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白小然蹙眉,“我說了,不合作,讓開!”

  • Home
  • Blog
  • 白小然蹙眉,“我說了,不合作,讓開!”

林小月不讓,“白菲菲明明犯了案子,卻被保釋,現在更因爲流產,警局更是寬限她很多天,你就不想着後面有沒有什麼貓膩嗎?只要時間在過得久一點,白菲菲就會被無罪保釋。那個狀告白菲菲的黃雅雅,人已經消失不見了,你猜猜,白菲菲究竟做了什麼,會讓一個大活人消失?”

白小然眸底深暗,“我給你五分鐘,如果不能讓我滿意……”

林小月一咬牙,“我把證據給你看,你選擇與我合作。”

說完,林小月拿出手機,點出相冊,選出幾張照片。

白小然看得心驚,“這是真的,不是ps?”

“呵,白菲菲那個**,還需要ps?”

白小然深眸探究,“你這是從哪裏來的?”

林小月抿脣,“這你不用管,我還有視頻。”

“你想要我做什麼?”

“我要進蘇家,成爲蘇家少奶奶。我要讓白菲菲身敗名裂。”

白小然斂眸,“我答應與你合作,我會讓你進蘇家,前提是你需要幫我從蘇家拿出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

白小然將圖樣給她看,“在李美雅那,你想辦法偷出來。”

林小月猶豫,“李美雅她……”

“辦不到?”

林小月抿脣,“行,我會幫你把它偷出來,你要怎麼重新讓我進蘇家?我被他們趕出來,不可能再回的去。”

“呵,你不是想看到白菲菲身敗名裂的下場嗎?那就先從她污衊你兒子推他流產這件事開始,還有什麼比自食惡果來的效果好?”

林小月看着白小然淡然冷靜的面龐,下意識信任她,“我等着你。”



兩天後,蘇家就發生了一家大事。

白菲菲躺了牀上,洋裝生病,突然,門板被踹開,她下來一跳。

“誰?”

“賤人!”蘇星宇眸底猩紅,一把扯住白菲菲頭髮,將她拖在地上。

白菲菲頭皮發疼,“疼,啊……星宇,你、你幹什麼?放開我,我疼!”

蘇星宇鬆開她,白菲菲後腦勺頓時撞在地板上,鑽心的疼從後腦勺傳來。

她看着蘇星宇駭人的模樣,有股不好預感,“星宇哥,嗚嗚嗚……你這是怎麼了?”

白菲菲哭的梨花帶雨,惹人憂憐。可蘇星宇無動於衷,冷冷盯着白菲菲那副委屈的臉蛋,眸底帶着憤怒和怒火,“我竟然相信你這個**的話!”

**?

白菲菲心裏咯噔一跳,她揚着溢滿淚水的眼睛,委屈道,“星宇哥,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呵,”蘇星宇冷笑,“我現在多看你一眼,都覺得髒了自己的眼睛。”

說完,轉身離開。

白菲菲越發心慌,她爬到蘇星宇腳步,拽住他大腿,“星宇哥,到底怎麼了?我剛剛流產,身子還沒恢復,你就這麼對我?我還委屈,我究竟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你這麼對我,嗚嗚嗚嗚……”

白菲菲以爲這樣,可以博取同情,哪知,流產兩個字一處,蘇星宇眸子猩紅一片,暴怒不已,一腳踹開抱住他腿腳的白菲菲。 “賤人,你還有臉說流產?”

“呵,我問你,你肚子裏的孩子到底是誰的?”蘇星宇陰沉怒問,揚起手就是狠狠一巴掌扇過去。

白菲菲措不及防,臉蛋被打歪到一側,臉頰紅腫,嘴脣撞到牙齒,滲出血。

她捂着臉頰,不可置信,一雙眼睛瞪得都快凸出來,“你打我?”

蘇星宇冷笑,“說,你肚子裏的孩子是哪個野男人的?”

白菲菲攥緊手指,委屈道,“你什麼意思?我肚子裏的孩子不是你的還能是誰的?”

“呵,不見棺材不掉淚,是吧?”

蘇星宇揪着白菲菲頭髮,掏出手機遞到她面前,“呵,上面這個賤人你認識嗎?”

圖片上,白菲菲光裸着身體,臉上露出饜足的表情,雖然光線很暗,還是能隱約看到她身上爬了好幾個男人。

白菲菲眸底猩紅,“不,這不是我,不是我。”

“星宇哥,這不是我,這不可能是我。”白菲菲怒吼,眸底夾着恍惚和害怕。

蘇星宇蹙眉,原本的篤定在看到白菲菲這種神色時,露出狐疑,可隨即,面色陰沉下來。照片上,大腿跟處有個胎記,如果不是做過,對方怎麼知道她這個地方會有胎記?

“賤人,到這地步還想否認?”蘇星宇扔開白菲菲,擦擦手指,宛若白菲菲是個骯髒的垃圾。

白菲菲撲到蘇星宇身上,死死拽住他,“不說我,我是被陷害的。”

蘇星宇一腳踢開她,轉身離去。

白菲菲趴在地上,眼睛裏的恨越聚越濃,看着陰森滲人。

沒多久,警察再次來到蘇家。

這次蘇家再也沒有人阻攔,即使白菲菲大吼大叫拒不配合,也還是被帶走了。

事情鬧成這樣,蘇家丟進了臉面。

蘇炳成冷沉着臉,呵斥道,“這就是你看中的好兒媳!”

李美雅暗恨,都怪白菲菲平時裝的太好,她委屈道,“炳成,菲菲是這種人,我也想不到啊。”

蘇炳成冷哼一聲,“行了,你趕緊重新幫星宇物色一個媳婦。”

李美雅自然樂意,點過頭,她看着蘇炳成,乘機說道,“曉鸞也被關的夠久了,要她出來吧,萬一把她給關傻了怎麼辦?”

蘇炳成沉思,嘆氣道,“罷了,讓她出來不要惹事。對了,李家的那個小夥子挺不錯的,你想辦法撮合他們。”

李美雅猛地一擡頭,“炳成,那個李家兒子,”

“嗯?怎麼,不同意?”

李美雅勉強笑道,“沒,我知道了。”

蘇炳成點頭,“那就這麼辦,我還有事,出去一趟。”

蘇炳成離開後,李美雅氣得把桌子上的東西全都砸在地面上。傭人看見,連忙低頭,假裝什麼也沒看見。

“去,上去把大小姐接下來,剛纔老爺的話你們也聽見了,就說老爺說的。”李美雅吩咐。

“是。”傭人趕緊跑上去。

李美雅坐在沙發上,眸底沉思。她是絕不會讓曉鸞嫁進李家的,李家雖然有點家蘊,但他們那個兒子確實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子,她的曉鸞怎麼可以嫁給那種人。

“媽,我想死你了。”蘇曉鸞從樓上跑下來,一把抱住李美雅。

李美雅被撞的身子往後仰,幸好沙發是軟的,不怎麼疼。她指尖點着蘇曉鸞額頭,“你啊,什麼時候才能不這麼急躁。”

蘇曉鸞冷哼一聲,“媽,我要找白小然那個賤人算賬。”

李美雅眉心一蹙,“現在不是時候!你給我安分一點,不然我再讓你爸爸把你關進去。”

蘇曉鸞眸子一縮,撇嘴道,“那什麼時候纔是時候,我等不及了。”

“等不及也得給我按耐住,家裏現在亂成一鍋粥,你不要在找麻煩。”

“呵,白小然那個賤人,無權無勢,處理掉又怎樣,媽,你在怕什麼?”蘇曉鸞氣不過怒吼道。

李美雅擰眉,“她沒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想到白小然身後站着的帝迦總裁,還有……還有那個男人!

李美雅一哆嗦,她面色嚴肅盯着蘇曉鸞,“不要給我招惹白小然知道嗎?現在還不是時候。”

蘇曉鸞嗤笑,不以爲然,“媽,你什麼時候變得膽子這麼小,竟然連白小然都怕?”

李美雅一巴掌拍到蘇曉鸞腦門上,“你給我安分點,不然就滾上樓待着。”

蘇曉鸞咬脣,按耐下眸底怒意,“我知道了,白菲菲呢,怎麼沒看見她?”

“別提她了,以後家裏也不准許替他,知道嗎?”

蘇曉鸞揚眉,“怎麼了?我雖然不喜歡白菲菲,但感覺她挺好的呀。”

李美雅冷笑,“她犯了事,現在在警局,你要是喜歡她,可以去局子裏陪她。”

蘇曉鸞錯愕,“警局?那你們怎麼不趕緊把她給撈出來?”

“不該你管的,別給我亂插手。”李美雅警告。

蘇曉鸞撇嘴,“媽,你讓她在警局裏待着,不是給我們家丟臉嗎?”

“很快就不會了。”李美雅淡淡道,語氣裏含着另一層語氣。

“什麼?”蘇曉鸞沒聽明白,還想再問,這時一道稚嫩的哭喊聲打斷了她的問話。

“哇哇哇,我要媽媽,我要媽媽……”

“媽,我們家裏有小孩?”

李美雅輕瞥蘇曉鸞,然後對傭人吩咐道,“把孩子帶過來。”

很快,,傭人牽着一個三歲大的小男孩,臉上全是鼻涕和眼淚。

蘇曉鸞驚愕,“媽,這孩子誰的?怎麼和我哥長得這麼像?”

“你哥的。”李美雅把孩子接到懷裏輕哄,“乖,不哭,奶奶過兩天就把你媽媽接過來,不哭啊。”

“媽,這到底怎麼回事?”

“你管這麼多做什麼。”李美雅不耐道。

蘇曉鸞輕哼一聲,“我只是好奇而已。”

看了眼小孩,站起來道,“你慢慢哄吧,我出去玩。”

李美雅抽空看眼蘇曉鸞,警告道,“別亂給我惹事,聽到沒?”

蘇曉鸞斂眸,“我知道了,不去找白小然麻煩,對不對?”

李美雅看着乖巧的蘇曉鸞,心理滿意至極,看來這些天在樓上關着還是有點用處,女兒似乎懂事了許多。“對了,有件事我忘記和你說,你爸爸想要把你嫁進李家,你自己想辦法解決。” “李家?哪個李家?媽,我不嫁。白小然搶走了我的男人,我要搶回來。”

李美雅眸子一深,看着蘇曉鸞嬌豔的面龐,眸底閃過一抹光芒,她道,“你知道那個男人的身份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