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白髮老人的面前居然平放著一把金劍。

  • Home
  • Blog
  • 白髮老人的面前居然平放著一把金劍。

如果方昊天恢復記憶的話,他定會震驚的發現這一把金劍赫然就是他腦海中的那一把金劍。

金劍的旁邊還放著一隻古樸的小碗,碗里裝滿了水。這水跟一般的水似乎有點不一樣,其中透漏著驚人的能量。

白髮老人伸手將金劍抓在手中,輕輕撫了幾下后道:「難為你啊,靈魂記憶所剩無幾了仍然幫主人找到這麼一個有天賦小傢伙,說不定我們太虛天宮有機會重新崛起,主人的大仇有望得報甚至還有希望恢復……」

白髮老人說話中,左手突然泛起了層層金光然後全數將金光打入金劍劍身之內。

金劍震顫著飛了起來,不斷的驚人的金光迸射,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大概十天左右,金劍突然一震,然後變成了一個威武非凡的金衣中年人。

「白衛!」

金衣中年人盯著白髮老人看了一會後突然一臉狂喜的叫起。

「金劍。」白髮老人上前與金衣中年人,也就是金劍,來了一個大擁抱,兩人的眼眸中竟然都有淚花閃爍。

當年,太虛天仙人手持金劍,身邊帶白衛在仙界簡直無敵。

「主人現在怎麼樣?」金劍聲音仍然激動道。

「還是老樣子。」白衛輕輕搖頭。「主人的情況除了太虛混沌卷之外沒人可救,希望你這一次帶來的小傢伙沒有讓我們失望。」

金劍轉身看向前方,彷彿看到遙遠的虛空又彷彿就只看到面前,道:「我看中的人絕對不會錯。」

白衛笑了笑,也看向前方。

屋子裡,背熟了石碑內容的他突然變得很安靜,他靜站了許久后慢慢坐下來。

「反正沒事做,就照著石碑所說的去做,等於打發時間。」

他雙腿盤起,但雙手結出一個奇特的修鍊印記,漸漸的他的呼吸變得均勻,許久後身周開始有一絲絲的能量波動。

白衛和金劍的臉上幾乎是同一個時間裡浮現笑意。

能這麼快就可以成功入門,他們兩人都很滿意。

「靈魂記憶一片空白,沒有任何壓力,沒有任何人指點,竟然也這麼快入門,這小傢伙的天賦確實驚人。」白衛道:「如此天賦簡直比主人還要高一點。」

金劍沒有說什麼,但臉上的笑意多了幾份驕傲。

時間一年年的過去,三百六十年後。

嗡!

方昊天的身上再一次金芒涌動,籠罩全身。

法相境九重!

就一個人在屋子裡修鍊的方昊天,以三百六十年的時間已經處於法相境九重巔峰,比白衛想象中要快了許多。

當然,法相境九重雖然與涅槃境僅一重之距,但其中鴻溝卻如天塹。

「你說他三千年內真能涅槃嗎?」白衛道。

金劍語氣很平靜道:「你心中有答案,為何要問我?」

白衛笑了笑:「我是有點緊張。三百六十年能到法相境九重,天賦上已經越超了主人。如果讓他到外面去修鍊,涅槃自然沒問題。但他在這裡真的太沒有壓力了,沒有經歷任何壓力沒有經歷何挫折,單靠靜悟就想越脫生死,到達無所得,無執著的心靈境界進而涅槃難度有點大。」

金劍看了白衛一眼,道:「正是這個難度才能真正體現一個人的天賦。天賦,說的就是與天個俱來的,經歷過壓力與挫折那多少有了一些後天……」,說話中他突然頓住,雙眼金芒突然爆起。

白衛也是渾身一震,下巴簡直要掉下來的樣子:「這麼快?」

只見此時屋子裡的方昊天突然渾身金芒涌動,但此時籠罩他身周的金芒看上去像是一朵朵金色的火焰,就好像金色火焰正在瘋狂的焚燒著他。

在白衛和金劍的注視下,方昊天身周的金色火焰正開始一絲絲的滲進方昊天的體內。

六十八年後,方昊天身周的金色火焰終於消失,方昊天緩緩睜眼,嘴裡喃喃道:「無所得,無執著,呵呵,何謂無所得,何謂無執著?為人於世,豈會無憂,豈會無煩,豈會無念……我為何要無?該無則無,該有則有,我無視一切,順心則可……」

他握了握拳頭,彷彿盡在掌控中。

一旦涅槃,順心而行。

但他的心能順到哪裡?

沒有人知道他的心,除了他自已。

白衛和金劍聽著方昊天的話卻是內心皆震,兩者都知道方昊天竟然不按常規突破到涅槃境。

「順心則可……哈哈,好一句順心。」白衛細細領悟許久后突然大笑:「天地萬物,最難順心,他卻做到了。」

「我選的人。」金劍淡淡的說了一句。

白衛再度一笑,然後揮了揮后,他已經恢復一切靈魂記憶,該出去了……算了,在他走之前先送他一點小禮物吧。」

嗡!

茅草屋消失,方昊天再度置身於山脈區中。

距離方昊天千里左右,霍回歸正咬牙而逃,身後追殺他的人赫然是碩石隊的隊長趙碩石。 秦菲被噎得啞口無言,真想將整塊甜點都扣在東方玉卿的頭上。她總不能承認,他一直吻她,是在擾亂她的心神吧?

「你無賴,你耍賴皮!」

東方玉卿顯然不會承認,「我哪裡賴皮了?還請老婆明示!」

「你……」

最後,東方玉卿和秦菲兩人一起分享了流理台上的這個半成品。

雖然這個糕點沒有商場里售賣的精緻,但味道還不錯。至少在東方玉卿心裡,他享受到的是秦菲的心意。

翌日,東方玉卿沒有去公司,而是留在家裡陪著秦菲。夫妻倆膩歪了一會後,就各忙各的去了。

有愛人相伴左右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轉眼間已經是下午了。

此刻的秦菲坐在沙發上看書,是有關室內設計的專業書籍,滿是設計稿和冗長的文字,她卻看得津津有味。

不難想象把一間滿是水泥鋼筋的毛坯房,變成精緻高檔而又溫馨舒適的房間,是每一個設計師最終極的目標。

秦菲不想因為懷孕而虛度光陰,她只想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來多汲取知識。

忽然聽見東方玉卿說,「菲兒,你準備一下,我們待會就走。」

秦菲怔愣了幾秒,這才反應過來要去哪裡。她心不在焉地點點頭,連一個「嗯」都懶得和他說,就往旋轉樓梯走去。

東方玉卿雖然有些不滿,但是什麼也沒說。

大約一刻鐘后,秦菲走下樓來。

禮服店裡,東方玉卿帶著秦菲出現的時候,馬上受到了熱情的款待,「東方先生,東方太太。」

東方玉卿只淡淡的開口,「我妻子的禮服呢?」

店長微笑著,「這邊請……已經按照東方太太的尺寸改好了。」

經由提醒秦菲這才想起昨天那個女人給她量了尺寸,估計就是為了幫她改禮服的,原來東方玉卿沒有忽悠她。

女店長在前面帶路,秦菲跟在東方玉卿身邊走著,「你為什麼要讓我盛裝出席?

「因為你是我的妻子,也算是我離奇失蹤后第一次公開亮相。」

秦菲一愣,她倒是把這茬給忘記了。

自從東方玉卿離奇失蹤后,國內外確實競相報道過,最為關鍵的是他清醒后還沒有在正式的場合出現過。

知道東方玉卿回國了,而且已經康復的,也就是幾個至親好友和海邊別墅的人而已。

也不知道,像東方玉卿這樣身份的人,忽然出現在晚宴上,外人會如何的議論他?

「好一個第一次?」秦菲自言自語著,又像是在揣摩東方玉卿言語中的涵義。

「大家會不會把矛頭指向我?」饒是秦菲再單純,也想到了接下來有可能會遇到媒體的圍追堵截。

「別擔心,我已經吩咐下去,不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秦菲咬了咬嘴唇,「到時候我被人指著鼻子罵,你肯定也束手無策……早知道我就不跟你出席了。」

有那麼一剎那,秦菲很想扭頭離開,她有些後悔答應東方玉卿了。

東方玉卿絲毫沒有因為秦菲抱怨的話而生氣,反倒笑了,「你多和外界接觸交流一下也好,別總是去叨擾你的經紀人。」

「秦海怎麼了?他又沒有女朋友,不會嫌我啰嗦的。」

東方玉卿微蹙眉頭,也沒再繼續說什麼。他可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惹秦菲生氣,否則他今晚就要唱獨角戲了。

兩個人說著話,不知不覺間就已經走到了試衣間。

很快就有店員拿著禮服過來,猶如獻寶似得展現在秦菲和東方玉卿的面前。

饒是只看了一眼,都能看出這件晚禮服是花了不少心思在裡面。

這件晚禮服不同於平常的晚禮服款式,這是一件及膝的禮服,白色為底,上面的手工刺繡費時費力。

不僅如此,它還結合了當下最為流行的一字肩元素。雖然稍微有些露,但是露得恰到好處,僅僅只是這樣看著就已經美不勝收了。

東方玉卿很是滿意的提醒,「老婆,去換上吧。不用著急,我等你。」

秦菲進了試衣間,店員把門關上,替她換著禮服。

東方玉卿也沒閑著,隨手翻了翻茶几上的雜誌。恰巧看見雜誌上有模特穿著這件禮服,在T台上走秀的圖片。

東方玉卿心想,秦菲穿上同款的禮服會是什麼樣子呢?

這一刻,突然有些期待早點看到秦菲了。

好在沒有等多久,就聽到女店員柔聲說道:「東方先生,東方太太已經換好了。」

他只面無表情的「嗯」了一聲,實則內心早已按捺不住想要看到秦菲的雀躍。

東方玉卿站起身的同時,試衣間的門緩緩打開,秦菲就站在正中間,穿著這件禮服顯得有些局促、不安。

禮服的尺寸倒是改得剛好,秦菲的肚子雖然有一點顯懷了,但是不仔細看的話也不會太過明顯。

想必是出於她懷孕的考慮,搭理這套禮服的是一雙白色的低跟鞋。

試衣間的門剛一打開,秦菲抬頭看著東方玉卿,兩人的視線就這樣猝不及防地撞在一起。

東方玉卿眼睛里滿是驚艷的神色,覺得秦菲穿上這件禮服比雜誌上的模特還要適合,美得讓他都不想挪開目光。

剎那間,秦菲覺得自己的心跳漏了兩拍……她都是幾個孩子的媽了,怎麼會有這種微妙的悸動呢?

見東方玉卿依舊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看,秦菲倉皇地錯開視線,有些尷尬地捂住了自己的腹部,這個下意識的小動作惹得某人微微勾起了唇角。

東方玉卿掩去眸底的愛慕,情不自禁地朝著秦菲走過去,然後伸出了袖長的手臂。

秦菲有些羞澀地把手搭在東方玉卿的手上,走出了試衣間。

東方玉卿旁若無人地靠近秦菲,在她耳畔低聲稱讚道,「老婆,你真美!」

因此,秦菲的臉頰上慢慢升騰出一抹可疑的紅暈。

東方玉卿牽著秦菲的手走到了鏡子面前,然後站在秦菲的身後。

說來也巧,東方玉卿今天穿的是一身白色的西裝,還特意繫上了領結。

夫妻二人就這樣透過鏡面打量著對方,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歲月靜好。 殺殺殺!

三衛全力催動,暗地裡催動某種最強大的秘術,籠罩向方昊天的殺招瞬間威力暴增一倍有餘。

方昊天沒有動,他只是看著神斧將軍,眼神冰冷但也有些許疑惑。他想不明白神斧將軍哪來的底氣敢強行奪軍權,哪來的底氣無視洪武帝的震怒。至於三衛的全力攻擊,方昊天完全不放在眼中。

直等殺招臨身的剎那,方昊天突然出聲問道:「神斧將軍,你哪來的底氣?」,而在他說話中。三衛的殺招突然炸開,三衛的身體也是瞬間碎裂,迅速湮滅。

「什麼?」

軍部中還有其他一些軍部的強者以及神斧將軍帶來的人,看到方昊天動都不動一下,在說話中無聲無息的殺死三衛都感到震驚,感到恐懼。

就連九賢王都猛地感到心寒,現在的方昊天似乎已經強大到了洪武帝和公孫無敵的那個層次,再也不是當初他牽馬之時所見的那個年輕小夥子了,他已經成長到了巨霸霸的無敵存在,已經成為了洪武皇朝一個大能級別的強大存在。

「出乎我的意料。」神斧將軍赤厲山身上「轟」的一下突然爆發出一股非常恐怖,霸道無匹,透漏無盡威能的氣息籠罩而出。「看來你在九雲窟的奇遇不小。」

轟轟轟!

赤厲山氣勢一催,無形勁氣轟殺,目標是方昊天身邊的九賢王以及後面的異姓王有那些軍部強者,他是要所有忠誠于軍部忠誠於九賢王的軍部精英人物一網打盡,最後再殺方昊天一鼎定局。

然而以方昊天現在的實力,赤厲山想在他的面前殺人幾不可能了。

方昊天站著不動,神色泰然,其身後一切依舊,不受半絲影響。

但九賢王等人知道此時兇險無比,是方昊天將赤厲山的一切攻擊盡數擋下了,單憑此時響徹震蕩的巨響聲便知道神斧將軍和方昊天雖然未動,但彼此之間的出手已經可怕至極。

「先生真是算無遺策啊!」九賢王暗暗心驚又暗暗慶幸。「先生說我有大劫,但有驚無險,看來有驚是赤厲山,無險則是方昊天了。」

而此時軍部的那些精英人物,個個都是忐忐不安,內心有些許驚恐。只要神斧將軍佔了上風,他們這些人怕且是會被血洗一空,無一倖免。但越是這樣,他們越是佩服方昊天。

這些人身為軍部精英人物,皆是身居要職,對方昊天自已有的,都對方昊天有所關注。現在他們都感到有點不可思議,這個年輕人的成長真的太快了,快到了他們無法想象的地步。

當初那個剛進入滄瀾郡的小子,短短時間便已經成長了足夠抗衡赤厲山這個層次的巨頭,這樣的速度簡直匪夷所思。

「有點意思。」赤厲山看著方昊天,眼眸中終於多了一抹凝重。他到現在仍然無法看出方昊天的深淺,這讓他內心開始震驚,這世上能讓他看不出深淺的人簡直屈指可數啊,沒想到現在又多了一個。

「你真的要插手我與姜賢兄弟之間的爭權?」赤厲山突然問道,語氣聽上去很隨意,但話中的內容卻是讓人震驚。

不僅是方昊天一下子怔住,就是現在大堂里的人中,除了九賢王和異姓王之外,其他的人不管是支持九賢王的人還是支持神斧將軍的人都是很愕然的樣子。

「怪不得。」

方昊天突然明白了,突然明白赤厲山為什麼敢如此奪取九賢王執掌軍部的大權了,原來神斧將軍也是皇族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