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皇帝眯起眼睛,他的神情和動作,就好像他從未想象過,這樣的事情會從休這樣的外人那裡聽說,所以全無準備。

  • Home
  • Blog
  • 皇帝眯起眼睛,他的神情和動作,就好像他從未想象過,這樣的事情會從休這樣的外人那裡聽說,所以全無準備。

休暫時無視別人的反應,只要從皇帝的微表情,就能明白很多事情。他的腦海里正在做著極端複雜的歸納整理工作。把他認為現階段可以表露出來的情報整理出來,並準備拋給皇帝,以換取帝國由衷的合作。

「我並非真正的天才,不是生而知之的,我的知識、判斷都是來自於我在另一個世界的經歷,所以顯得同這裡的人很不相同。」,他少有的採用低調的說法,因為他知道,帝國的傳統,認為謙虛,內斂是一種美德。他現在並非處於統治地位,因此迎合當地文化習俗,也無不可。「讓我再來猜猜,皇帝陛下很長時間以來,是那樣的憂慮,您擔憂的天下人的福祉,對於一位皇帝來說再自然了,不過我猜,您所憂慮的,遠遠超出了這個範疇,甚至還包括不同國度和文化的人民以及那些被您們稱之為未開化野人的族類。」,休注意到昊天已經開始動容,他明白自己的猜測是對的,「因為,帝國歷史里記錄的,至少部分記錄的,是涉及整個人類存亡的大秘密,而面對既定的死亡,您無法置之不理,所以憂慮,我說的沒錯吧。」

「哼!不知道福斯特大人是從哪裡聽來這種小道消息,不過我建議大人還是多了解一下帝國的史書,或者我可以建議陛下讓你擁有參看帝國史的恩澤,這樣就不會說出這樣貽笑大方的事情。」,代替昊天回答的是東方明。

這位帝國最聰明的人,沖在最前面,並不出乎休的意料。

休注意到,東方明的論調得到了很多人的點頭,御書房裡恢復了一些喧鬧,一些帝國的貴人們還朝他指指點點,估計是在指著他是個大騙子。而聖盟的人們,除了艾琳娜,大家都有些尷尬。至於武聖和慕容無極,兩人面無表情。

休掃視了四周,心說幸好沒有好事者跳出來罵人。「我已經過目了各位的神態,從大家的表現基本能夠看出,東方大人、武聖以及慕容大俠三位也是知道實情,或者部分知道實情。」,休用帶著笑意的眼神盯著東方明,「我理解東方宰相的想法,這種事情不是能夠公之於眾的消息,寧可讓知情人死絕,也好過帝國上下,因為過分的悲觀或者衝擊而走上奔潰的道路。」

東方明眼珠子亂轉,沒有再說話。

休注意到帝國貴人中,有幾個正躍躍欲試的想要反駁。

他哈哈一笑,「幾位想要跳出來駁斥我的大可不必著急,你們沒見著連東方大人都還沒發作,你們著什麼急呢。」

「呵呵,我向這位異國的福斯特大人是誤會了什麼。」,一個眼圈發青的學究模樣人踏前一步,「想吾皇陛下和宰相大人,是何等的尊貴,怎麼會輕易同一些宵小理論。這種無聊的小事自然交由我等來處理。哼!事實上連我都覺得同一個滿口妄語的騙子討論,實在是有事體統。」

「所以讓我這樣一個有失體統的傢伙跑到御書房裡大放厥詞的皇帝陛下,一定是某個時候腦筋出了問題嘍。」

休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像是水滴入油鍋。

「豈有此理!」

「簡直是有辱斯文。」

「陛下,此人狂性妄言,實在不為君子所容,請球御林軍將其杖斃於此。」

同帝國貴人們的沸騰不同,聖盟眾人則是聚集在一起,戒備起來,休注意到有幾個人已經激發了身上的魔導盔甲,估計在外待命的航空魔導隊也接到了隨時增援的命令。

休無視旁人的責罵,而是直視昊天,「陛下也這樣認為,我說的話都是狂言和妄語嗎?」,休是用極為無禮的直視的方式看向皇帝,「我可要提醒陛下,這麼多年來,您應該是沒有找到解救人類的辦法吧,如果是我就有可能哦,你難道要放著眼前唯一可以拯救帝國和人類的人物不管不顧,而聽信無知者的喧鬧嗎?

昊天明顯露出猶豫不定的神色。

不過這時士兵的踏步聲響起,不知何時,已經有人叫來了御林軍,這些士兵來到御書房門口,見到被圍在中間的休,也不問緣由徑自上前就要抓捕。

「誰敢動他!」,士兵面前,站著的是已經激發全身幽影之力的艾琳娜,她就像天降女神,英氣逼人,硬生生的阻止御林軍士兵向前,「我警告你們,再上前一步,就是對我聖盟戰爭的信號。」,艾琳娜再次發出警告。從她的神態和動作,都可以看出,她是認真的。

「痴人妄言,我泱泱大國,難道還懼怕你們幾個小城的威脅不成。」,學究這時候來了勁頭,他站在御林軍旁,兩手叉腰,雖然沒有說出任何的髒字,不過整個人的模樣同罵街的潑婦何其的相像。

休自然不會去在意這種在地球世界也經常會出現的「磚家」的話,他已然接到航空魔導隊的秘密聯絡,告訴他魔導隊已經在皇宮,御書房上空待命。休現在分出一部分的思緒,考慮的是,要不要用強大的武力來震懾住帝國。就像地球世界,工業文明剛剛建立之初,全球發展還不均衡,為了擴張勢力以及搶佔資源,先行發展城工業國家的一些帝國,開始用武力威懾的方式,要求保守的封建國家打開國門,開放港口進行通商。雖然現在聖盟和帝國的格局以及之間的差距還未達到工業國同封建國家的距離,不過光就軍事實力和理念這一方面,由於新軍的存在,實際上雙方的差距比看到的要大的多。休所猶豫的,是要不要發動武力,雖然武力的速度快,見效也快,不過人類社會並不是光靠蠻橫就會屈服的,他所擔心的是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武力壓服的帝國內部會出現反彈,到時候漫長的爭鬥和內部的非暴力不合作的態度,會嚴重拖慢他統合人類社會力量的步伐。不過這時候他也不能確定,皇帝的決定,如果他真的不接受,甚至不去聽自己的意見,事已至此,他也不可能再退縮了,必要時古地球時代大炮打開國門的事情,就會在炎武帝國的皇城,以更激烈的方式上演一遍。 帝國皇城,巍峨壯麗。由於魔導器以及法師(仙師)們的實際存在,這個世界雖然政治體制上還在封建專治方向上發展,不過他們的建造實力以及建築的恢弘程度遠遠比同時期地球世界的建築規模和宏偉程度高上不止一籌。

休正在做的,其實就是逼迫幽影大陸上的炎武帝國接受時代變遷帶來的巨大改變,他需要帝國成為他的盟友,需要帝國的資源、人口為他整合人類全體力量,對抗超級意志的威脅,就像他在另一個世界做的一樣,他在這方面始終是那個太陽系聯合政府所屬,木星艦隊司令官趙平,並且從未怠忽過自己的職責,另一方面,他也懷疑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畢竟這個世界里,他不再被原本世界的責任和義務所束縛,相反他的身體的另一部分,休.福斯特的感情強烈的要求他為名為艾琳娜.哈代的女子負起責任。休曾經疑惑也一度迷茫過,不過隨著他對這個世界的了解,越發支持超級意志將會成為威脅的判斷。這裡並非僅僅有人類存在的蠻荒,而是有著巨龍、法師、以及說不清道不明的異文明存在的特殊的世界,這裡存在著幽影之力,這種類似地球世界的希格波色場,不過比起極難利用的波色場,這個世界的幽影之力可謂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其結果就是,超級意志在這樣的世界內發展,肯定是如魚得水,它將會用盡一切辦法,強大自身,並擴展自己的觸手。休幾乎可以肯定,如果放任不管,也許幾百年,甚至幾十年後,太陽系的悲劇將會在幽影大陸重演,而且那個時候,人類的抵抗將會比太陽系中的更加微弱。

昊天的臉色陰晴不定,休索性微微閉上眼睛,不去聽那些辱罵和指責,他所在意的只有兩個人的意見,一是皇帝昊天,另一個就是宰相東方明。而且他很確定,兩人聽懂了他的話,他們所要做的判斷並不複雜。如果是他,一定當場答應下來,哪怕時候被證明是假的,是謊言,也沒有更大的損失。比起人類的覆滅,還有什麼其它的事情更加重要嗎?

當然他不是昊天,也不是東方明,他無法體會兩人現時現刻的壓力。不過他沒有放棄希望,雖然「磚家」罵的凶,御林軍也是步步進逼,不過最終他們也只是動口,士兵們沒有越過紅線。休把這樣的動作看做一種威懾,是帝國作為一個龐然大物,對於敢於打他主意的勢力的本能的威懾,他不在乎口舌之爭,也沒有揍「磚家」出氣的意思,他只是靜靜的等待兩位重要人物做出決定。

終於只有一方面的獨角戲無法繼續下去,不管是「磚家」還是士兵們都停了下來。

瞄了一眼捋鬍子,做出是不關己狀態的東方明。後者還衝著他友好的笑了笑。休在心裡暗罵這個老狐狸,並且對於帝國內衛的反應速度以及東方明同官僚們配合的默契程度有了清晰的評估。也就是說,帝國不管是對內言論和思想的掌控,還是對軍隊的控制,都已經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並且休從陸無雙等人對於皇帝的態度,已經陸無雙「叛亂」事件中,補天閣始終沒有得到軍隊大規模的支持上看出,帝國內部的「和諧」程度遠遠不是龍心王國可以比擬的,甚至於類比太陽系聯合政府,炎武帝國內部團結的程度也是讓人羨慕的。要知道休的前世,趙平帶兵在小行星帶鏖戰不休的時候,其後勤補給還在受到內部反對勢力的盤剝,這可是讓焦頭爛額的趙平惱怒不已。

「好的,朕也豁出去了,就相信你一次,還請福斯特大人,亦或者叫您趙平大人更貼切?」

御書房裡,氣氛為止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謾罵和指著像是沒有發生過一樣,御林軍士兵也是畢恭畢敬的退了出去。留下聖盟的人一臉莫名的看著恢復和藹可親姿態的帝國重臣們,都是一臉莫名其妙。

休把一切看在眼裡,內心不住的點頭,他依然發現了自己一直小看帝國的君臣,這實在是個在政治架構上造就了神話的國家,其實用君臣想得這種理想化的修辭再適合不過了。就在他發表演講,昊天感受到他隱形的威脅,東方明發現了他挑戰傳統的剎那,由文臣發動說理和謾罵攻勢,由御林軍威懾的基本模式便已擬定,再分別通過昊天和東方明的演技實施出來。估計地球世界,這樣的情況只有事先排練好的劇集才能表現吧。

「呼…既然陛下表示了誠意,福斯特先生也請你撤回那裡的伏兵如何?」,東方明手指了指天空。

很多人不明所以的看向天花板,那裡自然是御書房刻畫精美的屋頂,再沒有別的什麼了。

休一邊點頭,一邊大笑,「東方先生果然大才,及時是在我的前世,你應該也能成為同我比肩的存在。」,隨即他搖了搖頭,「可惜啊,當時沒有你,不然說不定就不會有現在的我了。」,隨即他掏出小巧的通訊魔導器,一個小人的虛像跳了出來。那真是比克在天上全副武裝的樣子,「好了,不用戒備了,你們前往駐地待命吧。」

「遵命!」,小人虛像回應一聲,便消失了,隨即天空中傳來如悶雷的音爆。

御書房中,凡是見識過航空魔導部隊的帝國人,皆是臉色大變。

「能否冒昧的問一句。」,昊天的眼睛向天花板瞥了一眼,「如果朕不答應,或者用武力對付聖盟的諸位,福斯特先生會怎麼做?讓天上的戰士們殺下來嗎?」

幾乎所有帝國人都投來注意的目光。

休搖了搖頭,「當然不會,那樣沒有意義。萬一上著陛下,對未來我們的合作是有害的。」

「哦,都撕破臉了,還想著合作?」,剛才的「磚家」,不再滿口噴糞,不過他的語氣還是透露出不信任和僵硬,顯然此人擔任的絕色,絕非演技那麼簡單。

休微微一笑,「我會命令航空魔導隊攻擊皇城的任何一座宏偉建築,讓其頃刻間倒塌,也可以對御書房之外最重要的秘密建築進行毀滅性的打擊,比如皇城的大倉,亦或者藏真閣之類的地方。反正只要不傷及陛下,又能讓人戒懼就成了。」

「哼!藏真閣可是用了古法師帝國的遺物,能夠催生水火不侵的護盾,那個護盾連弩炮都無法擊穿。」,一名將軍模樣的漢子不以為然。

「如果你說的盾比東翁的金色光盾還強三倍以上的話,確實可以這麼說,不過藏真閣的護盾真的有那麼強嗎?」

將軍啞然,空張著嘴巴,卻無言以對。

「好了,諸位還是不要鬥嘴,既然福斯特大人有話要說,我們還是讓他說完吧。」

昊天的語氣並不好,不過休也知道,讓一位九五之尊說出這樣的話來,已經是服軟的意思。他要求的是政治上的結盟,至於禮節上如何,他還真的不在乎。

休向皇帝施禮,「誠如剛才所說,我並非休.福斯特那樣簡單,來自於另一個世界。我來到這裡,沒有帶來大軍和武器,甚至沒能帶來自己的身軀。」,他俯視自己,拿起唯一的右手看了看,「我帶來的只有自己的意識和知識,當然還有一部分的性格。進入了這具軀體,同休.福斯特,一名龍心王國伯爵的家臣合二為一。」,休注意的看向艾琳娜,同她的目光對視,「所以我既是休.福斯特,有不是他,我既有趙平的部分,也不完全是趙平。我是個混合了兩者的人,也可以把我看做一個完全獨立的個體。」

他注意到艾琳娜的黯然,抿起嘴巴。這種情況早已預料到了,可是真的見到艾琳娜的沮喪他還是很心痛。連剛才女公爵挺身而出,為他的榮譽而威脅皇帝所帶來的高興心情也低落了許多。

他搖了搖頭,「有人會說,你們並不關心我是誰,這同你們帝國或者聖盟又有什麼關係。」,他掃視全場,保證自己的目光同每一個人接觸,「我告訴諸位,我之所以要告訴諸位這些,是因為我想向大家解釋,為什麼有些事情我會那麼肯定發生,又為什麼我能夠造出這個世界根本不存在的東西。」,他兩手一拍,清脆的啪的一聲讓人警醒,「我想說的是,正因為我體內有著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的知識,所以很多事情我才能看透,才能知道。」,他再次同皇帝對視。

「所以,我才能拯救這個世界的人類和這個世界的帝國。」

在休的注視下,許久,昊天才發聲,「所以你是上天派來拯救這個世界人類的,我理解的對嗎?」

休苦笑著搖了搖頭,「我的出現是好是壞,還不一定,至少我的出現,還一同帶來樂一個叫超級意志的怪物,它在我那個世界,可是毀滅一切的根源。」 休可謂毫無保留的向昊天等人介紹了地球世界。他用他所能想到的最通俗的方式大致介紹了地球世界人類從封建王朝向工業社會發展,最後飛向太空,游弋在太陽系,並最終走出星系,在河系間穿梭的歷史。並且簡單的講述了超級意志是如何從一個人造超級智能,逐漸失控,並掌控人類世界的大部分資源,並最終反撲太陽系的。

由於他善於言辭,且對於這次的溝通早做準備,在去除了這個世界人們難以理解的部分,並且用帝國的海軍艦隊做參照,描述了星際艦隊的樣子以及功能后。他能夠保證所有人都聽明白了他說了些什麼。

當他提到,最後一戰,光是星艦的將兵就有數百萬,一戰全軍覆沒,而敵人更是多的數不勝數的時候,許多人感同身受,露出絕望的神情。

「……就這樣,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在休.福斯特身上,亦或者說休.福斯特擁有了一部分趙平的記憶。」

由於休的主要傾訴對象是昊天皇帝,所以在整個過程中,一直是皇帝同他互動。「現在聽來,朕相信福斯特先生所說的都是真的,沒有那種夢境,可以如此的匪夷所思,又如此的細節精準。」

昊天對待休的態度,以及他用詞的謹慎,已經說明,他把休當做了一個能夠統領百萬大軍的巨大國家的將軍,而不是某個鄉下地方貴族家臣。

「福斯特先生能夠告訴朕,你這次來到帝國,想要進行怎樣的合作呢?」

休點了點頭,這一次他仰起頭,對著所有人說道,「這次來帝國,談的合作,涉及到全人類的危機。」

有人疑惑,有人緊皺眉頭。

「你是說那個超級意志嗎?」,昊天就是皺眉的那一類。

休搖了搖頭,「雖然超級意志肯定會成為全人類的禍害,但是我要說的危機不是它造成的。」,休來到御書房中間,事宜聖盟一邊的人擺好魔導器沙盤。

很快一副虛擬的,縮小的幽影大陸的立體全圖呈現在眾人眼前。

庶女無敵:擋我者跪 嘆息之聲此起彼伏。

「果然是好東西,聖盟在福斯特先生的經營下,強大如此,能夠擁有這麼詳細的地圖,不管在政、經還是軍事方面,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東方明捋著鬍鬚,不斷吸著氣,顯然作為帝國的宰相和極端聰明之人,他比其他人都要理解,這樣的立體全圖對於國家的重要性。

休輕笑著,「這個全圖,我已經同哈代閣下商量過了,可以贈與陛下,作為同帝國合作的見面禮,以表誠意。」

「是的,休同我提過,我同意他的看法,並且支持合作。」

艾琳娜適時的表態,引起了另一次集體吸氣。帝國重臣們無不對於如此重禮表示驚訝和羨慕。

「現在我們來看…」,休一邊說著,一邊操控虛擬沙盤,顯示出不同的顏色,以及標識出各種肩頭之類的輔助記號。他把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后的所見所感,以及推測通過圖示的形式表達出來,「…法師帝國的覆滅,在我前世的關於國家發展史的推論下,是極為不自然的,也就是說法師帝國肯定不是因為自身的原因覆滅的,他的滅亡應該由強大的外力造成。」

休注意到,說道法師帝國時,皇帝和東方明的態度變化。兩人的神情明顯專註起來。他知道,關於外地的判斷,將會是帝國是否信任自己的關鍵。幸好,他對此很有信心。「另一邊,這裡叫聖域森林,是龍心王國和教廷的交界處,我在這裡遇到了德魯伊們,這個種族非常奇怪…」,休把進入聖域森林,如何同世界樹發生衝突,如何同所謂的「神明」發生聯繫,並且他根據「神明」表現出的性格,發現其人格特質等等詳細描述了一番。「這個世界樹和所謂的神,都很奇怪。他們所展現的力量,遠遠超出我們現有幾大國家實力的綜合,甚至現在的聖盟,也無法很好的同它對抗。至於神明,我確定並非世界樹本身,而是在那裡,一個名為同步軌道的地方。」,休一邊指了指頭頂。

「這代表了什麼?是神明真的存在嗎?」,東方明加入進來。

休認為,這是東方老頭認可並信任的表現。

「當然不是。」,休的臉色也凝重起來,「就像地球世界,人類能夠飛向天空,進入太空一樣。我認為這個所謂的神明,應該是擁有航向太空能力的一股勢力,你可以把它想象為類似我前世世界的一個國家。」

「那麼,你能肯定它是人類嗎?」,昊天露出急切的神情。

休注意到了皇帝的態度,他覺得這樣的態度說明了一些問題,應該同帝國所掌握的資料有關,休點了點頭,「從性格特點,以及語氣來看,她不但是個人類,還是女性。」,休有意隱瞞了他判斷這個女性還是個少女的情報,「但是她到底是不是人類還不好說,就比如我在前一世,當連接上艦隊旗艦的中樞,彙集了所有來自於星艦的情報消息,那個時候我更接近於傳說中全能全知的神。當連接斷開,我又成為了自己。所以那是不是人還不一定,也許她早已便高造成不是人的東西。畢竟擁有飛天技術后,改造身體之類的事情還是很容易辦到的。」

「先生,我能這樣理解嗎?如果你知道更多的情報,也就能分析出更多的東西,說不定以你來自於另外一個時節的知識,就可能拯救人類和帝國?」,陸無雙終於開口了,她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沉默著,沒有加入到交談中來。

「啊,陸愛卿,你的看法很重要,說來聽聽。」

陸無雙先想昊天行了禮,「遵命陛下…我同聖盟諸位接觸的更早,也更能體會到福斯特大人所謂的異界的技術是什麼樣子。反正沒有親眼所見,絕對無法想象,僅僅靠一些自製的魔導裝備,以及隨處可見的魔石,竟然能夠把普通士兵打造成可以同東翁戰鬥,而不落下風的魔導戰士。」

「什麼?!你是說,聖盟的戰士都是普通人嗎?」,東方明問話是,嗓子都啞了。

陸無雙搖了搖頭,「並不能說是純粹的普通人。不過我大致向這些士兵打聽了。他們中有人是農民,也有人曾經是流民和鐵匠之類的,反正都是些普通人,經過半年的訓練,學會使用魔導裝備,並且簡單的排演了幾十遍戰陣,就上場了。他們雖然是訓練過的戰士,不過相比於帝國普通戰士的訓練,這些人其實就是武裝平民,只不過裝備和戰術操練的動作不一樣罷了。」

陸無雙的話引來了帝國重臣們的竊竊私語,許多人甚至要用手拖住下巴。

昊天皇帝咽下口水,「那麼以陸愛卿的見解,聖盟的魔導軍隊是可以大批量出現的制式軍隊,是嗎?」

陸無雙重重的點了點頭。無聲的驚愕傳遍御書房。

休知道,剛才自己費盡唇舌,最終的效果還是陸無雙的幾句話更強。帝國人信任她,所以她的現身說法才更有說服力。

皇帝重重的點了點頭,「好,既然如此,那麼帝國將會全力以赴同聖盟聯合,如果這樣都無法拯救蒼生,那也是天意,朕再無遺憾。」

東方明當先領頭,陸無雙等人跟隨,帝國人都拜服在地。「臣等遵旨。」

……

……

倉皇的逃跑,耗盡法力還不能停歇。幾乎用盡了手裡的魔石,東翁失魂落魄的飛到了帝國腹地,一處無人的山野,他才敢降落下來。

他顧不得睏乏,扔掉已經變成灰白色的魔石,從所剩無幾的魔石中挑出品質最好的拿在手上,開始盤膝打坐。他不顧上其他,瘋狂的補充著體內消耗的法力。他害怕一會兒那些會飛的士兵追上了,他便失去了補充的機會。

多少年了,他還是頭一次如此的狼狽。自從築基以來,他再沒有遭遇過如此的危機。曾幾何時,他還以為自己是不可戰勝的,已經達到了神明的地步,現在看來,他也太過狂妄了。別說神明,他的能力,竟然抵不過幾個裝備了魔導器的士兵。 信步而來,篤定的態度,以及對於環境的熟悉程度,讓來人表現的那樣的自然,以至於東翁一開始沒能反應過來,這裡不應該出現其它人。

當他終於意識到,這個人來者不善,他已經坐在了東翁面前。兩人好像老朋友一樣,正在促膝談心的距離上。

「……」,即使是東翁,這時候也必須要強自鎮定,才能做出應對。好一會兒后,從牙縫裡擠出來的話沖入來人的耳朵。「你信不信,我隨時能夠讓你爆體而亡,內臟翻出,皮膚炸裂的滋味可不好受。」

來人微微一笑,「我當然相信,金丹期的大佬能夠做到這一點。不過…」,他臉上的笑意更盛,「…不過作為一個沒什麼實力,對於幽影之力的掌控還在初學者階段的殘廢來說,能夠輕易化解掉你的攻勢,你信不信。」

東翁勃然大怒。他依舊盤坐著,不過這時候周身的氣流不穩定的盤旋起來,地面的灰塵和枯草更是隨著小型的颶風扶搖直上。東翁仙風道骨的姿態已經破壞殆盡,取而代之的是個癲狂老頭的面孔。他眼睛里一樣的光芒一閃,似緩實快的一隻手指向來人點出。

微型的風暴遽然失去了力量,小石子和枯草落了滿地。煙塵過後露出東翁愕然的臉孔。他不可思議的看了看來人,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

幽影之力的光輝再次聚集起來,手指電出,狂風起,狂風落。來人好整以暇的看著老頭不斷的嘗試,不斷的失敗。

「我是龍心王國的休.福斯特,國師大人既然無法把我殺死,我們還是談談如何?」

東翁用極度忌憚又充滿怨恨的目光瞥了休一眼。隨即他身上突然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半透明的金色光盾和光劍的豪雨無徵兆出現。光劍群瞬間穿透休的身體,光盾一往無前的推進,把休整個給籠罩了進去。

「呸!不自量力的東西,也不撒尿照照自己的樣子,敢跑到老夫面前撒野。也好,被光劍穿身,被光盾碾壓城肉沫很適合你這樣的雜碎。至少能讓我的心情好一些。」,一邊自言自語的嘟噥著,東翁重新坐直身體,他打算繼續打坐,討厭的小子來到,說明他的位置已經暴露,但是剛剛收集起來的發力因為剛才的爆發又消耗殆盡,必須先恢復一些才好。他抬頭,從破落的洞口看了看灰色的天空。 肥而不膩 那些個蒼蠅一樣,飛來飛去的傢伙實在是討厭。既無法追上,又勾不到。看似不痛不癢的攻擊,實際上蘊含了恐怖的殺傷力,所以東翁對上他們實在是憋屈的很,既沒法打,又扛不住,也只能逃跑了。真不知道是那個傢伙訓練處這麼一幫傢伙,簡直是豈有此理,作為神一樣的存在,竟然對付不了這些怎麼看都是普通人的士兵。

他在心裡暗暗的發誓,得空一定要專研一些能夠遠程打擊的法術。那些會飛的士兵要是靠近了,肯定是分分鐘秒殺的貨,可他們就是那樣的賴皮,毫無俠義精神。愣是把他這位半神逼到如此地步。

「呃…喂喂喂,你還好嗎?我還在呢,你怎麼就好像我不存在一樣啊!」

隨著這個自稱休的傢伙在眼前搖手。一瞬間,東翁想要裝作沒有看見,可是最終他無法騙過自己。他看向休的目光中充滿了苦澀,「你…是什麼鬼?明明沒有實力,我為什麼干不掉你。你應該死了知不知道,你不應該還能這樣子坐在我面前啊!」,東翁歇斯底里的大喊,他對自己會如此事態感到很不可思議,可是眼前的傢伙,明明是個弱不禁風,一推就倒的廢人,他又擁有排山倒海的力量,怎麼就對付不了呢?

「現在看到了吧。你應該活了三百年了,難道還無法面對現實嗎?我本無意同你做對,只是想找你談談。也許我們之間還能有合作的可能。」

休嘴裡說著什麼,東翁全然聽不見,或者說他能夠聽見,也聽得懂,卻無法理解其中的含義。他不斷搖著頭,努力催發體內的幽影之力,要把眼前這個不自然的,不應該存在的東西撕成碎片。他覺著,如果無法把這個不正常的傢伙幹掉,那麼他的過去,他的努力以及他一切引以為豪的東西,都將失去意義,他無法接受失去這一切,只能要求眼前的傢伙去死。

「……」,休還想要說什麼,不過他最終什麼都沒有說,而是搖了搖頭,長長的嘆了口氣,便從簡陋的山洞中走了出去。

……

……

山洞之外,比克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長官。」,對於這個稱呼他用的十分順嘴,覺得既簡單,又有氣勢,「您實在不需要一聲返現,讓屬下這些人進去交涉就可以了。

休搖了搖頭,「你們去還真的不行。你別看我這個樣子,卻有著自如操控幽影之力的能力。這也是東翁的法術對我無效的最主要原因。如果他那一把劍,或者乾脆用拳頭轟我,我反而要抱頭鼠竄呢。」

比克示意身後待命休息的航空魔導隊的士兵們做好啟程準備。「那麼下面怎麼辦?要動手除掉他嗎?」,比克做了個手刀下切的姿勢。

「不用,隨他去吧。即使多麼驚才絕艷也罷,只要他一天無法正視現實,把過往看的比現實更重要,他對我們就不會有任何威脅。」

隨後比克同另一名士兵,兩人架著休,航空魔導隊在靜悄悄中起飛並消失在了這塊荒蕪之地。

三天之後,恢復了一身法力,東翁警戒的從洞穴里探出頭來,四處學么后,運氣法術,飛快的從半空中離開。

……

……

十五天之後,帝國東部近海區域。這裡碧波萬頃,烈烈陽光之下,清澈的海水能夠照出海底,白色的沙岩和淺灰色的淤泥。游魚和各色的淺海生物在溫暖的海水中游弋覓食。

一個既不屬於飛鳥,又沒有翅膀的長者四肢的奇怪生物,在海上距離海綿不過十幾米的地方快速飛行。

他就是東翁,逃脫追兵的眼線后,他沒敢繼續留在內如。那個獨臂的,永遠無法殺死的可怕傢伙,時時的闖入夢中,連入定的時候都不例外,讓他無法真正的得到休息。 霸道:別惹暴脾氣少東 兩天前,他驚恐的發現,自己的法力和能夠調動的力量的強度,竟然硬生生的跌落了一個大的境界,成為了築基期的水平。他十分懷疑,獨臂傢伙是龍心王國來的高手,用特殊的辦法影藏了實力。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又想起了這句古話,並深以為然。隨之也感受到了興奮。三百歲的他已經有兩百多年沒有那樣興奮過了。這代表了他依舊有進步的空間,而半神進一步就是神了。至於龍心王國的人是什麼來頭,以及為什麼會突然蹦出來這麼個神奇的傢伙反倒不在他的考量之內。他只要知道有更厲害的人物出現在帝國,便已足夠。

東翁把其龐大的神識擴散到周身很大的範圍內,到他這個階段,方圓十公里的一隻螞蟻都能感知清楚,他眉頭一動,隨即加速向一個方向俯衝下去。那個方位,先是一個小黑點,隨即越來越大,等到東翁距離這個海面上漂浮的黑點有千步的距離是,一艘造型古怪的,可能是船的玩意兒呈現在眼前。他眯起眼睛審視了一下這艘看上去僅能容納不到十人的小艇。艇身四周光華流轉,半透明的藍色光罩之中,暗金色的船體既像金屬,又不是金屬,看上去高貴典雅之餘,有種讓人不敢褻瀆的莊嚴的感覺。「好一個魔導器,不愧為能同法師帝國對抗的異族,底蘊果然深厚。」

東翁臉上露出笑容。他的計劃並不複雜,聯繫上這段時間不斷寇邊的異族人。在他看來,以他的能力和實力,再加上他對帝國的了解,不管是什麼樣的勢力,只要有志於帝國疆土,必然會重用於他。也許他還能夠從異族人那裡獲得好處,使自己的修為更進一步。

至於所謂的忠誠、理念以及人類的存亡之類的。他雖然從昊天那裡聽說過帝國的過去,卻不以為然。「只要有老夫一人存在,人類即可興盛,老夫亡,人類損失之大,千年難尋第二。」,東翁哈哈一笑,把心中唯一的良知和理性甩在一邊,想著異族人的魔導艇俯衝下去。 碧海之上,一艘並非沉浮在海中,而是漂浮在極低的低空的暗金色小艇飛快穿梭破浪。如果沒有刻意去注意,還會以為小艇是一艘海船,在海中航行,實際上它卻是一條飛舟,掠過海面而已。

小艇穿過一堵宏偉的水牆,在其尾部,有個什麼東西被丟了下來。看這個樣子,應該是飛艇上丟棄了什麼垃圾一般。不過隨著那個東西翻滾下落,並且掉入海中,很快又浮了上來。這是一具屍體,面朝下,背朝天,沉浮在碧海中,同周圍美麗的景色格格不入。屍體的衣衫破爛,披頭散髮,不過從其滿頭的銀絲可以看出,此人是一名老者。衣衫雖然破爛,卻可以從紫色的用料以及布條那光滑的能夠反射陽光的質料看出,死者生前一定是穿著錦衣,非富即貴。

不過在這碧海之上,遠離人類世界,再大的權勢和富貴都沒有意義。龐大的黑影從水底接近浮屍。隨即水柱涌動,一頭通體光滑,呈青黑色的海中巨獸衝出水面。其巨大的身軀一直升高到海面五六米的高度,長滿尖牙利齒的血盆大口隨著向上的衝力把包括海水、屍體以及一些水草雜物等一起吸入巨獸腹中。隨著水花四濺,巨獸再次潛入海底。碧波之上,陽光灑滿點點金光,景色美麗依舊,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