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畢竟在BOSS的後面可是整個海港城的玩家! 話音未落,一個高大英俊的金髮男子已經出現在三人面前。

  • Home
  • Blog
  • 畢竟在BOSS的後面可是整個海港城的玩家! 話音未落,一個高大英俊的金髮男子已經出現在三人面前。

看到林皎,男人一愣,「這隻北極熊……你們北極熊一族出新的超凡者了?」

這姑娘雖然是白皮,但他一聞味兒就知道是只北極熊。

米拉立刻便開懷笑了,拍著林皎的肩膀道:「這就是我那被外星人抓去外孫女,因禍得福成為超凡者了。」

「那偷獵者呢?」巴里聽得一愣,又問道。

米拉笑得更開心了,「被我家白白給弄死了。」

「幹得好!」巴里誇道:「以後都照這辦,不然都當咱是擺設了。」

林皎聽得無語,就沒人想過調查一下這種偷獵行為是有預謀的還是偶然性的,是個人行動還是集體行動?

算了,反正她也已經從愛蓮一家的談話中知道他們這次偷獵完全是一時興起,並不是有預謀有組織的了。

「你怎麼會過來?」埃山問巴里。

巴里撓了撓臉道:「主要是為了告訴你們一個事兒。」

「什麼事兒?」米拉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果然,就聽巴里道:「瑟琳娜來了。」

「她怎麼來了?」米拉看了一眼林皎,面色難看道。

巴里一臉無奈,「她說是來看景翊兒。」

「用得著她來假好心嗎?」埃山大罵道:「她少來兩趟,景翊兒還能更好一些。」

米拉冷聲道:「那就是個借口,真實目的肯定還和以前一樣。」

「嗯?」埃山一愣,轉頭就將目光落到林皎身上。

林皎……就挺懵的。

埃山語重心長道:「白白你聽著,等會瑟琳娜那個女人不論跟你說什麼,你都不要答應,那女人不管說得多麼好聽,為的都是你的繁殖能力。」

「繁殖能力?」林皎一愣,「什麼意思?」

「我來解釋吧。」米拉嘆了口氣道:「簡單點說,就是外星人好多都生不出孩子,不少族群都瀕臨滅絕了。而咱們藍星的人,當年我們加入星際聯盟的時候,遞交上去的血液樣本檢測出了我們擁有凈化血脈的超S級繁衍能力。」

「什麼意思?」林皎聽得半懂不懂。

「意思就是,不管那些外星人能不能生,只要跟我們藍星的超凡者結合,就會變得能生了,而且,生下來的孩子都是純種的非藍星血脈。」巴里咬牙切齒道:「打那之後,中心星的人就沒少來遊說我們跟外星人聯姻,但是只有瑟琳娜成功了,在她的花言巧語下,亞洲大陸仙鶴族的一位叫雲嵐的超凡者答應跟她前往星際相親,但是後來……」

「景翊兒是雲嵐的兒子,他剛出生就被雲嵐送了回來,而雲嵐自己……剛抵達藍星就死了。」

米拉對著林皎道:「所以你可別聽瑟琳娜的忽悠,把自己後半輩子都交代了。」

林皎點頭,她倒不是敷衍,而是真覺得這種行為不可取。

以前就算了,現在她既然成為了超凡者,藍星又是這麼一種情況,她以後早晚是要去星際走一遭的,但她可沒打算犧牲自己成全他人。

抵達中心館的時候,林皎以為自己會看到一片廢墟,然而出乎意料的卻是一棟完好的建築。

——建築風格十分簡練,是典型的辦公風格,不花俏,但也十分有范兒。

巴里輕嘖了一聲,「真是多事!」

這意思,房子竟然是臨時建好的?

林皎有些驚嘆,這可真是看不出來。

他們進去的時候,裡面一片井然有序。大廳里有一個透明的圓柱,林皎看了一會才看出那應該是類似電梯的東西。往前是櫃檯,兩個工作人員正站在工作台前閑聊。

看到他們進來,兩個工作人員一下子安靜了,表情肉眼可見地緊張了起來。

巴里一馬當先走上前,拍著桌子道:「我帶新的超凡者過來登記。」

「是這位小姐嗎?」小個子工作人員看向林皎,小聲問道。

林皎微笑著點了點頭。

小個子工作人員又道:「姓名,性別,種族,系別。」

米拉開口道:「白白,女,北極熊,自然系。」

聞言,小個子工作人員猶豫了下,小聲道:「名字最好改一改,換個嚴肅一點的,要是有需要,我們可以幫忙。」他們知道藍星人不太擅長起名字。

「這名字哪兒不好了?」米拉不樂意道。

小個子工作人員縮了縮脖子道:「這名字叫起來不響亮,更像是小名,喊起來沒氣勢。」

米拉表情一頓,頓時有些猶豫。

一看有門,小個子工作人員連忙道:「名字可不是小事,說不好會影響人的運勢的。將來這位小姐做出了什麼成就,然後人家一問,說叫白白……」

他一臉一言難盡,「有那心思不好的人,說不好就得笑話一番呢。」

「您放心,我們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起的名字不說別的,但肯定沒有不好的寓意,還有氣勢。」他心裡想著要是能給超凡者起名字,說出去也是一件極為有面子的事吶。

眼見米拉快要答應讓對方給自己起名字了,林皎連忙道:「我就叫林皎吧!」

「林皎?」眾人愣住。

林皎點頭,「對,瓊林玉質的林,風清月皎的皎。」

巴里眨了眨眼睛,「瓊林玉質和風清月皎是什麼意思?」

兩個工作人員一愣,隨後解釋了一番,有些驚奇地看著林皎,「你怎麼會……」

這麼有文化的藍星人,真是前所未見。

林皎微微一笑,對著米拉他們道:「聽抓我的偷獵者說的。」

米拉還以為這個名字是偷獵者給她起的,本來還有些不高興,但轉而一想,反正名字的寓意是好的,至於其他……

白白在偷獵者手裡可沒有吃虧,還反殺了,如此,這名字就不是恥辱,而是榮耀。

因此,她開口道:「這名字好,就叫林皎吧。」

她都沒意見,其他人自然也沒有意見了。

倒是小個子工作人員有些遺憾,多好的機會啊,就這麼錯過了。

登記結束,埃山就問道:「對了,中心星的賠償下來了嗎?」

另一個工作人員擦著汗上前道:「很快就下來了,您放心,當初是簽協議的,該賠償的我們中心星不會抵賴。」

「諒你們也不敢!」埃山冷哼了一聲。 趙立冬看着三個部下的檔案,氣不打一處來。

「安德森你個混蛋,給我安排的是什麼人啊,簡直比那個死鬼趙立冬還要差的三個蛇蠍美人。」

按照檔案記載,水源由美是諾丁漢大學美術系的學生,今年22歲。性格溫柔冷靜。主要技能是報務員和財務。

性格怎麼樣,趙立冬現在還不了解,對於技能,他也不懷疑。

但是水源由美的另一個身份,竟然是皮條客。給在英國的亞洲人拉皮條,給那些風塵女子介紹客戶。

雖然檔案里沒有記載水源由美加入特別行動處的動機,但是趙立冬相信,如果檔案材料是真實的,水源由美就跟自己的原主差不多,也是為了脫罪加入的。

柳德米拉是跟隨父母從蘇聯逃亡到英國的,26歲,高中文化。之前是郵局的職員。

她的另一個身份,是個人販子。跟她的父母一起,從蘇聯的三個波羅的海加盟共和國組織人口偷渡到歐洲。她的父親現在還在監獄里服刑。

柳德米拉性格潑辣豪放,能夠熟練使用各種槍械,格鬥和駕駛技術很好。

伊芙琳倒是個正宗英國人,今年26歲,是個實習醫生,有一份體面的職業。但是暗地裏是個小偷,經常偷竊醫院的藥品,拿到黑市上去賣。

伊芙琳高傲、冷艷、理智,她的化妝技術很不錯,接受過譯電訓練,適合於當譯電員,跟水源由美搭檔收發電報。

趙立冬把幾個人的出生時間找出來,一一排成八字,開始分析。

從八字裏面,能夠看出一個人的體貌特徵,主要的生活經歷、性格、婚姻狀況、家庭成員狀況、職業、社交圈、財運等多種信息,趙立冬想看看幾個人檔案的記錄是否真實。

結果很快就出現了問題。

水源優美的八字顯示,她是個胖女人,個子不高。

但是實際上她是個很苗條的女子,身高足有一米六五。

柳德米拉的八字顯示,她的臉上應該有兩個痣,但是實際上沒有。八字中木弱,木為頭髮,應該頭髮不好,但是柳德米拉卻有着一頭黑油油的秀髮。

柳德米拉的職業應該是軍人或者司法人員,可是檔案中卻沒有這個記載。

從伊芙琳的八字來看,她的左小腿上應該有一個傷疤,但是剛才見面的時候,她的腿上完好無損。

八字顯示伊芙琳的母親在六年前就已經死了,實際上她的母親至今仍然健在。

三個人的八字,都跟她們的實際情況不符。

趙立冬算過的八字多了,基本上都很準確。現在出現這種情況,說明三個人的八字都不準確。

八字是根據出生時間排出來的。雖然只有年月日,沒有時辰,只能排出三柱六個字,但是也足以確定,三個人的出生日期都是假的。

這樣一來,三個人的身份就存在着問題。

「檔案是根據她們的身份證明和自己申報記錄的,她們的身份證明和申報,為什麼把出生日期搞錯了?」

在醫院出生的,都有出生證明。即使不在醫院出生,父母一般也不會把孩子的出生時間弄錯。

現在出現了這種情況,比較合理的解釋,就是她們填報的是假的出生時間。

「為什麼要這樣做?一定有其原因。是不是想隱瞞一些什麼?」

這樣一來,幾個人的真實身份,就令人懷疑。檔案中的記錄,也很可能不是真的。

「她們可能冒用了別人的身份,也可能編造了假的身份。」

這兩種方法,恰恰都是特工和間諜經常採用的偽造身份的方法。

「難道她們是別的國家潛伏的間諜?」

這種可能是存在的。

水源優美是日本間諜,柳德米拉是蘇聯間諜,都是有可能的。

至於伊芙琳的身份,也值得懷疑。即使她真的是英國人,給別的國家當間諜,也是有可能的。

現在特別行動處招人,門檻很低,審查也不太嚴格。別的國家情報機構趁機安排間諜到這裏卧底,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很多國家的情報機構,在對方的情報機構里安插卧底,或者進行策反,已經是常規操作。

雖然還沒有什麼證據,但是趙立冬已經把三個人列入不完全可靠的行列里。

在敵我難辨的情況下,他現在必須考慮今後如何跟這幾個人相處,以及她們是否會對自己構成威脅的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