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真別說,他真就要少了。

  • Home
  • Blog
  • 真別說,他真就要少了。

開發區並不算大爺不算遠,可是這個金廣夏就是找不到,出租車左拐右拐的一直到臨近中午也沒找到,最後在一個掃大街老大媽的嘴裏才弄明白,這個金廣夏壓就在眼前,是一個挺大的院落,幾個人一看,原來對面的確是一個大院,大院裏有一大溜的廠房,但是廠牌卻看不見,更看不見冒煙的煙筒。

離得近了才發現,原來金廣夏的牌子不比自家的門牌大多少,可憐呀!

按照股票資料給出的信息,這是一家利用植物進行萃取,萃取出來的東西進行高科技合成,從而做成各種生物製藥,據說這種生物藥用途很廣泛、銷售也非常的火爆,可是眼前的一切卻讓錢步茶心涼、讓楊瑋驚異。

帶着苦悶,三個人下了出租車。

比他們更苦悶的是出租車司機,這老哥滿以爲五十元能宰一個大的,沒想到這一趟足足跑了大半天,司機一探頭,哭着哀求:“大哥,能不能在加點錢,這可是大半天時間呀!”

按照常理,錢步茶根本就不差錢,楊瑋也不差錢,可是今天就是差錢,主要是心情不好,所以他們對司機的哀求自若罔聞,司機沒法,只好含着眼淚車挑頭,沒影了。

三個人來到大門前一看,更傻眼了。

原來這工廠就是一個空架子,裏面的廠房挺新,但是廠區里根本就沒人走動,不光廠區裏沒人,大門旁的收發室也沒人,不光是沒人,連一條看家的狗都沒用。

“老弟,我聽你的都賣了好了。”錢步茶悔恨的說。

“局長,着急也沒用,明天週六!”

“對,咱好好的玩兩天,週一賣票!”錢步茶拍板定案。 帶着鬱悶離開開發區、離開天金市。

一離開天金市,錢局長的心情跟着好了起來,在他的決定下老孫開車直奔盤錦烏龍山溫泉療養院,用他的話來講,就是大冬天的洗洗溫泉可以去火,去去晦氣。

烏龍山溫泉療養院在東北這嘎達算是很有名的,每逢週末或者節假日都會來好多好多的人,尤其是在冬天飄着雪花的日子就更是人多,泡在熱騰騰的溫泉裏享受着雪花帶來的刺激,一個字爽!

偌大的溫泉池子男女共享,兩個字超爽。

今天是週末又是一個漫天飄雪的日子,一行四人來到烏龍山溫泉療養院,入住之後,文書艾晴辦完相關手續,然後給楊瑋三人澡票,自己卻推脫不舒服想休息,不過在錢步茶局長的嚴厲訓斥下,還是一起走向溫泉池。

雁過拔毛 露天溫泉池很大、因勢而修熱氣騰騰的,男人女人都是穿着泳裝入池,貌似很文明很文雅的地方,可是揹人的地方有沒有水下小動作就無人知曉了。

楊瑋他們也不例外,艾晴有些靦腆,她緊緊的跟在楊瑋的後面亦步亦趨的樣子,錢步茶走在最前回頭看看,嘿嘿一笑,然後衝着老孫一使眼色,二人扎進池子就跑到一邊去了。

楊瑋和艾晴緊挨着靠在一處挺僻靜的山石後,這裏的泉水不急,人也不多,正好愜意。

“哎,楊瑋,你和米莉兒是怎麼認識的?”艾晴一坐下就問,似乎在轉移話題,免得引起不必要的尷尬。

楊瑋撓撓頭,“股爲媒。”

艾晴一邊撩着水,一邊接着問:“聽他們說你的股票做的超級的好,真的?”說着,一甩頭,一副天真無暇的樣子。

“蒙的唄!”楊瑋回答說。

倆人一問一答的正說着,忽然見不遠處幾個男的衝這邊趟着水走了過來,這幾個男的小小的短褲無法遮擋昂首挺胸的小弟,鼓鼓的樣子很邪惡,不光是小弟邪惡,這幾個人的臉上也露着邪惡的淫笑,看樣子來者不善。

艾晴伸手輕輕的碰了碰楊瑋,衝前面努努嘴,示意楊瑋注意這幾個人。

楊瑋是嘎哈的,偵察兵出身,看一眼就知道對方是個什麼貨色。

“沒事,你就當看戲玩!”楊瑋靜靜的回答。

因爲有了上次東昇市場的事情,艾晴對楊瑋是一百二十個放心,所以,一點不緊張的該嘎哈嘎哈。

“老弟,豔福不淺啊!”其中一個滿臉大鬍子、滿前心護心毛的人悶聲悶氣的說。

“……”楊瑋沒吱聲。

“一會到後面玩玩?”護心毛這次是衝着艾晴說的。

艾晴貌似膽怯的瞟了一眼楊瑋,楊瑋嘿嘿一笑,“給多錢?”

шшш▪тт kan▪c o

話音剛落,楊瑋就覺得大腿裏子,緊挨着小弟的地方一疼,扭頭一看,就見艾晴正狠狠的看着自己,心裏悲哀:這天下的美女咋都會掐人呢,一點公德心都沒有。

護心毛嘿嘿一陣冷笑,“伍佰元咋樣?”

“一人五百?”

“行,”護心毛說着看看跟在身後的另外兩個人,就這小妞,一人伍佰元超級值,再說了,玩完了給不給錢還得自己說了算,吊毛!

“我們洗完再說。”

“你們快點,哥幾個有點憋不住了,哈哈!”護心毛恬不知恥的說。

楊瑋貌似很害怕的樣子,往後面指指,“你們在那邊等等,披上浴巾別感冒了,我先跟你們去收錢,然後讓我妹妹再去。”說着在水下暗暗的拽了一下艾晴,地方沒找準,正好拽到艾晴的屁屁上。

小姑娘臉一紅,狠狠的瞪了一眼楊瑋,沒吱聲。

護心毛一看這妹妹滿臉紅霞,頓時小弟弟又暴漲一寸,“嘶”的一下,短褲被捅個窟窿,小弟弟油光嶄亮。

護心毛很隨意的遮擋了一下,心裏暗想:這小子都這樣了還在關心別人,不是二傻子就是一個二B,禁不住哈哈大笑,笑聲很**很無恥。

池子附近有幾個泡澡的人,他們對這裏發生的一切看的很清聽的很真,竊竊私語之聲頓起,藐視的眼神一起涌向楊瑋。

楊瑋同學對此不屑一顧。

楊瑋指的地方距離溫泉池不遠,是一堆假山石的後面,那裏挺僻靜挺安全的,應該是個少有人去的地方,書中暗表,那裏正是吃野食放野槍的地方,溫泉療養院想的就是周到,很貼心的。

楊瑋披着浴巾跟在三個人的後面來到假山石的後面,護心毛說話了,“哎,我們錢在後面櫃子裏,你讓小妹妹趕緊過來,嘿嘿,小子,玩完了有你的好處。”說着,瞟了一眼另外兩個人。

楊瑋不傻,他知道現在自己在三個人的包圍之中,不過,他更知道自己應該先下手爲強了。

“嗖…啪!”楊瑋回頭右拳就是一個直拳,護心毛做夢都沒想到對方出手這麼快、這麼狠,他更沒想到自己的牙這麼不結實。

“啊!”一聲悶悶的殺豬叫之後,楊瑋緊接着拳腳並用就是一通惡搞,講話的,罵人無好口,打人無好手,在這樣的情況下你不把他幹趴下,自己就得趴下,最後的結果將會禍及艾晴。

二十分鐘不到,楊瑋披着潔白的浴巾從假山石後“吧唧吧唧”的走了出來,來到溫泉池旁,脫去浴巾鑽進池子裏。

“哎,搞定了?”艾晴問。

楊瑋點點頭,很拉風的一攏板寸頭型。

附近的幾個泡澡的人又是一陣竊竊私語,不過看楊瑋的眼神不是藐視而是驚異,有一位碰碰身邊的人,衝着假山石後面努努嘴,倆人剛要起身,就聽見楊瑋“咳咳”的咳嗽兩聲,這倆人頓時坐回原處。

“這麼拉風的人,惹不起!”倆人小聲的嘀咕着,繼續泡澡。

“什麼搞定了?”說話的是錢步茶,就見錢步茶和老孫趟着水走了過來,溫泉很養人,這二人泡的這叫一個透亮,紅光滿面熱氣騰騰的。

“沒事,艾晴問我什麼時候走,我說等錢局的。”楊瑋回答說。

錢步茶拍拍大肚子,“走,咱們吃飯去!”

我靠,除了玩就是吃!楊瑋心裏嘀咕了一句。

在溫泉池的一旁就是酒館,療養院自己的酒館,盤錦這地方盛產河蟹和土雞,要上一大盆河蟹和一隻土雞燉蘑菇,四個人一邊喝着酒一邊閒聊,艾晴眼睛不住的看着外面溫泉池的方向,臉上露着一絲忐忑。

窗外雪花飄飄,溫泉池中暖意融融,酒館裏更是香氣四溢、溫暖如春。

楊瑋正大口的嚼着河蟹、喝着紅酒,一旁的艾晴悄悄的碰了碰他,衝着窗外一使眼色,楊瑋會意,立刻往窗外看去,就見好幾個穿白大褂的人擡着擔架從假山石後出來,再一看,就見擔架上有幾個人,都用大白棉被蒙着,不知道死活。

“服務員,麻煩你問問外面咋回事?”楊瑋點手喚過服務員。

小服務員正好奇的不得了呢,一聽客人讓去問問,正好合了自己的心意,一個高跑出去,時間不大帶着滿意的微笑回來了。

“先生,剛纔有幾個一絲不掛的人在假山石後凍的夠嗆…”

“死活?”艾晴緊張的插着話,緊張之色無以言表。

服務員一笑,“是活的,只不過凍的挺厲害…哎,也不知道是誰給打的,胳膊腿都脫臼了。”說着,嘴一撇,走了。

艾晴在桌子下面狠狠的掐了一下楊瑋。

哎,現在的姑娘就會這一手,木辦法! (看本書甭喝水,容易嗆着,切忌切忌!)

星期一早八點。

憂心如焚的錢步茶一回到單位就立刻召開局領導辦公會議。

參加會議的是局13位正副局長以及組織科科長焦嬌和辦公室主任徐福之,副主任楊瑋和文書艾晴坐在靠後的位置做記錄員,其實艾晴是正經八本的記錄員,而楊瑋無外乎特批人員而已。

錢步茶在會上首先肯定了一年來工業局所取得的成績,他認爲每一個領導在這一年中都積極努力的工作,無論是分管紡織的、還是輕工的或者電子等等企業的各個副局長,都能勤勤懇懇的戰鬥在第一線,尤其是分管紡織工業的範堅強同志,他不顧個人身體欠佳,每天都能堅持在第一線,很少坐在辦公室裏看報紙喝茶水,對這種愛崗敬業的好同志大家都要好好的學習。

會議室裏稀稀落落的響起掌聲。

表揚了一番範堅強又正式的介紹楊瑋同志,今天是楊瑋第二天進入工業局,好多人還不瞭解,屬實有必要好好的介紹一番纔對。

錢局長認爲楊瑋同志在三年的偵察兵期間曾一次榮立二等功、兩次三等功並且副連級轉業到地方,對這樣的同志大家要好好的愛護、好好的幫助。

錢局長環視左右,發現各路副局長都用熱情、欣賞的目光看着新來的這位小同志,錢局長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

“同志們,我現在又個提議,”錢步茶輕輕嗓,環顧左右接着說:“我認爲楊瑋在各個崗位都做的很出色,所以我想交給他更重要的工作,那就是兼任資金管理工作、小名就叫金融專員,就是我們局自有資金的管理專員…這個工作很累人,不派個好人不行呀!”

局長提議,12位副局長毫無意見,提議被順利的通過,只是楊瑋同學對這個金融專員是做什麼的還一無所知,他只是隱隱的覺得和股票有關。

他不明白什麼叫金融專員,艾晴也不明白,不光他倆不明白,就連在座的幾位副局長和徐福之、焦嬌他們也不明白,一個好好的工業局咋還出來一個金融專員?

這裏不是銀行更不是證監會。

滿會場只有範堅強副局長在微微的點頭,似乎深刻理解。

錢步茶辦事情雷厲風行,此次會議只用了短短的不到半個小時就開完了,開完會之後,他讓艾晴將範堅強和楊瑋找到自己的辦公室。

大會完事小會纔開始。

“老範、小楊,你們坐,”錢步茶樂呵呵的將二人讓到沙發上,隨後自己拉過一把椅子和楊瑋說:“一會你就去股市,好好的幫我研究一下金廣夏,我怎麼有些忐忑不安的呢。”

楊瑋心裏說話:你要是安生了,那就說明你是個真正的二傻子。

“錢局長,我要是去了,那這裏的工作不會受到什麼影響吧?”楊瑋問。

範堅強在一旁白了楊瑋一眼,心裏說話:這孩子哪都好,就是太實誠,你以爲局機關離開你就過不下去呀。

“小楊同志,我們辦公室還有徐主任和其他人員,你就放心好了…對了,錢局長,你看楊瑋同志外出搞調查沒個車代步也不行,咱們是不是報市裏申請一部?”範堅強說。

“這個嘛!”錢步茶閉着眼睛合計了一會,搖搖頭,很痛苦的說:“頭些日子我去**辦事,還提起過關於小車的事情,得到的結論是財政有些困難,哎,難呀!”

“沒事,我可以走道!”楊瑋說。

錢步茶一擺手,面帶怒容說:“怎麼能讓你走路呢,那多耽誤時間。”說完,看了一眼範堅強。

範堅強何等聰明,“哈哈,這樣吧,小楊同志有事情外出的時候,我可以送送他,反正現在我分管的紡織口也沒幾家企業了,沒什麼具體事。”

“嗯嗯,”錢步茶很滿意的點點頭,大加讚賞道:“老同志就是老同志,很有友愛之心很有公德心,那就這樣,一會小楊就去股市,看看金廣夏到底怎麼樣,速報我知!”

得,自己沒咋地弄個副局長當司機,真是有意思。

“是!”楊瑋心裏高興嘴上回答的也痛快。

範堅強和楊瑋一出辦公室,範堅強就狠狠的捶了他一下,“你個小兔崽子,這沒怎麼地就讓我給你當司機,以爲自己是市長唄。”

“我開車,您坐車!”楊瑋呵呵一笑,回答道。

“得,還是我來開,你那愣頭青的樣子!”

二人說笑着離開工業局小樓,直奔證券營業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