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看著自己眼前的赤帝和黃帝的神器,林辰可謂是既激動又恐懼,這尼瑪激動的是自己要度過新手期了,恐懼的是系統不會又惡搞自己吧。

  • Home
  • Blog
  • 看著自己眼前的赤帝和黃帝的神器,林辰可謂是既激動又恐懼,這尼瑪激動的是自己要度過新手期了,恐懼的是系統不會又惡搞自己吧。

深吸了一口氣,林辰眼神一橫,「系統,回收赤帝神器和黃帝神器,新手任務算是完成了,你給我安排下一步動作吧。」

海賊之副船長紅心 「回收成功,獲得兌換點200萬點,世界之心任務碎片集齊完成,新手期過度完成,系統即將升級,請宿主離開萬界交易城。」

林辰打開通道直接回到了斗羅大陸,看著冰火兩儀眼的風景,林辰微微的放鬆了下來,話說這次系統升級到底是好是壞,自己完全不知道,也不知道到時候系統是不是會出什麼新的大坑讓自己去填。

林辰在原地沒站多久,林一就走了過來,似乎是以為林辰遇到什麼棘手的事情找他幫忙。

「林一,你繼續去修鍊吧,沒什麼事兒,我去的那個世界的事情已經完結了,現在可以休息一段時間了。」林辰覺得這次系統的動作一定會很大,所以需要的時間一定也不會短。

聽到林辰的話后,林一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離開了,不過林辰覺得好玩的是,林一他居然跑到冰火兩儀眼中間的一塊空地上去紮根,這尼瑪是想換口味了,感情你在林子裡面呆的時間久了,所以想換個地方呆一呆。

拿出直升飛機,林辰就朝著史萊克學院飛去,話說唐三現在唐三魂力幾級了啊,當初自己提前讓他出冰火兩儀眼,現在也不知道他幾級了,似乎在原劇中他是在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開始前的一段時間才到達的四十級,現在他應該有三十八級左右了,要不要自己幫他一把呢?反正現在自己又無聊。

想著想著林辰還是放棄了,這尼瑪自己總不能做虧本生意啊,難不成從小舞的身上賺回來?可是現在系統都關閉了,自己也不能聯繫系統了。

沒多久,林辰就來到了史萊克學院,降落後林辰發現除了兮兮三女居然一個人都沒有來接自己,林辰不由得暗嘆一句,這尼瑪自己的人品有這麼差的嗎?離開一段時間回來都沒有人接機的?

「兮兮,他們都去哪兒了?怎麼沒有人來接我啊。」林辰覺得自己的人品不可能這麼的差,所以一定是他們有事情沒有過來。

果不其然,只聽兮兮說道:「林辰哥哥,大師正帶著唐三研究你給的圖紙呢,你離開的這幾天他們已經能夠造出發電機和電線了,現在他們正在研究怎麼樣建造變電站呢。而其他的七怪則是在弗蘭德院長的帶領下去魂獸森林歷練了。」

聽到兮兮的敘述,林辰也不由得微微讚歎,這尼瑪大師還是大師啊,自己給他的一個經驗包,他就能在一個星期不到的時間裡研究出這麼多的東西,簡直了不起啊,不過唐三的功勞肯定也不小,唐三可是一個製作高手,他前世唐門的二十九年可不是白活的,不過他們研究的越快,『彼岸花』面世的時間就會越快。

「好了,我們進去吧,他們這麼辛苦,得好好的犒勞一下他們一下。」既然他們這麼的辛苦,總得幫他們補補身體,總不能光讓人家幹活,卻不給人家好處。

跟著兮兮三女來到了一個金屬的大門前,林辰不由的搖了搖頭,這大師還真的是,研究東西居然連藍星上的金屬防盜門都給弄出來了,話說這種厚度的金屬板應該承受不住高階魂師的攻擊吧。

兮兮在門上輕輕的拍了三下,沒多久,大門就被打開了。「咦,林辰你回來了啊。」開門的唐三有些疑惑的看著林辰,似乎林辰每次消失,時間都不會短,而這次居然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回來了。

林辰微微的點了點頭,「大師也在裡面?」

唐三站到了旁邊,露出了裡面的樣子,只見大師正在一張桌子前面眉頭緊皺的思考著什麼,應該是遇到了什麼難題了。

唐三輕輕的走到了大師的身邊,輕聲提醒道:「老師,林辰他回來了。」

大師的眉頭放來來,轉頭看著正一臉笑意的林辰,僵硬的臉龐上出現一絲僵硬的笑容,「這次回來這麼快,收穫怎麼樣?」

林辰點了點頭,「收穫還算可以吧,我還是挺滿意的。」先不說這次集齊了所有的五帝神器,單憑在成龍歷險記中收集到的符咒和面具就不枉此行了。 最後木魚還是成了月千歡的學徒。並不是弟子,只是學徒。月千歡會教導木魚學會煉製丹藥,以應付她的爺爺,避免懷疑暴露她的存在。

在教導中,月千歡也發現木魚是個不錯的學徒。有天賦也肯努力,乖巧聽話十分讓人省心。

連帶跟她一起的樹人,也得到了凌天的認可。允許樹人跟他一起修鍊!

眨眼過去十數日,丹藥的危機已經過去。這一日木魚來到月千歡的住處,表情苦悶糾結。木魚開口:「大人,我要離開醫谷,不能再來您這兒學習了。」

「離開醫谷去哪兒?」月千歡抬頭看向木魚。

木魚說:「幻靈星有一座學府,每年都會在醫谷中挑選傑出優秀的族人進入幻靈星學習。若學的好,就有希望脫離奴籍,成為幻靈族大人們的下屬。爺爺為我爭取到了這個機會,我不能夠拒絕。」

木魚從小很嚮往能離開醫谷,去看看傳說中幻靈族的本星幻靈星。

但在遇到月千歡后,木魚遲疑了。月千歡很厲害!她的醫術,煉丹術比她爺爺更厲害。要知道,她爺爺可是醫谷最傑出的醫師了。卻連月千歡隨手煉製的丹藥都比不了。

但離開在即,由不得木魚自己捨不得。

抬頭看著月千歡,木魚兩眼亮晶晶的問:「大人,您不是幻靈族但認識幻靈王,一定是幻靈族的貴客對不對?我可以在幻靈星再見到您嗎?」

月千歡沉默沒有回答。

她正在想一件事!剛剛木魚的話,讓她有了一個想法,可以離開幻靈族,有機會殺了幻靈王南容宿。

沉思后,月千歡低頭再次看向木魚。她問:「你什麼時候離開?怎麼去幻靈星?」

「三日後出發,屆時醫谷會開啟去幻靈星的傳送陣。大人也要一起走嗎?」木魚水汪汪的大眼睛,巴巴看著月千歡等她回答。

月千歡笑了。她勾起嘴角,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木魚走後,凌天迫不及待的現出人形。他身形有些虛,震驚複雜的看著月千歡。「主人,你是想跟著木魚去幻靈星!」

「有何不可?」

「谷方昱和谷方候他們都在那裡。他們認識主人你,一旦被撞見,那可就糟了!」凌天急切說道。

這一點,月千歡早就想到了。

她點指幻化出一面水鏡,端詳著自己的臉。月千歡淡淡笑道:「換一張臉就行了。我留在這裡終日無事,最近谷方臣也沒有來,已經證明這裡不安全了。」

凌天幽幽的說:「難道幻靈星就安全?」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月千歡說完,起身去易容準備。

凌天見自己勸不了月千歡,只能作罷。他維持不了太久的人形,變回了藤蔓紮根在地上。忽然,凌天抬頭看向蒼穹,他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是武力波動!

轟隆!

天空彷彿被撕裂了一般,炸響八方。

月千歡閃身出來,抬頭看到天際一閃而過的光。掠過蒼穹,消失在了視線的盡頭。月千歡皺眉,「那是什麼?」 大師點了點頭,他也是知道林辰每次出去都會有收穫,雖然他不知道收穫我的是什麼,但是肯迪會有收穫的。

「大師,變電站的問題研究出來了嗎?」林辰還是覺得變電站是不可或缺的東西,這尼瑪沒有變電站到時候電壓改變不了就好玩了。

「已經初步掌控,不過就是我們的製造跟不上,你也知道,天斗城懂建造的基本上就是那一群人,但是我們需要製造的東西太多了,所以人力方便略顯貧乏。」玉小剛憑藉著林辰給他的經驗包,已經能夠掌控很多東西的製作了,可是問題在於沒人力來製作啊。

林辰在原地陷入了沉思,畢竟斗羅大陸不像藍星一樣,藍星製作東西基本上都是機械化,而斗羅大陸則是不同,斗羅大陸用的是純人力,所以需要的人就要多得多,不過話說懂製作的鐵匠,天斗城並不是太多。

突然,林辰想到了一個很好的想法,這尼瑪唐三的神秘身份不就是昊天宗嗎?斗羅大陸上製作最為牛逼的應該就數昊天宗了,這樣的話只要找到昊天宗幫忙,應該就能避免很多的麻煩,不過找昊天宗的話不太容易,而且人家也不一定會幫自己的忙。

看了看旁邊的唐三,林辰眼神一亮,不找昊天宗可以先去找唐昊啊,力之一族效忠於唐昊,只要自己找到了唐昊,雖然能製作的人不是太多,但是總會減少一些需求不是,而且唐昊是想找武魂殿報仇,大不了到時候自己去幫他把千尋疾的墓地給扒了,反正他早就看不慣千尋疾的了,這尼瑪每次想到他把比比東給…..林辰就想弄死他。也不知道系統能不能給自己來個時空穿梭,到時候直接在他迷暈比比東的時候穿梭過去弄死他,然後自己就可以….哈哈,當然,這只是林辰的一個想法而已,他才不會接千尋疾的鍋,那樣自己和千尋疾有啥區別。

「大師,人力方面我會儘快解決的,而且現在你已經擁有製作變電站的實力了,也就是說我帶來的那個變電站就可以直接投入使用了,我們可以先在天斗城把發電廠和變電站給弄起來,到時候就可以先發布『彼岸花』,等半年後時機成熟了再宣布怎個大陸。」林辰覺得吧,現在還是可以讓『彼岸花』現在天斗城流通起來,這樣的話到時候自己在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賽上發布的時候就會更加具有說服力。

大師微微的點了點頭,如果『彼岸花』真的像林辰說的那麼神奇,能讓先天沒有魂力的人重新修鍊,那麼他可以肯定,『彼岸花』的出現將會轟動整個大陸。

「那好,我現在就去找七寶琉璃宗幫忙,他們可是不缺錢的,天斗城內的店鋪就可以交給七寶琉璃宗幫忙,而且還有天斗城外的發電廠和變電站,這個寧風致親自去找找天斗帝國的話應該也可以解決。」有事找別人,嘿嘿,自己就休閑算了,一天忙這忙那的,多累啊。

大師一愣,然後點了點頭,他沒想到林辰要去找七寶琉璃宗幫忙,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也好,七寶琉璃宗根基深厚,能幫他們解決很大的問題。

林辰從戒指里掏出了兩顆菩提子,這菩提子算是變異的吧,是林一修鍊魂力以後結的果實。本來林一修鍊的是鬥氣,可是來到斗羅大陸后,他的鬥氣居然開始逐漸的向著魂力轉化,這讓林辰也想不清楚是因為什麼。

給大師和唐三一人一顆菩提子,想了想,林辰又從戒指里掏出了八顆菩提子,自己總不能就給唐三和大師吧,還有其他的七怪和弗蘭德趙無極,弗蘭德是院長,不得不給他,至於趙無極就不用說了,趙無極以前和自己交易可是讓自己賺了不少,給他一顆也無妨。

「剛剛那兩顆菩提子是給你們的,至於這八顆菩提子,則是給其他人的,等七怪和院長他們回來後唐三你幫我轉交他們吧,我一會兒還要去忙,應該遇不到他們。」說完林辰就把後面拿出來的八顆菩提子遞到了唐三的手裡,話說林一極限斗羅的實力結出來的菩提子,應該能讓七怪提升不少吧。

做完事情后,林辰就帶著三女走出了大師的研究室,他並沒有立即前往七寶琉璃宗,而是轉頭壞壞的看著三女,話說自己已經好久沒有開葷了。

兮兮三女看到林辰的目光,突然瞳溟說道:「嗯~雪兒,兮兮剛才不是說我們三個還還要去逛街嗎,還等什麼,我們走吧。」

「對對對,我們走,現在該去逛街了。」兮兮臉紅的看著歐陽雪,似乎是想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咳咳,逛什麼街,走,我帶你們去野炊去,逛街有什麼好玩的。」林辰不等三女反駁,直接拉著三女來到了直升機停放的地方。

「好了,上飛機吧,大不了野炊回來我再陪你們去逛街,反正現在時間還早。」說完林辰就靜靜的看著三女。

三女扭捏的站在原地,相互對視著,突然,兮兮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直接朝著直升機走去,而瞳溟和歐陽雪對視了一下,也跟著走了上去。

看到這一幕,林辰不由的笑了笑,兮兮和自己已經有過那層關係了,所以放的比較開,而有兮兮帶頭以後,瞳溟她們也會覺得並沒有什麼,這樣的話自己的幸福生活要來了。

上了飛機,林辰直接讓小智往著冰火兩儀眼飛去,而天斗城的人對於林辰的飛機已經見怪不怪了,而且還有傳言這個大傢伙和七寶琉璃宗有關係,這樣的話就更加沒有人會說什麼了。

沒多久,飛機就來到了冰火兩儀眼,下了飛機,林辰並沒有收回直升機,因為一會兒還要用。

「咳咳,你們三個是想要先野炊呢,還是先洗澡呢。」看著在旁邊的站著的三女,林辰想了想還是問了問,畢竟還得看三女的意願。

「我們要洗澡,不過你做吃的,做好了再叫我們。」說完三女就直接朝著溫泉區走去了。

林辰呆了一下,這尼瑪你們去洗澡,讓我做吃的?有這麼社會的嗎?

不過林辰也沒有去深究,要哥做吃的哥就去做,一會兒有你們受的,林辰直接在溫泉池的旁邊拿出了燒烤架,溫泉,燒烤,啤酒,果汁,美滋滋。

三女換好衣服以後就直接跑到了溫泉池裡,林辰邊燒烤邊看著在溫泉里泡著的三女,感覺還是十分的溫馨。

烤了幾根烤串,林辰放到盤子里,接著把自己的衣服給換了,就直接跳進了溫泉池中,接下來就是遊戲時間。

林辰直接游到了兮兮的旁邊,輕輕的把兮兮抱在了懷裡,而歐陽雪和瞳溟看見這一幕直接跑回岸邊吃燒烤去了。

兮兮則是在林辰的懷裡扭捏不已,畢竟這種事情放到檯面上了會覺得很不好意思。

林辰並沒有做些其他的事情,這尼瑪林一現在在溫泉旁邊插著的,難道自己要來一個現場直播啊,雖然林一是一棵樹,不過自己也沒有那個癖好。

「兮兮,你說我這次能不能把她們兩個也給收了。」林辰在兮兮的耳邊輕語。

兮兮臉紅的點了點頭,「你今天能放過她們兩個嗎?」

林辰嘿嘿一笑,放過她們,怎麼可能,今天願意也得願意,不願意也得願意。

林辰放開兮兮,游回了岸上,來到了林一紮根的地方,拍了拍樹榦,「咳咳,林一啊,我等會兒要在這兒燒烤,你先回樹林里去,畢竟你是樹,怕燒著你,在藍星放火燒你這麼大的樹可是犯罪的。」

林一龐大的樹榦左右搖擺著,似乎是在否定林辰的這個想法,也對,他在斗帝大陸的時候就是斗帝級別的強者,異火雖然很強,不過它也不是太怕。

林辰吸了一口氣,一巴掌就拍在了樹榦上,「別廢話,趕緊麻溜的給我滾到樹林里去,而且不準使用神識,要修鍊就修鍊,該幹嘛幹嘛,只要不來溫泉這邊就行了。」

林一沉默了下來,默默的變回了人形,然後朝著樹林裡面走去。林辰笑了一下,小樣,我還治不了你了。

等林一完全離開了林辰的視線,林辰回頭又回到了溫泉里。

從烈陽高照到夕陽西下,林辰有些腿軟的烤著自己的烤串,看著旁邊椅子上精神十足的三女,林辰不由的感慨一下,老話果然說的沒錯,「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壞的牛。」不過林辰還是很滿意的,畢竟這次直接把瞳溟和歐陽雪都給拿下了,要是玄水教的人知道他們的前任大祭司已經是自己的人了,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不過也沒什麼,反正現在天諭世界的統治權已經是自己的了。

四人吃了一頓燒烤,才結束了一天的野炊生活,換好衣服,林辰找到了林一,告訴他現在想去哪兒就去哪兒,順便還給他要了一些菩提子,雖然自己不吃這些東西,不過可以拿去忽悠人不是,一會兒找七寶琉璃宗幫忙,總得給人家一點好處不是。

一切都弄好了以後,林辰就帶著三女坐飛機返回了史萊克學院,這次七怪都已經回來了,而寧榮榮和小舞則是蹦蹦跳跳的跑了上來,「林辰,你們去哪兒玩了,居然不帶我們去,好自私啊。」

林辰微微一笑,「我可不敢帶你們兩個去,我怕到時候唐三和奧斯卡打我。」廢話,帶你兩個去自己總不能把你們兩個也給收了吧,那樣唐三和奧斯卡還不得找我拚命啊。

「好了,我現在要去七寶琉璃宗,榮榮你去不去啊,要去的話就一起去。」林辰伸了一個懶腰,玩了一天,得辦正事了。

聽林辰說道他要去七寶琉璃宗,寧榮榮一臉警惕的看著林辰道:「去七寶琉璃宗?你去我家幹嘛,你不會是想去坑我爸爸吧,我聽骨爺爺和劍爺爺說前次你坑了我爸爸不少的藥材。」

「什麼?我坑藥材了?你要想想啊,要不是我你爸爸的七寶琉璃塔武魂能進化嗎?我那時幫他好不好,我可是吃了他的虧了,畢竟綺羅鬱金香可是仙品的藥材,就換他那些凡品的藥材,你說我虧不虧。」林辰看著寧榮榮,一副我虧大發了的模樣。 月千歡慢了半拍,看的不夠仔細。只捕捉到了天際一閃而過的光芒,神識去查探只剩下一場空。

凌天表情複雜又驚疑不定。他看向月千歡開口:「主人,像是有人撕破空間到了幻靈域。那是武力波動,很有可能是從聖界來的人!」

「聖界?會是誰?」月千歡微微蹙眉,眼底閃過好奇。

凌天聽此,迫不及待的想脫口而出,說可能是墨九卿他們。然而話到喉嚨,凌天又默默吞了回去。他還不知道,不確定,更沒有親眼看到。怎麼能告訴主人?

萬一不是,豈不是空歡喜一場。

而且主人的記憶全部被封印,只能靠他的講述來了解。凌天琢磨著,就算見了或許也認不出他們了。

月千歡收回目光,她叮囑凌天。「繼續收拾吧。我們要抓住機會,跟木魚一起去幻靈星。」

「是。」凌天點頭。

另一頭。

劃破天際,撼動八方的光芒之中,墨九卿和鳳九黎各自立於一方,霽華在中間,月靈守護在他身周。他們身上都帶著傷,神色也有疲憊困頓。但一雙雙眼睛卻是堅定欣喜的。

他們成功到了幻靈域!

月靈開口:「現在就去找小主人嗎?」

「不。」霽華搖搖頭,「我們得先藏起來,甩掉這些幻靈族才能去找娘親。現在不知道娘親在哪兒,我們不能貿然行動。」

「霽華說的不錯。這些幻靈族必須甩掉!」墨九卿抬眸,目光冰冷嗜血的掃過天際追來的幻靈族。

一來這個世界,他就發現了這裡的不同。這裡沒有靈氣,無法提供他們修鍊吸收。不過他們早有裝備,九重空間塔中有無數的靈石,夠他們用上幾百年都可以。

這個世界不能限制他們的實力,大大增加了安全性。

鳳九黎開口:「破開空間,甩掉幻靈族。然後找個地方變換模樣,去調查一下幻靈域是怎麼回事。」

「好,走!」

他們齊齊掐訣,在周圍籠罩的光芒被消耗光時,他們破開空間離開了原地。身後追上來的幻靈族全部追了個空,他們面面相覷,隨即神色嚴肅冷厲起來。

有外族入侵!

「立馬傳令幻靈星的諸位大人,有外族入侵,暫時不知人數。」

「封鎖整個幻靈域!一定要將他們揪出來。」

幻靈域所有星辰都封鎖戒嚴下來。消息傳到幻靈星中,眾幻靈族大怒,然而幻靈王卻不以為意。他們幻靈族就是天生掠奪的種族,只有他們侵略搶奪別人的,還從未被人搶奪入侵過。

再說來的只是幾個人。就算是軍隊,也掀不起浪花。一時幻靈星該幹嘛幹嘛,唯有其他九顆星正在翻天覆地的搜捕抓人。

此刻幻靈星上。

谷方臣張開雙手,死死攔住了谷方昱和谷方候。「你們不能去!」

「小臣讓開。這是武力波動沒有錯,他們一定是從聖界來的。很有可能來的是月千歡他們,此事必須通知所有幻靈王,讓他們重視起來!」谷方昱說道。

來的絕對不可能是月千歡!谷方臣想要開口,話到嘴邊又咽回來。他不能說! 沒多久,林辰的直升機就來到了天斗拍賣行外面的大街上,異界的街道就是比藍星要好的多,你看人家藍星的街道,停下一架武裝直升機可能都存在著很多的問題,而斗羅大陸的街道,別說停一架武裝直升機,林辰估計這街道的寬度你用五架武裝直升機並排著都不一定能佔滿。

下了飛機林辰就把直升機收進了自己的戒指,反正一會兒自己又不和寧風致他們回七寶琉璃宗,至於寧風致他們,這麼高的實力還怕這麼點距離啊。

只見寧風致指著拍賣行對面的一個大店鋪,相對於其他的店鋪來很大。「這就是帝國的那位公爵所說的店鋪,如果你覺得可以的話我可以幫你拿下來。」

林辰看著這個店鋪,滿意的點了點頭,反正到時候如果人多裝不完就讓別人排隊去,反正又不是自己去排隊,到時候把林一拉過來,誰敢插隊的話就直接一巴掌給拍到天斗城外去。

「寧宗主你去聯繫一下吧,這個店鋪我很滿意,今晚裝修,明天就能開張了。」林辰再想一會兒要不要把店鋪弄成藍星的科技風格,到時候估計能吸引很多人的目光。

寧風致點了點頭,然後看了看扭頭看了看旁邊的劍斗羅,劍斗羅示意,朝著一個地方飛掠而去。

「如果需要我們現在就可以去接手了,我相信沒人敢攔我們。」看著眼前的酒樓,寧風致覺得還不如給林辰用,酒樓太浪費地盤了。

三人沒等多久,就看到了劍斗羅帶著一個微微發福的中年人走了過來,只見那中年人跑到寧風致的前面微微鞠了一躬,然後恭敬的說道:「寧宗主萬福,不知道寧宗主找我所為何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