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監控內的墨鏡男說得可謂是惟妙惟肖,不知道的還以爲真是秦始皇。

  • Home
  • Blog
  • 監控內的墨鏡男說得可謂是惟妙惟肖,不知道的還以爲真是秦始皇。

然而,那位大叔還真不知道秦始皇是誰,留給劉茫的,只有單純一個字:“滾。”

“錚!”

突然,不知從哪冒出來的一把四十米大砍刀出現在了墨鏡男手中,架在了大叔脖子上。

隨後墨鏡男輕鬆的拿到了自己的酬勞,愉快的轉身離去。

畫面一轉,一樣是將人堵在了一個巷口打劫,但這次臺詞倒是簡化了不少。

“我是秦始皇,其實我沒死,我在SX市有我的一座地下王陵,裏頭藏着三千噸黃金,只要給買個飛機票,等我拿到寶藏封你做護國大將軍!”

但留給墨鏡男的,依舊只有一個“滾”字。

隨後墨鏡男還是憑藉着一把四十米大砍刀獲得了應有的報酬。

接下來的幾個搶劫畫面中,墨鏡男似乎察覺了說再多也沒用,但是爲了湊字數,還是簡單的說了句臺詞。

“我!秦始皇!給錢!”

說完順便四十米大砍刀一架,就這樣,就靠這句話,墨鏡男暢通無阻的拿到了八份報酬。

“如果大家發現了監控中的歹徒,請大家及時撥打10086。”

···

一個昏暗的小房間內。

一個三俗地攤流小說作者正在碼字,一遍流着口水,一邊瘋狂意淫。

突然,三個黑衣大漢破門而入,手中更是提着一個黑色手提箱。

“啪”的一聲,黑衣大漢將手提箱摔在桌面上,打開箱子,裏面整齊擺放着一疊疊現金,足足一百萬。

只見黑衣大漢怒聲吼道:“艹你大爺的,移動到底給了你多少錢,我聯通給你十倍!以後不要再用10086了!”

···

倒是蘇丹紅很是驚訝的樣子,“哇!現在還有人搶劫,不知道現在天網的破案率是99%嗎?”

劉茫跟着點頭附和道:“是啊,這種特立獨行,又有品味的事情到底是哪個帥小夥做的呢?”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這時,原先走入登機口的旅客喊道:“喂!導遊,怎麼還不過來,再不登機就來不及了。”

“好!”蘇丹紅也察覺到自己在登機口外停留過久。

但在轉頭的瞬間,蘇丹紅也看到了劉茫轉頭時的側臉,蘇丹紅楞了一下。

不知爲何,眼前這人的側臉好熟悉,似乎見過,但又想不起來。

飛機上,蘇丹紅再次點了下人數,發現只有九人,少了劉茫一人。

“我們還有一個人呢?怎麼不見了?是不是還沒上飛機?”蘇丹紅徹底慌了,但又想起劉茫是在自己前面登機的。

這時其中一名旅客指着另一邊說道:“我剛剛看到他好像朝那邊走去了。”

“啊?”蘇丹紅朝另一邊看了過去,發現是頭等艙的方向,連忙跑了過去。

掀開簾子,發現了正準備坐下的劉茫,蘇丹紅急聲喊道:“這裏是頭等艙,我們的座位是那邊。”

而一旁的空姐趕緊攔下準備上前的蘇丹紅,“這位小姐,飛機上請不要大聲喧譁,而且那位先生已經升爲了頭等艙。”

劉茫意外的看了蘇丹紅一眼,“哦,抱歉,我忘記跟你說了,我自己升爲頭等艙了。”

頭等艙的人都將目光看向了蘇丹紅,蘇丹紅只好尷尬一笑,“那一會一定要來找我,不要走丟了。”

“額,也對。”劉茫點了點頭,轉頭對空姐說道:“我旁邊還有一個位置,幫她也升爲頭等艙吧,這樣我就不會走丟了。”

蘇丹紅被劉茫的話嚇了一跳,“這樣不好吧,外面還有其他旅客等着我。”

而回應蘇丹紅的,只有一聲嬉笑,“不用這麼緊張,我開玩笑而已。”

這是蘇丹紅的人生中,第一次如此想揍人,不是因爲玩笑,而是因爲劉茫那超賤的語氣。

蘇丹紅乾笑兩聲趕緊退了出去,再停留在這裏,估計要尷尬至死。

在尋找歸家之路無果的劉茫,打算先旅個遊放鬆一下身心,順便嚐遍各地美食,再遊遍神州大地的山川美景。

然後,然後再說。 B市國際機場,傍晚。

夕陽拉下夜幕的一刻,總給人一種落寞的感覺,依稀記得在這黃昏時刻,總會寫兩句湊一湊,字數,這讓人不禁感慨,我爲何這麼吊?

下了飛機,劉茫老老實實的找到了蘇丹紅,本就打算享受生活,劉茫並沒有到處惹事。

然而事與願違,剛下飛機的劉茫數人便遇到了事,倒不是劉茫惹事,而是機場出了事。

從機場的二樓望下,對一樓的情況可謂是一目瞭然。

只見一渾身酒氣的男子正揮舞着菜刀,右手更是勒住了一位年輕空姐的脖子。

本就喜歡看戲的劉茫一人悄悄走到一旁,打算做一個吃瓜觀衆。

醉酒男嘴裏更是胡言亂語,“都讓開!都給我讓開!哈哈,想跟我分手?我在你身上花了那麼多錢,竟然就想這麼甩掉我?”

隨後更是將刀架在了空姐脖子上,“我是不會讓你離開我的,就讓我們同歸於盡吧,哈哈哈。”

就在這時,機場外傳來了警車的聲音。

“眼睛瞪的像銅鈴,射出閃電般的機靈。”

“耳朵豎得像天線,聽着一切可疑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圍觀的羣衆面容一喜,紛紛看向外面,只見一輛又一輛的警車停在了外面,還是繼續響着那悅耳的警鈴聲。

“你磨快了尖利的爪到處巡行,你給我們帶來了生活安寧。”

“啊哈啊,哈哈黑貓警長,啊哈啊,哈哈黑貓警長。”

而後從幾輛警車上下來了十幾位黑貓,呸,警察,動作迅速的隔離了現場。

一位身穿棕色西裝的中年男子走出人羣,慢慢靠近醉酒男,一看就是談判專家。

“別過來!再過來我就弄死她!”見有人突然靠近,醉酒男情緒有些激動,

談判專家很是淡定,顯然已經習慣了這種場面,只見其舉起雙手示弱。

“你別激動,不就是分手嗎?我還以爲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呢?又不是天塌了,不算什麼大問題,重新再找一個不就好了嗎? 第一聖祖 沒必要想不開。”

醉酒男被一忽悠,心中有些動容,覺得談判專家說得有些道理。

然而這時,一道平淡的聲音輕輕響起,“突然分手,不是被綠還能是啥?”

醉酒男猛然驚醒,是啊,二人前兩天還過得好好的,突然提出分手,這不就是劈腿的徵兆嗎?

幡然醒悟的醉酒男怒聲吼道:“我就說怎麼突然分手,原來你這小賤人在外面有人了!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圍觀的羣衆與警察四處張望,想要找出那聲音的根源。

劉茫沒想到這羣人的聽力竟然這般好,自己好像也沒說那麼大聲吧?

就在醉酒男聽到的那一刻,劉茫及時反應過來,也學着周圍的人四處張望,假裝尋找罪魁禍首。

見醉酒男的情緒如此激動,談判專家安慰道:“放下武器,爭取寬大處理,最多坐兩年牢,一眨眼的功夫就出來了,還能光明正大生活,孝敬父母,娶妻生子,享受天倫之樂。”

談判專家說的可謂是惟妙惟肖,豪情萬丈,彷彿明天便是大好時光一般。

醉酒男聞言,突然又覺得很有道理,坐個牢,兩年後不又是一條好漢嗎?

突然,那道很不和諧的聲音再次響起,“這瘦骨如柴的樣子,坐兩年牢不會斷手斷腳算我輸,還想娶老婆?有人要嗎?”

這下就連談判專家都惱了,額頭冒起數條青筋,恨不得找到那搗亂之人,將其碎屍萬段。

劉茫也不知道爲啥,就是忍不住說出來,可能是賤慣了了也說不定。

談判專家見醉酒男要採取進一步的行動,急忙勸道:“你們是感情糾紛,如果放了人,我們可以按民事糾紛談公道。只要他們不告你,我們可以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

醉酒男此時也清醒不少,有些後悔自己衝動下的所作所爲,內心升起了希望。

然而那道聲音不出意外,還是繼續出來砸場子,“這話你自己都不信吧?”

最先暴走的,不是嫌犯,而是談判專家,“誰?!有種給老子站出來!別躲在這裏不出聲,我知道你還在,有種劃下道來。”

劉茫識相的選擇了認慫,並沒有像弱智主角一樣敢作敢當,能慫絕不肛。

但這是自己闖的禍,作爲一個行俠仗義的三好公民,劉茫覺得有必要幫警察抓住嫌犯。

於是劉茫隨手從身旁的垃圾桶擰下了一塊鐵片,並將其揉成了針型,避免傷到旁邊一人。

說時遲那時快,劉茫見醉酒男有異常舉動,率先一步將手中的鐵針射了出去。

一擊爆頭!

“shit!”劉茫暗罵一聲,趕緊戴上墨鏡,假裝成一個無辜的路人。

“不!碧池你怎麼了?!”醉酒男看着躺在懷中的女友,眼神有些慌亂與絕望。

此時碧池的頭部已經血流成河,奄奄一息,嘴巴微動,眼神更是有些莫名其妙。

劉茫憑藉着爐火純青的脣語技巧,判斷出碧池的說話內容便是:“MMP!”

原本已經走遠的蘇丹紅見劉茫沒跟上,返回後發現停留在二樓的劉茫,“你怎麼不走了?我們還要快點過去酒店。”

“額,走不了了導遊,我爹要我立即回去繼承百億家產,我現在就要回去了。”劉茫攤手無奈道。

“可是你這樣錢是不會退你的。”蘇丹紅沒想到劉茫會突然要走。

“錢就算了,導遊你快去找他們吧,我一會就坐飛機回去。”劉茫擺了擺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雖然錢來之不易,但自己已經暴露了。

“那好吧。”蘇丹紅狐疑的看了劉茫兩眼,“那你保重。”

待蘇丹紅離開,劉茫給身後監控來了個和善的微笑,隨後裝作若無其事的路人甲走下一樓。

此時的醉酒男可謂是哭得昏天黑地,“不,碧池,你不會死的,我不會讓你死的!”

讓劉茫最爲無語的,是旁邊的警察竟然紛紛呆在一旁默哀。

“額,各位。”劉茫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說道:“我覺得吧,是不是應該叫救護車呢,或許這人還有救呢?”

劉茫的話彷彿刺激到了醉酒男,當下罵道:“叫什麼救護車!?我的碧池都快死了,你還讓我叫救護車?你這人有沒有公德心啊?!”

劉茫徹底服了醉酒男的智商,看來真的是殺人不喝酒,喝酒不殺人。

醉酒男傻,但別人不傻,周圍的羣衆紛紛掏出電話撥打10010叫救護車。

然而,因爲撥打人數過多,導致10010被打爆,沒人撥打得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