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百月樓,是青雲城最好的酒樓。只接待修士之人談笑風生,修氣煉藥。凡人,都是不能入內其中的。

  • Home
  • Blog
  • 百月樓,是青雲城最好的酒樓。只接待修士之人談笑風生,修氣煉藥。凡人,都是不能入內其中的。

蘇然依舊一身青衣,一陣風過,衣巾立馬飛起,飄逸在了空中。頭髮散披着,卻也不顯得凌亂,看來是精心整理了一番的。

月色悽悽,淡散在蘇然的面上,顯得有些孤寂。

“小二,那九仙派的仙女兒,來了麼?我和她有約。”

蘇然招來一個工作人員,地聲詢問道。

“你是王仙師吧?劉仙子早就來了,正在同輝閣,等着你呢。”

那小斯一見蘇然,就立馬恭敬的說道。

蘇然微笑,“知道了。”

當蘇然走遠時,那小斯露出羨慕之色,嘴裏嘟囔着,“也不知道這王平有什麼本事,竟能得到那天仙般的劉仙子的青睞?”

同輝閣算是百月樓的上房,取日月同輝之意,也有日月同輝之實。

蘇然緩步入內,立馬就看到了正坐在內的劉若雪。

劉若雪依舊一身白衣,沒有什麼濃妝豔抹,只有素顏一面,卻顯得極爲動人。沒有什麼華貴妝飾,青絲映面,卻顯得明麗若月。

“小……小姐。”

蘇然輕喚,看着不遠處的人兒。

“嗯。”

劉若雪轉過頭,也看着門口的蘇然。

四目相對,蘇然如同電擊。看着那人兒,有些癡了。

“蘇……蘇然。”

被蘇然一直盯着,劉若雪難免不適,提醒着蘇然。

蘇然老臉一紅,只得尷尬的摸了摸頭。

“過來坐下吧。”

劉若雪一指她對面的座位,喚道。

見蘇然坐下,劉若雪嘴角一提,“真的是你!想不到當日寄住在我家的小小少年,如今竟有如此戰力!”

“小姐說笑了,蘇然只是不願如此平庸的過一生罷了。”

蘇然輕輕搖頭,低吟道。

“叫我若雪吧!”劉若雪淺笑,“我早以不是你是小姐!再則,你如今和我一樣,都是修氣之士。”

“若……若雪。”

蘇然嘴角揚起,“我蘇然,還能再見到你,真好。”

“說什麼呢,我劉若雪又沒有身死,又怎麼會見不到呢。”

劉若雪輕笑,用手擋住了窗外投進來的月光,接着說道,“蘇然,你不該來這青雲宗。”

“爲什麼!”

蘇然心一沉,聲音微微提高。

“我劉若雪,不值得你這樣!以你的成長速度,想找到比我好的,還不容易麼?”

劉若雪悽然一笑,緩緩說道。

月光散在她的臉上,顯得更加悽然。

蘇然猛的搖頭,“若雪!對我來說,你纔是我最好的選擇。”

“我蘇然雖不是什麼好人,但也知道知恩圖報。如果不是若雪你把我從華嚴鎮帶出來,我蘇然怕是早就被野獸吞了。”

“若雪,你知道麼,我在劉家時,便傾心於你!只是那時年幼,不懂那種感覺。聽到你有事,我又怎麼能不來。”

“這青雲宗的高手不少,你阻止不了的!這,或許就是我命。”

劉若雪梨花帶雨,早成了淚人。

女子,始終是柔弱的。

“高手又怎麼樣?敢阻我蘇然之路,我蘇然,定要他們隕命道消。”

蘇然握拳低哼,“若雪,你知道麼,我現在,面對養魂境五階,都有一戰之力!”

“什麼!”劉若雪微微一顫,“你,真能和養魂五階一戰?”

蘇然輕笑,點了點頭!

如今裂元陣在自己身體裏,和養魂境五階一戰,絕非不可能。

劉若雪卻是呆住了,前一個月面對那急鬼幽虎都還如此勢弱,太短短一個月,竟已經有了對戰養魂境五階的實力。

這樣的人,卻傾心於自己,爲自己而來。

劉若雪那一刻,心微微動了。

如果真有那麼一個人,爲自己擋風遮雨,把心給他,又有什麼不可以?

“蘇然,如果你真能奪得頭籌,我會……會考慮嫁給你的!”

劉若雪心間暖流一串,緩緩說道。

蘇然看着滿臉淚水的劉若雪,心間刺痛,“放心吧,我會的。”

劉若雪抹掉臉上的淚水,“不過這婚事,還得回去經過我父親的同意。蘇然你知道麼,南平城如今,是父親的城主。”

蘇然點頭,“我知道!說起來,那原來的城主方霸天,倒是我殺的。”

“你殺的?”劉若雪仰面,“當時父親說是我一個朋友幫助,卻沒想到是你!蘇然,我又欠你一次。”

劉若雪擠出一絲微笑,淡淡的說道。

“什麼欠不欠的,我的命,都是若雪你給的呢!”

蘇然輕吟道。

“蘇然,你的命不是我救的。”劉若雪頓了頓,“你是一個白衣大叔,交到我手上的。我也沒有去過什麼華嚴鎮!我性子冷,又怎麼會遠行呢!”

“嗯?這樣子麼!”

蘇然微楞,這麼說,那玄道子,那段時間一直跟着自己?

蘇然隱隱覺得,這玄道子,贈自己玄門勁,沒那麼簡單。

“沒事,不管你救沒救我,你都是我心屬之人。”

蘇然呵呵一笑,握住了劉若雪的手。

手間如同電擊,劉若雪沒有掙脫,“蘇然,謝謝你!”

“謝什麼!爲了你,我就算要面對整個天地,我也不怕。”

蘇然沉然,目光如炬。

“傻瓜!”劉若雪輕笑,“誰讓你面對整個天地了!”

“嘿嘿!”蘇然咧嘴,“若雪,等我勝了這比試,我們就回南平城一次,辦了這婚事吧。”

“嗯!”

劉若雪輕應道,語若蚊語。

“對了,若雪,你身子弱,你個給你,做防身之用吧。”

蘇然手指一彈,一抹淡黃就落到了劉若雪的手中。

“淚羅鍾!”

劉若雪驚呀,“這寶貝原本在我一位師姐手中,在她遇害之後,這寶貝也就遺失了,你是怎麼得到的?”

“從一個鬼物手中得到的。當日,我還以爲遇害之人是你呢。”

蘇然淡笑,有些尷尬。

可劉若雪聽着,卻心間如同暖陽!

此時,同輝閣的日月同輝之景,在窗前上演。

已然天明!

一夜無夢,卻勝似夢! 比試進行的如火如荼,很快就只剩下四個人還有參加比試的資格。

當然,蘇然是其中的一個。

這四強,除了蘇然,無一不是養魂境四階以上的修士!其中一個,更是有養魂五階巔峯的實力!

蘇然的第一個對手是一個養魂四階,名字是叫做林雲。

這個林雲,長得風流倜儻!身形修長。如同妖孽一般的面容,自然到哪兒都會收到歡迎。

所以有這林雲的比賽,場外的女修士爲了裏三層外三層的。巴不得擠到林雲面前讓他瞧見自己。

蘇然早早就來到了決鬥場,朝劉若雪所在的地方投了一個很自信的眼神!

劉若雪看着蘇然,臉上染上了淡淡的一層紅暈,輕抿着脣,眼神柔和了不少,以前的那絲冰冷,淡了很多。

“哼哼,師姐你老實交代!那夜你和蘇大哥呆了一晚上,都幹了些什麼?”

春曉不知什麼時候湊到了劉若雪面前,看着這不一樣的師姐,一臉壞笑的問道。以前哪能這麼抓住師姐的把柄。

想到那晚,面頰不由得一陣發燙,並沒有回答春曉的話。向來冷清的性子因爲那場上一襲不變的青影而變得漣漪不已。春曉瞧着師姐這樣不由得心裏偷笑了會。便不在打趣了。

不多時,決鬥場就發出歡呼。不用猜也知道,是那林雲上場了。

蘇然面目深沉,看着那一直和周圍打招呼的林雲,也是微微皺眉。

你是長得帥了點兒,也不用這樣吧?

“你就是他們嘴裏說的小天才王平?每場比賽都是五招之內解決對手的?”

林雲招呼打盡,這才上下左右的瞟起蘇然來。

“呵呵,過獎過獎”

蘇然抱拳,輕笑道。

林雲指若白蔥,指着蘇然,“王師弟,以你養魂境一階的實力,卻能輕易敗二三階的修士,我很好奇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