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白乾的能力,秦真自然也是信得過的,從某些方面來說,他甚至比自己這個神祇還要靠譜。

  • Home
  • Blog
  • 白乾的能力,秦真自然也是信得過的,從某些方面來說,他甚至比自己這個神祇還要靠譜。

這次有人受傷,是因為白家村的人進行了反擊,只要白乾小心一點,傷亡還是可以避免的。

這樣一想,秦真總算是放下心來。

他找白乾,見到村裡有人受傷,想要問明原因、排除威脅是一個原因。

另一方面,他找自己這個信徒,同時也是白家村裡最見多識廣的人,是為了討論白家村的發展對策。

距離決定自己這個神祇是否會落到無家可歸境地的專業測驗,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對應著異世界的時間就是一年。

在這一年的時間裡,他要儘可能將白家村發展起來,並且找到更多的人,將他們收服為信徒。

「在最近幾十年的時間裡,白家村的人有沒有接觸過外面的世界?我指的是外面的那些和你們一樣信仰神祇的村落。」

要想發展信徒,就只有找到更多的信眾,而信眾從哪裡來?

就只有從外面那些不是信仰邪神的村子里找。

然而,白乾的回答,卻是讓秦真放鬆的眉頭又緊皺起來。

「回稟神靈大人,我們最近幾十年都沒有和外界接觸過。自從我們遷到這個地方,並且在這裡定居,數百年的時間裡,我們都沒有走出過這片森林。

大約在一百年前,我們的先祖曾經嘗試過聯繫北方的世界,但是被惡狼部落的人阻止了。

在那時候,我們和惡狼部落經歷了一場大戰,雖然我們最終贏得了這場戰鬥,但還是失去了繼續向北行進的希望。」 秦真以為惡狼部落只是個和白家村爭地盤,有點摩擦的小部落。

卻沒有想到,原來早在一百年前,兩者就因為路線問題,發生過一場大型衝突。

衝突的結果,是白家村的人停止了向外探尋的步伐。

如果是以前,他們當然能繼續這樣下去,只要這片森林裡的獵物足夠他們食用,惡狼部落和猛虎部落的進攻,不至於將他們置於死地。

但對秦真來說,這可是一個十足的壞消息。

「那除了北方的世界,我們還有其他路線,可以聯繫到外面的世界嗎?就算是一些小型的村落也可以。」

秦真的想法,更傾向於收服那些人數不多的小村落,將他們併入到白家村,並且在日復一日的影響中,將他們收服為信徒。

因為他清楚,那些中型的城鎮,並非是他現在能夠染指的目標。

現在的秦真,他所能操控的力量,就只有自己這一身的神力,以及白家村這兩百口人,不到一百點的戰鬥力。

哪怕是讓他發現了一個中型的城鎮,他也不敢讓自己的人與對面接觸,這極有可能出現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情況。

所以他對於白乾口中北方的世界,其實並沒有太大的想法。

然而,白乾的回答,卻是讓他不得不將目光又放回到了惡狼部落身上。

「回稟神靈大人,我們村子里的人,如果要前往外面的世界,唯有通過惡狼部落旁邊那條通往北方的路線,或者是猛虎部落那條通完東南方向的路線。」

經過白乾的一番解釋,秦真對於目前村子通往外界路線的情況有了一定的了解。

村子的西邊,是岩石灘,那裡有著傳說中的神靈的存在,以秦真目前的實力,肯定是不願意招惹的。

至於西南方向,那裡是白家村人的狩獵區域,有著豐富的食物資源,但就是沒有一條能夠通往外界的道路。

全村唯有的兩條路線,一條在惡狼部落附近,另一條則在猛虎部落附近。

然而,猛虎部落附近的那一條,卻是有著諸多危險。

「看來這個白家村的先祖,也不是傻子啊!他們是清楚,唯有北方那條路線才能通往外界,才會選擇發動戰爭,從惡狼部落的手裡奪取一個聯通外界的機會。」

秦真感慨一句,他再次將目標放在了惡狼部落上面。

距離專業測驗,時間只剩下短短一年,在這一年的時間裡,他需要發展500名信徒。

而在這之前,他需要找到500名信眾,打通通往外界的道路,就成了當務之急。

從白乾之前的敘述中,秦真知道,惡狼部落的人數大概在150人左右,而白家村的人口是200人。

按照同比例計算戰鬥力,白家村的人要強勢一些,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討得了好!

對於秦真來說,惡狼部落里的人,都是茅坑裡的石頭,對他是完全沒有用處的。

相反,白家村的人,任何一個都是珍貴無比。

討伐惡狼部落的過程,如果要損失白家村的村民的話,哪怕只損失一個,也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白家村村民的性命對他來說很重要,但探索外面的世界也同樣重要。

秦真一時之間下不了決定,他忽然想起了學校配發給他的那個輔助系統。

「輔助系統,你怎麼看?」

按照導師所說,上機實驗的初期,輔助系統會引導他們這些新手神祇發展壯大。

之前沒有實操經驗,也沒有經過理論知識學習的秦真,只好將希望放在了輔助系統上面。

然而,輔助系統的回答,卻是讓他有些失望了。

「指引部落發展壯大,是神祇的職責!根據《神祇專業導論》第……」

輔助系統並沒有給出一個合理的方案,而是讓秦真自己決定。

而聽到輔助系統的後半句話,秦真也知道,這部分內容是在《神祇專業導論》中有寫的。

知道輔助系統又要嘲諷他,秦真先一步將它之後的內容給屏蔽了。

「這個劉老師他到底在搞什麼鬼?連《神祇專業導論》都不給我!」

秦真暗自嘀咕,這本來是在導論上能夠學習到的內容,可他並沒有這本書,也就沒有一個合適的處理辦法。

成為一名神祇,帶領這個部落發展壯大,這是一個重大的使命,同時也是巨大的責任。

任何一步走錯,都可能讓這個村子面臨滅頂之災。

村子被毀了也就被毀了,這些村民們是死是活,秦真說實話也不是太在意。

但他在意自己的前途,要是村子被毀了,自己這個神祇專業的學生也就當到頭了。

之後他需要面臨的是高額的違約金,無家可歸的落魄生活,以及灰暗的前途。

這是秦真所無法承受的!

也正因此,在面對這個重大抉擇的時候,秦真遲遲無法做出決定。

看著底下正默默等待,一句話不敢說的村長白乾,秦真本想找他商量一下。

但再一想,他覺得村長白乾並不能幫到自己。

白乾身為一個普通人,他無法理解神靈所擁有的神力,找他商量與惡狼部落開戰,得出的唯一結果,那就只有兩敗俱傷。

就在這時,秦真靈光一閃。

「輔助系統,如果我率領白家村的人,攻打惡狼部落,我們獲勝的幾率有多大?」

面對秦真的這個問題,輔助系統總算是給出了一個答案。

「分析中……」

「根據目前所掌握的情報,你帶領白家村的村民,對惡狼部落放棄進攻,獲勝的幾率為99.9%。」

「果然有用!」

得到回答,秦真心裡一喜。

萬事無絕對,輔助系統給出99.9%的獲勝幾率,也就意味著這場戰鬥,他們獲勝幾乎是板上釘釘的。

然而,秦真想要知道的,似乎也不是獲勝的幾率。

如意事 想到這裡,他再次問道:「那我率領白家村的人,攻打惡狼部落,我們無傷的概率是多少呢?」

對惡狼部落發起進攻,唯有保證白家村的所有人存活,才能算是獲勝。

否則就算是有一人死亡,對他來說都是巨虧。

「分析中……」

過了一會兒,輔助系統給出答案。

「根據目前所掌握的情報,你帶領白家村的村民,對惡狼部落放棄進攻,無傷的幾率為99.9%。」

因為有著秦真的存在,哪怕村民們重傷致死,他也能夠及時救治過來。

無傷的概率為99.9%,這也就意味著,發動這場戰爭,他們出現的傷亡,最多只會有一個,因為在一段時間內,秦真所能復活的人也就只有一個。

得到這樣一個答案,秦真頓時下定了決心。

打! 這其實也是秦真小看了自己作為一名神祇的能力。

擁有著信仰之力,在異世界中,他們這些神祇幾乎是無所不能的存在。

若是正面戰鬥,一個普通人永遠不可能是一位神祇的對手。

但神祇也是要臉面的,放下身位去和一個普通人戰鬥,這實在是太丟臉了。

秦真根本就沒想過要親自對惡狼部落的人出手,當然,原因並非是為了保全面子。

對他來說,能完成收服500個信徒的任務,過上幸福生活,就是他最大的願望了。

面子?這算是什麼東西,能吃嗎?

但他也知道,如果凡事都由他親自出手的話,對於成為一名偉大的神祇,弊大於利。

作為一名神祇,他的職責是帶領部落發展壯大,而不是給他們當打手掃平障礙。

若是獲勝得太過簡單,這些村民們的日子過得太好了,以至於感覺不到自己這個神祇的存在,想要將他們收服為信徒,恐怕就再也沒有可能。

就比如之前的速生之種,他也是在最為關鍵的時刻,展現神跡,才收服到了白乾這麼一個信徒。

若是他降下投影,指出惡狼部落和猛虎部落的圍攻,又或者是在危機初顯的時候,就展現神跡製造糧食,他們恐怕也不會有太大的反應。

做出了決定,秦真隨即通過神諭之書,將自己的決定告訴了白乾。

白乾看到神諭之書上的文字,他有些猶豫,理智最終戰勝的畏懼,他出聲問出了自己的不安。

「神靈大人,我們村子里的人雖然比惡狼部落要多一些,但若是跟他們拼個你死我活的話,恐怕也討不了好,我們真的要對惡狼部落發起進攻嗎?」

作為白家村的村長,這個村子里最有見識,最具智慧的人物,白乾很是清楚,惡狼部落的實力不容小覷。

若是就這樣貿然衝上去,憑藉著白家村的這點戰鬥力,哪怕是最終獲勝了,結果也不會很好。

「你們之前被惡狼部落圍攻的時候,不也是氣勢洶洶走出村子要找惡狼部落的人拼個你死我活的嗎?怎麼這個時候突然就慫了?」

秦真在發布這條神諭的時候,特地斟酌了一下語氣,他可不想嚇到白乾。

在秦真的刻意控制之下,白乾果然沒有受到影響,他恭敬地回答道:「神靈大人有所不知,那時村子里的情況已經十分危急,女人孩子們都沒了食物。

若是我們不主動出擊,與惡狼部落的人一拼生死,我們都要被活活餓死。

當時我不知道神靈大人一直在注視著我們,才會下這樣愚蠢的決定。

因為哪怕我們戰勝了惡狼部落的人,並且從他們手裡搶奪到了食物,失去了男人們,其他人也很難繼續在這片森林裡生存下去。」

秦真一聽,頓時瞭然。

當時白家村的情況的確不妙,秦真也能看出來,如果他們不破釜沉舟最後一博的話,也必定要被另外兩個部落的人活活困死。

「放心吧!在我的帶領下,你們一定能全勝而歸,我不會讓你們受傷的!」

有輔助系統99.9%的無傷幾率保證,秦真言語之中的自信也多了幾分。

面對神靈大人的神諭,白乾可以提出疑惑,但他不能進行反駁。

而見識過秦真之前的神跡,他也相信,這位偉大的神靈大人,能如祂第二條神諭所說的那樣,帶領著他們部落迎得戰鬥的勝利。

得到了來自神靈大人的對惡狼部落進攻的指示,村長白乾需要將這條神諭傳遞給村子里的其他村民。

就在秦真的眼皮底下,白乾將村子里的所有村民都召集起來。

對於這個村子來說,即將發生的戰爭,是他們所面臨的頭等大事。

站在神諭之書前,背靠著參天大樹,村長白乾,向著村民們發表了一場慷慨激昂的演講。

「半個多月前,在惡狼部落的圍攻之下,村子里的女人孩子們餓著肚子,將僅剩下的一點食物,讓給了我們這些男人。

搶女人孩子們的食物,讓她們沒有東西吃,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恥辱!

而這個巨大的恥辱,是惡狼部落帶給我們的。」

底下的村民們紛紛低下了頭,他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晚上,村子里的女人孩子們,眼睜睜看著他們將村裡剩下的所有食物吃完。

見到自己的演講起了效果,白乾繼續說道:「惡狼部落,是我們白家村的仇敵,他們曾經給了我們巨大的恥辱,那麼總有一天,我們要將這份屈辱,還給他們!」

底下的村民們又紛紛抬起了頭,他們的目光兇狠,臉上的神情,充滿了對於惡狼部落的憎恨。

不得不說,白乾的口才,還是十分優秀的,他三言兩語,就調動了所有村民的情緒。

停頓了一會兒,讓村民們增恨的情緒得以發酵之後,白乾才繼續說道:「而就在剛剛,神靈大人再次降臨到了我們部落,祂將帶領我們征戰惡狼部落,將惡狼部落的人趕出這片土地,將他們給予我們的屈辱,全部歸還回去!」

他突然指著村子里那塊青黃灰三色夾雜的麥田說道:「還記得那天早上,出現在村子里的麥田嗎?那是神靈大人賜予我們的寶物,祂的神力,讓我們村子度過了滅亡的危機。」

他又指著背後那棵參天大樹說道:「還有這棵樹,這是神靈大人的化身,祂一直在注視著我們,祂的神力,就如這棵巨樹一般,高達天際!」

村民們紛紛想起了這段時間裡,他們所見識過的神跡。

壯娃死而復生、麥田一夜成熟、參天巨樹瞬間長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