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白漱寧這時候坐在沙發上,忽然感覺自己的腳有些麻。

  • Home
  • Blog
  • 白漱寧這時候坐在沙發上,忽然感覺自己的腳有些麻。

不過想想也是,走了這麼長的時間了,怎麼可能會不腳麻呢?

“佳璇,你不要忙活了,過來這裏坐一下,休息一會兒吧,那些東西,等會兒會有保姆處理的,今天陪我一天你也累了,那些東西你就不用管了。”看到正在整理東西的墨佳璇,白漱寧心裏面覺得心疼,也有些過意不去,所以對着她大聲喊了一句。

墨佳璇看了一下手上的東西,又聽到了白漱寧的叫喚。

一下子心裏就動搖了,最後還是把東西落下,過去坐了。

這個時候,白漱寧已經放了一個電視。

兩個人坐在沙發上,一邊享受零食,一邊看電視,頗有幾分愜意的感覺。

就好像剛纔的疲憊都因爲這一會兒的放鬆而覺得輕鬆了不少。

“啊,逛街真的好累呀,不過想想我們買了這麼多東西,還是挺有成就感的。”墨佳璇一邊說着,一邊看了一眼後面擺得滿滿的東西。

白漱寧笑而不語,只是換了音樂給自己的寶寶進行音樂胎教。

墨佳璇在旁邊看着,眼睛一眨不眨的,過了好一會兒,突然問了一句:“嫂子,你說現在小傢伙這麼小,他能夠聽得到音樂說的是什麼嗎?”

墨佳璇問這句話的時候,心裏面也來了幾分興趣。

白漱寧有些猶豫,因爲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這個我不敢確定,有些搜索的話隨便亂說,我覺得也無所謂,只要好的音樂能給寶寶帶來放鬆的心情就好,我又不指望他真因爲這些胎教音樂在肚子裏面就開始學習了。”白漱寧說完,輕輕地撫摸一下自己的肚皮,微微嘆了口氣,似乎也覺得有些好笑。

墨佳璇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對於這個所謂的胎教始終還有一些不懂。

這時候,墨佳璇手機的屏幕裏面剛好放着一些萌寵的視頻。

而且剛好是一個寶寶和一隻大狗狗的萌寵視頻,看樣子是纔剛剛學會爬的寶寶依偎在大狗狗的旁邊,大狗狗十分護着她。

兩個人之間的相處要多親切有多親切。

墨佳璇都忍不住露出了羨慕的神色,要知道她小時候可沒什麼動物可以陪。

白漱寧剛好也被這個視頻吸引了注意力,看到這個視頻不知道想些什麼,眼裏閃過一絲深邃的目光。

“我覺得這個視頻很好啊,你看一個小寶寶從小就有一隻動物的陪伴,這樣的話她就不會孤單,等到長大以後也有自己的小玩伴,還有自己的守護神,感覺一定是非常棒的體驗。”白漱寧看完那個萌寵視頻以後又連續搜索了好幾個類似的。

看到上面寶寶和萌寵相處十分和諧的樣子,心裏就忍不住一陣羨慕和期待,最後脫口而出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墨佳璇聽到她這麼說,好像也被她帶入了思想。

想象到了那樣的場景,心裏一陣激動,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那樣的畫面。

“嫂子,我覺得你說的非常的正確,我贊同你的決定,要不我們去選一隻寵物吧,最好也選一隻狗狗,讓它從小就陪着我的小外甥。”墨佳璇說到這裏的時候,雙手捧着下巴,一臉的期待。

白漱寧聽到她這麼說以後,看着她,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一拍即合。

“你說的不錯,那我們走吧,今天就把寵物給抱回來。”白漱寧我擦着手心,一臉的興奮。

兩個女人很快就把腳麻的事情拋在了腦後,好像因爲萌寵一瞬間有了動力,也不覺得怎麼疲憊了。

隨便收拾了一番以後,就出門了。

不過她們沒有太多的精力去過於豪華的寵物店,只是在附近隨便找了一家而已。

婢女為後,嘆生離 不過看上去裝修良好,衛生不錯。

墨佳璇和白漱寧打量了好幾番,最終選定了這一家:“就這家吧,我們進去看看。”

兩人一進去的時候,就受到了熱情的款待。

“美女,你好。”一個工作人員走到他們面前。

“我想過來買一隻狗狗。”白漱寧也直接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工作人員把他們帶到了專門挑選的地方,剩下的就讓她們自己隨便挑選了。

“哇,這些狗狗都好可愛呀,嫂子說實話又不是條件不允許,我真想把它們全部都買下來,你看看這一個兩個都是小乖乖。”

墨佳璇說到這裏的時候,眼冒金星,實在是按捺不住自己的魔掌,想要去偷偷逗它們。

不過也沒有胡鬧,剛好堅持在那一個點上。

她們挑選了很長時間,還是拿不定主意:“我嫂子懷孕了,希望能找一隻能陪伴小主人長大的小狗狗,但是性格溫和一點的,你有沒有什麼可以推薦的?”

墨佳璇乾脆把這個難題丟給了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仔細想了一下,手指着一個方向告訴她們。

“要不那個吧,那隻薩摩耶,纔剛剛生出來沒多久,性質比較活潑,但是十分親近人。”工作人員一邊說着,一邊把她們帶領到了薩摩耶的籠子面前。

幾乎是當白漱寧一看到這隻薩摩耶,立馬就被它憨憨的狀態給吸引了。

“哇,真的很可愛呀。”白漱寧感嘆了一句,輕輕俯下了身體去觀察這隻薩摩耶。

這隻薩摩耶也好像一點都不怕生,一直對着它搖尾巴,那眼裏也帶着期待的樣子,怎麼看怎麼漂亮。

一瞬間就抓住了她的心,白漱寧沒有多想就下了決定:“好,就這隻薩摩耶吧。”

墨佳璇左看右看也覺得十分的滿意。

她們很快付款,做好了一切手續,然後就把這隻薩摩耶帶回家了。

小薩摩耶回到家的時候,似乎還有一些害怕,也許是到了新環境的原因。

白漱寧看到小薩摩耶這一幅小可憐的模樣,一下子就心疼了。

兩個人也是費盡了一切去哄它,不過好歹是讓它接受了周圍的環境,至少可以吃得下一些東西了。 忙乎了一聲以後,白漱寧覺得有些疲憊,墨佳璇看到了,把她扶到了沙發上。

兩個人看着正在吃奶的薩摩耶,心裏都浮起一陣成就感。

“嫂子,你說我們和它取個什麼名字比較好?”看了好一會兒以後,墨佳璇突然反應過來,他們還沒有給這隻小薩摩耶起名字呢。

白漱寧被她這麼一提醒,也陷入了一陣沉思。

可是沒辦法,她們兩個人都是起名殺手。

比起所謂的旺財,狗蛋之類的,她們最終還是覺得小薩這個名字又簡單又好聽。

這個時候不知道是不是這隻小薩摩耶聽懂了她們的話,擡起頭看了她們一眼,那眼睛裏面竟然帶着一份輕蔑。

白漱寧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的狗頭:“這隻小狗狗就好像有靈性一樣,我想它應該知道我們給他取的名字叫小薩吧。”

墨湛森纔剛剛回來就聽到了一聲陌生的聲音,而且是類似於嗚咽聲。

她覺得這個聲音實在是奇怪得很,一進來看到一團黑白相間的東西在地上滾來滾去。

白漱寧仰躺在沙發上,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哈哈,小薩真是太可愛了,果然不愧是雪橇三傻,這個智商我也真是服你了。”白漱寧一邊說着,一邊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這時墨湛森走的比較近了,才發現那一團是什麼東西,是一隻小狗。

墨湛森看着突然出現在自己家的狗,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

“白漱寧,這隻狗是從哪裏來的?”看着白漱寧把這隻小狗抱在懷裏,一個勁地撫摸的樣子,不知道爲什麼,他看着竟然覺得有些礙眼。

問出這句話的時候,連他自己都沒發現,語氣帶着酸溜溜的感覺。

白漱寧就好像這個時候才注意到了他,一邊撫摸着狗狗,一邊對着他說道:“你說這隻狗狗嗎,這是我特別去寵物店買的一隻小薩摩耶,以後就是我們的寵物了,我給它取了個名字叫小薩。”

墨湛森走過去看着這隻小薩摩耶,忽然之間壞心一起,揪了一下它的耳朵。

“就這麼一隻小東西買來幹嗎?”什麼都不會做,只會吃東西賣萌,但是就是這樣輕而易舉就俘虜了白漱寧的心。

白漱寧一看,立馬一巴掌把他的手拍開,瞪着他。

“你看什麼,這可是剛出生沒多久的小狗狗,你怎麼能夠揪它的耳朵呢,你看它多可憐,這個是我特意買的,希望未來給我們的孩子做個伴。”白漱寧一邊說着,一邊心疼地給這隻叫起來的小薩摩耶揉毛。

墨湛森被拍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看到她這樣的反應以後,心裏面更加不是滋味了。

“只不過是一隻狗而已,在你心裏就有這麼大的位置,你對我都沒有對這隻狗這麼好,你竟然還爲了這個剛來的東西兇我。”墨湛森一說,立馬就板起了一張臉。

只不過在她面前,這個動作收斂了以前的銳氣,看上去竟然有幾分委屈。

白漱寧聽到他這麼說以後,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墨湛森這是在吃一隻狗的醋吧。

“你的心眼也太小了,只不過是一隻小狗狗而已,有什麼吃醋的,在我心裏排第一的永遠是你。”白漱寧深諳這個人的性格,忙不迭哄道。

……

經過了好幾天的相處,墨湛森至少是適應這位小薩的存在了。

雖然有時候醒來的時候,還是會忘了家裏面突然多出來的這位新成員小薩摩耶。

而且依舊這麼幼稚,是不是就要跟這隻薩摩耶吃醋。

甚至在弄它的時候,也要把白漱寧牢牢抱在懷裏,就好像擔心眼前這隻小狗會把他媳婦兒搶走一樣。

白漱寧每次看到以後都是忍俊不禁,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

最後竟然覺得這樣的相處挺溫馨的,也就隨他這麼去了。

墨佳璇這段時間經常會過來陪她,而且因爲上網查找了不少的資料,知道孕婦在懷孕期間會有抑鬱症等情況。

所以擔心她沒有太多的娛樂活動,每次過來都帶了不少的好東西和新奇玩意兒。

看樣子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想要哄好她。

“又過來了,讓我看看你這次帶了什麼好東西?”白漱寧已經基本上熟悉了墨佳璇每次過來都會給自己帶很多新奇的東西這個設定了。

所以看到她過來以後,第一反應就是想要知道她帶的是什麼好東西。

墨佳璇看到這一幕以後,習以爲常,只是笑了一下,然後坐在她的旁邊。

“唉,看樣子嫂子以後就要成我肚子裏面的蛔蟲了,什麼事情都知道,我本來還想給嫂子領一個驚喜的,現在看來也沒什麼驚喜了。”墨佳璇一邊說着,一邊直接把包裝袋撕開了然後放在她的面前。

白漱寧看到這裏面的東西以後,眼前一亮:“哇,這可是限量版漫畫呀,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個東西?”

魔道祖師動畫和漫畫都是她最喜歡的,只不過前段時間去網上搶的時候發現沒有了,爲此她還遺憾了,好久沒有想到在這裏碰到了。

“因爲我們倆都是同道中人了,你就不要藏了嫂子啊,從上一回我就知道你喜歡這個東西了,我可是準備了好久的怎麼樣,高興吧。”墨佳璇說到這裏的時候,把臉湊了過去,一臉討賞的樣子。

白漱寧看到這一幕,伸手微微掐了掐她的臉頰,感覺肉嘟嘟的。

忍不住搖了搖頭,但是眼裏滿是寵溺的神色。

“當然高興了,太謝謝你了,我可是找了好久了,佳璇,你真是厲害!”和她相處時間越長,白漱寧漸漸發現了她的一個特徵,就是特別喜歡被別人誇獎。

既然能夠讓她高興,對她多誇幾下又何樂而不爲呢?

兩個人看了一會兒漫畫,聊了一會兒遊戲以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