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相繼落座后,軟銀中國執行董事孟振宇開門見山說:「昨天晚上我跟天義的韓總通過電話,光感測器二期工程很快就要提上日程。」

  • Home
  • Blog
  • 相繼落座后,軟銀中國執行董事孟振宇開門見山說:「昨天晚上我跟天義的韓總通過電話,光感測器二期工程很快就要提上日程。」

有人驚訝道:「一期工程才剛剛完工,這麼快就要做二期了嗎?」

一直跟進項目的陳樺說:「這幾天訂單呈爆炸式增長,產能已經跟不上了,二期工程迫在眉睫。」

等陳樺說完后,孟振宇才說:「天義那邊可能會出讓5%-10%的融資股份,現在已經有多家大型投行盯上了,你們怎麼看?」

這種原始股份還用看嗎?肯定是有多少吃進多少。

不過他們也知道,現在2億美金是絕對買不到6%的股份,3%都危險,而且肯定有諸多限制。

見眾人沒有提出反對意見,孟振宇說:「那好,陳董你現在……」

……

光感測器試製成功后,韓義身上的壓力驟減。

禮拜二晚上的慶功晚宴結束后,這幾天韓義既沒去公司,也沒泡在實驗室,而是在學校里待著,好好放鬆了下壓抑的心情。

越是臨近畢業,韓義越覺得學校的好,哪怕外面的世界變化再快,人心再險惡,學校里永遠是那個寧靜的港灣,可以讓他浮躁的心靈迅速沉澱下來。

「叮–」>韓義拿拿出來看了眼,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消息。

自從在晚宴上認識后,那位副會長的女兒兼五星電器投資CEO張可可就一直給他發消息,請他吃飯啦、唱歌啦、參加Patty等等,跟她說自己有女朋友都沒用。

因為她會說:你別多想,我只是拿你當朋友而已。

信了她的邪。

不過說實話,張可可確實很漂亮,一米六五的個子,鵝蛋臉,皮膚白皙,身材前凸后翹,再加上耀眼的家世背景,誰娶她做老婆,這輩子都不用奮鬥了。

也沒回復,把手機調成靜音模式后,韓義繼續看著講台神遊物外。

很快下課鈴聲響了,腦海中正周遊列國的韓義一下驚醒了過來,把桌上東西收拾了一下朝門口走去。

剛出教室門,隔壁教室正好也下課,臉上掛著蓬勃朝氣的學弟學妹、三三兩兩從他面前談笑風生的走過。

韓義就站在門口等著,等一波人走後,他才跟在了後面。

「咦~是你?」

韓義抬頭看去,居然是那個女講師馮珂,笑道:「你這是剛下課?」

馮珂沒說話,而是朝他身後的大教室看了眼,「嗯」了一聲反問:「你不是快畢業了嘛,怎麼還來聽大三的課程?」

韓義邊走邊說:「就因為快畢業了,感覺很多東西學的都是一知半解,所以來鞏固一下。」

「早……」

馮珂原本打算說教一番的,可人家已經「浪子回頭」了,再說「早知如此」有些不大合適,就問:「實習單位有沒有找好啊?」

「嗯~」

韓義支吾了兩句,正好出了教學樓,道:「那我就先走了。」

馮珂點點頭,抱著講義剛準備離開,又喊道:「哎,那個……」

「怎麼啦?」韓義問。

馮珂問:「你現在還在勤工儉學是吧?」

勤工儉學是韓義在鐘山風景區時隨口胡謅的,沒想到馮珂還當真了,就摸摸鼻子「嗯」了一聲。

馮珂說:「我前幾天接了單建模的任務,需要人幫我做些基礎工作,時間大約一個禮拜。」

馮珂嘴裡的建模就是「經濟建模」。

舉個簡單的例子,想象你站在一幢高一百層的大樓前,手裡握著兩個鋼化玻璃球,然後你從電梯上到某一層樓,從這層的窗戶把球扔出去,如果球沒碎的話,樓層肯定是小於X的,如果層高等於或大於X,球肯定就碎了。

建模目的就是想辦法找出X的數值。

而馮珂說的建模肯定比「找X」繁瑣多了,韓義哪有時間啊?

就在他剛打算開口拒絕的時候,馮珂就說:「對了,一天有300塊。」

韓義這個鬱悶啊,錯口說:「那個……馮老師,我不缺錢。」

馮珂截斷道:「行了,你的事迹我都聽說了,下午把資料傳給你。」

說完馮珂便匆匆走了。

韓義的「不缺錢」在馮珂看來就是打腫臉充胖子,或者是自尊心作祟。他怎麼會不缺錢呢,不缺錢會勤工儉學四年?不缺錢會去國賓館幫人開車?

不過她沒有戳穿,因為他的情況挺讓人同情的。為了賺錢,掛了6門科,眼看著就要到畢業季了,將來的出路還是個問題。

「哎~我也只能幫這麼多了。」漸走漸遠的馮珂如是想到。

……

教學樓下,韓義有些鬱悶,他明明什麼也沒說,怎麼就攤上事了?

拿出手機,打開簡訊息看了眼,上面有一條扣款簡訊,餘額1億3995萬6148塊。

「我真的不缺錢啊!」 作為有名的「火爐」城市,金陵6月份白天平均氣溫有29℃,走在校園的林蔭小道上,知了在頭頂「嘰嘰喳喳」的叫著,好像在說「熱啊熱啊」。

出了教學樓的韓義,剛準備去吃飯就接到了沈心打來的電話。

主要就是關於融資的問題。以現在兩條產線的產能,別說手機了,民用無人機的市場需求都滿足不了。

民用無人機採用的是多鏡頭視角,每個上面需要安裝兩片光感測器,單片售價320元人民幣。

即使價格如此昂貴,大疆還是一次性訂購了兩萬片,另外國內前十大無人機公司像零度智控,Xaircraft、PoerViroment、億航智能、普洛特等等,全部都跟天義採購了光感測器。

可以這麼說,全球民用無人機感測器60%採用了天義光感測器。因為中國前五家公司本身就排在全球前十。

可以預知的是,接下來全球民用無人機將會迎來一次大的更新換代潮。

說回正題。

在聽取了沈心關於融資上的一些問題后,韓義想了想說:「關於股份的問題你們去討論,不過有一點你要跟他們講清楚,光感測器在5年內不會考慮IPO,那些抱著撈一筆走人的投資公司還是趁早死了這條心。」

「我知道了。」

韓義想了想問道:「任天堂那邊還是沒有動靜嗎?」

「嗯!」

「好吧,我知道了,你讓人繼續盯著。」說完韓義便掛斷了電話。

說實話,光感測器本身是為了AR遊戲而創造的,但弔詭的是,產品發布會之後,全球最大的AR遊戲公司任天堂不僅沒有來函詢問,甚至在天義主動接洽的時候,那邊給出的答覆是:他們公司更關注遊戲的內容,而不是視覺效果。

一個讓人蛋疼的回答。

確實,不管是PC遊戲又或者AR遊戲,本身還是以內容取勝,光感測器只是讓玩家享受到更加震撼的視覺效果。

這一點不僅體現在光感測器,以後的AR手機包括將來的全息影像,都是一樣。技術再牛逼,沒有內容你玩個吊?

可是……花點錢讓玩家享受到更加逼真的視聽效果,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再說了,羊毛出在羊身上,你們最終還不是轉嫁到消費者身上,為什麼就不肯花錢呢?

「MD,摳-逼!」韓義恨恨的罵了一句。

……

中午就在食堂里吃的。

等韓義到那邊的時候,那邊就只剩下殘羹剩飯了,也沒在意,青菜豆腐湯泡飯,就著土豆肉塊。

正吃的唏哩呼嚕呢,那邊電話就響了,拿出來一看居然是老帥哥打過來的。

「嗨,易總,吃飯了沒?」

君主的神祕私寵 電話里,易秀川呵呵笑問:「怎麼這麼晚才吃啊?」

韓義嚼著肉塊咕噥道:「工作令我快樂,以至於廢寢忘食。」

那邊哈哈笑了兩聲,居然發了個視頻過來。

韓義接通后說:「你又不是美女,有什麼好看的?」

易秀川把鏡頭對準外面的風景說:「你看這是哪裡?」

韓義抬頭一看,居然是紫金園的動力學院,奇怪道:「咦,你怎麼跑到金師大了?」

「接你啊!」

「接我?接我幹嘛?」

「去打高爾夫。」

韓義連聲道:「別別別,那玩意別找我,你要實在想玩,比劃兩下都行。」

易秀川笑道:「比劃什麼?搏擊,游泳,擊劍,射箭,你想玩啥?」

韓義驚疑道:「喲呵,聽你這口氣啥都會啊!」

易秀川說:「不是跟你吹的,我樣樣精。」

想到易秀川40幾歲的人了,身材還保持那麼好,估計是真得了。韓義就說:「那這樣,等下去我俱樂部玩兩把怎麼樣?」

易秀川奇怪道:「你開俱樂部啦?」

「嘿嘿,等下過去你就知道了。」

動力學院西大樓,一輛寶馬730LI靜靜的停在香樟樹下。

路過的學子無不好奇的朝豪車裡看去,當看到車裡的中年男人以及年輕貌美的小姑娘時,心下感慨著世風日下的同時,也在替車裡那個「不知自愛」的女孩惋惜。

車裡年月二八,長得花容月貌,眉宇間跟易秀川有三分神似的女孩,不滿的抱怨道:「爸,早就讓你貼膜了,你就是不聽。」

剛剛結束通話的易秀川、笑道:「本身自帶防熱、防噪、防爆等功能,貼膜完全沒必要;至於隱私性,你覺得安全重要還是隱私重要?」

一身清涼打扮的女孩,嘟囔道:「每回都是大道理一通一通的,就不能說點人話……」

「你說什麼?」易秀川黑臉到。

女孩吐吐舌頭,從後排探出粉藕似得玉臂、摟住易秀川的脖子撒嬌道:「爸,這個韓總幹嘛的啊?」

「開公司的。」

女孩吹彈可破的臉皮皺到了一起,噘著嘴說:「瞧瞧,訓人就一通一通,說正事就總是這麼不耐煩。」

「我又沒讓你過來,是你非要跟個小間諜似得跟著的。」

女孩轉了轉眼珠哼道:「晚上我就跟媽說,你跟大美女喝茶來的。」

易秀川挖挖被呼上熱氣的右耳,淡定道:「除了一個小美女外,大美女在哪裡?」

女孩喜笑顏開,鬆開胳膊說:「我爸是天下第一大帥鍋!」

易秀川謙虛道:「天下第二也挺好。」

「咦~~~我爸天下第一厚臉皮。」

就在父女兩鬥嘴的時候,遠處路邊的香樟樹下、一個人影不急不忙朝寶馬走來。

完美僕人 易秀川抬頭道:「喏,猜猜看,他身家多少?」

女孩使勁勾著頭朝擋風玻璃看去。

精神的短髮,T恤衫,七分短褲,運動板鞋,第一眼平凡無奇,第二眼還是平凡無奇,第三眼……

好吧,女孩承認,如果現在讓她閉眼回憶對方長啥樣,她大概會兩手一攤說:sorry,iforget。

女孩問:「多少啊?」

「讓你猜呢!」

女孩想了想,以「人以群分」為例,能做她老爸朋友的人,大概差不多吧,就試探著說:「5000萬?」

「再猜。」

「3000萬?」

「往大了猜。」

「8000萬?」

「再猜。」

女孩臉上已經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驚訝道:「不會身家過億吧?」

「繼續。」

「兩……兩億?」

「再猜。」

女孩隨口說了個數字,「五億?」

見韓義快到了,易秀川臨下車前說:「以公司市值來說,他身價保守估計在10億美金以上。」

……

天義俱樂部里。

韓義被老帥哥虐慘了,掀起面罩氣喘吁吁說:「你是不是故意報復我來著?」

提著劍的易秀川說:「韓總,你這體質有待加強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