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當時,我也沒留意他所說的“雞”是什麼含義,不過,後來這隻“雞”對我的影響,簡直超乎了我的想象。

  • Home
  • Blog
  • 當時,我也沒留意他所說的“雞”是什麼含義,不過,後來這隻“雞”對我的影響,簡直超乎了我的想象。

夜入膏肓,叫強子的給我收拾了一間勉強還算乾淨的屋子,邊整理牀鋪邊笑着:“風哥,地方簡陋,您多包涵。”

我全身疼痛,哪在乎這些,揮揮手道:“行行行,你先出去吧。”

“好嘞,有事叫我啊風哥。”強子嘿嘿笑着,溜了出去。

我剛一躺下,不料又響起敲門聲,不耐煩道:“誰呀?”

“是我呀風哥。”強子的聲音。

“你丫的又有什麼事?”

“王哥交代我給您送的雞來了。”

我只道是吃的雞,也不在意道:“知道了,放那兒吧。”

感知着門被輕輕推開,我隱約聽見了女人的聲音。猛然睜開眼,媽呀,就是女人。

只見一個約摸十六七歲的少女,身着素色衣裙,全身被麻繩綁着,縮在角落裏,低着頭不敢出聲。

“這怎麼個意思啊?”我衝門外喊。

“都是我們精挑細選,從外面抓來的,風哥,放心吧,絕對是個處兒,王哥特別吩咐給你留的。”強子在外面偷笑,聲音賊兮兮。

“你們把我想成什麼人了?”我望着這可憐兮兮的女孩,不禁動了惻隱之心,“你們把她解開吧。”

“風哥,你有傷在身,解開繩子我怕你駕馭不住啊。”強子邊說邊顯得羨慕不已,“我們可沒這好福氣……哎,風哥,這小丫頭,今晚就交給你了。”

強子說完,腳步聲漸遠,應該是已經離開。

我望着眼前相貌清秀的女孩,發現她那雙水汪汪的眼睛也正充滿恐懼地望着我,一時語調錯亂:“姑娘,你別擔心,我不是什麼好人。”

“啊,不對,我的意思是,我是個壞人。”說完,我對自己徹底無語。

“你……你別過來……”女孩將頭深深地埋下,顯然被我的言語嚇住。

我一臉委屈地說:“姑娘,我壓根就沒動好嗎?”

“總之,你……你別過來,你們這些壞人,禽獸不如,不得好死。”

我極力解釋:“姑娘,我和他們不是一夥的,你要相信我。”說完,我忍着滿身的疼痛下牀,想去解開女孩身上的繩子。

“你……你別過來,你要是碰我,我就咬舌自盡。”女孩見我的舉措,更是驚恐不已。

我懶得和她解釋,扒下她身上的繩索,望她一眼:“姑娘,你見過長這麼帥的壞人嗎?”

“……”繩子被解開,女孩不言語,也不掙扎,似乎對我產生了幾分好感。

我揚了揚手,說:“快逃吧,從哪兒來,逃哪兒去,不用擔心我,他們不敢把我怎麼樣。”

說完,我艱難地爬上牀,呼呼就睡了起來。

可是出乎意料,我卻並沒有聽到女孩離去的腳步聲。該不會是愛上我了吧,難道被我感動壞了嗎?

我睜開眼,見她仍立在原地,奇道:“怎麼還不走?”

女孩含着眼淚,可憐至極:“我走不了的,我逃過兩次,根本逃不出去,每次被抓回來,都是一頓暴打。”

我說:“那我也沒辦法,這不是我的地盤。”

女孩不安道:“那……那我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你怎麼辦?先在這裏將就一晚,等我傷好,再救你出去。”

女孩眨着眼睛,可憐巴巴道:“你……你就讓我睡地上?”

“難道你想睡牀上啊?”我翻個身,開玩笑道,“來,給你騰塊地,我不介意。”

女孩氣呼呼地雙手抱緊身子,顯得可憐至極。

全身的傷痛折磨,我早已疲倦不堪,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

後來,事實證明,我這個玩笑開大了。 隨着雙方其餘隊員下場,比賽已經進入了最激烈的階段。

“高科技隊隊員――紫雲金甲,車魂――幻影,騎刃王――幻影騎。”

哥哥,不可以 “聖獸隊隊員――赤焰七星,車魂――赤龍,騎刃王――龍戰騎。”

赤焰七星……?紫雲金甲愣了一會,“赤焰”這個姓氏,似乎在哪聽說過。

比賽開始了!

“幻影騎!”赤焰七星看見一輛深紫色的騎刃王,騎刃王上方的車魂,是一團飄飄忽忽的影子。

赤焰七星也迅速召喚出龍戰騎。

這場比賽,是赤焰七星進行過的時間最短的一場比賽,也是他,輸的最慘的一場。

紫雲金甲的幻影騎,在比賽過程中,變成了三輛!

赤焰七星起先以爲,其餘的兩輛騎刃王都是幻象,可他卻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三輛騎刃王的攻擊。

他沒辦法解釋,再然後,龍戰騎被“三輛”幻影騎打下了賽場。

這一場,挽回了高科技隊神話般的存在傳說。

高科技隊果然是強!

赤焰七星掉下賽場時,除了身上有傷,連額頭上也有血跡。

赤焰七星記得紫雲金甲最後的一句話是,“只要速度夠快,三輛戰車都可以成爲實體!”

“星仔!”剛從校醫室出來的烏甲威龍,一下子就看到了聖獸隊受傷的第二人。

“威龍,你先送星仔也去校醫室,我一會兒過去。”鎧甲神看到,紫雲金甲還站在那裏,似乎在等他。

“鎧甲神,你好。”紫雲金甲把手伸到鎧甲神面前。

鎧甲神蹙起眉頭,紫雲金甲這是什麼意思?

“你很強。”紫雲金甲依舊帶着優雅的微笑。

“你也很強,如果剛纔是你和我比賽的話,我也一定贏不了你。”鎧甲神沒有去握紫雲金甲的手。

紫雲金甲知趣的把手收回來,笑容依舊帶着如沐春風的味道,“有機會的話,我們兩個要不要切磋切磋……”

“你不該小瞧他的。”鎧甲神並不接紫雲金甲的話茬。

他?赤焰七星嗎?潛意識裏,紫雲金甲認爲自己並沒有不把他當做對手,只是認爲鎧甲神應該比赤焰七星要強上許多,可鎧甲神卻說出了這種話,“此話怎講?”紫雲金甲虛心接受,可能自己的姿態看起來是真像瞧不起對手。

“赤焰七星激發車魂之力和駕駛騎刃王的時間絕對不超過三個月,”鎧甲神說道,“而我猜你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學戰車了吧。”

不超過三個月?!紫雲金甲還是有些震驚的,不超過三個月就已經學會了掌握運用車魂力量了嗎?自己當初感悟車魂也花了大半年時間呢!赤焰七星真的有這種天賦?!

看着紫雲金甲不語,鎧甲神也沉默起來,天賦,在任何人眼裏果然都還是最重要的。

鎧甲神想起時間差不多了,他最後告訴紫雲金甲,“讓你們隊長記住,也不要小看今天和她比賽的那個女孩子,赤焰七星使用車魂的時間不超過三個月,而她,甚至是一個月不到……”

“假以時日,他們成長起來,絕對能夠成爲你們強勁的對手……”

不到一個月嗎?紫雲金甲想起來那個女孩子了,看起來比他們年齡都要小,看來,高科技隊以後要更加勤奮了。

“鎧甲神,今年的全國騎刃王大賽就要開始了,”紫雲金甲再次伸出手,“你會來參加的嗎?”

“我們一定會的!”紫雲金甲聽到鎧甲神說的是“我們”。

就像高科技隊沒能想到聖獸隊可以和他們打成平局,鎧甲神鋼千翅也想不到紫雲金甲比他們是強了不止一星半點。

赤焰七星的傷很快包紮好了,鎧甲神他們並不擔心,鎧甲神主要想的是,星仔輸了比賽後的心態。

赤焰七星的樣子看起來太消沉了,但也不能怪赤焰七星,他一心想要追尋父母的足跡,如果不能快點強大起來,他還要等多久,他還能等多久?

勸他放寬心?比賽輸贏是常常有的事?鎧甲神也不知道,不只是鎧甲神,連鋼千翅都感受到了紫雲金甲的威脅,來自強者的威脅。

他們都有深仇大恨未報啊!

苗紋紋醒來以後聽紫盈盈和威龍說了經過,聖獸隊和高科技隊比賽結局是一輸一贏兩平。聽說,星仔哥那場比賽輸得特別慘烈……

苗紋紋覺得有必要去看看赤焰七星,“星仔哥……”赤焰七星就在旁邊的醫務室裏,苗紋紋進去時赤焰七星就坐在牀旁發呆。

“抱歉,最後一場比賽我輸了……”看見苗紋紋,赤焰七星偏過了頭。

苗紋紋很平靜,“是的,你只是輸了一場比賽。”

苗紋紋在牀旁坐了下來。

“星仔哥,你看,我也沒有贏。”苗紋紋說着用手指了指臉上和腿上的傷口。

青飄飄和紋紋一戰後,紋紋的胳膊和腿甚至連臉上,都留下了雷擊過的傷痕,紫盈盈看到這些傷口時忍不住想爆粗口了。

那是不一樣的!赤焰七星沉默着。

“星仔哥,那只是一場比賽,輸了就輸了……沒有誰一生都是贏家,如果沒有失敗的話,就沒有下次成功的經驗了……”

苗紋紋看見赤焰七星臉上表情奇怪,便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沒什麼,星仔哥,就當我說了奇奇怪怪的話……”

“不,紋紋,我想聽。”赤焰七星抓住了苗紋紋的手。

“故事情節中的主人公,總是要經歷重重磨難後才能大結局,而在故事裏面從出場到殺青,至始至終都沒有過一次敗仗的角色,我們可以稱之爲‘完美人設’。”紋紋也說不太清楚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故事中的‘完美人設’在現實幾乎是不可能存在的,因爲‘完美人設’只是作者筆下的一種設想,‘完美人設’在設定下便從來不會輸。”

紋紋將另一隻手放在星仔握着自己手的手背上,繼續講到,“雖然我們沒辦法成爲‘完美人設’,但我們可以腳下的路是自己走出來的,我們可以成爲自己眼中的‘完美人設’。”

“我們不是‘完美人設’,我們會輸,但是輸了以後卻還必須繼續前進,直到終有一天我們成爲自己心目中的‘完美人設’,那樣的人生應該纔算是走過了一遍吧……”

“換句話說,輸的另一層含義可以讓我們認清楚自己的不足,如果只是一個一直贏的人,他肯定就很難發現自己的缺點……”

所謂發現自己的缺點,赤焰七星心中一驚,如果不是紋紋今天的這番話,他可能一輩子也不知道自己輸在哪!

一直以來,他都以爲自己天賦比別人高,所以認爲自己必須一直贏。

爲什麼有時看見別人比自己要厲害,爲什麼最優秀的人不是自己?

現在才明白,這纔是真正的磨難!成爲強者路上的歷練。

如果沒有這次失敗,他可能永遠不知道自己會是一個遇到一點挫折就灰心喪氣的人,如果一直都是在勝利,有一天終於失敗了,他會變成什麼樣子?!

赤焰七星突然很慶幸自己這次失敗了。

雖然失敗了,卻收穫了更珍貴的教訓。

“所以,”苗紋紋伸出一根手指,同時用十分嚴肅的語氣說話,“要不怕輸,更要輸不怕!”

“紋紋說的那麼多到底是什麼意思啊?”紫盈盈趴在門上,頭頂滿是問號,她相信一旁的鎧甲神鋼千翅同樣聽不懂苗紋紋說的話。

“星仔聽懂了。”鎧甲神轉身離去。

“啊?喂……”紫盈盈來不及攔下鎧甲神,連忙拽住鋼千翅,“鎧甲神又是什麼意思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