意識,爾維斯做為聖納澤的首領,他的居住地的領地範圍是最大的,周圍別說是鄰居了,就連小飛蟲都沒一隻,這時候能陪著顧萌萌的,竟只有被銀輝的月光打的模模糊糊的影子,入耳的除了風聲,就只有自己的心跳了。

顧萌萌越等越心慌,爾維斯和萊亞從沒把她一個人這樣扔下過。難道是萊亞去給妮娜的伴侶治傷,妮娜不領情反而讓她其他的伴侶圍攻了萊亞?

這樣想著,顧萌萌的腦海里便已經滿是萊亞一身是血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樣子了。

猛的站起身來,顧萌萌顧不上自己腳上的疼痛,朝著桑迪的家跑去。她不認識妮娜家的位置,所以只能去向桑迪求助。

而才跑出沒多遠,便看到暗處有一雙幽綠的眼睛在夜色中注視著她,腳下一個踉蹌,顧萌萌跌倒在地,戰戰兢兢的向後退著,卻發現自己腿軟手軟,在這樣的危險面前,竟連逃跑的能力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雙幽綠的眼睛緩緩的向她靠近,一步,一步……

------題外話------

那個……

寶貝們,咱們說好了,不帶寄刀片的哈。

保持冷靜,一切都會過去的…… 當那眼睛的主人徹底從夜幕中出現在顧萌萌眼前的時候,她反而放下心來。

「爾維斯?你怎麼才回來呀。」顧萌萌嘗試了一下,發現自己腿軟的站不起來,索性就盤腿坐在地上雙手無力的垂在自己的膝蓋外側,仰頭看著眼前這一匹鎏黑的狼道:「你看見萊亞了么?他到現在還沒回來呢,我有些擔心。」

爾維斯沒有化為人形,只是用頭拱了拱顧萌萌,示意她回到洞里去。

顧萌萌歪著頭看著爾維斯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么?你幹嘛不變回人形?」

爾維斯又頂了顧萌萌兩下,可她固執的不肯回去。爾維斯沒有辦法,只好將她甩上自己的後背,然後駝回了山洞。

明明沒有幾步的距離,顧萌萌卻明顯感覺到了爾維斯的異樣,儘管他已經儘力掩飾,顧萌萌還是發現了他的後腿似乎是傷了。

顧萌萌沒有在路上掙扎,她怕讓爾維斯傷上加傷,直到爾維斯將她送入洞口之後轉身欲走,顧萌萌才張開雙臂擋在洞口攔住了爾維斯的路道:「你的腿是怎麼回事?你受傷了對不對?!」

爾維斯下意識的將腿往身後退,喉嚨間發出低沉的嗚咽聲。

顧萌萌聽不懂獸語,只能幹著急道:「萊亞去給妮娜的伴侶看傷,一天了還沒回來。要不你先在洞里休息,我去把萊亞找回來給你治傷。」

顧萌萌說著,轉頭就要往外跑。而爾維斯卻不顧自己的傷,咬住了顧萌萌裙子的后腰,將她帶回了自己的懷裡,前爪一搭,便將顧萌萌攬在了懷裡。

顧萌萌面對獸態時候的爾維斯並沒有那麼大的心裡壓力,加上他後腿分明是傷了的,如果她一掙扎,必然造成二次傷害,於是顧萌萌也不敢亂動,只能任爾維斯就這樣將她護在腹下,用下巴輕輕摩擦著她的頭頂,最終將她的頭安放在了自己的頸窩處,他下顎最柔軟的地方輕輕抵著她的頭頂,就這樣擁著她,一夜未眠。

顧萌萌不知道自己是何時睡著的,只是當她再次醒來的時候,爾維斯已經再次不見了。洞口擺著一些洗過的果子,想來應該是爾維斯放下的。

顧萌萌四處張望,並沒有發現萊亞回來過的痕迹。

巨大的不安和疑惑在顧萌萌的心中蔓延,她顧不上去吃那些果子,也管不了自己的腳底到底有多疼,她只憑著記憶走出了爾維斯的領地,直奔了桑迪的住處。

顧萌萌還沒有走到桑迪家,桑迪已經從洞里迎了出來。一雙眼睛滿是血絲,通紅通紅的,分明是哭過了。

「你……?」顧萌萌無法在桑迪這種狀態下提出請求,於是先關心道:「發生了什麼事么?妮娜又來欺負你了?」

桑迪搖頭,似是好不容易才止住的眼淚又開始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拉著顧萌萌的小手,一雙蓄滿了淚水的眼睛就這麼定定的看著顧萌萌,緊咬著下唇半晌也說不出一個字來,最終一把將顧萌萌拉入懷裡緊緊擁抱著,然後便是一陣悸動的哭泣,哭到幾乎喘不過氣來。

總裁貪歡,輕一點 顧萌萌輕輕拍著桑迪的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卻只覺得彷彿有一塊烏雲飄在她的頭頂,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題外話------

推薦好友花之星寶的文《顧少的閃婚甜妻》,一個閃婚後愛的甜寵文哦。

有錢又有顏的顧森城低調閃婚了。閃婚的對像是名不經傳的於易燈具之女於皎皎。

人人都道於皎皎是拯救了銀河系才得此殊榮,卻不知,兩年多前,他們的命運就已經交纏在一起。

錦城的顧森城,顏好又有錢。更主要的是,他沒有緋聞,傳言不近女色。

冷情冷肺了27年,見到於皎皎這個小妖精就一頭栽了進去。

婚後,顧森城平靜的生活起了波瀾。

顧總,夫人把老太爺最愛的花瓶打碎了。

男人頭也沒抬:隨便找個差不多的送去。

顧總,夫人把老太太最愛的鸚鵡放飛了。

去南美給她重新找一隻來。

顧總,夫人跟老夫人包養的小鮮肉約會去了。

話音剛落,本閑適喝著咖啡的男人一下子不見了人影。 桑迪哭了許久,顧萌萌始終木訥的任她抱著,直到她終於止住了哭泣,才抽抽噠噠的說道:「顧萌萌,你別太傷心了。雖然萊亞他……但你還有爾維斯,抓緊和爾維斯結侶吧,不要再讓妮娜……嗚嗚……」

桑迪的話說的吞吞吐吐,顧萌萌的心卻跟著狠狠的一悸,她反手扶住桑迪的肩膀,擰著眉頭眯著眼問道:「你說,萊亞怎麼了?」

桑迪紅腫著一雙眼睛看著顧萌萌,怯怯地問道:「你……還不知道?」

顧萌萌道:「有什麼是我應該知道的?」

桑迪哇的一聲就哭的更厲害了,顧萌萌從沒這麼心煩過,她此刻絕對可以確定,桑迪哭不是因為自己受了欺負,而是為了她,而且和萊亞有關。

「別哭,先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萊亞在哪裡?」顧萌萌緊緊的攥著桑迪的肩膀,強迫她冷靜下來。

桑迪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用濃濃的哭腔說道:「萊亞要和妮娜結侶了……」

「什麼?!」顧萌萌向後踉蹌了兩步,然後搖頭強笑道:「不可能,這不可能!萊亞昨天還和我好好的,今天就要和妮娜結侶了,這怎麼可能?」

「是真的,全部落的人都知道了。」顧萌萌早放開了桑迪的肩膀,可她仍站在原地維持著被顧萌萌扶肩的姿勢仰天大哭。

顧萌萌的腦袋嗡嗡直響,她的大腦無法做出任何思考。

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出來,萊亞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做?

一把拉住妮娜的胳膊,顧萌萌強忍著眼睛的酸澀道:「帶我去妮娜家。」

「你……你要幹什麼呀?」桑迪拉著顧萌萌的手道:「爾維斯現在不在你身邊,你自己過去太危險了。萬一……」

「萬一?」顧萌萌呵呵一笑道:「萬一什麼?難道萊亞還會對我動手么?!」

桑迪抿著唇,沒有接話,但從她的表情便可以判定,她擔心的正是這一點。

顧萌萌才不管那麼多,拉著桑迪便往外走。

博德雖然不喜歡顧萌萌老是使喚他,但到底是受了顧萌萌不少恩惠,而且顧萌萌現在又拉上了桑迪,他便不可能袖手旁觀了。於是博德將桑迪駝在背上,另一隻手將顧萌萌抱在懷裡,沉著臉道:「我送你們過去。」

顧萌萌沒有辦法分心去道謝,她現在只想快點找到萊亞,並將他帶回來。

博德的腳速很快,沒多久便到了妮娜家的領地外圍,她將桑迪和顧萌萌放下道:「我只能送你們到這裡,但是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就大叫,我……會進去救你們的。」

顧萌萌無心聽博德的囑咐,只赤著腳往妮娜的山洞裡跑。

還沒跑到門口,便看到妮娜大搖大擺地從山洞裡走了出來,她的身邊,跟著萊亞。

顧萌萌無視妮娜,直直的看著萊亞,努力的綻放著微笑道:「萊亞,你一天沒回家,我很擔心你。」

「萊亞,我來接你了,我們回家吧。」

萊亞站在原處,始終保持著儒雅而疏離的微笑,看著顧萌萌回答道:「我想,我不能跟你走了。」

------題外話------

謝謝QQ閱讀的「女孩的未來」和「末見」」的打賞。

然後因為要開始走萊亞的劇情了,因為怕被打,所以我這幾天會在QQ群潛水裝死。

等過幾天給大夥發肉的時候再出現。

so……你們現在看到的我不是我,我只是無辜的自動更新君~~ 「為什麼呀?」顧萌萌的笑意僵在臉上,萊亞明明還沒有開口回答,眼淚卻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顧萌萌不去理會眼睛里的酸澀,更不想去分析到底是什麼原因讓自己的心口堵得這麼厲害,她只想用最燦爛的笑容喚回萊亞。

可萊亞卻站在原地一動未動,仍是那一副溫文爾雅的笑意,回答著顧萌萌的話:「馬上就要寒季了……」

顧萌萌不明白萊亞的意思,只能迅速的抹去眼睛里的淚水,專註的看著萊亞等著他的下文。

萊亞的目光透過顧萌萌飄向遠處,有些悵然地繼續說道:「我已經成年許久了,再不結侶就會錯過生下最強壯幼崽的時機。」

顧萌萌的腦子轟的一下炸開了,心中翻江倒海的蒸騰著,一個念頭在她腦海中不斷湧現:萊亞是因為她不願結侶才離開她的……

是啊,從一開始她就只打算和萊亞談談戀愛,萊亞向她表白的時候,她甚至為了減輕自己的心理負擔,明確的告訴了萊亞自己不會和他結侶,只能和他談戀愛。

她可以理直氣壯的霸佔著萊亞的好,然後告訴自己:這是你情我願的事情……

可現在,萊亞不願意了。

顧萌萌渾身都在發抖,可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只能緊攥著拳頭看著萊亞,任眼淚似娟娟溪流從眼角淌出。

她不知道她在期盼什麼,她也知道這樣看來很沒出息,可是她就是做不到瀟洒的轉身,也說不出口那句挽留的話。

萊亞沒有給顧萌萌太多時間整理情緒,就彷彿顧萌萌只不過是一個不太相干的人一般繼續說道:「妮娜答應,直到為我生下強壯的幼崽,她的交配權一直是屬於我的。所以,我得留在她身邊,好好替她調養身體。」

「沒錯。」妮娜昂首挺胸,從沒有一刻如這般覺得心裡暢快地往前邁了一小步:「你當上了聖納澤第一美雌性又怎麼樣?拖著萊亞和爾維斯兩個那麼好的雄性卻不肯和他們結侶,平白叫人為你付出么?真自私!我就不一樣了,我可以給萊亞一窩甚至是幾窩的幼崽。憑萊亞的強壯和我完美的基因,我們的寶寶一定是未來的王者。」

顧萌萌快步上前,揚手就要打妮娜,可手才揮到一半,手腕卻被人緊緊的扼住。

妮娜如受驚的鳥兒一般躲在萊亞的身後對顧萌萌訕訕的一笑,不多說話,只是緊緊摟住萊亞的腰身尋求庇護。而萊亞一隻手扼著顧萌萌的手腕,另一隻手則溫柔的拍著妮娜的後背,目光對上顧萌萌質疑的眼神,他的笑仍是那樣儒雅,如妖如仙,卻沒了以往看著她時候的暖意。

萊亞的聲音清冷,平靜得彷彿一潭古井,凌冽刺骨:「妮娜是我的雌性,任何人都不能動她,包括你。」

顧萌萌試著抽回自己的手腕,萊亞卻沒有鬆手,她分明感到手腕處傳來的劇痛。

這是萊亞的警告,如果她再敢對妮娜動手,他便會折斷她的手么?

呵,還真是被桑迪一語成箴,萊亞竟真的對她動手了。

------題外話------

謝謝QQ閱讀的「丹邱生」和「大烜烜」的長評,說真的,我很感動。這年頭願意花錢看小說的人很少,願意為作品寫長評的比願意花錢看小說的更少,簡直已經到了鳳毛麟角的地步。我一天之內能收到兩個這麼走心的長評,不得不說我是幸運而且幸福的。

「丹邱生」真的是最貼心的小寶貝了,你簡直就說出了我的心聲。關於投票評分這件事,如果寶貝你覺得這文不值得你的五星好評,就還不如不要評。你一個一星,要我家許多寶貝很多很多個五星才能拉回來的。看著我家寶貝那麼努力幫我刷星級的時候,我是很心疼的。所以懇請各位一星黨手下留情,如果實在不喜歡這文,不看我也沒意見,但請別糟蹋我家小寶貝們那麼努力幫我刷的五星,懇請放過,謝謝。 「如果我打了呢?你要怎麼樣?殺了我么?」顧萌萌咬著牙倔強的昂著頭,特么別人搶了自己的男朋友還理直氣壯的跟她炫耀,能忍下這口氣她顧萌萌就該得道升天當菩薩了。

萊亞搖頭道:「不會。」

顧萌萌眼睛一亮,眸中帶了一絲期盼。

萊亞緊接著又繼續說道:「有我在,不會讓你打到她的。」

顧萌萌苦笑著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萊亞這才鬆開了她的手,擋在她和妮娜中間,不給她任何傷害妮娜的機會。

「好,很好……」

顧萌萌向後退了一步,用另一隻手托著自己已經被捏麻了的手腕看著萊亞道:「即然知道你平安無事,我也就放心了。就算不是跟我在一起,也祝你幸福。」

說完,顧萌萌轉身,艱難的挪動著腳步,一步,一步的往回走。

妮娜的話如一根刺,直插在顧萌萌的心口上,心臟每跳動一下,那尖銳就更深入一分:顧萌萌,你真自私。給不了承諾,憑什麼霸佔著萊亞?

腳下的步伐沉重,彷彿拖拽著整個世界。

走出不過三五步,顧萌萌已經覺得耗盡了自己全部的力氣。

不能停,不能停!

顧萌萌在心裡不斷的對自己吶喊,她不要好聚不能好散,她不要萊亞最後記住的是她懦弱又狼狽的乞憐,她不要!

顧萌萌緊咬著下唇,企圖抑制住自己發達的淚腺。雙手緊緊攥成拳頭垂在身體的兩側,不許自己露出擦眼淚的動作來。

她以為,只要這樣做,就沒有人知道她哭了。

可是她忘了,獸世的雄性的感官有多麼的敏銳,她的第一滴眼淚,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小萌。」就在顧萌萌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她的肩膀被人扶住,顧萌萌抬了抬頭,卻看不清擋在她面前的人究竟長什麼模樣,可是,整個聖納澤,會叫她小萌的,也只有爾維斯一個而已。

顧萌萌咬著下唇說不出話來,她覺得喉嚨乾澀發緊,根本沒有辦法發出聲音。

爾維斯將顧萌萌抱在懷中,一隻手托著她的屁股,另一隻手覆在她的後背,輕輕拍著她,讓她依靠在自己的肩頭。

爾維斯的聲音有些沙啞,儘管他已經盡量去控制,卻還是難掩心疼。

斟酌了許久,爾維斯只說了一句:「沒事了,我來接你回家。」

說著,爾維斯便抱著顧萌萌轉身離開,對除了顧萌萌以外的任何人,沒有多看哪怕一眼。

走出了妮娜家的領地,顧萌萌開始哽咽,等到走回到爾維斯的領地時,顧萌萌已經哭到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只是張大著嘴出著氣音,眼淚順著臉頰嘩嘩的往下流。

要說顧萌萌哭的有多唯美,那是胡扯的。

現在的她鼻涕眼淚一大把,要多狼狽有多狼狽,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可就是這樣,爾維斯仍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心疼,就彷彿左邊胸腔內有什麼東西被鋒利的爪子和獠牙撕扯,一點一點啃噬殆盡。

------題外話------

大家好,這裡是存稿自動更新君。

請大家保持克制,刀片什麼的……不要寄給作者菌! 顧萌萌什麼時候睡著的,她自己也不知道。

只是喉嚨的乾澀逼得她不得不睜開眼睛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眼睛腫成了一個桃子,只能睜開一道縫隙。

爾維斯將一個水杯送到顧萌萌的嘴邊,顧萌萌毫不猶豫地接過來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爾維斯怕她嗆著,便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

顧萌萌喝完了水,將水杯還給了爾維斯,然後一句話也沒說,便站起身來往外走。

爾維斯拉住顧萌萌的手腕道:「你還要去找他?」

顧萌萌知道爾維斯說的「他」指的必然是萊亞,單單是想起那個名字,顧萌萌就心口真泛酸,她沒有自信可以再見萊亞一面,將那些絕情的話再聽一次。於是搖了搖頭,表示否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