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瘴來了。”她說道。

  • Home
  • Blog
  • “瘴來了。”她說道。

臺下的衆人都愣了下。

不是說驅散了嗎?所以那礦工根本就做不到驅厄的吧。

“瘴已經被人們驅趕的無處可逃,所以來尋找滋養它的人庇護來了。”謝柔清說道,居高臨下的看着衆人。

滋養它的人?

謝家的衆人神情更加驚愕,什麼意思?

“謝柔惠!是不是你養的瘴!”謝柔清厲聲喝道。

什麼?

謝柔惠擡起頭,神情憤憤的看向謝柔清。

“你胡說….”她喊道。

話音未落,就被謝柔清打斷。

“瘴來了,誰養的它會找誰,不想死快躲開!”她喊道。

伴着這句話圍在謝柔惠身邊的人轟的散開了,與此同時空中一團濃霧跌落將謝柔惠籠罩。

尖叫聲劃破了山谷,蓋過來奔來的民衆們的喧囂。

奔來的民衆、謝家的諸人都停下腳,不可置信的看着在高臺上滾倒的女孩子。

她大紅的禮服蒙上了一層污穢,隨着她的滾動散發出惡臭。

救命!救命啊!

謝柔惠尖聲叫着,衝着衆人伸出手。

沒有人上前,人們隨着她的伸手面色驚恐厭惡的四散逃開。

謝柔惠身子如同着了火,燒的她的眼都花了,卻清楚的看到所有人都向高臺上站着的那個瘸子涌去,向那個低賤的礦工圍去。

混帳,你們幹什麼,我是丹主,我是大丹主,我是謝家的大丹主,我能護佑你們的,只有我能護佑你們的!

都回來!都回來!都回來!

注1:瘴,這一巫術故事中所用取材於諸葛亮孟獲,破瘴的泉水趕黃草等等。

皇家棄女:鳳主天下 注2:《論衡?訂鬼》引《山海經》雲:“滄海之中,有度溯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間東北曰鬼門,萬鬼所出入也。”,謝柔嘉這咒語的意思就是打開了鬼門,讓被人養出來的惡瘴放出,去尋找滋養她的人。

ps:七千字大章拆分兩章完成了。

這個月,最後一次求票了,不過現在攢文的多,不知道看到這章的有多少人,如果你還有票,投給我可以嗎?謝謝謝謝。() 東平郡王過來的時候,謝柔嘉正坐在山石上看着山下的喧囂。

“不過去看了?”東平郡王問道。

謝柔嘉笑着搖頭。

“不過去了,免得大家看到我,最終還會把功勞推到謝家長房丹女血脈上。”她說道。

東平郡王笑了笑。

“不去看看結果?”他問道。

謝柔嘉擡頭看他一眼。

“自己養的蠱,滋生的瘴氣,自己沒有祛除,讓別人祛除了,結果自然是反噬,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她說道。

“她在喊是你們害她的,你們用巫術害她。”東平郡王說道。

謝柔嘉笑了。

“這種話說出來沒人信的。”她說道,“先祖防備的就是用巫術害人,尤其是自相殘殺,所以謝家的巫害不到流着一樣血的人。”

“她已經被擡下去了,沒人理會了,民衆們又是害怕又是歡喜,都圍着謝柔清和安哥俾。” 一等貴婦 東平郡王說道。

“他們親自參與了驅厄吧,而且是可怕的瘴氣,這種感覺很激動吧。”謝柔嘉笑道,說到這裏又伸手拉住東平郡王的衣袖,“殿下,那些民衆的救治也要快些,這邊的瘴氣雖然散了,但已經中了瘴毒的還是很危險的。”

東平郡王點點頭。

“已經吩咐縣令去救治了。”他說道,“你有什麼好的藥嗎?你說給我,我讓人去告訴謝柔清。”

沒有再說讓她去,而是轉交給謝柔清,讓謝柔清出面做這件事。

謝柔嘉看着他笑。

笑的東平郡王有些不解。

“怎麼了?”他問道。

“沒什麼。”謝柔嘉說道,“我說幾味草藥你記好了。”

東平郡王嗯了聲,聽她念了幾個藥草名字。便喚來侍衛說了,侍衛領命而去。

“來。”他這才說道,伸手拍了拍謝柔嘉的肩頭。

謝柔嘉擡頭看他有些不解。

“你其實是累了,走不動了,所以坐在這裏了吧。”東平郡王說道。

謝柔嘉嘿嘿笑了。

“殿下看出來了?”她笑道。

“誰都看得出來。”東平郡王說道,再次伸手,“來。我揹你下山。”

謝柔嘉更是笑。

“那多不好意思。”她說道。人卻已經拉住東平郡王的手站起來,“殿下這麼尊貴的人。”

說着話已經站到東平郡王身後。

“是啊,尊貴的人背尊貴的人。正合適。”東平郡王說道。

身後女孩子的笑聲更大,接着人輕輕一躍伏在他的背上,一雙手撫着他的肩頭。

“走吧走吧。”

東平郡王笑了笑向山下邁步。

而此時謝柔惠還在地上跪伏着,身上以及火燒火燎。她已經念過了很多咒語,但是都沒有辦法化解。

這就是反噬嗎?

這該死的反噬。

謝柔惠開始嘔吐。四周小心翼翼看着的人們頓時又哄的退開了。

這些混蛋!

你們幹什麼?還不快來攙扶我!

“快送我回家。”她喊道。

我的偶像是同桌 家中的經書典籍中記載着怎麼解決反噬,只不過謝家的巫不害人也不會遇上反噬,所以母親教授她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仔細的講過。

快回家,自己翻看找出辦法來化解。

她用力的撐起身子看向四周。

四周的人遠遠的看着她。神情帶着驚恐。

“你們幹什麼!快送我回家!”謝柔惠再次喊道。

那些人不僅畏懼不前反而跑向另外一個地方。

“柔清小姐,柔清小姐,你快看看柔惠小姐吧。”他們喊道。

什麼?讓那個賤人來看她?那是個什麼東西!她是謝家大小姐。她是大丹主,她是唯一的巫。

謝柔惠氣的幾乎昏厥。好容易站起的身子再次跌倒。

謝家的幾個長老早已經站在謝柔清身邊,要說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什麼,聽到那邊謝柔惠的喊聲,再看畏懼不肯上前的隨從們,心裏都一片冰涼。

謝家的丹主人人敬畏,說一不二,別說喊人攙扶,就是讓人去死,那人也不會猶豫決然上前。

但看看現在。

謝家長老們的視線掃過四周。

民衆們已經被勸着退開,告訴他們瘴氣已經驅散,餘下的事就交由謝家來做,大家可以回去了,但這些人卻退到遠處沒有四散。

雖然離得遠看不清也聽不清,但謝家的長老們也能猜測到他們在等待以及議論着什麼。

謝家的丹主。

謝家的丹主不僅沒有驅散邪祟,反而被邪祟所侵襲,而那個不是長房血脈的女兒,甚至還有一個什麼都不是的礦工完成了大儺。

謝家規矩,謝家丹主,謝家大巫的聲名在這一刻徹底的被顛覆了。

謝柔惠的名聲可不是僅僅是她自己的名聲,還是謝家合族的名聲,不能讓事情再惡化。

幾個長老對視一眼,對着謝柔清開口了。

“柔清,先將柔惠她治好吧。”他們低聲說道,“有什麼事,咱們回去關起門再說。”

謝柔清看了眼那邊的謝柔惠。

“我傷不了她,也解不了她。”她說道,“我沒有學過這個巫。”

幾個長老們自然不信這話,神情焦急危難,又不敢呵斥謝柔清。

“讓人把她先擡上馬車。”一個長老低聲說道,“避開人再說。”

也只能先這樣了,幾個長老對視一眼,對身邊的人下令。

身邊的人卻都噗通跪下來。

“那是受神罰的人,我們不敢去啊。”

在彭水凡是被謝家認定爲邪祟的人都是罪人,都是受神明天罰,就是當街打死都不爲過,去救助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這個念頭大家已經根深蒂固。 穿成胖妹來種田 只是沒想到有一天這個被罰的人會是謝家的丹主。

謝家的長老們心裏憤憤的罵了句,罵也不知道該罵誰。

下人們不敢去,他們自己去。

但走了幾步,看着面色赤紅渾身污穢不停嘔吐劇烈咳嗽的謝柔惠他們又停下腳。

那可是瘴毒,嗅到都能傳染,跟別提碰觸攙扶了。

謝柔惠不管怎麼說都是丹主,現在看起來嚴重。肯定也能化解吧。但他們可就不一定了。

“你們這些混賬!快去把馬車趕來!把大小姐扶上車。”他們停下腳豎眉衝下人們喝道。

下人們一陣亂,有的去趕車,但卻是誰也不肯上前扶攙扶。

正混亂着有人踹開擋着路的亂跑的人大步走來。

“哎呀。大丹主這是怎麼了?”周成貞驚愕的喊道,只是這驚愕有些太誇張,怎麼看都似乎像是幸災樂禍。

不過現在這個時候他竟然能來,也可見還有些良心。

“青雲你來了。”幾個長老忙喊道。“柔惠她有些不好,你先把她帶回去。我們再細說。”

周成貞哦了聲果然大步向謝柔惠走去。

長老們鬆口氣。

謝柔惠察覺到有人站在身邊,擡頭看是周成貞。

“你想幹什麼?”她喝道。

“大小姐,那些人都不肯管你了,作爲你的丈夫的我可不像他們這般無情無義。”周成貞笑道。

謝柔惠心裏冷笑。

她又不是三歲的孩子。而且她從來都沒指望過他們有情有義,那都是騙人的。

只要她再重新厲害起來,這些人就自然會跪在她面前。

“周成貞。你快帶我回去,我回去就能治好自己。”她說道。伸出手。

周成貞卻沒有接她的手。

“阿土!”他喊道。

不情不願的阿土八斤一腳踹過來。

“幹什麼不讓八斤抱她。”他嘀嘀咕咕說道,“我都這麼大年紀了。”

“她這麼髒,當然只能你來了。”周成貞說道。

謝柔惠聽到這句話差點氣暈過去。

王八蛋!你才髒!

她的手忍不住狠狠摳向地面,還沒摳住,身子一懸空,被人拎了起來。

沒錯,是拎了起來,她的脖子被衣裳勒緊幾乎不能喘氣,咳嗽以及嘔吐都憋住,心內翻江倒海,幾乎昏厥,還沒昏過去,人一晃,竟然被直接扔進了車裏,一頭撞在車廂上這一下是徹底的暈過去了。

“只有封住她的五竅才能避免被她的瘴毒侵襲。”阿土拍拍手說道。

這纔敢圍過來的謝家長老們稍微鬆口氣,也不去計較周成貞讓一個髒老頭子如此對待謝柔惠,而且聽這老頭子的話似乎還懂的怎麼對付瘴毒。

“不瞞老爺們說,咱也是巫。”阿土帶着幾分得意說道,“只不過一直不敢在巫清娘娘跟前冒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