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看到我急得手足無措的樣子後,女鬼開始得意的大笑起來,隨後緩緩的揚起雙手,冷冷的對我說道:“其實,我得感謝你們這幾個人,將我從那冰冷的樓房中帶到這裏。你看這裏山清水秀的,而且宅子內的煞氣,對我來說,可是最好的補品。現在的我可不是當初的吳下阿蒙,周圍那些孤魂野鬼哪個敢不聽我的號令。”

  • Home
  • Blog
  • 看到我急得手足無措的樣子後,女鬼開始得意的大笑起來,隨後緩緩的揚起雙手,冷冷的對我說道:“其實,我得感謝你們這幾個人,將我從那冰冷的樓房中帶到這裏。你看這裏山清水秀的,而且宅子內的煞氣,對我來說,可是最好的補品。現在的我可不是當初的吳下阿蒙,周圍那些孤魂野鬼哪個敢不聽我的號令。”

說完話以後,這女鬼將剛剛擡起的雙手往前一揮,我在靈力的幫助下,就看到從丫身後冒出十幾具亡魂,一個個死得那叫一個慘啊,缺胳膊斷腿兒,缺鼻子少眼兒,反正就沒發現有完整的,難怪這些傢伙都無法進入六道,原來是相貌審批不過關啊。

罵歸罵,那些鬼魂可不給我損他們的時間,看到女鬼的手勢以後,絕對是一窩蜂的朝我站着的地方衝了過來。

當第一具亡魂衝到我眼前的時候,伴隨着一聲響亮的“鬥”字,那亡魂硬生生的被我用九字真言裏的鬥字訣轟掉了少半拉腦袋。而且我速度絲毫沒有減弱,掐着同一個手印,將靈力的百分之五十集中在雙腳,開始在衆多的孤魂野鬼中穿梭起來。

不大的工夫,剛剛還氣焰囂張的衆多亡魂們,被我的外獅子印給轟得損傷大半。餘下幾個後衝過來的,看到我這麼勇武牛逼,全部轉過身朝着最初它們衝過來的路線折返回去。

可這羣倒黴的亡魂居然忘記了它們身後就是那怨氣極重,而又心狠手辣的女鬼。當第一個亡魂衝到女鬼身邊的那一剎那,就見女鬼發出一聲慘厲的喊聲,震得我耳膜發痛。

等我緩了緩以後,才發現那個亡魂的腦袋,居然被炸得四分五裂,跟特麼西瓜摔地上的感覺一樣,隨後亡魂的身體開始逐漸變淡,最後完全消失在我和衆鬼的眼前。

這讓本打算逃跑的那幾個亡魂相當的肝兒顫,於是,這幾個牆頭草再次調轉方向,硬着頭皮朝我殺來。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隨後姿勢不變,依舊是掐着鬥字訣迎了上去。 深知愛我不及她 三下五除二,就將原本活蹦亂跳的亡魂們全部搞定。隨後,我掐出不動明王印,站在那女鬼的面前,與她對峙起來。

美漫之最強御鬼者 其實,我下手還是非常有分寸滴。因爲自打我聽八妹跟我談起幹掉女鬼會對自己的來世產生影響以後,我就立志不在輕易的對這些本就相當可憐的亡魂下死手。所以,剛剛我掐着外獅子印衝鋒的時候,只是將殺過來那些孤魂野鬼的怨氣,減弱到不能繼續害人的程度,卻不曾有過任何一個殺招。

反觀那怨氣極重的女鬼,一出手就給自己的來世造了孽,當然也有可能是了卻了上輩子的一份債。但不管怎麼說,這種行爲都是非常不負責任滴。

抱着與其被女鬼直接滅掉,不如被我打個半殘的想法,我纔對最後剩下的那幾個亡魂下的手,還好,那女鬼只是殺一儆百,以儆效尤,並未繼續出手滅掉這幾個亡魂,這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啦。

妖妃荷花 而且,女鬼發現我失去吊炸天,戰鬥力依舊這麼牛逼後,開始不再發笑,而是全神貫注的監視着我的一舉一動,生怕我再整出什麼幺蛾子來。

咱倆就這樣對峙了能有幾秒鐘,可在我的感覺裏,至少能有半個小時那麼漫長。隨後,女鬼的頭髮開始豎立起來,一股股的煞氣開始籠罩在她身體的外圍,我知道丫是準備放大招啦。

果不其然,我剛想到這裏,就感覺到身後一陣寒風襲來,我頭也沒回的朝左邊邁出一步,就看到一根鋼筋從我剛纔站着的地方穿了過去。隨後,院內和屋內,只要是有點殺傷力的物件兒,都開始沒頭沒腦的朝我砸過來。

尼瑪,真當我是垃圾桶啦,要砸也得拿黃金,白金,鑽石這種能亮瞎我鈦合金眼的物件兒來砸啊,盡整一些鍋碗瓢盆兒,碎玻璃,爛瓦片之類的東東,你讓小太爺情何以堪啊。

1994·重生 我感覺這女鬼絕對是在試探我靈力的高低,要不丫怎麼不上來就將那些物件兒全部砸過來,非要一件,二件,三件那麼砸呢。可讓丫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物件兒增加到幾十件兒的時候,也絲毫沒能傷到我的一根汗毛,這讓本就脾氣不好的女鬼,變得更加的焦躁不安起來。

待續 就在我再一次的躲過飛來的磚頭瓦塊以後我忽然感覺到後脊樑背有些不對勁兒於是趕緊將全身靈力的八成集中在那一點上可我還是晚了一步耳邊就聽得“啪”的一聲隨後我一個趔趄直接將眼前的女鬼給撲倒在地

女鬼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而且又是與我如此近距離的接觸當下慘白的面容上多了一點紅暈就跟壽桃上面那一點紅般只不過這紅暈是稍縱即逝隨後又是一聲“啪”的一聲我捱了對方一個嘴巴

“你個臭流氓”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呢那女鬼就大聲的朝我罵道可能是過於激動這貨臉上的皮膚嘩啦下掉下來好幾塊兒血着呼啦的看起來絕對夠滲人尤其是我離丫還那麼近

“大姐你也不看看您都什麼尊容了我至於對您下手嗎”我這人的痞子氣此時此地再次爆發出來一句話就將對方給噎得沒話說了

就在我想繼續調侃對方几句的時候就感覺身後一個黑乎乎的物件兒朝我砸了過來我本能的往旁邊一閃那物件兒直接砸在女鬼的身體上待我定睛觀瞧好傢伙一口黑乎乎的酸菜缸東北地區在冬季將白菜放入大缸內經過發酵形成酸菜的器皿此刻將女鬼蓋得是嚴嚴實實的只留下對方的四肢在外面從我這角度看上去怎麼看那女鬼也像是隻王八

就見那女鬼用四肢抱住酸菜缸隨後用力的將酸菜缸推離了身體在看酸菜缸在空中滑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然後重重的摔在地上裂成八瓣可惜啊多好的酸菜缸啊

可接下來就見從裂開的酸菜缸的碎片內鑽出一個小腦袋光禿禿的沒有頭髮一直到露出猙獰的面頰後打院外才飄進來一個聲音“當心點剛進去那貨的怨氣值是200不對210特麼的還在增加”假幣那孫子的貌似能夠測量出來這些鬼魂的怨氣果然夠奇葩

還沒等酸菜缸內的身體全部鑽出來呢我身旁的女鬼就一個箭步衝了上去隨後腦袋上的頭髮全部刺向對方的身體

可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刺在酸菜缸上的頭髮就跟用牙籤兒扎豆腐般全部輕易的穿了過去;而刺在對方身體上的頭髮卻全部固定在距離對方身體外面一公分左右的位置再也無法前進毫釐

就在我感到這女鬼這是要做什麼的時候就聽那女鬼發出撕心裂肺的聲音衝我喊道:“賈樹過來幫我”

“啊”聽完對方的求助後我的腦袋上瞬間多出無數的問號剛剛還特麼要置我於死地的女鬼怎麼對酸菜缸有怎麼大的仇口呢不但暫時饒過我的性命還特麼打算與我攜手禦敵莫非這妮子生前特不喜歡吃酸菜嗎

話說酸菜湯、酸菜豬肉燉粉條、酸菜燉排骨、酸菜粉等等以酸菜爲基礎菜做出來的食物多香啊尼瑪這女鬼的品位真差東北人哪有不愛吃酸菜的道理呢

可還沒等我感慨完呢就看到無數的小手將女鬼的身體牢牢的纏住隨後從酸菜缸碎裂瓦片的縫隙內一個面目猙獰只有白眼仁沒有黑瞳孔身高也就在四十公分左右的嬰兒屍體出現在我的眼前

由於女鬼的喉嚨被一雙小手死死的掐住只能發出“嗬嗬”的聲音但丫眼神中卻流露出驚恐的神色來

“賈樹怨氣值280啦我們先走了你堅持住”假幣那傢伙傳進來的聲音越來越弱貌似這貨還真是丟下我一個人逃跑了

我次奧這算什麼臨陣脫逃還是見死不救好吧不管這算什麼至少通過女鬼的表情以及假幣逃跑的事實能夠讓我下定決心與女鬼聯手對付眼前這個剛剛加入進來的東西

就在我起身掐好手印準備進攻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也特麼的不能動了這尼瑪是腫麼回事兒啊

再看我渾身上下也是從我身體里長出來無數的小手抱大腿的抱大腿拉脖子的拉脖子跟特麼裏的羅賓一樣我特麼也被對方鎖死咯

就見鑽出來那個東西用嘶啞的聲音說道:“都來陪我玩啊”

尼瑪你要是給小太爺放開我絕對給你玩到死擦我算是看明白了做好人真特麼遭雷劈啊

可即便是我想明白了也無濟於事啊自己被對方無數的小手纏繞得死死的除了呼吸以外貌似連嘴巴都給對方的小手堵上了這尼瑪讓我如何是好呢

就在我及其糾結之際就看女鬼用盡全力的衝我眨了眨眼睛

次奧這都什麼時候啦你丫還有心跟我倆呢早知道小太爺這麼帥剛剛撲倒你那會兒你怎麼扇我一嘴巴啊女人啊絕對是口是心非的物種

就在我打算拋個媚眼來回敬對方的時候我脖子上長出來的小手開始掐住我的喉嚨掐住還不說貌似對方的力道還在逐漸的加重我漸漸的感覺有些缺氧尼瑪真後悔昨天晚上沒跟王麗麗那啥少打了一炮我虧得慌啊

我這邊還在胡思亂想之際猛然間感覺喉頭的壓迫感劇減放眼看去就見吊炸天化爲一柄鋒利的砍刀此刻正一刀又一刀的剁着我身上不停瘋長出來的小手呢

唉呀媽呀還得是自己養的寵物靠譜啊當纏着我雙臂的小手被剁掉以後我趕緊抓住砍刀的刀把隨後在身前身後一頓亂砍可算暫時脫離危險了

就在我自救的同時女鬼那邊發出悽慘的哀嚎聲好吧我感覺我有必要出手幫那傢伙啦畢竟我剛剛以爲對方衝我眨眼是跟我倆呢哪知道我是會錯意了這尼瑪要是讓外面的刀八或者假幣等人知道我得有多糗足夠上糗事大百科的了

想到這裏我提起手中吊炸天變化而成的砍刀直撲女鬼而去

可剛特麼跑出去沒兩步身上的小手再次瘋長出來害得我只好停下腳步繼續砍掉後長出來的小手

“都過來陪我玩吧”那個東西完全不顧我跟女鬼的死活居然冷冷的對我倆說出相當瘮人的話來

待續 次奧你大爺的要不是小太爺騰不出手來對付你的話你丫早死一萬次了信不信對啊騰出手來大面積的傷害到對方不就可以了嗎

我心中在咒罵對方的同時居然想出這種牛逼的辦法來我太特麼天才啦我想好了晚上對着鏡子洗臉的時候一定要給自己跪下來磕幾個我特麼太有才了

想到這裏我將很大一部分靈力注入到吊炸天的體內並吩咐對方道:“給小太爺變個手榴彈出來”

這貨先是紋絲未動但隨着我的靈力不斷的涌入到它的體內後這貨開始顫動起來隨後顫動的幅度越來越大直到我的靈力注入不進它的身體以後這貨居然變爲一款超大號的麻雷子鞭炮的一種個兒大聲兒響實在理解不了的話就當成是一款大號的鞭炮就行

“砰”“哎我嘞個去”伴隨着一聲巨響我特麼感覺一股熱浪襲來隨後被崩得在地上連翻了幾個滾才停了下來

次奧這炮仗的火藥太足了尼瑪好懸把小太爺給崩死不過有一弊就有一利因爲爆炸的緣故在我身前長出的那些只小手全部被崩得骨斷筋折一時之間不再繼續瘋長出來

藉着這個機會小太爺趕緊將剩餘的靈力集中在雙腳之上口中高呼:“吊炸天變砍刀”同時雙足發力瞬間就殺到了女鬼的身前

要說吊炸天還真尼瑪不給力關鍵時刻給老子掉鏈子我特麼人都殺到對方跟前了也沒看到丫的身影莫非剛剛丫變成麻雷子以後將自己給自爆掉了

就在我猶豫的時候那個從酸菜缸內鑽出來的東西已經來到了我的面前就見丫伸出雙臂面部露出極其噁心的表情對我說道:“抱抱”

“抱你大爺”小太爺擡起右腿咣噹一腳就給對方踢出去好遠也該着這東西倒黴此刻我的靈力都特麼集中在雙足之間而且我這一腳還是踢在對方的心口窩上要不是因爲丫特麼早就死了的話估計我這一腳能讓丫再次歸西

當這貨被我踢出去打滾的同時吊炸天才慢慢吞吞的爬到我的腳邊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這貨居然沒有變爲任何形態而依舊是毛毛蟲的樣子這讓我相當的失望啊

次奧你可是吊炸天多麼牛逼的名字啊你丫剛自爆了一次就變這次奧型啦這也太對不起我對你的期望啦

想到這裏我俯下身去一把將對方抓到手中可讓我沒想到的是這貨剛一接觸到我的皮膚就開始貪婪的吸收起我的靈力來貌似剛剛那一炸之下丫把我灌輸給它的靈力全部耗盡了

二貨就是二貨你丫就不懂得細水長流來日方長啊爲嘛一次就將那麼多的靈力全部用光真是缺心眼他媽給缺心眼開門缺心眼到家啦

可不論我心中再怎麼咒罵都無法改變對方靈力用盡的事實我只好再次給丫灌輸着自己身上爲數不多的靈力好在對方相當配合我的行動我這邊灌丫那邊吸也就是幾秒鐘之後這貨再次滿血滿魔原地復活了

丫是復活了可苦了我這個宿主咯本來我的靈力應該是無窮無盡的可自打遇到了吊炸天我總感覺自己的靈力不夠用估計是我沒能合理分配吧而此時我感覺眼前一陣眩暈這尼瑪就跟跑一萬米馬拉松跑到虛脫的感覺是一樣一樣一樣滴

即便是這樣我依舊關心着眼前的女鬼將吊炸天變爲砍刀後我開始不停的朝女鬼身上的小手剁去一刀一隻手兩刀四隻手三刀還特麼是一隻手以爲三刀六隻手的讀者你們猜錯啦哇咔咔

就這樣十幾刀下去女鬼終於暫時擺脫了那東西的束縛能夠開口講話了“賈樹這下麻煩大了”

女鬼掙脫束縛後開口的第一句話居然沒有感激我而是冒出這麼一句話來讓我聽得是稀裏糊塗

看我不解的樣子這女鬼繼續解釋道:“這是附近冤死女嬰的集合體如果不能儘快的將她滅掉那麼要不了多久你我就都得成爲對方的食糧”

“食糧”我沒特麼聽錯吧就眼前這東東能幹掉咱倆嗎

這女鬼估計看出我的疑惑了邊用手撕扯着繼續瘋長出來的小手邊對我解釋說明道:“賈樹不要小瞧眼前着個東西她可是衆多因爲重男輕女觀念而死掉的女嬰的集合體就連我這種慘死的厲鬼都奈何不了她所以趁你有寶貝在手趕緊滅了對方以除後患”

聽女鬼說得急切我趕緊將手中的吊炸天變換成爲手槍衝着跌倒在地的女嬰結合體轟了幾槍雖說小太爺的眼神不好高度近視可特麼有種東西叫外掛知道嗎

吊炸天就是外掛我都不用瞄準只要將靈力注入想着發射就可以餘下的事情全部由吊炸天來完成這貨別看長得不咋地可準頭卻是沒得說幾乎是槍槍命中對方的要害部位

再看剛剛還要找我們倆玩的那個女嬰結合體現在肚子上多了兩個透亮的大窟窿腦袋也被吊炸天給轟下去三分之一右腳也給打沒了我得意的吹了吹還在冒煙的手槍次奧讓你丫裝逼讓你丫再繼續得瑟裝逼遭雷劈不知道啊

還是那話我每次注入的靈力都不是很高主要就是怕將對方真正的消滅掉以後承擔我需要揹負的因果報應

可問題是還沒等我裝完逼呢就見女嬰結合體剛剛被我轟掉的地方開始慢慢的癒合起來還沒等我發完呆呢就都特麼的長好了次奧這尼瑪的癒合能力也忒逆天了吧

就在我發呆的工夫女鬼嗷嘮一嗓子給我嚇得一激靈再看地上那些樹根開始發瘋一樣的朝着女嬰衝了上去而女鬼的身體也開始緩慢的漂浮到半空之中七竅流血的指揮着地面上的一切行動

看得出來女鬼是要跟女嬰拼命了

待續 歡迎來到不得不說這女鬼還是非常有覺悟滴在我思考的時段發動進攻完全就是爲了掩護我對此我表示強烈的感謝至於那個不請自來的女嬰結合體我則表示強烈的譴責

就見女嬰結合體翻着丫那黴變的白眼仁站穩後臉上帶着詭異的笑容看着女鬼的進攻通過天眼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在女嬰的外圍飄着無數的黑影導致樹根等攻擊的物件兒在即將進入到女嬰身體之前就被那些黑影給攔截了下來

我本來是可以指揮手中的吊炸天繼續攻擊女嬰結合體的但考慮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特麼要是給女嬰幹掉了不但損耗了我的靈力那個女鬼也不會感激我不但不會感激我而且還會趁我靈力降低的空擋置我於死地的

既然如此的話我還是坐山觀虎鬥比較穩妥一些想到這裏我拍了拍手中的吊炸天準備實施我剛剛想好的計劃

可還沒等我休息上呢院門再次被人從外面給推開隨後詠唱梵文的音調也隨着戒癡和尚同時來到院內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忉利天爲母說法

爾時十方無量世界不可說不可說一切諸佛及大菩薩摩訶薩皆來集會讚歎釋迦牟尼佛能於五濁惡世現不可思議大智慧神通之力調伏剛強衆生知苦樂法各遣侍者問訊世尊

是時如來含笑放百千萬億大光明雲所謂大圓滿光明雲、大慈悲光明雲、大智慧光明雲、大般若光明雲、大三昧光明雲、大吉祥光明雲、大福德光明雲、大功德光明雲、大歸依光明雲、大讚嘆光明雲放如是等不可說光明雲已

又出種種微妙之音所謂檀波羅蜜音、屍波羅蜜音、羼提波羅密音、毗離耶波羅蜜音、禪波羅蜜音、般若波羅密音、慈悲音、喜舍音、解脫音、無漏音、智慧音、大智慧音、師子吼音、大師子吼音、雲雷音、大雲雷音”

伴隨着的聲音我的意識開始變得模糊起來不但跟着戒癡那吃貨一起詠唱而且眼前的景象也開始發生急劇的變化

出現在我眼中的第一幕:是一個剛出世的女嬰以及父親嫌棄的眼神隨後嬰兒被丟棄在醫院內由於是冬天女嬰最後活活凍死在醫院的長椅之上;

出現在我眼前的第二幕:也是一個出生不久的女嬰被一個老太太悄悄的抱到了玉米地內隨後那個老太太狠心的將孩子重重的摔在地上殷紅的鮮血從女嬰的身體裏流出滲透在玉米地內;

出現在我眼前的第三幕:一個女嬰被一個年紀不大的男人交到另一個婦女的手中隨後那個婦女遞給這個男人一沓鈔票男人接過鈔票後貪婪的一張又一張的數着完全不顧及女兒悽慘的哭聲夜se之中婦女將嬰兒裝在行李包內匆匆的趕往車站可能是孩子太小也可能是哭聲太大那個婦女狠狠的打開行李包然後掏出一個咖啡se的玻璃瓶打開後用手指蘸了蘸裏面的液體隨後放到女嬰的嘴裏女嬰用力的吸允着婦女蘸過液體的手指然後昏昏沉沉的睡去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那應該是安眠藥當婦女坐了一天一夜火車後再次打開行李包的時候女嬰再也無法睜開雙眼了;

出現在我眼前的第四幕:一個男人抱着一個女嬰面前是池塘男人看了看懷中的女嬰又看了看面前的池塘隨後閉上眼睛將女嬰丟到池塘內直到女嬰完全沉入池塘後這才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出現在我眼前的第五幕:年輕的男人躺在炕上長吁短嘆而火炕上的另一邊一個年輕的女人抱着懷中的女嬰在掉眼淚雙方沉寂了很久後男人起身來到女人的身邊伸出手來貌似是想問女人要手中的女嬰女人發了瘋一樣的衝男人吼叫着男人只是低頭不語但卻沒有將伸出去的手收回女人罵了很久罵累了男人則趁機將女嬰搶了過去然後轉身離開家門消失在茫茫的夜se之中只留下女人趴在炕上不停的呼喊着女嬰的名字天亮的時候這個年輕的男人帶着淚光回到了家中可手中已經空空的了男人彷彿丟了魂一般的倒頭便睡而女人的淚已經哭幹了只剩下一個人坐在那裏發呆

出現在我眼前的第六幕:一個老太太躡手躡腳的來到東北醃製酸菜的酸菜缸前將一些白se的粉末倒入酸菜缸內然後又悄悄的離去場景一變一個身懷六甲的孕婦正坐在火炕之上吃着豬肉酸菜燉粉條臉上滿是幸福的神情但奇怪的是老太太只是不停的讓孕婦吃酸菜卻只讓另一個年輕的男人吃鹹菜估計這跟她在酸菜缸內下的東西有直接的關係場景再次一變孕婦痛苦的在地上打滾下體也開始見紅一具發育完整卻不足天的女嬰誕生了下來產婦由於虛弱而休克在地上老太太看到以後悄悄的來到屋內將女嬰抱起發覺孩子還有呼吸後一咬牙將孩子抱到後院醃製酸菜的酸菜缸前一把丟了進去然後用石頭蓋在酸菜缸的上面

在我眼前出現的一幕幕讓我感覺心寒我的胃部也開始不受控制的痙攣起來當我一口酸水噴出來的那一刻我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現實之中

此刻戒癡和尚依舊在詠唱着梵語的而原本飄在半空之中的女鬼則早已哭得泣不成聲

也許是聽到我嘔吐的聲音那個怨氣極重的女鬼朝我看了一眼當看到我衝她點了點頭以後她快速的飄到了我的身邊

我將手中的吊炸天變爲最初的毛毛蟲形態然後陪同女鬼開始朝着女嬰結合體的位置走去不論它外圍的黑影如何攻擊我們倆我們都是跌倒再次爬起來爬起來再次往前走

當我帶着滿身傷痕來到女嬰身前的時候我發現它那早已黴樣的白眼珠內流出一滴晶瑩剔透的淚水我跟女鬼紛紛低下身子完全不顧及女嬰的恐怖倆人如同父母一般將女嬰抱在自己的懷中我低聲的對女嬰說道:“如果你是我的女兒我將用盡我這輩子的jing力去愛你心疼你不會讓你受到一點點的傷害”

待續 而女鬼則告訴女嬰:“她愛她讓她不要繼續留戀在此地早些進入六道輪迴如果可能的話下輩子給自己做女兒”

說完以後女鬼的樣子變得不在恐怖而是恢復了她被害前最美的模樣她就保持着這個樣子投入的親吻了女嬰一口然後女嬰身邊的黑影開始變得越來越淡最後慢慢消失在我倆的眼前至於女嬰則伸出手來撫摸着我跟女鬼的臉頰後開始朝着西方飄去我知道她跟本文中最初那隻忠犬賽虎一樣放下執念立地成佛了

當這一切結束之後我再次戒備起來準備聯合戒癡和尚一起對付眼前的這個女鬼可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女鬼並沒有停止哭泣而是跪倒在我的身前抽泣的對我說道:“賈樹請你原諒我我真不是有意的你一定要原諒我”

我聽完這話感覺這事兒絕對不是我想象中那麼簡單于是扭過頭去看着戒癡和尚但這死禿驢當下只顧着詠唱經文完全沒有搭理我的意思這讓我真想衝上前去狠狠的踹丫幾腳

可那隻能是想象我當下最想知道的就是這女鬼到底祈求我原諒她什麼事情

好奇心是人性中最可怕的也是最能推動人類進步的東西在愛情中對異性的好奇心可以讓兩個完全陌生的人彼此相識相知到相戀並最終的結合在一起;在事業上好奇心可以推動人們不停的朝着最終的目標前進打破一重又一重的障礙直到找到自認爲的結果;在家庭生活中好奇心既可以讓夫妻欲罷不能想要更加深入的瞭解對方不爲己知的一面也可以徹底的毀掉一個完整的家庭

而讀者對我這個職業的好奇心則導致大家對我寫的這本自傳體的紀實小說更加喜愛甚至有些讀者開始效仿起我做人的樣子來

我的好奇心不算很強因爲我比較喜歡平靜的生活看着春花夏雨秋葉冬雪過着她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日子

可問題在於當對方的結果會直接影響到我的決定的時候我就不得不產生好奇心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讓你希望我原諒你”我面對女鬼快速的朝對方問道

可這女鬼就特麼跟復讀機一樣反反覆覆只會重複着“求求你原諒我好不好求求你原諒我好不好”真尼瑪癩蛤蟆跳腳面子上不咬人膈應人

我在鬱悶的同時大腦也在飛速的思考着我跟這女鬼一切有交集的地方可思來想去除了在萱萱家見過這女鬼以外就是這次在院內接觸過她了貌似咱倆在此之前沒有什麼過節啊爲毛這貨一個勁兒的懇求我的原諒呢

就在我猶豫該不該原諒對方的時候戒癡和尚晃着丫那大腦袋來到我的身邊雙手合十高聲衝我說道:“阿彌陀佛賈施主善惡只在一念之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化解怨念也好讓她早登極樂世界”

你大爺敢情那女鬼不是衝你這個死禿驢尋求諒解你可不站着說話不腰疼嘛但我隱隱的感覺到這貪吃的和尚一定知道些什麼事情問題丫就是不肯對我明說罷了

想到這裏我用威脅的口吻朝戒癡和尚說道:“你丫要是不告訴我對方曾經做過什麼傷害過我的事情的話我特麼就不原諒她”

就看戒癡和尚嘆了口氣隨後居然衝我說道:“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圓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尼瑪這下我算是真被惹毛了這羣和尚就是這逼樣本來挺簡單的事情他們非得給你說得雲裏霧裏的當你聽糊塗了人家也說完了次奧

戒癡和尚看我咬牙切齒的樣子知道今兒是無論如何都不能矇混過關了於是只好口誦佛號:“阿彌陀佛賈施主敢問如果一個人害的你失去了今生摯愛的話你會原諒她嗎”

“不會”我斬釘截鐵的回答了戒癡的問題

“那麼如果這個事情發生在前世你現在還會不會原諒對方呢”戒癡和尚繼續問我道

哦我有些明白啦原來剛剛我跟女鬼都看到那些女嬰不幸遭遇的同時那個女鬼貌似還看到上輩子做過一些虧欠我的事情了而虧欠我的事情是讓我失去了一生的摯愛這尼瑪的仇口可夠大的

但上輩子的事情跟我這輩子有一毛錢關係想到這裏我笑着摸了摸戒癡和尚的大腦袋然後轉向面前的女鬼說道:“只要你的怨氣能夠消除我就原諒你了”

話音剛落就看眼前還跪着的女鬼不再哭泣求饒而是感激的看了我一眼後身體逐漸的消失在我和戒癡和尚的眼前伴隨着她一起消失的還有剛剛被我打到半殘的那些孤魂野鬼

“賈施主此舉頗有當年佛主割肉喂鷹的樣子既了斷了一份因果又拯救了衆多被怨念困擾的亡魂當真是大善啊阿彌陀佛”戒癡和尚見我原諒女鬼後開始拍着我的馬屁說道

“小事兒一樁罷了”我衝着戒癡和尚連連擺手裝作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可當我夢迴樑朝得知我放走的居然是我前生最恨之人的時候我特麼腸子都快悔青了由於被這個女鬼的出賣我痛失了一生的摯愛爲了那個女人我不惜親手毀滅了一個繁榮的國度與自己的授業恩師爲敵並與蠻夷爲伍甚至發下毒誓要在下一世找到她將她碎屍萬段

可幾經輪迴在現世之中遇到了她卻又饒恕了她我特麼絕對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難怪戒癡和尚不告訴我實情如果被我知曉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我想這段因果循環會持續到來世

即便如此當我知曉當初都發生什麼以後我依舊對這個女鬼懷有怨恨之心可以說戒癡的本意雖是好的卻不能從本質上化解我心中的仇恨我的原諒只是出於我的不知情並不能實際意義上證明我真的原諒對方了估計在下一世裏我依舊會與對方相遇至於能否在知道以前發生過的一切的情況下原諒對方就留給下一世的我好了

待續 等處理完眼前的事情以後我特麼發現天都黑了這尼瑪一天天的過得咋這麼快呢真希望能重新回到小學那會兒那每節課過得這叫一個慢啊跟一個世紀似的

就在戒癡和尚滿臉欣慰之色盯着我看的時候我臉色由平和轉爲生氣然後大聲的朝戒癡問道:“那個臭不要臉臨陣脫逃的假幣呢”

“賈施主不要跟他一般見識阿彌陀佛”戒癡再次跟我裝傻充愣起來真是恨得我牙根癢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