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盯著困在陣法中幾人,霽華眯起眼睛。

  • Home
  • Blog
  • 盯著困在陣法中幾人,霽華眯起眼睛。

「他們要是再惹我生氣。我就毀了髮帶!」 毀了髮帶,那可就失去龍鳳榜爭奪戰的資格了!

對此,霽華挑眉。環手抱胸,「我沒殺他們,沒有犯規啊!失去資格,那是他們自找的,可怪不了我。」

浮蹤客瞧著霽華。只覺得霽華這樣傲嬌可愛極了!

手指痒痒的。可惜他不敢。只能羨慕的看著月千歡捏了捏霽華的臉蛋,又親了親霽華。

浮蹤客暗想,他要是敢摸一下。不說月姑娘,霽華一定會追殺他。可怕!

在奪了王啟等八人的髮帶后。霽華兇狠的把他們將靶子射。故意不射中他們,一箭箭擦身而過。差點把王啟等人嚇得尿褲子。

霽華將八根髮帶,獻寶似的遞給月千歡。「娘親!」

「給我做什麼?這是你的戰利品,該你自己拿著。」

「可是我不想要。這是給娘親的禮物,娘親不要的話,那我就丟掉它們。」

浮蹤客驚呆了。「丟,丟掉?」

搶過來,還沒拿熱乎就要丟了?

霽華見他震驚。斜睨他,撇嘴道:「那給你?」

「不用。我拿著也沒什麼用。最高的名次才四十七,我可是三十呢!」

「那我們去找雲夜叔叔。一路上,我隨便丟。這要換誰撿到了,就是他們的緣分!反正不會給剛剛那些惡棍,壞蛋!」

「嗯,不給他們!氣死他們。」

月千歡看著霽華和浮蹤客,嘴角彎了彎。

氣死?怕是先要氣哭了。

不過這一路。霽華丟髮帶的地方,可是每一個善地。

不是妖獸窩裡,就是挖坑埋樹下。也有簡單的,就丟樹梢上掛著。可那樹上,卻纏著吸血鬼藤。就這麼一路走,跟雲夜會合。

會合時。霽華正把最後一根髮帶捆在木棍上。然後塞進了樹上的鳥窩裡。

不是什麼危險的妖獸。就是普普通通的鳥窩。裡面還有一窩小鳥,讓霽華好奇了逗了半響。

雲夜走來,詫異看了眼樹上的霽華。「這是做什麼?」

「小孩子的惡作劇。」

「娘親,這不是惡作劇。」霽華撇嘴,縱身跳下來。

綳著小臉,一本正經的解釋。「這是尋寶。娘親看,我還繪製了尋寶地圖。剛剛我跟浮蹤客討論了,可以把地圖分出無數份丟出去,一定很多人來玩。」

月千歡瞅著尋寶圖,嘴角抽搐。

能把名次髮帶玩出這種花樣。霽華是熊孩子,浮蹤客也好不到哪兒去。熊大人一枚!

雲夜搖頭。他道:「這樣也不錯。可以吸引大部分人注意力。然後我們去找……」

看見浮蹤客,雲夜止住後半句話。

他示意月千歡。也要帶上浮蹤客嗎?

月千歡聞言,沉眸思忖了一會兒。帶不帶浮蹤客呢?

沒等她定下結論。浮蹤客察覺不對勁,率先問:「怎麼了?我覺得你們好像不著急去搶名次的樣子。你們難道有別的事?」

「對。」

「那我能一起去嗎?」

月千歡勾唇,笑的腹黑。「可以。只不過你要答應一件事。」

「什麼事?月姑娘你儘管說!只要我浮蹤客能做到的,一定沒問題!」

「我要你……」 「啊啊啊!」森林中,一聲憤怒扭曲的怒吼,驚起鳥雀無數。

有人立馬衝上去捂住王啟的嘴。「王啟你幹什麼!叫這麼大聲,引來妖獸怎麼辦?」

「對啊!引來妖獸你負責嗎。」

「閉嘴!你們一群廢物。就是因為你們,老子才丟了名次髮帶!」王啟氣的跳腳。

聞言一聽,眾人頓時不樂意了。

他們被揍得鼻青臉腫,渾身疼。還要被王啟罵?誰忍得住啊。

當即有人反駁。「還不是你。非要我們去襲擊那個奶娃娃,現在好了。髮帶全沒了。這可怎麼辦?」

「怎麼辦,只能去搶別人的了!早知道就聽趙老四的,不去摻和這件事。現在慘了!」

「就是。龍鳳山脈這麼大,咱們可有八個人。只有九天時間,萬一搶不到足夠的髮帶,豈不是沒資格逐鹿龍鳳榜了?」

眾人七嘴八舌聲討,怨恨不滿的目光紛紛落到王啟身上。

王啟一看,頓時更氣。

他緊握拳頭。惡狠狠瞪了眾人一眼,「怕什麼!老子有辦法帶你們搶回髮帶來。」

「什麼?」

「真的嗎?王啟你有辦法?」

趙老四安靜在一邊聽著。聽到王啟這麼說,他皺了皺眉。

「沒錯。」王啟抬頭,「你們跟我去找我大哥。我大哥會幫我的!」

「大哥?王啟你大哥也在這兒?」

「不錯。你們可知道我大哥是誰嗎?」

王啟神色驕傲,不可一世。吊足了眾人的好奇心,王啟才開口說:「我大哥可是天鬼宗的王龍也。」

「什麼!王龍也?」

「天鬼宗的王龍也?他居然是你的大哥!」

眼見眾人震驚,羨慕的表情。王啟身上的傷也不痛了。驕傲之極,「沒錯!」

「你們跟我走。見了我大哥,我大哥自會幫我們搶回髮帶。到時候,我定要將那什麼月千歡一群人好看!」王啟惡狠狠,怨毒的說道。

……

廣袤原始森林中。

月千歡一行人快速穿梭在森林中。

霽華做的尋寶圖傳播了開去。 盛唐小炒 路上,他們還瞧見不少人興沖沖的往他們來的方向趕去。可見霽華的計劃成功了。

霽華第一次計劃成功,可高興。嘴角彎彎的弧度,漂亮眼睛亮晶晶。

惹上冰山爵少 月千歡中途停下來核對了一下位置。「這邊!」

「月姑娘,我們到底去哪兒啊?」浮蹤客忍不住開口。他神色還有些古怪,平復不了。

實在是,月千歡對他的要求,好難啊!

聽浮蹤客開口,月千歡回頭看向他。「怎麼,後悔了?」

「怎麼會!我浮蹤客從不後悔!答應了的事,我一定會做到的。不就是,不就是……泄露了寶貝,要穿女裝公布身份嗎?」

浮蹤客咬咬牙,「我不泄密,就不用穿女裝。我怕什麼?只是,月姑娘你可沒說寶貝是什麼啊!」

「到了就知道了。」

「那萬一不是寶貝。月姑娘你輸了,可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事!」

「沒問題。」月千歡邪氣勾唇,「我若輸了。自會告訴你我的身份。嗯,還有霽華的爹是誰。」

「好好好!」浮蹤客激動點頭。

他卻忘了一句話,好奇心害死貓。 一路上急沖沖趕路。

月千歡一直核對手中月家捲軸變幻成的地圖。浮蹤客對此一直好奇。居然有人會有龍鳳山脈的地圖!

不過想到月千歡是天坤宗的小師叔,便也不覺得奇怪了。只是,浮蹤客不解。月千歡要在這兒找什麼寶貝?居然比龍鳳榜爭奪戰還重要!

好奇心蠢蠢欲動。浮蹤客好奇答案,一時也不著急去拿名次。

反正他有把握。最後拿到個好名次!

而且他有直覺。只要他跟著月千歡他們,一定能發現此生最大的秘辛!說不定,這次尋寶就是!

月千歡眾:秘辛?寶貝?堂堂魔帝難道不是嗎。

「主人,桃花樹就在山頂上了。」

腳步一停,月千歡抬頭看向山巔。

山巔之上,隱約可窺見一抹桃粉的色彩。像是在天邊鍍上一層粉色的雲層,色彩溫暖又明艷。

月千歡握緊捲軸,幽眸深深。「上去瞧瞧。」

「走!」

「娘親我們一起!」

縱身騰飛之上。

高山中有妖獸,密集的程度是森林中的數倍。但此時他們或察覺到了月千歡的威壓,縮頭沒有出來搗亂。

直到半山腰上,一隻金翅大鷹衝殺出來。憤怒厲嘯,振翅撲向月千歡他們。

鷹口一張,吐出冰霜利箭。

這攻擊力,堪比五階武聖的致命一擊!

月千歡抱住霽華閃身避開。雲夜在身後,執劍斬下。浮蹤客衝過來,「我來幫忙!」

「用不著。」雲夜冷漠拒絕。

他對峙金翅大鷹間,斜睨浮蹤客。冷冷道:「你退開。別礙事!」

「哎!你這人,我好心幫你你卻……嘶!小心!這金翅大雕有一群。我的媽呀,快跑啊!」

半山腰密集的森林中。厲嘯陣陣,一隻只金翅大鷹沖飛出來。

他們的羽毛就像是黃金打造的一樣。金光閃閃,十分輝煌漂亮。但萬萬不能因為漂亮,就掉以輕心。這金翅大雕,可是極其兇殘的猛禽!

更何況,此時這裡居然有一群十多隻。

簡直要命了!

浮蹤客掉頭就跑。結果跑出幾步,回頭看月千歡抱著霽華動都沒動。

浮蹤客瞪眼,急了跑回去。「月姑娘你還愣著幹什麼!這麼多金翅大雕,咱們對付不了啊!而且這可都是成年的金翅大雕,最低修為都有五階武聖。」

「大一群加起來,可是堪比八九階武聖的。再不走,咱們就走不了了!」

霽華先月千歡開口:「怕什麼。咱們有凌天呢。」

「凌天?那是啥東西。人嗎?」浮蹤客一愣。

這時,月千歡方才開口。

浮蹤客以為月千歡終於想開了,要撤退了。結果一開口,卻是說:「雲夜退回來。」

「嗯。」

「對!月姑娘我們快走吧!金翅大雕馬上就要包圍我們了!」

「怕什麼?」月千歡冷笑勾唇。只見她張開手,手腕一抹碧血植株搖曳身體。

「凌天,該你了。」

「遵命!」

頃刻間。碧血藤蔓衝天而起。

瞬間遮天蔽日,籠罩眼前世界。只看得見這碧血一樣璀璨的巨大藤蔓植物。

浮蹤客倒吸口氣,目瞪口呆。 只見那龍鳳山脈中的一霸,金翅大鷹居然在碧血藤蔓一出,立馬厲嘯變成的慘叫。堪稱驚恐之極!

也不管月千歡他們了。分分鐘調頭調跑。一群金翅大鷹撞在一起,鳥羽漫天飛。慘叫凄厲刺耳。

但這也不及碧血藤蔓的恐怖,給人帶來的震驚!

妖藤所過之處,金翅大鷹連掙扎都沒有。瞬間被吸干掏空。金翅大鷹在前面逃,碧血妖藤在後面追……

不遠處,亦有兩批人馬盯著這邊。

見此立馬調頭,回去傳遞消息。

……

「你說什麼?有人在追殺金翅大鷹?這是誰?好大的本事。」

「是月千歡!那個天坤宗的小師叔,老大我們看的清清楚楚!」

「什麼?月千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