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看他這樣又掃一眼身邊一個、兩個、三個…。全是怪異又好笑的目光投到兩人身上。

  • Home
  • Blog
  • 看他這樣又掃一眼身邊一個、兩個、三個…。全是怪異又好笑的目光投到兩人身上。

微微咬牙指著兩人身後,狠心道:「立刻捏起你的小烏龜,走。」

「不要!」往後看了一眼沙里的某物小聲堅定拒絕,又開始絞起繩子。

是的,某人手裡一直牽著的繩子的另一端就是他的小烏龜,非得牽著它散步。

「醉離渦你不禮貌,它有名字的。」他牽著繩子噘嘴。

睨了眼沙里的某黑戶,她吐氣妥協:「好,那捏起你的醉貓貓,走了。」

「不要,它也是要散步的,它也愛逛沙灘。」他抬頭懇切看她:「而且我要遛烏龜。」

某個字眼讓她額角又是一跳:「可我們已經站在原地半小時了。」微微咬牙切齒。

你能想象那個搞笑嗎?一身沙灘裝扮的兩人十指緊扣踩著細沙、迎著晚風、面向前方…以行走的姿勢站在原地半小時。

跟靜止畫面,無異!

那隻小烏龜爬得越來越慢,他手裡牽著熒光黃的繩子在傍晚異常明顯,繩子的另一端又埋進沙子里,導致經過兩人的都會下意識去找他牽著什麼,看清了之後怪異好笑的目光就來了。

「沒關係,我們要等它,它剛加入我們難免有些怕生。」他的慈母眼神落到身後,又笑著回頭期盼看她:「醉離渦,回到Y市,我還要牽著它過馬路。」

於是,三亞漂亮的某沙灘上,又是原地站立靜止的畫面,小烏龜懶洋洋、男人巧笑嫣然、女人…一臉木然!

------題外話------

這真的是我超級滿意的章節之一,希望大家喜歡~

接下來的三亞旅遊均是搞笑、可愛、小甜,這幾天放心入坑吧! 「雷神之錘啊,果然是有意識的。」張碩感受著雷神之錘上的力量,在學習了魔法之後,張碩自然能夠看得到雷神之錘上的情況。

「阿斯加德的力量,同卡瑪泰姬的魔法有一定的相似度,那麼從這裡看得出,神王奧丁的神力,還真的是很強呢。」張碩心中想道。

相比起那隻能依靠雷神之錘才能夠釋放出強大雷霆力量的雷神索爾,奧丁肯定是已經將自身的神格力量完全掌控了的。

而想要破開奧丁布置在雷神之錘上的神力,張碩自己都覺得沒有太大的把握,如果硬是要破壞,那麼造成的周圍破壞肯定不會小。

想到這裡,張碩還是不甘心,而是先去找了科爾森,將這裡的情況說了下。

「張碩,你要暴力破開它嗎?」 緋色交易,總裁你好壞 科爾森聽著張碩的話有些意外。

既然張碩對雷神之錘的情況都完全了解了,那麼自然也應該知道神王奧丁的情況吧,都說神王奧丁布置在上面的神力很強,你還敢去破壞,你這膽兒得有多肥啊。

「是的,所以你們就退走吧,不然到時周遭被強力破壞,我都幫不了你們。「張碩對著科爾森說道。

「那好,我現在就讓人退走。」科爾森最終還是點頭說道。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張碩的能力如何?科爾森還是不清楚的,因為張碩還沒有這麼大張旗鼓的用過自己的能力,但從張碩在卡瑪泰姬學習魔法的情況,科爾森就知道張碩不簡單。

神盾局的特工一項都是訓練有素的,在科爾森下達命令的一刻,馬上就全員運轉了起來,帶著裝備迅速的撤離了這裡,僅僅留下了一些沒有什麼用的空架子。

張碩在人都撤離了之後,此刻也站在了雷神之錘的面前,雙手抓在了雷神之錘的手柄上,眼中黑芒閃過,一瞬間一股龐大的黑色火焰從張碩的體內爆發了出來。

「變身——麒麟化!!」

張碩化身為3米高的人形麒麟化,全身散發著黑色的火焰,火焰覆蓋之大將神盾局留下的空殼瞬間燒成了灰燼。

「給我破!!」

張碩控制著黑暗寒炎攻擊著奧丁在雷神之錘上留下的神力,通過張碩對魔法的了解,雷神之錘上的神力開始一點點被張碩的黑暗寒炎侵襲著。

黑暗寒炎凍結了這些魔法力量,然後化成灰燼,同正統的火焰沒有多大的區別,但又有著極強的滲透能力。

而奧丁在上面留下的神力,也是讓張碩暗暗吃驚,這股神力的強大,也說明了奧丁的力量有多強。

此刻的奧丁已經是陷入了沉睡中了,奧丁老了還有這麼強的神力,說明奧丁年輕的時候有多強了。

張碩此刻都還有些慶幸,這裡的奧丁力量被削弱了不少,如果是北歐神話里的奧丁,怕是沒有那麼容易就被他得手了。

雷神之錘中的意識估計也發現了來自於張碩的威脅,奧丁的神力很強,但奧丁的力量畢竟也是有限的,特別是在他還已經衰老到了沉睡的情況下,那股神力已經漸漸的被張碩的黑暗寒炎侵襲到了最後關頭。

轟!!!

雷神之錘上的神力轟然爆炸,帶動著張碩的黑暗寒炎爆發了出來,方圓百米內都遭到的殃及,那些黑暗寒炎化成火雨落下,觸碰到的一切都被凍結了,然後不出一秒就化成了碎屑。

科爾森帶著人都已經退出了好一段距離了,但是在這樣的場面下,科爾森還是感覺到心驚不小。

而這還是張碩極力的控制下造成的情況,如果不是張碩全力抵抗神力最後的掙扎,那麼這股來自於奧丁的神力恐怕還會爆炸出更大的威力出來。

「窩草,幸好我修鍊的功法中有煉體,不然這樣的爆炸大範圍衝擊在我身上,哪怕沒有死都要被重創了。」張碩心頭暗驚道。

正是張碩修鍊了易筋經、龍象般若功等強體武功,再加上吸收了火麒麟的身體強化的麒麟之體,再加上麒麟化后帶來的身體強化,讓張碩才敢吸收神力爆炸的威力,可就算這樣都無法全力吸收,都讓黑暗寒炎炸出了百米範圍。

轟轟轟!!!

雷神之錘在張碩手中掙扎著,此刻天空上出現了濃厚的烏雲,雷鳴滾滾下給人一種末日般的感覺。

「快快快,繼續退。」科爾森看著天空上出現的烏雲,整個人都感覺有些不好了,馬上讓神盾局特工們繼續退出更安全的距離。

而此刻在張碩所在的位置,黑暗寒炎被張碩極力放大,這黑暗寒炎已經相當於張碩的本命神火,就好像火麒麟自身附帶的麒麟之火一樣。

此刻天空上的烏雲出現,張碩也知道這是雷神之錘對自己的掙扎。

雷神之錘在別人看來都是拿不起來的,因為太重了,畢竟它怎麼都是一顆死星的核心打造,除非獲得它的認可,不然誰也拿不起來。

但是這也僅僅只是如此而已,拿不起來只是因為力量不夠,而張碩的力量卻是夠了,在麒麟化以及黑暗寒炎的攻擊下,雷神之錘明顯是受到了極大的威脅,同時也是被張碩舉到了膝蓋位置處。

「來啊,看看今天我們誰斗得過誰!!」張碩眼中滿是瘋狂。

這是張碩修鍊到現在後第一次這般瘋狂下,之前用核彈去攻擊狼族的時候都沒有這麼拚命,都是有計劃的,而現在根本就沒有什麼計劃了,完全就是看誰能堅持到最後。

轟!!

一道粗大的閃電轟了下來,照亮了整個天地,而閃電轟在了黑暗寒炎上瞬間就被黑暗寒炎凍結了。

雷神之錘召喚來的雷霆,雖然看著非常的龐大,但是畢竟只是普通的雷霆而已,可是張碩的黑暗寒炎卻是一種已經有了極大質變的火焰,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凡火可比。

一個質一個量開始對決,雷霆轟在黑暗寒炎覆蓋的範圍上都壓著黑暗寒炎下降了一米,距離張碩頭頂都只有兩米的距離,但到了這個程度,雷霆之力怎麼都壓不下來了,雖然一直在持續,但卻是無法在壓下一分。 早晨,又是陽光燦爛的一天。

早餐過後一伙人興沖沖換上泳衣直衝海邊,女人們都是羞答答又大方地秀起自己的身材。

然而某角落一如既往的奇葩。

「套上!」男人霸權主義地伸過一件白色大T恤。

女孩抿唇站著。

「你覺得我能讓你這樣出去?」他豎眉。

她低頭看了眼自己,黑色吊脖連體泳衣。

「到底你看到的泳衣跟我看到的是同一件嗎?」她疑惑。

「原來你想要我給你穿衣服。」他調笑,大手直接拉她到身前。

給寶寶穿衣服似的,套進去再細心將她的左手右手拉出來,又給拉齊整。他的大T恤穿到嬌小的她身上足以當睡裙,這才開心地牽過她往海邊走去。

他肩膀上的小烏龜默默與她對視。

「我的是連體泳衣。」想掙開他,她強調。要是她穿的是比基尼他再這樣也不晚。

「嗯,我們是連體嬰。」他加重力道不許她掙開,「下水的時候再脫,水上你就得套著衣服。」語氣霸道沒商量。

這她還能接受,要是讓直接套著衣服下水或乾脆不讓下水,她回去就把他寶貝的醉貓貓送人。

到了海邊,數公里的椰夢長廊,一望無際的海灣,白色的沙粒相當細膩柔軟,湛藍的海水清澈透明。海岸上也熱鬧非凡,一眼看去莫名有種在開泳裝派對似的,心情也跟著飛揚。

兩人下水之前騰曳找了岸上不敢下水的一個員工給幫忙照看一下醉貓貓,還強調一定給看好了,很快會回來接它。

等離渦T恤一脫,他趕緊又拽又扯往水裡去。

兩人一下水,彷彿優美而放縱的魚,比賽似的又追又趕。離渦極好的水性讓後面的騰曳驚艷地挑起濃眉,眉梢帶了愛意的眷寵看著前面游的飛快的小身子。

浮上水面漾起水花的離渦笑看跟著浮了上來的騰曳。

「比一比?」 重生惡夫狠妻:窈窕毒女 封仙紀 她笑,腦袋歪了歪示意水裡。

他饒有興緻挑起濃眉。

「到那裡再回來,一個來回,你輸了那小黑戶改名騰貓貓。」她小手指了遠處的一點。

他臉一沉,小黑戶?這是欺負他醉貓貓沒戶口本?

不等他答應,她轉身就鑽進水裡,飛快地往自己指的方向游。

看著那已經遊了出去的小身子他失笑,條件都她說了算,她還沒說要是她輸了她得怎麼給他割地賠款呢,就敢欺負他可憐的醉貓貓!

水裡的離渦餘光掃到某個高大身影緊跟其後,敏捷又極具攻擊力猶如鯊魚,她心微慌用盡全力加速。

在甩開他一點距離的時候,她沉進了水底假裝她甩開了他太多,他追不見她。停在水下看到某道熟悉敏捷的高大身形超越她后,比賽前她就清楚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無論速度還是力量。

所以她……往回遊,假裝自己已經返程。

不是,她不想這樣的,只不過真的不想滿屋的東西要麼跟她姓、要麼跟她同名,她臉面哪都放不了。所以離渦非常心安理得地往回遊向始點。

『嘩啦』她從水面浮了上來漾起漂亮的水花和一圈圈水紋以她為中心暈開,呆著不動等他,小臉上慶幸又小壞,笑容有點可愛。

就在她想回頭看他位置的時候,離她極近的『嘩啦』水聲傳來,一個人浮了上來,她腰間一緊被帶進一個精壯結實的懷裡。

她被嚇得『啊』了一聲,驚魂未定耳畔就傳來低沉磁性的調笑聲。

「醉離渦你搶跑還耍詐?」他從身後圈著她,結實的胸前微震低低的笑了,彷彿從胸腔震出般的淺淺低笑,沉穩而迷人。

她身子軟了軟轉身仰臉看他,作弊當面被抓,小臉羞赧嵌上淺淺的粉,煞是好看嬌俏。

「我…我游完了,你自己輸了還不服氣。」她略結巴『賊喊捉賊』。

大手環在她纖細柔軟的腰肢,英俊的臉龐上薄唇微微勾起極淺的弧度,似笑非笑看她,野性極了。

她臉更粉得厲害,攀在他手臂上的指微微一緊。

「反正,我們說好的,你輸了小傢伙改名騰貓貓。」她莫名羞澀眸垂下一點,只敢盯著他的下巴。

這下幽邃的墨眸一濃,沁出帶寵的鐘愛,薄唇揚起縱寵的弧度簡直擄人心魂。大手微用力,將她纖細綿軟的小身子緊貼在胸前,抬起她下巴就是一個寵溺愛戀的深吻。

就在她雙眼淺淺迷離、氣息微促的時候,他舔了下她香軟的粉唇結束了這個親昵愛吻。一手纏在她腰間,一手按著她頭顱讓她枕在他胸前,甜蜜黏人。

他抿笑道:「好,聽你的,誰叫我『輸了』,那它以後就叫騰貓貓。」

見她回神滿意淺笑時,他輕笑補充:「不過那是大名,小名還是醉貓貓。為了跟它更親切一點,我們還是多喊它小名吧。」

他留下一句『在這呆著不許動、更不許浮起來,我很快回來。』就往岸上遊了過去。

剩下原地沉著小臉的離渦面無表情抹去被他濺得滿臉都是的水。

果然,他很快回來了,只不過…她眼睛一眯,他手裡拿的什麼黃橙橙極其惹眼的某物往這邊游來?!

她眼皮一抖,蹬了下小腿飛快游到別處,只不過再快也快不過猶如水怪似的某人。

燦爛陽光下更是亮得耀眼的黃色圈圈已經被帶到她旁邊,小臉一側,昂起長長脖子傻傻的黃色鴨子腦袋與她對視。

這是,兒童黃鴨游泳座圈,裡面能坐人那種。

「你看著醉貓貓,你們兩呆在這不許上岸,我再去游幾圈。」他把座圈推給她,交代道。

她頭一低,這才看到小烏龜被不知哪來的透明膠粘在座圈的邊上,四肢伸縮自如,伸出腦袋迷茫與她對視。

「它為什麼要下來?它喊你了?」她指著小烏龜看他。

「帶它下來看看水,在岸上多無聊,而且你看它多興奮,四肢不停伸進伸出。」慈母眼神又出現了。

離渦一看,四肢確實不停動,就是不知興奮還是恐懼。

「好了,你們倆和平共處在這乖乖呆著,誰都不許欺負誰,我很快回來。」他抹了抹她粉嫩嫩的臉頰笑著說道。

誰跟它『你們倆』?她冷臉看著轉眼即逝沉進水底再次展示他極其優秀水性的某人。

忘了說的是,某人在『走』之前利用他天生的男性優勢不顧她激烈掙扎,愣是把她抱進兒童小鴨座圈裡。

所以…一個漂亮精緻的女孩面無表情地坐在黃橙橙傻帽似的小鴨座圈裡飄在水中央,兩手機械被搭在圈圈兩邊。勝在她夠輕,泳圈還能浮起來。

她的手邊附著一隻掌心大小的小烏龜,烏龜被她看了一眼『咻』地腦袋縮回龜殼,疑似…沒眼看。 「他居然擋住了雷神之錘的力量。」

海姆達爾此刻在彩虹橋上看著張碩的情況,也是吃驚不小的,從張碩破開了奧丁神王留在雷神之錘上的神力后,海姆達爾就吃驚不小了。

但海姆達爾卻是看得到,奧丁神王老了,留下的神力甚至還沒有雷神之錘本身的力量強,只是對於在地球上的人類來說,那些神力夠用了。

但張碩破開了奧丁神王留下的神力后,又強勢的擋住了雷神之錘狂暴的攻擊,這讓海姆達爾真的是很意外的。

「不能讓他這樣下去了。」海姆達爾心中想道。

雷神之錘肯定是不會屈服張碩的,但張碩強硬的手段,讓海姆達爾有種不好的感覺,雖然海姆達爾沒有讀心術,有的只是能夠看到宇宙任何地方的眼睛以及聽到宇宙任何聲音的耳朵,可他自己的感覺就告訴他,張碩有制服雷神之錘的能力。

海姆達爾拔出了腰間上的金色長劍,然後一把插入了彩虹橋中,彩虹橋釋放的力量轟然衝擊了過去。

此刻張碩還在同雷神之錘較勁著,而雷神之錘的反擊可以說是毫不留情,完全不會因為張碩強行提起它就會認可張碩。

當張碩將它提到了胸口位置的時候,雷神之錘的反應簡直就是寧死不屈,不斷的匯聚雷霆要反擊張碩,就是不會屈服張碩。

「你這傢伙,是不屈服了是吧,你以為我真的拿你沒辦法嗎?死亡女神海拉既然能夠捏碎你,那麼你肯定是有弱點的。」張碩對著雷神之錘說道,準備將它封印起來帶給王語嫣去看看怎麼制服它。

而雷神之錘聽到張碩的話,明顯變得更加瘋狂了,不過這樣的瘋狂反而讓雷神之錘的力量變成了一波暴動,暴動后力量削弱了不少。

張碩也是被嚇了一跳,剛剛雷神之錘的暴動,可是將黑暗寒炎都壓下去了一些,都差點點壓到了他的腦袋上,這一情況可真的是嚇到張碩了。

而現在雷神之錘暴動后力量減弱,明顯比剛剛持續的力量都不如了,這讓張碩準備全力封住雷神之錘,然後將它帶回去。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