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畢竟被人打聽出底細,然後在背後議論,就好像被別人看了果身一樣,任誰都會不舒服,都會很在意,所以,古木在來到清羽城的第一天,就記住他了。

  • Home
  • Blog
  • 畢竟被人打聽出底細,然後在背後議論,就好像被別人看了果身一樣,任誰都會不舒服,都會很在意,所以,古木在來到清羽城的第一天,就記住他了。

尤其在不醫館,此人和那叫唐少的男人說,清羽城的天才要被取代了,其中話意,明顯是在挑撥離間。

所以,古木想找城裡的家族開刀,來給古家立威,第一時間就選定了這個人,選定了白家。

恐怕白曉笙並不知道,自己的兩次談話和舉止早已被古木變/態的意念探查的一清二楚。而正是如此,才有了今天,為啥不是其他三家,而偏偏在找上自己家的結果。

……

古木站在白家大門口笑的很壞,白曉笙看到是怒火中燒。

不過就在此時,他看到這個男人,突然抬手指著白家朱紅大門,道:「裡面的人,出來吧,我看你實力不錯,可以和我比劃比劃。」

就在他話剛落。

「嗖!」

白家大門內飛掠而來一道黑影,旋即就看到一個年過半百的老者站在了白曉笙面前。

此人鶴髮童顏,雙眸中精光閃閃,一看就是個高手。

見得藏在白家的老頭出現,古木用著一副『我很吊,我很紈絝』的表情看著前者。在一開始他就發現了此人,而且意念觀察下,知道他的修為已經達到武王後期。

「二伯!」白曉笙看到老頭出現,急忙拜道。而老頭則點點頭,轉而以深邃犀利的目光看向古木,冷道:「小子,你很狂。」

「我自己也這麼認為。」古木聳聳肩,道。心想著,這老頭如此看自己,還真會嚇唬人。

「想找我白家以武會友,老朽接下來,請吧。」老頭手一擺,示意古木進入白家。而後者也不客氣,跳到小金身上,就這麼大搖大擺走了進去。

「二伯……」看到古木拽了吧唧的騎著玄獸進入白家,白曉笙氣的不行,但剛說兩個字,卻被老頭用眼神打斷了。

如此他也只能憤憤的選擇不語。

古木進去以後,老頭和白曉笙也跟了上去。

不過在進入白家后,卻命令四個門衛將大門關上。

……

「古家嫡系進去了。」站在遠處看熱鬧的武者,見得古木騎著大獅子進入以後,便開始說了起來。

「不錯,白驚飛好像接下了他的挑戰。」

「可惜,把門關上,我們都看不到,白家的做法實在太不地道了!」武者紛紛對白家這種有熱鬧,不讓大傢伙兒看的做法很是鄙夷。

……

白府正院。

古木騎在小金身上,走了進來,然後駐足看著周圍布局,發現白家不過如此,和古家的新宅子還差了些。

「小子,我們就在這裡開始吧。」白驚飛走進來,也沒打算請古木進屋坐坐,畢竟這小子是來踢場的,不用如此客氣。

古木聞言,拍著小金雄偉的鬃毛,笑道:「這是我的契約獸。」

白驚飛一把年紀,經歷的多,自然知道這頭玄獸是其契約獸,不過在聽到他所說,卻頓時皺起眉來。

他感覺到不妙。

難道……

古木咧著嘴,繼續說道:「所以,這以武會友,我會和我的契約獸一起出戰。」

果然!

白驚飛嘴角一抽,他擔心的事情,還是讓這傢伙說了出來。

白曉笙站在旁邊,聽到古木如此一說,冷笑著道:「古公子,這比武切磋,可以以多欺少嗎?」顯然這個公子哥雖然有白曉笙的稱號,但對尚武大陸一些規矩還不甚明了。

古木搖搖手,道:「我這不是以多欺少,你可以問問他。」

白驚飛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

作為武王後期和老江湖,他比白曉笙懂得多,知道古木帶著自己契約獸一起參與比斗,是可以被允許的,而這樣,也不會有人說什麼。畢竟簽約玄獸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有本事你也簽一頭和別人打唄。 她就忍不住的想哭,心酸,又難過。

小糯米也很難過,粑粑躺在病床上,渾身插滿了管子,姑姑說,粑粑有生命危險。

她懵懵懂懂的知道,生命危險就是以後她再也見不到粑粑了,粑粑也不能再陪她玩了。

想想她就覺得難過。

小小的人,被悲傷籠罩了。

喬安抱著小糯米,安慰著陸萌,聽聞陸胤還沒脫離生命危險,又親眼看到躺在病床上,渾身插滿管子的他,她心中的擔憂和憤怒到達了頂峰。

放下小糯米,她親手替她擦拭掉眼淚,「萌萌,你照顧好小糯米。」

這句話,今天哥哥離開別墅時,也是這麼對她說的。

然後他就出事了。

現在,喬安再次對她說了同樣的話,叮囑她照顧好小糯米,陸萌卻怎麼也不敢應了。

重生之廚女當家 雙手緊緊抓著喬安的手,陸萌淚眼婆娑,她緩緩搖頭,「不,姐姐你不要走。」

「我去去就來。」喬安深吸一口氣,她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重生毒妃不好惹 慕靖西怎麼能把陸胤打傷成這樣!

縱然陸胤伸手不弱,但也絕不是特種兵的對手。

慕靖西分明是下了狠手。

要把陸胤往死里打!

「不,姐姐你別走,我一個人不知道該怎麼辦。小糯米我也哄不好,你看,她還是哭……」

陸萌說著說著,自己又哭了。

本來就是孕婦,情緒容易崩潰,現在又探上陸胤重傷,陸萌就更承受不住了。

喬安明白這一點,也知道,讓她在這個時候分心照顧小糯米,是強人所難。

她嘆息一聲,「你別哭,我不走。」

小糯米到底還小,撐到現在已經十分不易,靠在喬安懷裡,她很快就睡熟了。

陸萌不肯離開醫院,於是便在一間空病房住了下來。

把小糯米放在床上,讓她跟陸萌一起休息。

陸萌抓著喬安的手,「姐姐,時間不早了,你也休息吧。」

她身子往一旁挪了挪,空出了位置,「我們一起睡。」

「不了,你和小糯米一起睡,我去看看你哥哥。」

萬籟俱寂,腳步聲,在冷冰冰的走廊上,不斷迴響。

夏霖跟在喬安身後,再次來到了ICU門前。

隔著一扇玻璃窗,看著陸胤。

夏霖欲言又止,喬安神色不對,他思忖了良久,才打破沉默,「喬小姐,時間不早了,您還是去休息吧。您要是不放心,我來替您守著陸先生。」

「不必。」

「您現在懷著孩子,就算您不休息,孩子也要休息。」

「夏霖,你覺得我現在能睡得安穩么?」喬安轉頭,反問了一句。

夏霖被問住了,她問的不是「我現在能睡得著么」而是「我現在能睡得安穩么」,這兩者之間的意思,乍一聽,沒什麼區別。

可仔細一聽,就能聽出其中的情緒和深意。

因為三少把陸先生打成重傷,所以她睡不著,哪怕睡著了,也會不安穩。

因為,良心難安。

「喬小姐,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你是好意。」喬安揉了揉額角,「我現在情緒不對,不是故意針對你。」 「來吧!」

既然這小子要帶著契約獸和自己切磋,白驚飛也不能拒絕,只好將武王後期的實力爆發出來,這就打算準備迎戰。

古木見狀,不再多言。

心裡想道:「小金,你成為我的契約獸有不少年頭,今天考驗你的時候到了,去吧,將他搞定。」

小金聞言一怔,道:「不是我們兩個打他自己嗎?」

「這種以多欺少的事情,我會做嗎,你太小看你主人了吧?」古木如此說道。

小金聽后頓時無語,心中吼道:「這傢伙是武王後期,本王才四品,實力是你們人類的武王中期,差了一個小境界,能打得過嗎?」

「也對啊。」

古木意識到了這一點,於是拍拍它,道:「那好吧,我們一起上,你先攻擊,我從側面偷襲。」

「……」

這貨剛才還說不以多欺少,現在倒好,直接用上偷襲了,敢不敢在無恥點?

小金無語的同時,身子也開始發動,然後猛地向著白驚飛沖了過去。

太古魂帝 正如古木所說,自從它成為契約獸,還從來沒有和人類動過手。

可以說,今天,乃小金以契約獸對戰人類的第一戰!

……

白家大門一直緊閉著。

站在遠處的武者根本看不到裡面什麼情況,而此乃四大家族的白家,他們更不敢動用意念,以免被發現惹得對方不高興,於是只能在原地苦苦等待。

不得不說,每一個武者都有顆永不死的八卦之心,為了看熱鬧,甘願這麼傻傻等待,而,他們的痴念最終還是換來了相應回報。

在古木進入白家大約一刻鐘。

裡面傳來吼聲震天的怒叫。

霸氣威武的聲音從白家上空傳遞,最後清晰無比的傳入他們耳中。

「開始了!」

「不錯,這聲獅吼……看來,古家嫡系是帶著契約獸一起和白驚飛比鬥了。」

「那金毛獅子的實力最少也是三品玄獸,而古家嫡系傳聞已經達到武王中期,如此聯手,應該可以和武王後期的白驚飛打的旗鼓相當。」

「嗯,很有這個可能!」

「吼……嗷!」

這些武者在不停地議論紛紛,而那白家的獅吼也越來越大,越來越——走調了!?

「怎麼回事,聽這聲音,那頭獅子好像是受傷了?」

「是啊,這分明是慘叫!」有人皺著眉頭道。在他們認為,白驚飛雖然實力比古家嫡系高一小境界,但後者有契約獸協助,應該可以在開始階段不分上下才對啊。

這些人被整的很鬱悶,最後也不知道是誰,吼叫道:「受不了,老子要用意念看看!」說罷,猛地施展意念,向著白家延伸。此人一開頭,其他心裡痒痒的武者還顧及什麼,於是擁有武師境界以上的人,紛紛爆發出意念,瘋狂湧向白家湧入。

而當他們意念滲入白家,就看到在正院內,那頭足有四五米高大的金色獅子,此刻正夾著尾巴在演武場瘋狂逃竄,白驚飛則在它屁股後面窮追不捨。

至於古木卻站在演武場邊緣,微笑的看著。

觀察到裡面的情況,眾人頓時便明白,為何那頭巨獅會慘叫了,原來,它的主人根本就沒出手,而是讓它獨自面對白驚飛。

這也太彪悍了!

古家嫡系在搞什麼,難道他就不怕自己的契約獸被白驚飛給滅了?

畢竟玄獸能夠簽訂契約,可是非常稀有,應該要捧著愛著。

眾人想不通,也只能這麼看著場上那獅子夾著尾巴,呲牙咧嘴的在白家亂竄。

「可惡的人類,你倒是上啊,你的偷襲呢,本王快頂不住了!」小金在院子里瘋狂奔跑,同時心中撕心裂肺的吼叫著。

在剛才,古木明明和自己說好的。

本王先上,他偷襲!

可自己衝過去后,他就一直站在那裡,絲毫沒有出手的打算。

小金是四品玄獸,等同於人類的武王中期。

它獨自面對白驚飛根本難以抵抗,畢竟這個老頭的修為非常精純,距離武王巔峰也只差一步。

「可惡的人類,本王被他打了一掌,已經受傷了!」 娶一贈一,嬌妻有喜了 看到古木矗在那裡仍然沒有出手的打算,它再次怒吼著。

「小金,你是精獸,曾經達到過武聖境界,怎麼會打不過武王後期,一定要相信自己,你行的!」古木終於說話了,而且還是非常勵志的話。

小金頓時欲哭無淚。

它現在已經發現,自己被這個人類給坑了。

自己只是四品玄獸,可他卻讓自己迎戰即將達到武王巔峰的人類強者,難道就不知道實力過於懸殊,就算曾經有過武神修為,現在也只能被虐嗎,而且若非依靠天生**強悍的優勢,剛才那一掌就直接重傷了。

古木聽到它心中所想,頓時搖了搖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