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看到林楓正要將兩株草藥一齊放入口中的時候,萬化老人出言阻止到:“不可兩株一起服用,若是二者藥力相沖,只怕是白白浪費,先服青雲草。”

  • Home
  • Blog
  • 看到林楓正要將兩株草藥一齊放入口中的時候,萬化老人出言阻止到:“不可兩株一起服用,若是二者藥力相沖,只怕是白白浪費,先服青雲草。”

將藍沁草扔個阿花,狼吞虎嚥般服下青雲草,這是林楓第一次吃草,感覺真的如植物一般苦澀、難嚥,可是林楓沒有時間考慮,因爲肚中的百靈丸已經馬上消失殆盡。

青雲草剛剛進入,林楓的丹田似乎興奮了一般,立馬又是一陣跳動。

它自己興奮的跳動不要緊,可是卻是苦了林楓這年滿十四歲的漢子,滿額頭豆大的汗珠順着臉頰流淌而下,恁是沒有叫喊一出聲。

不過也隨着青雲草的進入,林楓丹田也似乎吸收得更快。

八條、九條、十條紋脈全都慢慢分開。

分開之後,林楓的丹田也慢慢散開,完全散開之後,在丹田裏面竟然顯現出一粒褐色小球,只有小拇指大小,在褐色小球上面還有着剛剛丹田上的十條古老紋脈,明顯這就是林楓丹田的產物,這物體不知材質是什麼,只是靜靜的躺在林楓的丹田之上。

渾圓的丹田也在剛剛被分開之後安靜的留在了林楓的身體中,十條紋脈依然若隱若現,似乎與褐色小球相互呼應一般,二者有着親密的聯繫。

褐色小球剛剛出現,便是一陣顫動,似乎在爲自己的誕生而興奮,顫動之餘,褐色小球還將青雲草剩下的藥力全部吸收,緊接着林楓身體中的殘存藥力也跟着被吸收,即便是往日留下的隱晦殘存藥力都不例外,吸收結束之後褐色小球似乎顏色又稍微加深一點,只是不明顯罷。

又過了幾個呼吸,林楓丹田終於安靜了下來。

林楓也不再感到疼痛,正要睜開的時候,突然又感應到丹田又有反應。

還來?

林楓都有些害怕自己丹田的任何風吹草動了。

不過這次似乎不一樣,林楓依然緊閉雙眼,慢慢的,林楓感覺腹中有着海量的能量環結,無數的能量化作一條條小蛇鑽進自己的身體中,隨即消散不見。

林楓當然看不到,可是他卻明顯感受到了。

萬化老人也在這個時候說到:“這是丹田喚醒之後給你帶來的反饋,繼續默唸《盤古煉體術》煉體法訣。”

立馬又開是默唸煉體法訣。

身體持續增強着,林楓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力量感,忍不住想要吼出來,不過他卻一直專心讓自己的身體增強,根本沒有去打斷自己的想法,所以一直忍着。

終於,又是一炷香的時間過去。

丹田不再反饋能力給林楓~

林楓身體隱隱顫動,似乎身體中蘊含着強足的能力需要爆發,滿臉漲得通紅,甚至嘴角都不自覺的顫抖起來,慢慢的,氣流匯聚在林楓的腹中、胸口和嘴裏,越來越多。

終於忍不住~

“啊~”

一聲長吼發出,林楓盤膝坐在修煉之地,周遭的林木都開始顫動起來,看着勢頭,若非因爲院落中的屋舍是由堅石打造,想必也要響應林楓這吼聲晃上一晃,同時林楓身體中又有灰色物質從皮膚滲出,奇臭無比。

然而這並沒有干擾到林楓,吼聲沒有結束,依然還在傳鳴。

林木的顫抖越來越大,已經是漫天的樹葉飄落,而林楓的吼聲也是越傳越遠,整個主山傳遍林楓的吼聲。

“是誰?大晚上的狂嚎什麼?”

“是哪個找死的?”

“給老子滾出來….”

主山之中幾乎匯聚了流雲山外門中所有精英弟子,除開佔領着甲級修煉之地的幾人之外,沒人敢在這深夜大聲喊叫。

這不,林楓的聲音剛剛傳出去,就引來了大片的不滿之音,其中先天強者都有不少。

主山之巔,已經打坐休息的雲執事聽到這個吼聲雙眼瞬間睜開?隨即又立馬閉上,分辨一下聲源的位置!

鎖定聲源位置之後,雲執事雙眼猛然睜開,驚喜的說到:“這小子,終於突破了!”

話音未落,雲執事打坐之地就已經沒有了雲執事的身影,當雲執事再次出現的是,已經是林楓修煉之地的外面,看着林楓修煉之地外面已經光禿禿的森林,雲執事驚訝的合不攏嘴。

然而林楓的聲音依然沒有停,最後傳遍整個流雲山外門,甚至連流雲山內門都隱隱約約有林楓的聲音傳入,甚至有不少內門弟子都驚訝這聲音的來源,可是卻怎麼也想象不到是從外門傳入的,可見這聲音是多麼的淵源流長!

林楓長吼持續的七八分的時間,對於外界的情況林楓不清楚,但是他心中可以肯定,這一聲長吼,絕對是他兩世以來最舒暢的一次,長吼之後林楓心中舒暢無比。

沒有管自己身上的灰色物質,林楓收膝站起,然後對着主山大聲說道:“各位師兄師姐們,林楓突破至此,不曾發覺此時已是深夜,多有打擾,還請各位見諒,若是需要一個公道,明日林楓必定在丙級三十七號修煉之地等候大家的到訪,今夜有所打擾,實屬抱歉。”

林楓不會使用靈力,全是憑着自己一嗓子讓聲音傳遍主山的。

其中有聽到林楓自報家門的人,聽說林楓是丙級修煉地的主人,充其量不過是後天巔峯的弟子,敢這般猖狂,正要出言給林楓好看的時候,外門卻又傳來的聲音。

這時一個女生的聲音,也是傳遍了主山,縹緲無比,明顯是因爲靈氣的原因:“林楓師弟晉升先天,可喜可賀。”

女生的聲音剛剛落下,又是一道靈氣傳音傳遍整個主山,這人自報家門,沒想到竟是先天弟子第三名廖宇:“廖宇也恭喜林楓師弟終晉先天!”

“竟然是廖宇?廖宇都在與林楓結交?”

“林楓?難道是後天弟子中的第一名林楓?現在他已經晉升至先天了?怎麼會這麼快?一個多月的時間就從後天後期突破到先天之境?”

“因爲他得到三十枚百靈丸!突破先天一枚百靈丸就足夠,所以這也不奇怪。”

“話說我怎麼聽第一個聲音有些像陳東清師姐的聲音?”

“被你這麼一說,我也發覺挺像了。”

流雲門外門的交流不絕於耳,可是卻沒有人要再繼續尋找林楓的麻煩,畢竟大家都不是二愣子,若是誰還敢在這個時候站出來找林楓的不愉快,那就不僅僅是找林楓的不愉快,還要想想怎麼給陳東清和廖宇交代,因爲這樣的舉動已經明顯是不將這二人放在眼裏。

林楓雖然很少聽陳東清說話,可是辨聲源之地還是能做到的,甲級二號修煉地,正式陳東清的修煉之地。

隨即開口道:“多謝廖宇師兄陳東清師姐,林楓來日定當上門拜訪,時日不早了,大家都快入眠吧!”

“客氣。”

“無需如此。”

陳東清與廖宇二人都回應了林楓一句之後,便消聲不見了。

隨着陳東清與廖宇的出現,林楓鬧出的轟動也漸漸平息,終於,整個外門又恢復了平靜,當然,這不過是表面的平靜罷了,有許多人都在計劃要怎麼與林楓攀交,畢竟十四歲的先天,可是流雲門古往今來都不曾出現的,並且林楓還是有靈者,日後定然會成爲門派重要弟子。

前途一片光明啊!

而此刻林楓已經回到屋舍沐浴一番了,直至場面平息,林楓才聞到那奇臭無比的灰色物質的味道,忍不住去沐浴一番。

沐浴結束,萬化老人對着林楓說道:“這就是你身體中的雜質,排出來是益處多多啊。”

林楓多少也猜測到是這樣,來到院子中林楓打了一套太極拳,感覺渾身都通常無比:“此番不僅僅是力度提升,身體的強度也提升了一大截。”

至於那一粒褐色小球,萬化老人也不知道爲何物,不過自己身體誕生出來的產物,想必不會有害。

還是不錯,這是林楓對此次晉升的評價。

……

翌日,林楓早早起來吸收完紫氣,帶着阿花來到了外門廣場。

林楓回頭計算了一番自己的貢獻點,只剩下兩萬九千多的貢獻點,也就是自己還差兩千多的貢獻點才能得到長槍,否則到取槍之日沒有這麼多貢獻值,只怕就會食言了。

在外門中,有着一個發佈時常任務的地方,每完成一個任務都會有有相應的貢獻點獎勵,所以許多弟子都會依靠去完成任務來獲得貢獻值。

林楓來到發佈任務的地方,卻發現這麼早就有人在此處領取任務,想必都是希望能最最快搶到簡單輕鬆的任務吧。

林楓也走近查看,發現裏面任務非常多:

“收集鈴蘭草,一株兌換三點貢獻點,需二十株,五日內。”

“收集段允須,一條五個貢獻點,需十條,三日內。”

…..

一直都在搜索所有任務內容。

最後終於讓林楓找到一個符合自己心意的任務:一級妖獸妖石,三十貢獻點一枚;二級妖獸妖石,八十貢獻點一枚;三級妖獸妖石,兩百點貢獻點一枚;四級妖獸妖石,一千點貢獻值一枚,妖獸種類不限、屬性不限,任務數量不限,時效不限。

看到這個任務,林楓覺得非常符合自己的心意,這樣既能鍛鍊自己的搏殺的經驗,還能得到相應的貢獻點獎勵,二十日的時間,如今幾近過半,還剩半月不到的時間,必須得抓進時間了。

領取了任務,林楓回到修煉之地,將上次奪取袁恩的金色箭矢帶在身上,雖無弓使用,可是這金色箭矢的材質卻是靈器的材質,在緊急時刻或許能搭救一番,最後收拾一些日常用物之後便帶着阿花出行了。

時近一年,林楓首次穿過外門幾座供給外門弟子生活的外山,朝着目的地行去,二者身後的修煉之地只留下了“謝絕到訪”四個字守家。

【許久沒有推薦蝦米的QQ羣了,如果有讀者朋友認爲蝦米寫得還湊合的,加進羣裏一起嘮嗑,QQ羣號:574706866(蝦米的故事)】 在去目的地的路途中,林楓手裏拿着一張地圖,地圖上書寫着兩個字“獸場”。

看着地圖中各個標註的位置,林楓開口說到:“萬化爺爺,這地圖中描述還有什麼低階妖獸、中階妖獸,妖獸不是分作一級二級三級嗎?這是什麼意思?”

平時林楓幾乎都沉寂在修煉中,很少會去詢問這些知識,畢竟在他認知中,對這玄青大陸瞭解得太少,即便是要問,也不知道從何問起,倒不如專心錘鍊自己,否則也不會在十四歲就達到先天之境,這樣的成就可是許多大型修仙門派優秀弟子才能達到的。

聽到林楓的稱呼,萬化老人嘿嘿一笑說到:“反正路途枯燥,索性我就給你上一課。”

其實並非萬化老人不主動給林楓講解這些知識,只是修煉就要如林楓這樣,一顆赤子之心,有着暫時的目標,動力纔會長存,萬化老人雖然瞭解林楓的性子,可是他卻不願去幹擾林楓的修行,因爲該知道的遲早會知道,不用知道的,無需知道,省的擾亂心神。

“世間萬靈長存,這其中便以人族、獸族和海族佔據主要的地位,嚴格說來,海族也是算作獸族,只是海族的羣體太過龐大,所以纔會單獨劃分出來,人族我們暫且不論,就單說這獸族從混沌初期的時候,世間第一批生靈便是以獸族居多,這也奠定了獸族龐大族羣的基礎。”

“獸族種類繁多,我就不一一給你介紹,不過獸族也有着詳盡的等級劃分,獸族等級劃分標準並非實力的劃分,可是這劃分的標準卻是能很大程度上影響獸類的實力,那就是血脈!血脈最低級的就我們衆所周知的家獸、野獸,然後根據血脈等級排名從低到高分別是妖獸、靈獸、仙獸與神獸,另外還有我聽說過最高等級獸類等級的祖獸。”

“現在我就給你詳細的介紹一下妖獸,妖獸的血脈等級雖然比不上靈獸甚至更高等級的獸類,可是你卻不能小覷妖獸,在妖獸等級中又劃分了四個等級:低階妖獸、中階妖獸、高階妖獸與尊級妖獸,這十個等級又被細劃了十二個級別出來,每三級爲一階,一、二、三級妖獸爲低階妖獸,四、五、六級妖獸爲中級妖獸,七、八、九級妖獸爲高級妖獸,最後十、十一與十二級的妖獸稱作尊級妖獸。”

“其實無論是妖獸還是野獸,甚至家獸都與人類一樣,它們的身體也同樣有着無限的潛力,按理論而言,所有獸類都可以無限制的成長,可是獸類由於血脈的原因,限制了一些獸類的成長、進化!”

“獸類的血脈等級你可以想象成是人類的天賦,只是人類的天賦所表現的是不僅僅是血脈,還有智慧、靈根、丹田和魂海等等各種因素,而獸類就只是血脈的差別,雖然內容有差異,可是意思卻大致相近,妖獸進階最大的阻礙便是這血脈等級,血脈等級越高的妖獸,一生的成就便會越高,然而血脈等級低的妖獸,只怕是窮極一生也無法達到尊級妖獸的級別,除非有天大的機遇。”

“阿花的血脈等級只是屬中下品罷了。”

“所以現在你應該明白地圖中所說的低階妖獸與中階妖獸是指什麼了吧?”

聽了萬化老人說這麼多,林楓腦袋急速運轉,很快便理清了獸類的等級的劃分:“那這妖獸的實力如何?”

“妖獸的實力與人類修煉等級有相對應的比較,只是相對比較模糊,畢竟人類與獸類之間的差別還是很大的,不過大概的一種對比還是有的,比如這低階妖獸就如人類先天之前的武者,中階妖獸對應的便是先天到築基期甚至更高的等級,另外從七級妖獸開始便屬於高階妖獸,這個就待你以後自己去發現吧。”

點點頭,林楓又將手中的名爲獸場的地圖拿出來:“那這地圖中幾處用紅色標記的危險之地,居然最厲害的妖獸已經達到中階巔峯,難道就不怕它們肆意殺害門內弟子嗎?”

“首先山中不可無王,所以這中階巔峯妖獸是必不可少的,否則整個獸場恐怕會大亂,至於你說的會不會殺害門內弟子,幾乎所有生靈都有領域意識,只要不去侵犯它們,想必也不會遭受到殺害,再說,這本就是歷練,雖然屬於門內較爲安全的試煉場所,可是沒有一絲的危險存在,這就不叫歷練了,這是叫遊玩。”

也是,對於萬化老人的解釋林楓覺得非常在理,弄清楚了這些,林楓也不再多問,繼續全力趕路了。

花費三個時辰,林楓終於看到了地圖中所示的獸場。

獸場,流雲門、飛羽谷和古月門三家修仙勢力聯合打造的安全試煉之所。

這獸場專門提供給外門弟子的歷練的地方,雖名喚獸場,其實是佔地方圓萬里的羣山聚集處,可以說是一個小型山脈,處於三家修仙勢力的交匯之處,距離流雲門有近五百里的路程,在這獸場中有着野獸、妖獸、靈草靈藥,三家所有的外門弟子都能在獸場進行歷練,不過三家修仙勢力都有達成協議,不準弟子在獸場類廝殺,若有存心破壞門派之間的關係者,輕者面壁思過五十年,重者廢除一身修爲,趕出門派!

獸場的入口就在兩座高山之間設置的一個關卡,整個獸場設置有三個關卡,分別被流雲門、飛羽谷和古月門三家修仙勢力掌控,林楓來到的入口正是流雲門自己掌控的關卡。

每一個關卡都有相應門派弟子守衛,避免出現混亂,便於掌控,此時在關卡處也有少許弟子在排隊進入。

“師兄,流雲門外門弟子林楓請求進入獸場。”輪到林楓的時候,林楓走上去對關卡守衛弟子禮貌的說到。

進入獸場並非這般容易,按照規定至少要後天巔峯的弟子才能進去,否則很難活着回來,裏面的妖獸雖是圈養,可是其獸.性依然存在,實力不夠的弟子根本不允許進入。

關卡里面的守衛弟子看到林楓這般年輕便要入試煉之地,倒是有些詫異,不過很快便恢復過來,因爲他暗自查探一番後發現林楓的修爲竟然達到先天之境,這般年輕的先天修爲弟子,他倒是頭一回見到,隨即也很禮貌的回答到:“林楓師弟,進入獸場需繳納一百貢獻點。”

“應當如此。”說着林楓交出了一百貢獻點。

然後守衛弟子拿出一個錦囊交給林楓說道:“這錦囊中有玉簡一塊,若是林楓師弟遇見危險,捏碎玉簡,李長老會在最快的時間趕到你所處位置,另外想必你也知道在獸場中幾處較危險的位置吧?林楓師弟在獸場中行事還需多加小心纔是!最後便是進入獸場最多不可超過一月時間,希望林楓師弟謹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