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直到有一天,魔靈在我的無數次的吸收靈力的磨礪下,最後靈力枯竭而亡。

  • Home
  • Blog
  • 直到有一天,魔靈在我的無數次的吸收靈力的磨礪下,最後靈力枯竭而亡。

而時空封鎖的力量也終於被解除了,我吸收了魔靈的靈力之後,輕易地劃破了時空的限制從老榕樹的樹身中鑽了出來。

也就是這個時候我看見了穿着白大褂的胡萊正背對着我在牆角吹着口哨搖着屁股好像在……

他突然感覺到背後有人,慌忙地提了褲子轉了過來:“是誰?”

我微微地吃了一驚,而胡萊卻是嚇了一跳。

經過了這麼多年,胡萊怎麼一點都不顯老?

“你是誰?”胡萊吃驚地叫道,同時警戒地後退幾步。

我的心裏頓時涌起了一股親切的感覺,多長時間了,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在是生死邊緣一個人度過,沒有親人沒有朋友。現在,居然讓我一出來就遇見了老熟人,我心裏怎麼能不激動。

我激動地說道:“我是林一,你,不記得我了?”

“林一?”胡萊很疑惑地重複着這個名字,似乎真的想不起來了,“切,什麼名字,這麼難聽?”

我一下子無語了,不過看附近的環境,發現一切好像都回到了正軌,沒有了廢墟沒有了陰霾,一切的一切好像回到了十年前的樣子。

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那些建築……那些建築怎麼看怎麼都這麼眼熟?如果是在廢墟上重建,怎麼可能建出這麼一模一樣的建築出來?難道……

我突然好像反應過來了,於是我問道:“胡醫生……”

胡萊很吃驚:“你怎麼知道我姓胡?”

我心中的想法好像被證實了,我不會是回到了胡萊認識我以前的時空了吧?

於是我弱弱地問道:“今年是****年?”

胡醫生就更是吃驚了:“這不是廢話嗎?你到底是怎麼來的?”顯然他還是那個膽子大到無邊的胡萊,即便我現在的實力是在吸收魔靈之後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到了一種什麼程度連我自己都說不出來,但是他竟然沒有一點點的敬畏之心。

我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天哪,我真是穿越了嗎?回到了我認識胡萊之前了?我明明先是穿越了十年的時候到達了時空的盡頭,然後又在那個封閉的時空裏呆了那麼長的時間,別的不說, 加起來也差不多二十年了吧。但是我現在居然回到了故事最初開始的時空,這麼說來,這個時空的我還沒有來雲海。

也難怪胡萊不認識我了。

不過胡萊很重要,我必須要忽悠他一下,於是我開始忽悠說我這棵老榕樹的化身,並且告訴他世界末日的事情,並且跟他說如果遇上一個叫林一的人,一定要幫助他之類的。

不過胡萊是什麼人,向來都是鬼神不敬的人,哪裏有什麼能制約他的。要不是我故意透露一點他父親的事情,他哪裏會相信我。

之後的事情,就不用我說了,我發現自己的容貌並沒有發生太大的改變,雖然我和魔靈的一界裏真的經過了很長的時間,但是好像我不會老似的,我依舊是當初的我,只不過可能在思想上要成熟了許多。

本來我還想回去找爸爸媽媽,但是怕嚇到他們了,於是我之後就一直都是蒙面以神祕人的身份出現。

聰明的你應該猜出來了,沒錯,我就是前面出現過很多次的神祕人。

雖然我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但是我發現有些事情就是命中註定了,即便就是讓你再來一次,你也無法改變什麼。

我只能看着過去的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碰壁,一次又一次地犯傻,慢慢地看着他成長。這種感覺就好像在看自己的孩子成長一樣。

於是,我和過去的我一同來到了這一天。

有一件事情是我一直都很在意的,就是劉舒嫚約我在咖啡店見面的事,即便是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我也依然介懷當時自己沒有去見它一面。

那一天我把過去的我送入了時空裂縫之後,天空中真的下起了很大的雨,即便是時隔十年之久,我也還是爲當時的選擇有點遺憾,我不知道劉舒曼約我在咖啡店要講些什麼,我也不知道當時我的選擇到底是對還是錯。

咖啡店裏柔和地播放着陳奕迅的《好久不見》,就在我就要推開門走進去的時候,突然我感覺到自己的身後有道目光一直在盯着我,很犀利的那種。

我急忙的回頭,卻發現街角的角落裏有個身影閃過。

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茫然不知的新手了,我可以感覺到那人的氣息和身形,因此我也判斷出了這個人就是莫少聰那種怪物體。

我心中一驚:難道莫少聰已經培育出新的怪物了嗎?

我記得我在未來看見他的時候,他那時候的身後跟着可是一整個軍團。

他有意地引着我到了鬼屋附近,最後他現身了,但是我感到很奇怪的就是這個身形和莫少聰的想去甚遠。我感覺他不是莫少聰,但是肯定和莫少聰有關係。就在我要問他話的時候,他突然撲了過來,我急忙閃了一下。

但是他的攻擊非常的伶俐,招招都是致命的。

我抽空問道:“你是莫少聰派來的?”

他沒有說話,而是發了瘋一樣地死命的攻擊我。現在的我又豈會是那麼容易打到的,就在一個錯身的機會,我突然亮出了鬼手,也就在同一時間我的鬼手直接洞穿了他的身體。

那個怪物好像沒想到就這麼容易被我幹掉了,他的眼睛突兀地睜開着,身體因爲生命的流逝而微微地顫抖着,最後他的身體在慢慢地萎縮着,萎縮着……

最後,我驚訝地發現躺在手裏的竟然……竟然是莫淺!!

腦子裏就好像一枚**轟的一聲炸開了。

“莫淺?”

她微微地笑着,嘴角掛着血,說道:“謝謝你,我終於可以解脫了!我、我看了光盤。我殺了好多人,我、我不想的。我控制不了我自己。現在,我終於可以安心了!”

“莫淺!!”

“妹妹!!”身後莫少聰的驚叫聲響了起來。

難道,這就是宿命? 臨夜微涼,習習的微風從列車上開着的窗子吹進來。

本應是傍晚夕陽無限好的光景,但是對於坐在車窗邊,把玩着一把左輪勃朗寧手槍的商天雄來說,卻是沒有一絲讓心靈去旅行的意味。

下午剛接到上級領導,緝毒大隊大隊長***通過內部的虛擬網給自己打來的電話,說是自己已經被選擇爲代號爲“藍劍”的祕密行動的隊員,對外代號“血狼”。

商天雄,男,“藍劍僱傭軍團第一縱隊上校”,“雷霆行動”祕密隊員。

低下頭看了一眼上級發給自己的祕密級行動證,商天雄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

收好了行動證,看了一眼車窗外,此刻已是黃昏時分的光景,視線之處,彷彿是蒙上了一層毛玻璃,遠山、房屋、站臺,都在朦朧裏飛逝而過。

突然,包廂外傳來了喧譁的聲音,商天雄不自覺的將注意力集中在了包廂的門上。

同行的上級派來配合自己行動的其中一位警衛員張天平站了起來,隨商天雄說道:“隊長,我出去看看!”

小張在隊伍裏是出了名的警惕性強悍,這一去過了很久都沒有回來,留下來保護商天雄的另一位警衛員趙剛急了,說道:“這個小張,最近做事怎麼總是拖拖拉拉的,都過去快半小時了。這可是在列車上啊,莫不是看上了哪位漂亮的乘務員,很人傢俬奔去了吧?”

商天雄撲哧一笑,“這火車開的這麼快,他們就是想私奔,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小命吶!”

過了好一會兒,張天平還是沒有回來,商天雄這纔有些着急了。

這兩位小警衛員都是頭一次和自己出遠門,兩人又是剛入伍不久的小新兵蛋子,要是出了什麼事,自己在上級那邊也不好承擔。

又等了一刻鐘的樣子,仍然不見張天平回來,商天雄心裏擔心這個小警衛員真的會出了什麼事情,對趙剛說道:“我們去找小張吧!”

他們包下了兩個貴賓車廂,乘務員對他們自然是笑臉奉承的,一見他們出來,立刻從過廊的那一邊,快步走到了商天雄的面前,“先生,尹軍的人正在檢查車廂呢,您還是去包廂裏先歇着吧!”

趙剛頓時對乘務員的態度感到了十分的不滿,“自從出了首城,就一直查來查去的,就跟炒冷飯似的,炒來炒去,飯還會多了不成!”

商天雄生怕趙剛多嘴,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賞了趙剛兩個糖炒栗子,嚴厲的批評道:“剛子,注意紀律!”

趙剛委屈的看了商天雄一眼,心不甘情不願的向那位乘務員行了一個軍禮以示賠罪,站到了一邊。

那乘務員不以爲意的說道:“聽說是要抓什麼人吧,據說是什麼要犯,其他車廂都盤查了一遍,還把人一個一個的叫出來細細盤問,也沒問出個所以然來。”

趙剛這次沒有再犯錯亂說話,而是站在一旁思量着乘務員的話:原來在抓犯人啊,還以爲這列車上藏着什麼金銀財寶呢?

乘務員見自己說漏了嘴,連忙勉強的笑道:“我也只是猜測罷了,這種事情誰又會知道呢!”

商天雄向趙剛說道:“剛子,我們先回去吧!”

緊接着,又和乘務員說道:“要是看見了我的警衛員,讓他趕快到包廂來!”

一邊說,一邊向趙剛使了一個眼色,趙剛便給了那乘務員一些小費,乘務員連忙將錢接過來,就差沒搖尾巴了,連連說道:“請先生放心!”

趙剛狐疑的看了那乘務員一眼,這纔跟隨着商天雄走進了包廂。

商天雄在窗下的沙發上坐下,趙剛端來一杯泡好的咖啡放在了商天雄的面前,坐在了商天雄對面的椅子上,語氣有些不滿,"隊長,那小子口中的尹軍究竟是什麼來頭,連我們都敢查!"

玩味的一笑,商天雄彈了彈菸灰,"知道尹天平嗎!"

一聽到這個名字,趙剛猛然一怔,心裏尋思着,能讓隊長這麼厲害的人物關注的,或許真的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呢。

茫然的向商天雄搖了搖頭,趙剛將咖啡向商天雄面前推動了一小段距離。

嬌妻撩人:總裁你別追 端起了咖啡,商天雄一邊用精緻的小勺子輕輕的攪動着咖啡表面浮起的泡沫,眼神中閃過了一絲兇光,"此人就是金山角地區最大的毒梟,由於此人有軍方高層背景,對外以尹軍自稱,祕密從事非法的地下毒品交易。"

趙剛一聽,頭腦一熱,握緊了腰間的手槍,"隊長,我這就出去把他崩了!"

向趙剛招了招手,商天雄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咖啡,"剛子,和你說過多少次了,注意紀律!把槍給我放下,坐下!"

"但是,隊長,這可是一個大好的機會啊!"

趙剛無奈,只能坐下,但是依然不想讓這個機會白白的流失掉。

將煙在菸灰缸裏熄滅,商天雄湊近了趙剛,"剛子,如果你是尹天平,你會怎麼做!盤查這種事情,他一個大號大毒梟,會親自來到這種地方嗎,人是要抓捕的,但是不是現在,爲什麼單單要查我們這趟車,而不是去查其他的車?"

趙剛這才明白了,拍了拍腦袋,"還是隊長想的周到,是剛子衝動了,隊長,你的意思,就是說尹天平早就已經知道我們會出現在這裏,所以想要藉着盤查之名,將我們一網打盡!"

商天雄笑道:“剛子,如果所有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像你想象的那麼簡單就好了!”驕還沒等商天雄說完,包廂裏閃入了一道人影。

帶起一股淡淡的暗香,女子就這麼突然的闖進了商天雄所在的包廂,見到了坐在窗邊的沙發上正一臉狐疑的看着自己的陌生男子,白衣女子不好意思的向商天雄笑了笑,撩了下額前有些凌亂的秀髮,"不好意思,我走錯包廂了!"

正當白衣女子轉身欲離去之時,一直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的商天雄突然出聲叫住了白衣女子,“外面那麼混亂,你一個女孩子家出去難道不害怕嗎?”

白衣女子頓時猛然一呆滯,緩緩的轉過頭來,眼神中寫着一種叫做茫然的情緒。

包廂外的吵鬧聲愈發的清晰,商天雄站了起來,快步走到了包廂門附近,透過包廂門上的縫隙,商天雄看到那些兇相畢露的販毒分子們正在和鄰近包廂裏的乘客正在進行着激烈的爭吵,很顯然,他們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自己了。

本然是想要等趙剛得手之後,自己再和趙剛一起演上一出苦肉戲,好乘機打入敵人的內部。

但是現在,這個陌生女子的出現,徹底的打亂了商天雄原來的計劃。這個陌生女子是敵是友,自己不得而知,她是不是那個乘務員口中所說的那個要被抓捕的要犯,也不明朗,這位陌生女子的出現,就像是一層迷霧,讓自己原本計劃好的部署變得更加的撲朔迷離。

向着那位陌生的白衣女子做了一個禁止出聲的手勢,商天雄將手慢慢的伸向了門把手上。

還沒等商天雄的手觸碰到門把手,包廂的門就被那些荷槍實彈的尹軍給野蠻的撞開了。

本以爲那個白衣女子會像普通的女子一般害怕的躲起來,但是令商天雄感到詫異的是,只見那白衣女子竟然一臉淡定的走向了餐車,從上面取了一瓶番茄醬和一大盤薯條,坐在了窗邊的沙發上就着番茄醬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幾名身穿深褐色防彈衣的“尹軍”,端着幾挺迷彩綠的微型***強行進入了包廂,將商天雄給包圍住了。

白衣女子見到這種請客,假裝失手將番茄醬撒在了雪白餐巾上,見到那些端着微型***的“尹軍”,假裝着手忙腳亂的將番茄醬繼續灑在雪白餐巾上,如果仔細看的話,可以發現,那白衣女子灑番茄醬的動作看似凌亂,但是卻是在用一種類似畫點劃線的方式在雪白餐巾上運動着。

商天雄回頭看了一眼白衣女子,立刻就被餐桌上的灑上了番茄醬的雪白餐巾給吸引住了視線。

多年的僱傭兵生涯告訴自己,這個白衣女子絕對不會像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羸弱,這赫然正是摩爾斯電報碼,翻譯成明文就是SOS,這白衣女子正在向自己求救!

這一刻,讓商天雄對那位白衣女子的真實身份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如此鎮定自若的應變能力,根本就不可能是一個普通的女子面對如此生死攸關的危機時,所會擁有的表現。

商天雄向後退後了一步,將手舉過了頭頂,“軍爺,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商販,不知道軍爺們在此執行公務,不如先抽支菸,如何?”

說着,從上衣口袋裏掏出了一包黑殼軟中華,抽出了一根,遞給了那位帶頭的“尹軍”。那位武裝“尹軍”似乎對商天雄的做法頗爲滿意,接過香菸,向商天雄借了一個火。

就在那位武裝“尹軍”低頭點火的時候,商天雄趁其不備,一腳踢在了那名武裝“尹軍”的身上。 周圍的那些尹軍立馬將商天雄給團團圍住,商天雄立刻是一個側身,奪下了帶頭尹軍的手槍,指着帶頭尹軍的太陽穴說道:“我倒是要看看,是你們的老大先腦袋開花,還是我的人頭先點地!”

那些尹軍見此情況,雖然是後退走了幾步,但是依然將那些黑洞洞的槍口瞄準了商天雄。

一邊劫持着帶頭的尹軍,商天雄一邊向着白衣女子所在的位置靠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