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直到第二天醒來大公雞嘎嘎嘎的叫喚,我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睜開了迷迷濛蒙的眼睛。

  • Home
  • Blog
  • 直到第二天醒來大公雞嘎嘎嘎的叫喚,我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睜開了迷迷濛蒙的眼睛。

「娘的,怎麼會做了這麼奇怪的一個夢,幸好昨天晚上答應村長幫忙了。」

「啊,你怎麼在這兒?嚇死我了。」

才睜開眼睛,想著夢裡那頭巨龍對我的謝謝有些納悶時,卻是突然看到李暖正雙手按在床上,俯身正拿著她自己的頭髮對著我呵呵笑。

「呵呵,怎麼了大壞蛋,是不是晚上做了那種羞羞的夢了!」李暖取消我道。

「哎,李暖你也做夢了?你是不是也夢到它對你謝謝了?」

「你也夢到了嗎?真是奇怪了。如果我們兩個都夢到了的話,那麼我表弟和安娜估計也都一樣。看來這件事情真沒有那麼簡單。只是不知道和你的詛咒有沒有關係。」

「如果能順便把你身上的詛咒再解除的話,那就最好了。」

李暖話間,表情間一陣失落。

在我和李暖兩人這邊正著的時候,房間外陳乾在喊我們了,村長几個人已經在外面等著了。

在陳乾喊我的時間裡,我好像聽到村裡人好像很激動的樣。

「該不會是那條沒開通的山洞,一晚上自己修好了吧?」

「呵,瞎想什麼呢,哪有這麼好的事兒。現在那條路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村裡精神不正常的村民。」

李暖呵呵笑著著,我們兩人便走了出去。

「祖宗顯靈,祖宗顯靈,真是祖宗顯靈啊。」

「自從挖那個洞開始,我們村裡人就有一半人精神不正常了,但昨天晚上你們住在我們村裡后,那些精神不正常的村民今天晚上竟然不吵不鬧了,安安穩穩了睡了一整個晚上。」

「兄弟,你能不能把我們祖宗借用一下,我已經組織了全村村民,準備祭拜一下我們祖宗。」年紀都已經那麼一大把的村長,拉著我的手,興奮的就好像是個孩似的。張口一個祖宗,閉口一個祖宗的。

幾句話下來,就連我這向來自認為臉皮不薄的人,都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了。

還是陳乾問了一句:「村長,昨天晚上你就祖宗祖宗的,你們的祖宗是不是就是我兄弟手裡的弒天匕首?」

本來陳乾這句話也只是想要詢問清楚而已,但卻不曾想當陳乾道弒天這兩個字的時候,幾個人噗通的一聲就又是跪在了地上,一邊跪著磕頭一邊著罪過,罪過,不能直呼祖宗名諱。

「啥?這弒天還真就是你們祖宗?」

我吃驚反問道。

經過村長的講述后,才得知原來這村至少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了,祖祖輩輩都住在這裡。至於到底多少年了,誰也不清,誰也不準。

不過這水窪塘祖祖輩輩都有一個遺訓,那就是不管發生什麼情況,不管在何種情況下,都已經要祖祖輩輩住在這裡,直到村難免那湖裡的水全部乾涸為止。

平時村裡人在山上中些糧食蔬菜,偶爾也會在湖裡打些魚,幾個人翻山越嶺到村外面去賣。換點兒油鹽醬醋什麼的。

除了這些之外,那就是單反誰家有困難,或者急用錢的時候,只要在湖邊燒上三炷香明需要多少錢,一下去就可以撈到可以賣足夠多錢的魚。單是如果謊的話,那後果也是不堪設想的。

據村長,之前他們這村就有一個年輕人不信邪。在湖邊燒香自己媳婦病了,需要多少錢看病。一下去魚是打上來了,但他媳婦卻是真的病了。直到把那些錢全部花完,把家裡的糧食也賣了好多之後,才算完事兒。

我們聽了半天,雖然故事聽不錯的,都可以當成寫了。但好像在這故事裡並沒聽到和弒天有半點兒毛線關係的事兒。

「村長,你這故事的不錯,但好像和你們這祖宗扯不上啥關係吧?」我終於忍不住了問道。

「伙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你跟我來。」

村長完轉頭就走。我們一看這情況,自然是跟上去了。

等我們跟著村長來到一個房間,看到房間正門的那座神像時,不由得一個個全部都傻了眼了。

一個披著鬥風,要多威武就有多他娘的威武的男人,面部很是尊嚴的坐在中間。其中有一個細節就是,他的腰間別著一把匕首。

「娘的,這匕首的模樣簡直和我的弒天匕首一模一樣。天下怎麼會有這麼巧合的事兒?」

「陳乾,你我難不成是他們的祖宗不成?」我聲問陳乾。 「這就是我們水窪地祖祖輩輩守護在這裡的原因。」村長雙手合十,上了炷香后對我們道。

「村長老人家,要不你帶我們去村裡走走吧,我想掌握更多一些咱們村裡的情況,這樣我才好做出判斷。」李暖也是雙手合十對那上面的畫像彎身鞠躬后道。

別看平時李暖在我們幾個面前,簡直就像個嫁不出的老姑娘,可在工作中卻是沒有半點兒的生澀。簡直就像換了個人似的。

在我們跟著村長去往精神不太正常的人家時,村長再三囑咐我們要有思想準備,別被一會兒看到的事情給嚇著了。

路上我都還在想,的好聽點兒事精神不太好,的直白點兒不就是瘋嗎? https://tw.95zongcai.com/zc/60777/ 我張恆連美女殭屍和中了蠱蟲的殭屍這些不是人的東西都見過了,還怕人不成。

可當我跟隨村長來到附近一戶人家,真真切切用眼睛看到的時候,才突然發現原來這世上最可怕的東西並不是那些非人類,而是人本身。

「啊!」的一聲,安娜就驚叫了出來。

雖然李暖強忍著沒有叫喊出來,但卻也是不知不覺間捂住了自己眼睛。

一個差不多只有十幾歲的女孩兒,臉色煞白沒有半點血色,通身覆蓋滿了紫青色鱗片,正在院裡面在地上扭曲著身體掙扎著去追一隻母雞。

我們眼前的這女孩兒雖然上身都布滿了鱗片,可奇怪的是在她脖下面一點兒的時候,卻是有一塊兒皮膚是完好無損的,沒有被鱗片覆蓋。

「村長,你不是今天村裡患病的村民精神好多了嗎?怎麼現在又變厲害了?」陳乾向後退了一步對旁邊的村長。

「對啊,現在這種情況比平時已經好多了,要擱在昨天村裡整晚整晚都不得消停,吱哇亂叫。」

「必須有人看著才行,要是一個不心看不住,這些人就會拼了命的往村南邊的湖邊跑,跑到湖邊也不下水,就在湖邊捉魚吃。這來也奇怪,就連年齡最的十幾歲孩兒,都能一伸手抓到一條魚,抓到於塞到嘴裡就吃。」

「吃的魚越多,身上的鱗片也就越多。哎,我們水窪塘祖祖輩輩都守護著遺訓在這裡,沒想到修條路竟然……」

村長著著,就潸然落下了淚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絕對不能想象一個胡花白的老人家,掩面哭泣的模樣,竟然這麼能夠戳痛人的內心。

「張恆,我們走吧!」李暖輕輕拉著我胳膊,摸著眼睛聲道。

的確,如此這般的一個畫面,恐怕就算讓一個萬惡不赦的惡人,看到也會於心不忍吧。

本來大家都有過這樣的美好青春,可在這些不幸患病的孩們中,他們的青春卻是很不幸的蒙上了灰塵。

即便我們找到問題的根源,恐怕這件事情在他們內心也無法抹去吧。

在我們再次前往那個目前來看,造成這一切根源的山洞途中,包括村長在內我的我們所有人,都沒有話,也不再話。

只是心裡想著,快點兒,快點兒,然後再快點兒把事情解決掉。

我們從水窪塘離開的時候因為是夜裡,雖然期間也注意了下四周的環境,可當此時我們再次站在這未挖通的山洞跟前時,就連我這個風水二把刀,第一眼都感覺到了詭異之處。

「娘的,好奇怪的感覺。」

「陳乾,你有沒有感覺到這山洞的有些不正常?」我問陳乾。

陳乾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話,而是猶豫了一下下后拖著下巴道:「嗯,我也正為這事兒納悶呢,總感覺這山洞看上去有點兒不舒服,可一時又不出哪裡不舒服。」

還真就是這樣,前文中已經提起過,這水窪塘三面環山,南面迎水,是絕對的風水寶地。這點兒只要是稍微懂點兒風水知識的人都能看出來。

因為地勢的原因,水窪塘選擇從湖面的左邊南修的道路,路面雖然不寬,只有5米左右的樣,和身後那連綿不斷的山巒相比,簡直是巫見大巫。

而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就在這起伏山巒的起點稍微向西邊一點點。擦著如同一條龍盤旋在東西北三面的龍頭頸部。

「幾個娃娃,依你么看是什麼原因?該不會是我們破壞了水窪塘的風水,我們老祖宗生氣了吧?實在不行的話就按照我們的辦,我去召集村民祭拜你的那把匕首,或許祖宗會原諒我們?」

白鬍村長看我們幾個臉上均泛難色,便指著我懷裡塞著的弒天匕首道。

「按道理,修這麼條路應該不會影響到風水的,難道不是風水的問題?是有其他邪物作怪?」

「哎,村長你再把從開始那天,村裡的變化詳詳細細的給我們一下,不定是我們遺忘了什麼細節也不定呢?」陳乾對村長。

在陳乾和村長這話的時間裡,李暖也和安娜從山洞裡走了一圈兒回來,山洞裡還是和昨天一樣,除了滿地都是碎石之外,再無其他任何異常。

本來都還抱有最後一絲希望的村長和跟隨村民們一聽,當時就陷入到了絕望。

一個個的接連嘆息著,一邊嘆息一邊著:「嗨,看來我們這水窪塘真的是要走到頭了,現在只有18歲以下的孩沒事兒,不定哪天等這些孩再有事兒的話,那我們水窪塘可就真的……」

「什麼?你什麼?你是你們村只有18歲以下的孩沒事兒?發病的全部都是18歲以上的成年人嗎?」陳乾很是敏銳的撲捉到了一個村民無心的一句話問道。

「對啊,我們村只有18歲以下的孩沒事兒,18歲至50歲之間的大人幾乎都發病了。」村長解釋道。

當聽到村長道這些的時候,我們幾個不由得都為止一愣,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好像突然間有了方向。

「難道?難道是因為這個原因?」

「村長你現在就安排個熟悉村的人帶我回村一趟,我馬上就回來。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我想我知道是什麼原因了。」

突然的,陳乾眼睛一亮對村長道。

一個年輕人和陳乾一溜煙兒似的向村跑過去了,只留下我們幾個莫名其妙的大眼瞪眼。

在等陳乾回來時間裡,我和村長無意中就把話題扯到了弒天匕首上。

我自然不會給村長,這弒天匕首是因為我們要去鑽古墓得到的,於是就一邊編著連自己都不相信的瞎話,一邊把弒天匕首拿在手中把玩著。

當無意中我把弒天匕首對著陽光這麼一照的時候。

錦姝緣 突然的,突然的我心頭一顫。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有這麼巧合的事?」

「張恆,你發現什麼了嗎?」

李暖和安娜看我對著太陽的弒天匕首猛然一驚,問我道。

「伙,是不是我們祖宗給你什麼提示了?」村長也是信心滿滿的樣道。

祖宗?就這麼一把沒嘴、沒手、美腳又沒眼的匕首,能給我什麼提示。

當然,這些話我只是在心裡對自己這麼一,並沒有對村長出來。

「其實,其實也沒什麼。只是你們有沒有發現,我這把弒天匕首和那山洞的樣是不是很像?」

我拿著手裡的弒天匕首往身前一舉,指著那山洞道。

聽我這麼一,在場的所有人這麼一看,還真就是這樣。

弒天匕首整體呈類似月牙狀,雖然匕首弧度不是很大,通身也是黝黑色的,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可還真就是和那山巒上凸出一塊兒的山洞,就像是一個模里刻出來的。形狀幾乎一模一樣。

「張恆,你懷疑什麼?」安娜問我。

「嗯,你是我們把這弒天匕首還給水窪塘,事情就可以解決了嗎?」李暖著她自己的想法。

啥東西?要把我這弒天匕首弄回去?我這身上的詛咒才好不容易被弒天匕首控制住。

這要是送給水窪塘,我這條胳膊還要不要了?

正當我想要踩李暖幾腳提醒李暖,別讓她多話,一不心會要了我命的時候,幸好陳乾氣喘吁吁,累得像條狗似的跑上來了。這才堵住了本來馬上就要張開嘴好的村長。

「陳乾,你回到村幹什麼去了?發現什麼了嗎?」安娜擰開瓶礦泉水遞給陳乾的同時問道。

「雖然現在我還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不過我應該已經知道其中一部分是怎麼回事兒了。」

陳乾咕咚咕咚往肚裡灌了瓶礦泉水后,氣喘吁吁的著。

「你們還記得我們剛剛看到的那女孩兒嗎?那女孩兒上身布滿了鱗片,可只有他脖上有一塊兒皮膚是沒有覆蓋鱗片的。」

「我剛才回村就是去看其他那些發病的人,看他們脖上是不是都和那女孩一樣,只有脖上的一個位置沒有鱗片。」

「那結果呢?」李暖問。

「哎呀該死,我們怎麼就沒發現呢。這娃娃的一點兒不錯,之前我們怎麼就沒注意呢。果然是大城市來的人,就是比我們細心。」

「我們村那些發病的人,還真的就是只有脖下面一點兒,是沒有長鱗片的。可這和村民發病有什麼關係嗎?」村長不解的道。

「脖下面一點兒」

「沒有鱗片覆蓋。」

「鱗片,水窪塘,遺訓。」

安娜聲嘀嘀咕咕的著些什麼,突然的一直低頭想著什麼的安娜大聲道:「哦我明白了。」

「陳乾,難道你是想逆鱗?」

天才小農女:學霸軍少寵上癮 「逆鱗?」聽安娜這麼一,我也隨口道。

「哈,對。就是逆鱗。你們想一想,這些村發病的人,全部都是在脖下面的一點兒沒有鱗片,如果只是一個的話還好解釋。可是整個村發病的人,全部都是這個部位,那就有點兒頭了。」

逆鱗?怎麼可能。這些普通人身上怎麼會有逆鱗,逆鱗只有在龍的身上才會有的。

「什麼?逆鱗?陳乾你丫別嚇唬我,兄弟我膽,你是村裡那些發病的人都是龍的化身嗎?只有龍才會有逆鱗的。」我吃驚道不行的道。

「老姐,麻煩把你的病人帶走,別在這兒給我們丟人現眼。你他娘的耳朵塞到褲襠里去了?剛不都了嗎村裡人只有在脖下面一點兒,也就是龍的逆鱗位置沒有鱗片。」

「連逆鱗都沒有,是哪門龍啊。更何況這世間到底有沒有龍都還兩呢,別他娘的一驚一乍嚇唬人。」

正所謂者無心聽者有意,在陳乾這般損我的時候,村長卻是聽不下去了。你想啊,誰聽到自己村裡整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村民,如果按照我的法,有一半都是龍化身的話,估計誰都扛不住。

「那個、那個大師,你別嚇唬我們,我們村到底怎麼了?怎麼還和龍扯上關係了?」村長一害怕,也不喊陳乾娃娃了,直接改口成了大師。

要不是看當時村民情緒不太好,我真想接上句話,他陳乾一個整天倒斗的算哪門大師,叫做晚上做夢把床單弄濕的大濕還差不多。

陳乾一看村民的情緒被我們影響到了,當然不敢再和我鬥嘴,慌忙就是解釋著,也顧不上裝逼賣關了。

「村長,剛我們倆鬥嘴玩兒呢,你看咱們村背後三面環山,山峰連綿起伏的,像不像一條龍盤旋在山頭?」

「還有你再看咱們村修路想要挖開的山洞位置,剛好在龍頭下面一點的位置,也就是龍逆鱗的位置。現在你總應該明白我的是什麼了吧?」

陳乾從來都沒有的耐心對村長著,可是把村長和村民們給的一臉迷茫,接連著搖頭。

要知道,這水窪塘千百年來一直都祖祖輩輩生活在這裡,信奉的也是祖祖輩輩的遺訓,哪裡知道外面的這些傳。能知道龍這回事兒就已經相當不錯了。

這所謂的龍之逆鱗,其實從有這個名頭開始,就一直眾紛紜,關於龍之逆鱗的理論可以一一大堆,但卻是任誰也都沒見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