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白寧勾了勾唇角,她的視線都無法從天炎的身上移開,她想再看她一眼,哪怕再一眼也好……那樣的話,對他的印象深刻一些,等來世……必然就能夠一眼認出他來…… 噗嗤!

  • Home
  • Blog
  • 白寧勾了勾唇角,她的視線都無法從天炎的身上移開,她想再看她一眼,哪怕再一眼也好……那樣的話,對他的印象深刻一些,等來世……必然就能夠一眼認出他來…… 噗嗤!

一柄劍從後方而來,重重的砍在了白寧的背上,白寧的身子縱然往前傾斜而去,她的眼中帶著依戀與不舍。

抱歉,雲峰,也許……我要先你一步了。

等來世,我再與你重聚夫妻之緣。

「寧兒!」

看到白寧倒下的一剎那間,天炎睚眥欲裂,雙眸充斥著血光,他的劍發揮出了最大的威力,猛地劃過天空,將攔在自己面前的一名領主攔腰斬成了兩截。

他趁著空隙,快步的向著白寧沖了過去,淚從他的眼中流淌了下來,他緊緊的抱著白寧的身體。

「寧兒……」

是誰道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罷了。

他早就做好了與白寧會陪他轉世的準備,可看到他倒下的一剎那間,他還是感覺到了錐心的痛。

如果……如果讓他魂飛魄散,只求保得寧兒平安,也好……

「雲峰……」白寧的口中冒出了一口鮮血,她抬手,滿是鮮血的手輕輕的撫向了聞雲峰的臉,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別難過,我們來世……再當夫妻。」

「不!!!」

天炎的聲音帶著憤怒與痛苦:「要死,也應該我先死,寧兒,我不會讓你死的,我這裡還有顏兒留下的丹藥,你快服下。」

他急忙將丹藥從儲物袋內掏了出來,急切的想要喂入白寧的口中。

可是,白寧後背上流下的鮮血越來越多,已經不是那些丹藥可以阻止的了的……

背後,那些強者再次突襲而來。

這一次,天炎已經沒有再去理會他們,他的一隻手緊緊的抱著白寧,另一隻手不停的給她喂著丹藥。

就連那些人的武器到了他的背後,他也仿若沒有知覺似得,目光中只有懷中的女子……

「吼!」

忽的,一聲龍嘯,震響天地,那一股強大的力量,將衝到天炎面前的人彈了回去。

白寧再聽到這聲龍嘯之後,身子猛地一震,她揚起蒼白的臉,目光落在了前方的虛空之上。

虛空內,一道藍色的巨龍劃過天際,從不遠處突襲而來。

它的速度很快,快到一瞬間就已經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頭頂上空……

「水龍靈淵?」

當望見藍色巨龍的時候,白寧就已經認出了它的身份,她的臉上閃過一道震驚,目光中含著不敢置信。

靈淵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他不是傷勢早就恢復好了,離開了當初居住的那片水潭?

「你是水域的領主……靈淵?」

一名白袍中年男子認出了水龍的身份,他的眼中劃過一道訝然之色,隨後,他的容顏微微沉了下來,問道:「據聞水域的領主很多年前就已經失蹤,無人知道你的去處,可前不久,你卻突然之間回歸了水域,不過……在我的印象當中,水域一向不問世事,如今你來這裡做什麼?」

巨龍的身體盤旋在天空中,足矣遮蓋住整片虛空。

他居高臨下的目光俯視著底下的人群,旋即化為一道光芒,從天空中落了下來。

剎那間,一個衣著藍色長袍的男子立於白寧與天炎的眼前。 「抱歉,這位炎之領域的夫人,是我的故友,所以……我是為了她而來。」

靈淵唇角勾起一抹笑容,似笑非笑的目光看向了前方的那群人,湛藍色的眼眸中含著讓人無法看懂的情緒。

「故友?」 狂女重 白袍男子哈哈大笑了幾聲,「堂堂的水域領主靈淵,竟然還會有一個人類的故友?以你的高傲從來都不屑和人類相交,不知道你的這位故友又是從何而來。」

靈淵眼眸微沉,一抹冷笑呈現在他湛藍色的眼眸之內。

「這一點,你就沒有必要知道了……」

他緩緩的揚起了手,一道水柱轟射向最前方的人,轟的一聲,那人的身子在這水柱下後退了幾步,臉色一片煞白。

這靈淵不是在開玩笑,真的打算和他們動手?

白袍男子恨得咬牙切齒:「你別忘了,我們領域被封印了這麼多年,是因為天炎的緣故,當初他也找你大戰過一場,難不成你忘記了?」

在他看來,所有領域都該同仇敵愾,共同對付這炎之領域。

沒想到靈淵之前拒絕和他們一起前往炎之領域也就罷了,如今……還成為了一個叛徒?

「很可惜,當領域被封印之前,我就已經被人重傷,離開了領域,一直躲在神界養傷,因此……你們所承受過的那種痛苦,我並未經歷過,自然也沒有你們這般的仇恨。」靈淵聲音一如既往的溫和,他的嘴角掛著一抹笑容,輕笑著看向氣急敗壞的白袍男子。

當初,水域內出現了叛徒,竟然與葉宸澈聯手,將他擊傷,並且還派人追殺他……

他不得已,才前往神界躲了起來,可那些人在他的身體內留下一道真氣,阻礙著他傷勢的恢復。

不僅僅如此,因為數千年他的傷都不曾恢復,拖延的太過嚴重,讓他已經瀕臨死亡……

後來,是白寧出手救了他。

當然,白寧也有要求,救了他之後,他必須效忠她的女兒。

那時的白寧早已經失去了記憶,卻隱隱中還記得她有一個女兒……

而他們龍族向來注重承諾,既然答應了,就一定要做到。

「靈淵,你快走!」

白寧的手緊緊的攥著天炎的掌心,抬頭看向靈淵,她的美眸中帶著擔憂:「這些前來的人太多了,你也不是他們的對手,你快走!」

或許是她的血越流越多,所以此刻的白寧,連聲音都帶著虛弱。

靈淵沒有回答白寧的話,他的視線望著黑壓壓的一片人群,溫和的眼中透著堅毅。

「我可以暫時的將這些人擋住,你帶著她走。」

嘩!

當這話落下之後,他的身體被逐漸拉長,再次化為了一頭龐大的巨龍。

他的本體很是龐大,足矣將所有人都擋在外面,聲音越發的沉重。

「快走!!!」

天炎看了眼靈淵,他抬手,將白寧從地上攔腰抱起,一咬牙,說道:「我們走!」

如果可以……他是不願意讓白寧陪著他輪迴轉世。

但是同樣的,他也無法做到拋棄炎之領域與這捨命相救的水龍……

所以,等他將寧兒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後,再回來幫助他。

「靈淵,你找死!」 白袍男子臉色大變,他的身體頓時向著靈淵快速的沖了過去。

靈淵龐大的身軀將所有人都擋在了眼前,他的目光堅定異常。

「吼!」

一聲龍嘯,震天動地,天空上的晚霞早已經退散,取而代之的為一片陰沉。

當白袍男子衝來之前,靈淵尾巴一掃,就已經將他的身子掃飛了出去,隨後,他又面向著其他人的攻擊……

在諸多領主之中,恢復了傷勢之後的靈淵,實力並不差,但與天炎還有些差距,所以光憑藉他一人,也無法應對如此多的敵人。

但是他終究……還是選擇來了。

只因為炎之領域的夫人是白寧,是救過他性命的白寧!

他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將這些人全部打敗,他只是想要將他們攔住,給天炎與白寧帶來一線生機。

無數的人俯衝而來,強大的氣勢讓天空越發的冷沉。

靈淵抬起眼,他的目光凝視著那些強大的敵人,溫和的雙眸中盛滿了冷笑。

NBA全能王者 「今日,這炎之領域的人,我靈淵,護定了!哈哈哈!」

他狂笑了起來,在他的笑聲之中,風雲都開始動了……

那些人也已經到了靈淵的面前,他望向他們的目光中透著冷芒……

……

領主府外。

天炎回頭看了眼烏雲遍布的天空,他狠了狠心,帶著白寧往前方快速跑去。

白寧的血越流越多,讓他的手心都沾滿了鮮血。

他的心,也越發的焦急……

「寧兒,你堅持住,你一定要堅持住,我這就帶你回去找顏兒,顏兒肯定會有辦法救你……」

天炎低眸,望向白寧慘白的臉色,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逃跑的速度更甚,仿若只要他快一些,就能將白寧從死亡的邊緣拉回來……

白寧已然失去了知覺,軟軟的躺在天炎的懷中。

望著如此的白寧,天炎的心臟更為抽痛。

都怪他不好,沒能保護好寧兒,他決不能讓寧兒就這樣死亡……

就在天炎將要離開炎之領域的時候,一道光芒陡然閃過,將他的腳步向後逼退了幾步。

click this link. 頃刻間,兩個熟悉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

女子紅衣傾城,風華絕代,男人紫衣銀髮,邪魅妖嬈。

這兩人的出現,讓天炎已經陷入絕望的心,再次被點燃了,他的臉龐揚起欣喜:「顏兒,快,快救你娘!」

白顏一愣,低眸間,望見了被天炎抱在懷中的白寧。

那一瞬,她的臉色都白了,急忙上前兩步,將白寧從天炎的懷中接了過來。

「娘傷的太嚴重,我現在就煉製丹藥救她。」

白寧的眼眸沉了下,她急忙將白寧的身子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隨手一揮,一道丹爐憑空出現在她的面前。

因為白寧的實力足夠強大,所以,普通的療傷丹藥對她而言沒有太大的作用,她必須煉製十五品的療傷丹,方才能夠治癒她……

「顏兒,既然你來了,我將你娘先留給你,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去辦。」

天炎依依不捨的目光望了眼白寧,終究是轉頭,往領主府的方向飛奔而去。 他不能讓那頭水龍獨自面對那些敵人,而讓別人代替他死亡,這種事,他也做不出來。

所以,他必須回去!

「帝蒼!」

眼見天炎將要離開,白顏的容顏再次變了變,急忙道:「你去幫我爹,我稍後就來。」

帝蒼還沒等白顏將話說完,就已經追著天炎消失在了烏雲籠罩的天空之下……

……

陰沉的天空下,龐大的水龍已經傷痕纍纍,鮮血很是刺目。

但他龐大的身體還是遮擋住了所有人的去處,不允許這些人往前一步。

有些人想要從虛空而過,靈淵許是察覺到他們的意圖,長長的龍尾橫掃而過,硬是將那些人給留了下來。

眾領域之人的臉色皆是變了,看向靈淵的目光中充斥著殺氣。

就好似……他是所有人當中的叛徒!

「我說過,我靈淵在此,你們這些人都別想離開一步!」

水龍那溫和的聲音中帶著不容置疑的堅定,他龐大的身軀抖動了一下,終究是無力的躺在地上。

鮮血染紅了他的身體,將地面都染成了一片紅艷的顏色。

他躺在血泊當中,身軀上的傷口外翻,顯得很是猙獰。

「靈淵,你以為你阻止的了我們?」白袍男子眼眸微冷,「我們趕緊將這水龍解決,不然,若是讓天炎離開了,等他實力恢復之後,就是我們的災難。」

現在他們還有把握與天炎戰鬥,等到他當真恢復到前世巔峰的力量之後,或許……他們好不容易鼓起的膽子又喪失了。

當年,他們對於天炎這個傢伙很是畏懼,只要他沒有對其他領域動手,他們都不敢貿然去冒犯他。

當然,只要天炎敢殺任何一個領主,那他們就算再恐懼,都會聯手對付他。

否則……

等他一個個將領主屠殺乾淨之後,也就是他們的死期!

這一點,眾領主還是分的比較清的。

「吼!」

靈淵發出一聲咆哮,他撐著龐大的身體直了起來,湛藍的眸子望向眼前的這些人。

在來之前,他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只要能讓白寧逃走,讓他死……他亦是毫不懼怕。

嘩!

又是一把長劍砍在靈淵的身上。

靈淵已經沒有了最初的力氣,他的生命力都在逐漸的喪失,也就沒有了抵抗的能力,只能任由那些人的攻擊落在他的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