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直升機在日軍緊張準備攔截的一刻,槍口已經**出火舌。

  • Home
  • Blog
  • 直升機在日軍緊張準備攔截的一刻,槍口已經**出火舌。

機關炮嗵嗵的鳴叫,一枚枚的炮彈打在了高炮陣地,隨之而來的是密集的彈雨。攻擊機的機頭是機關炮,兩側是火神炮,均已最大射速,不計槍管的不停歇射擊,將日軍的高炮陣地立時攪亂,到處翻飛的碎屑,到處飄起的血霧,連射擊還沒來得及,就被密集的彈雨撕碎,失去了防空的力量。.

傾瀉萬子彈的攻擊機一個翻轉,將錢前方的火炮陣地讓了出來,在日軍火炮轟鳴中,車讓那個片的彈雨傾瀉的同時,一個個油桶凌空落下,不等日軍第二輪炮火射擊,轟轟聲中,火炮陣地就變成了火海。

日軍一個個渾身是火,凄慘的喊叫著到處亂竄,隨之倒在了地上,抽抽成了一團。

炮擊還沒有將第一目標覆蓋,就中途被打斷,坦克在爆炸聲中依舊筆直的沖向了平壤。

直升機轟炸完三個火炮陣地迅速離去,直奔日軍前沿,進行最後的壓制絞殺。

錦書不負黎 就在他們離去還不足半分鐘,槍口剛剛噴出火舌,日軍火炮陣地轟的一聲發生了爆炸,緊接著連鎖的爆炸接連響起,沒等響聲落下,轟的一聲巨響,一躲巨大的蘑菇雲騰空而起。

火焰燒炸了炮彈,引起了火炮陣地的殉爆,劇烈的衝擊波撕碎了周圍的一切,讓只徵集在幾公裡外都飄搖不定。

日軍的陣地在失去了火炮攔截坦克的作用后,面對呼隆隆開來的鋼鐵巨獸是一籌莫展。他們的鐵拳在幾十米外就擊中了坦克,他們的75反坦克炮的穿甲彈打在坦克上的清脆聲音,都不足以阻擋坦克前進的腳步。

坦克壓著積雪,呼嘯著衝進了日軍的陣地,在頭頂直升機的掃射下,鏈軌來回擰動,將那些戰壕群補填平,讓來不及逃命的日軍被活埋在裡面。

先遣軍的進攻速度不是日軍現在能夠適應的,也無法阻擋,在坦克衝進陣地的一刻,裝甲車,步兵車呼嘯著沖了上來,隨之在坦克炮擊中衝進了平壤。

平壤內,那些來不及逃命的日本僑民和朝鮮的漢奸到處躲藏,裝甲車的大喇叭里用朝鮮語喊著返回家中的聲音沒有讓他們有安全感,反倒更加的慌亂。

裝甲車可不管這些日軍和日本僑民,還是那些朝鮮漢奸,街道上不回家的一律擊斃,他們不是聽不懂朝鮮語,而是受了日本人的教育,他們都知道,落在先遣軍的手裡,將會是一個下場,那就是死。

他們沒有想到自己看做是神的部隊居然擋不住敵人的進攻,連十分鐘都沒有擋住,敵人就衝進了城裡,讓他們根本就沒時間逃命。

之前的撤退命令只是針對部隊和僑民的,但僑民里也就是一些上等人,富裕的財閥能夠隨同軍車撤退,普通僑民那裡有這個待遇?再說,這裡不是還有附近剛剛趕到這的其他地方僑民嗎?都聚集在了平壤,還沒來得及向任川撤退呢,先遣軍就打進來了。

混亂,在槍聲中難以遏制,那些聽到慘叫和求饒的朝鮮平民渾身發抖的躲在家裡,直到外面的動靜平息,他們的家也沒有遭到襲擾。

可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多久,在天剛剛擦黑的時候,一隊隊的先遣軍戰士在虎牙戰士的帶領下,挨家挨戶的開始搜查,按著日軍弄出的跟身份證一樣的跟人身份證明,排查著潛逃的日本僑民,在富裕的人家抓捕那些給日本人工作的朝鮮漢奸。

此時,朝鮮已經日語普及,幾乎沒有不會說的,先遣軍的戰士大部分都能說幾句日語,搜查反倒是快了不少。

順子留在平壤的僅有兩個團,在滿城開始排查的時候,大軍補充完燃油,連地上的屍體都沒來得及管,帶那些富裕戶家裡抄出來的辣白菜,泡菜等東西,連夜向漢城撲去。

順子要在今晚拿下漢城。260公里,他們六個小時就能趕到,辛苦點,敵人也沒時間逃逸。

相比這裡,元山的戰鬥稍微有點阻力。元山是興南的補給站,是興南的倉庫,大軍撤離雖然帶走了所有物資,但這裡還是有一個聯隊的日軍。

莫日根沒有攜帶日軍的炮擊跑,他們需要急行軍,需要儘快的趕到目標,所以,依舊保持著輕裝,只是子彈沒人攜帶的有近千發。

在順子進攻的同時,莫日根也對元山發動了進攻。

他沒有火炮,沒有坦克,所以,進攻在日軍的炮擊中受到了不小的阻力,但四面八方的滑雪板依舊堅定不移的在戰友倒下中直撲日軍陣地,隨之,槍榴彈呼嘯飛出,鋼珠在爆炸中嗚嗚怪叫,短短的一瞬,就將日軍前沿的火力壓制,隨之,大軍發動了總攻。

鋼珠咻咻的亂飛,日軍在戰壕里連頭都抬不起來。火炮在這會已經失去了作用,敵人靠近陣地五十米了,根本就無法開炮。

這時,日軍擁有火炮的優勢蕩然無存,只是一開始對先遣軍的衝鋒起到了點作用,而且還沒有那麼多火炮,只有十幾門山炮,幾十門的迫擊炮兒而已,對於打進四外來攻,這些炮就顯得稀少了。

槍榴彈的爆炸中,鄂倫春族的戰士在急速滑行里,敏捷的甩掉了滑雪板,借著速度向前狂奔,短短一瞬,在日軍頭還沒抬起,還沉浸在爆炸震蕩中,頭暈腦脹呢,他們就雲深跳進了戰壕,越過了戰壕,噠噠的槍聲中,衝進了陣地。

重狙,在這一刻砰砰的響著,一枚枚的子彈將城頭那些火力點拔出,將那些探頭射擊的腦袋撕碎,讓城頭的日軍連槍口都探不出來,隨著靠近陣地的半自動鎖定城頭,日軍城頭的武力徹底失去作用。

噗噗聲中,一個個腦袋碎裂,一個個身體被撕碎,精準而恐怖的狙擊,讓日軍本就不高的鬥志徹底被摧垮,都趴在掩體后,揚手透出手榴彈那,試圖阻止敵人的進攻。

御繁華 素以槍法準的鄂倫春族戰士照已經鎖定他們,一枚黑乎乎的手雷剛剛飛起,就被眼疾手快的半自動碰的打中,改變了方向,落回掩體,在日軍驚恐的大叫聲中,轟的爆炸。

第五個身影隨著爆炸的衝擊波飛起半空,那裡估計還活著的已經不多了。隨著一枚枚的手榴彈被打回去活著落在附近,轟轟的爆炸將城頭籠罩,倒是省了槍榴彈了。

短短不足兩分鐘,陣地的絞殺在ak三發點射的狂猛火力下結束了,即便還有倖存的日軍,那也是後續部隊的事情了,隨著槍榴彈的爆炸,那本就不是很結實的土城牆就被炸塌,日軍辛苦在夏季搭建的簡易城牆就這麼被炸開了大洞,隨之,戰士們就在喊殺聲中衝進了城裡。

日軍人數本就不多,幾萬人攻城,他們顧此失彼,在先遣軍衝進外圍陣地的時候,他們的抵抗已經無效,隨著人潮的沖入,激烈的巷戰就此展開。

鄂倫春族戰士都是獵戶,與那本習慣用厚背尖刀,董庫為此特低給他們定製了足夠長度的尼泊爾軍刀,讓他們砍刺都順手。

巷戰一起,靠近日軍的鄂倫春族戰士紛紛收起長槍么拽出駁殼槍,從背包側面抽出軍刀,悍勇的殺進了日軍的人群里。

撲哧撲哧的聲音中,夾雜著慘叫,一條條的胳臂飛起,一股股的血劍飈射,戰士們砍瓜切菜般的開始了屠殺。

兵器雖短,穿的也厚,但鄂倫春族戰士也經過了嚴格的渣場白刃戰的訓練,三才陣使用同樣得心應手,在武器短的情況下,並不吃虧,反倒更加的靈活,讓手持長槍的日軍快速潰敗,短短几分鐘,就將涌到近前的日軍砍殺殆盡,自己這邊的損傷並不大,傷者多,死亡的少。

戰鬥的激烈程度也就這一會,日軍的全部力量就差不多了,他是們一個聯隊的力量,來拿塞牙縫都不夠,就被莫日根的大軍艷梅。

此時,天色剛剛擦黑,戰鬥就宣告結束了。而於磊,在這一刻也趕到了。

趕到的於磊看著已經被控制局面的元山成,鬱悶的說道:「我說莫日根大哥,你看讓我來配合你,倒是給我留點油錢啊!我巴巴的跑來了,你這結束了。」

「哈哈!」

莫日根豪爽的笑道:「於磊兄弟,這裡這點日軍還不夠塞牙縫的呢,大頭在前面撤往春川、漢城的路上,我們動作快點,就不會被順子全搶去了,二十分鐘休息,我們就出發,連夜趕路!」

「得,路上在休息吧,讓我來當先頭部隊,讓你的人拴在坦克和步兵車上,這樣冷點,但速度快,多弄些棉被捂著。」

「行,那就路上休息。」

莫日根也部落所以,快速下達了命令。

戰鬥還沒完全結束,大軍就開始集結,並滿世界搜集日軍的行李買那些棉被都被鋪在了坦克、裝甲車上,鄂倫春族的戰士將那些背包帶系在坦克上,捆在身上,這樣,蓋上棉被,都可以在行進中睡覺了。

物資留守了兩個團看守清理,在稀疏的槍聲中,剛剛抵達的裝甲部隊就開動了。

莫日根的部隊沒有坐上坦克和裝甲車的,依舊是滑雪板,在坦克和裝甲車的後面緊跟著,向春川直撲而去。

在董庫緊鑼密鼓的進攻,集結大軍的時候,英美也做出了決定。

那個瘸子認為,先遣軍如此的崛起速度,將來畢頂峰是大敵,現在雖然還沒有執掌政權的意思,誰敢保證董庫這不是煙霧彈?那解散先遣軍,自己經商的說法不是穩住他們?

一旦讓先遣軍掌握了中國,那這個可怕的敵人就有了足夠的土壤成長,到頭就會擁有海軍,畢竟有武器公司這個存在,只要有條件,有資源,打造戰艦還不是很快?但看他們的直升機和坦克,就足以說明,他們的技術和科技都領先自己國家,所以,必須要遏制住先遣軍的成長。

於是,在珍珠港停泊的戰艦和呂宋停泊的戰艦紛紛起航,跟馬來西亞的英國皇家第一艦隊匯合,向朝鮮開去。

同時,他答應了蔣夫人的條件,給老蔣提供貸款,提供武器,以壯大老蔣的實力,來制約先遣軍的成長。

大軍,就此向朝鮮雲集而來,其目的不言而喻,一旦先遣軍不理會他們的調停,他會會同幾個國家一起,在朝鮮發動對先遣軍的戰爭。

他之所以沒有選擇向中國本土進攻,原因很簡單,他認為能夠扶植一個傀儡政權,而且進攻中國理由不充分,而朝鮮不同,朝鮮是日本的殖民地,是一戰後大家認可的,先遣軍現在是侵略,他們有足夠的理由武力介入。

大洋上,列剋星敦號航母、企業號航空母艦(cv-6)、薩拉托加號航母、賓夕法尼亞戰列艦、加利福尼亞戰列艦、馬里蘭號戰列艦、俄克拉碼號戰列艦、田納西號戰列艦等老牌戰艦,還包括二十艘驅逐艦,十艘巡洋艦,以及二十艘潛艇和輸送油料船和補給艦,浩浩蕩蕩的開赴朝鮮半島,一旦戰事起來看,夏威夷的三萬士兵將乘坐運兵船抵達。

董庫猜測的沒錯,列強真的要保他們的八國聯軍夥伴,而戰場,也沒有選擇在中國,而是在日本的殖民地,真的是做婊.子,還要立貞節牌坊。

此時,董庫雖然不知道英美已經動作,他定下的目標完成後,控制大半朝鮮,他就有了迴旋餘地,跟各國的大軍大戰。他已經考慮成熟,誰擋著他追殺日軍,誰就是他的大敵,這是很早就立下的誓言,他不會違背,也不會在意前面是誰在擋路!就算是英美,就算再來一次八國聯軍,他也會殺他們個片甲不留!rs 董庫不知道英美已經動作,但他的目標一定要完成,雖然不願意這時段跟列強翻臉,但阻止他追殺日軍,就是他的生死大敵。

不過,是否拿下朝鮮全境並不重要,他只要在朝鮮站住腳,剩餘的陸路隨時都可以拿下。他的海軍力量還沒成長,拿不拿下全部朝鮮半島無所謂。

隨著大軍的雲集,直升機先一步的向順子那裡集中,在晚上八點,寒冷的夜裡,跟順子的機群匯合,隨之撲向了任川。

此時的漢城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大軍撤離,僑民撤離,漢奸撤離,物資撤離,這些,都讓漢城慌亂而擁擠,防禦的日軍娿無法疏通騷亂的場面,致使很多的卡車都因滿道十人而無法通行。

任川碼頭,物資已經停止裝運,所有的貨輪在蒼龍號、赤城號航母率領十幾艘驅逐艦和巡洋艦的看護下,拚命的裝人。 超級神途 海面上,一艘艘已經裝滿人的貨輪向深海駛去。此時的登船裝人已經不再是進入船艙什麼的了,而是滿甲板都是,只要有空地,就有人站著,軍民甚至混載。

到處是嘈雜哭喊的聲音,碼頭上比集市還擁擠,甚至都有被擠下海的。這讓日軍不得不荷槍實彈的在數個登船跳板前排成排,強制維持秩序。

就在這紛亂的檔口,天空中突然響起詭異的隆隆聲。突然出現的聲音讓所有慌亂的日軍和僑民一愣,不明所以的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敵機空襲!!!」

「熄滅燈火!!!」

隨著一聲聲比炸彈威力還大的喊聲傳來。剛剛還燈火通明的碼頭立時陷入了黑暗,隨之而來的是難以控制的騷亂。貨輪連跳板都來不及撤,就在命令里熄滅燈火,離開了碼頭,試圖逃出港口。

遠處的蒼龍號和赤城號此時飛機緊急起飛,自己則向深海退卻,退到事前準備好的位置,防止敵機炸毀航母。

天空中的轟鳴僅僅數秒,聲音就臨近了漢城上空。隨之,一盞盞的探照燈亮起,光柱撕破黑夜,照相天空。

紛亂晃動的光柱沒有找到敵機,而轟鳴聲卻震耳欲聾的傳來,緊接著一團火焰在距離地面二三十米的位置閃起,煙花般的著落向地面。

隨著著圖案火焰的亮起。直升機在四五十米的高空露出了身影,隨之而來的是噠噠的輕聲和一個個黑影落下。

日軍的機關炮,高炮,高射機槍在火光出現的一刻,也看到了敵機的身影,在看到身影的同時。火舌噴吐而出。

低空飛掠的直升機根本不容易擊中,瞄準的槍口瞬間就失去了目標的蹤影,而他們的火力暴露,卻遭來了毀滅的打擊。

彈雨傾瀉,一個個油桶凌空落下。短短一瞬,砰砰的爆炸聲中。一團團的火焰墜落向高炮陣地。

火焰落地,立時引燃所有物品,日軍在火海里渾身是火的哀嚎奔跑。但這火焰的附著力非常的強,任憑他們抽打翻滾,也烈烈燃燒,而且反倒因拍打,引燃了其他位置,短短的時間裡,就變成了一個個火人。

凄慘的嚎叫如鬼蜮降臨,讓那些本就慌亂的人群更加失控。士兵還好一些,僑民卻再也難以控制,在慌亂中,潮水一般的奔向四外。

直升機貼著房頂,清晰的看到了人潮,隨之掃射中,短短數分鐘就撲到了任川碼頭上。

「蒼鷹一號!發現碼頭!!!」

「蒼鷹二號發現貨船目標!!!」

一聲聲的彙報,將今晚的目標傳遞到了帶隊的掌機那裡,隨之,機群呼嘯著撲向了碼頭。

日軍的防禦本就凌亂,這會在火海降臨的一刻,防空設施還沒等機群在碼頭肆虐,就被火海一個個吞沒,徹底失去了防空的力量。

機群飛臨碼頭上空,絲毫沒有猶豫,探照燈照射下,彈雨傾瀉而下但卻沒有投彈。

這裡堆滿了物資,這裡堆滿了日軍搜刮的財富,大火燒掉太可惜了,所以,碼頭地面的日軍都被納入了掃射的範圍,而不是土製燃燒彈或者炸彈。

更多的飛機飛向了海面,隨之發現了貨輪,緊接著一個個油桶凌空落下,轟轟的爆炸中,成片的火海在港口內出現,並迅速鏈接到了一起。

那些貨輪上站著的日軍和僑民驚恐喊叫著,在火焰落下的一刻,沒有選擇的跳進了海里。他們離開了已經起火的貨輪並不代表安全了。貨輪上一個個著火的身影躍入大海,讓身上的火焰倒是熄滅了,但冰冷刺骨的海水在短短的時間裡,就讓他們失去了快速遊動的能力。

等待他們的,要麼是被活活凍死,要麼是在快速彙集成片的火海里燒死。活命,幾乎無望。

事實也是如此,當火光照亮天空如白晝的時候,港口內的貨輪再無所遁形。不論是開動的,還是逃命的,全部納入了直升機攻擊的範圍。

成片的油桶落下,火海在短短數秒內就形成了。那些貨輪更是重點關照,就沒有不直接落上油桶的。

火海中,貨輪拚命加速,帶著烈烈的火焰逃向港外。可他們雖然還沒有自內部燃燒起火,但周圍都是火焰,單單窒息,也會讓這些船成為死船。

火海形成的同時,日軍的攻擊機飛撲而來,在火光的照映下,發動機嚎叫著撲向了在火焰上方的直升機機群。

「十二點鐘方向出現二十架以上的火烈鳥!一隊迎擊!!」

「十一點鐘十五架以上的強擊機出現,二隊迎擊!!」

「其餘運輸機搜索海面逃遁的貨輪,追出港口!小心敵人軍艦!!」

掌機在發現敵機的一刻。一道道命令下達著。

面對飛撲而來的敵機,盤旋在運輸機上空的攻擊機呼嘯著迎了上去。不待進入日機射擊距離,火舌就噴吐而出。

一道道紅線流星般的撲向日軍的飛機,那些零式,也就是董庫賣給德國的火烈鳥,在看到前方飛機開火的一刻,紛紛轉向規避。

可這是日軍一直以來沒有明白的,直升機的轉向可以在懸停的狀態下三百六十度的轉動,之所以先發動進攻。就是逼迫日軍飛機的槍口離開,而他們,卻可以利用懸停,轉動機頭,彈雨封鎖日軍飛機規避的路徑。

「不好!我被鎖定!!」

「敵機可以自由轉向!我無法避開彈道封鎖!!!」

隨著一個個驚慌的喊叫,日軍的飛機翻滾中筆直的撞向預先判斷飛行軌跡而射出的彈鏈。

咚咚砰砰的聲音中,隨之一架架日軍凌空爆炸。他們甚至連開火的機會都沒有。就在躲避中被凌空打炸。

火神炮的射擊密度,只要挨上就不是三發兩發子彈,往往就是幾十發。皮薄的零式又怎麼能夠扛得住這麼密集的射擊?

一朵朵煙花綻放中,日軍的隊形混亂不堪。他們不了解直升機的作戰方式,所有見過的都已經死掉了,導致直升機的這些特性並不為日軍所知。

直升機並不是空戰王者。在後世,直升機要是沒有精緻制導導彈的話,對付速度是他們一倍甚至更多的攻擊機,是只有挨打逃命的份的,但這會。日軍的飛機速度並不比直升機快,而且沒有火控系統。沒有超視距打擊能力,這就導致了直升機對上他們,就是碾壓式的優勢,太靈活,火力還狂猛。

散亂的日軍飛機在空中躲避著一條條彈鏈,活下來的已經失去了先手,他們的機頭難以對準直升機,他們只有先擺脫直升機的鎖定,才有機會反擊。

但這種機會顯然不多,他們在空中的翻轉,照比直升機的小角度差的遠,在機群亂套紛紛爆炸的一刻,先遣軍的直升機也紛紛散開,兩兩一組,飛撲追趕調整角度的日軍飛機,連回頭的機會都不給他們,追著后屁股一頓的掃射,將一架架演示自己嫻熟空中飛行技巧的日機擊落。

一架架飛機或凌空爆炸,或翅膀折斷,翻滾著掉進大海,或者是冒著黑煙,筆直的扎向海面,短短三四分鐘的空戰,日軍的戰鬥機就失去了作戰的能力,僅有一架慌亂中撞上了來不及躲避的直升機,雙雙墜毀,算是擊落了一架直升機外,趕來的四十架攻擊機僅有三架逃出火海範圍,倉皇向航母方向逃遁。

攻擊機沒有追趕,他們的油箱航程有限,追趕會導致沒有墜海,所以,他們在日機逃遁后,返回火海上空,繼續堅守,為攻運輸機護航。

追出港口的直升機在漆黑的還買弄傷發現了輪船行走後留下的浪花,隨之鯊魚一般的盯上了那些貨輪,一兩分中,就找到了那些驚恐逃竄的貨輪,同時,看到了日軍的軍艦。

攻擊機在接到發現日軍軍艦的消息后,集群撲出,隨著一個油桶在海面爆炸燃起火光,彈雨在戰艦上防空火力全開中傾瀉而出。

這會戰艦的防空沒有將機關炮納入防護之中,高射機槍就是操控的那個人在護盾後面,高炮也是同樣,鋼板的厚度一般達不到一公分,對付小口徑的重機槍還可以,對上火神炮也將就,但對上機關炮那就是紙糊的了,轟轟的爆炸聲中,一門門高炮,一挺挺高射機槍被擊毀,導致一艘艘本就防空薄弱的戰艦在落上了油桶起火燃燒中,不得不退出戰團,向航母靠攏。

龐大的戰艦不是一桶油兩桶油能夠燒毀的,但他們絕對不敢停留在這等著全船被火焰包圍,等著輪機艙起火,等著彈藥艙爆炸。他們必須撤離,否則,結果是已經擺在左面上了的。

一架架的攻擊機被軍艦的防空火力擊中,但更多的戰艦在短短的時間裡就失去了防空的力量,甲板上都無法站人,那些輕機槍根本無法擔當在黑夜中守護戰艦的角色。

契約新娘:酷總裁奪愛 看著一架架攻擊機被日軍軍艦擊落。戰士們一個個雙眼血紅,幾架運輸機追趕著一艘輕型驅逐艦。將飛機內的所有油桶和炸彈傾瀉而下。

轟轟的爆炸聲中,這艘倒霉的驅逐艦整船燃起大火,隨著一枚枚百公斤的炸彈爆炸,甲板出現了大洞,艙門被掀飛,火焰頃刻間蔓延進了船艙,緊接著火光熊熊中,劍橋的玻璃燒炸。戰艦失去了方向,筆直的撞向不遠的一艘戰艦。

刺耳的警報中,那艘看不到名字的巡洋艦驚恐的躲避,但還是攔腰被撞了個正著,驅逐艦的艦首狠狠的扎進了巡洋艦的側舷,深深的鑲嵌進去。劇烈的撞擊讓巡洋艦上的日軍下餃子一般的掉落大海,船身巨震中。鋼鐵發出刺耳的撕裂聲,被巨力撞擊的開始傾斜。大量的海水從撕開的口子那裡灌進船艙。巡洋艦雖然有密封艙,但在無法掙脫的情況下,巡洋艦註定要在連體中沉沒。

隨著兩船相撞,轟的一聲巨響,先前起火的驅逐艦被引爆了輪機艙。衝天的火焰里,連帶巡洋艦一併燃起了大火。

看到這種情況,戰士們怎麼會放過機會?十幾架直升機飛撲而至,在幾艘戰艦趕來救援的同時,將艙內的油桶和炸彈傾瀉而下。落滿了龐大巡洋艦的艦身。

火光,在海面上騰空而起。照亮了周圍幾公里的範圍,讓趕來的日軍戰艦停止了靠近,他們知道,如此的火勢,這兩艘戰艦都沒機會活命了。

果然,先前著火的輕型驅逐艦在輪機艙爆炸后還不足三分鐘,彈藥艙就被烈焰引爆,轟轟的巨響中,整艘船解體,變成了一塊塊沉入海底。

而那艘更加倒霉的巡洋艦,在猛烈的爆炸中,順著撕開的口子,將那些火焰吸入了船艙。船體在劇烈震蕩中傾斜的更加厲害,沒等驅逐艦的殘骸沉入海底,巡洋艦已經無法支撐,轟然側翻,烈烈的燃燒起來。

「撤離戰場!!!」

日軍的戰艦指揮官得知沉沒一艘驅逐艦,重創一艘巡洋艦,大驚之下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面對炸彈,他們還有機會,炸彈只要不命中彈藥艙,輪機倉,他們就有把握抗住,即便起火,有水泵也能滅掉。可對方的炸彈是火焰彈,是一個不同於縱火彈的燃燒彈,什麼船也架不住火焰的燒灼,高溫下,鋼板的導熱會讓彈藥艙,輪機倉起火,最終自己炸沉自己。

還面上,一艘艘燃燒的貨輪在失去了戰艦保護下,成了先遣軍盤子里的食物,那些逃遁的戰艦,直升機沒有追趕,而是掉頭全部圍上了海面上三十幾艘的貨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