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真的沒想到,沈傾身邊兩個小孩,居然都是這麼厲害,簡直是比他們所有人都要厲害。

  • Home
  • Blog
  • 真的沒想到,沈傾身邊兩個小孩,居然都是這麼厲害,簡直是比他們所有人都要厲害。

完全是一場慘敗!

眾人都沉浸在這種氛圍之中的時候,場上突然間響起了不和諧的聲音。

只見一位站在小白身後的人,用著如同是袖箭一般的暗器,對著小白射了出去。

所有人都呆住了,這……

防不勝防啊!

小白看起來似乎也沒有想到會被人暗算,這下子能不能躲過啊?

還真不好說。

袖箭的速度比在場那些人都要快上十幾倍,風馳電掣般的朝著小白射去。

所有人都緊繃著神經。

似乎在等著是小白被射中,還是袖箭失利。

小白冷冷一笑,很是快速,這速度彷彿讓人看到只是一陣風經過一般。

快速的轉身一閃,便出現在了那拿著袖箭的人身邊。

一隻手伸出,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

咳咳……這人開始臉紅脖子粗,甚至難以喘息

「小娃,不能傷他!」

「快放下他!」

「大家一起來談談,不能殺人啊!」

小白彷彿是聽不到這些聲音,直接手腕用力。

卡擦一聲,這人的腦袋便耷拉在一旁。

豪門婚寵:冷少的替身前妻 小白隨手就將這人扔了出去。

很是晦氣的拿著手帕擦了擦手,隨後扔掉。

「真是不長眼,非要找死。」 低聲的呢喃被很多人都聽到了。

小白索性抬頭,明艷的眸子此時如同有星辰環繞,微微扯起來的嘴角讓人心膽寒。

「如果你們還有這樣不長眼的人,歡迎來找我報復,我小白全部接收。」

小白的聲名,就在這個時候,註定要響徹無極大陸。

——————

聽起來,語氣似乎沒有任何的狠厲,可是這話卻讓在場的人心裡寒意不止。

妖孽啊!

真是妖孽!

「願賭服輸吧,我們接受你。」

有一個人便有第二人第三人,每個人都開始表示自己願意接受沈傾成為無極大陸的尊主。

但是這到底有幾分真心,那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目前來說,現狀還不錯。

起碼這些人不會在所有人面前,對沈傾針鋒相對了。

其實沈傾反倒是沒有過於看重這些東西,在她心中,自己遲早是要離開的。

無極大陸,最多算是自己在這裡的故鄉罷了。

「既然如此,我在此也謝謝各位的抬愛了。我沈傾必定會不負眾望,時間可以證明一切,大家必定會感謝今日的選擇。」

「沈尊主,我覺得我們還是開始好好規劃一番如今的新大陸吧,畢竟局勢有些不明,每個人都在等著尊主主持大局。」

「是啊,尊主,我們三台宗當初可是名傳大陸的存在,現在雖然重新規整,還是希望尊主可以給我們合理的宗門選址。」

不少人開始嘰嘰咕咕說個不停,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爭取利益。

「大家停一下!」沈傾出聲打斷正在說話的眾人。

「我希望大家給我一些時間」

轟隆隆的巨響,突然間響徹了整個皇城。

沒等沈傾說話,眾人便紛紛跑出去了,沈傾三人自然也跑了出去。

天空陰暗,如同被一襲幕布蓋住了一般,陰沉沉的氣氛讓人覺得很是壓抑。

正當大家詫異的時候,整個天空如同撕裂了一般,瞬間出現一道閃電撕裂了幕布,出現了一條大大的口子。

整個過程持續了將近半個鐘,才漸漸散去。

所有人都盯著天空,看著這實在無法解釋的異象。

「我覺得這異象是因為通天路的出現,我們必須儘快去查探通天路/」

沈傾腦海中響起來老人的聲音。

「前輩,確定嗎?」

「當然了,這通天路出現在這裡,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這麼低級的位面居然也。」

老頭子似乎沒有說下去。

「不過也正常,我不也是出現在了地球上嗎。」

老頭子像是安慰自己一般。

「小女娃,你要去的話,必須帶著那位。」

老頭子很是謹慎的聲音,說道。

「那位?哪位?」

沈傾有些摸不著頭腦,那位是哪位啊還必須帶著。

「就是對你有意思的那位,來自九重天的那位。」

厲星河?沈傾有些發愣,這跟厲星河有什麼關係。

怎麼自己去哪都要和厲星河一起了。

「只有他才可以幫你通過通天路,雖然老頭子我也可以,但是現在我只剩下虛弱的靈魂,撐不住那麼久。」

聽著前輩的話,沈傾懵住,「時間不著急吧,我還有許多事情沒有處理。」

「看著異象,這通天路最多還會出現一周的時間,如果超過一周,我們就失去這次機會了。」

一周,似乎可以做許多事。

「尊主,不知道怎麼回事?這種異象,斷斷續續出現了好些天,只有今天的動靜這麼大。」

「是啊,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我們大陸。」

「這種異象可是上百年都沒出現過,確實是奇怪。」

一眾人一邊說,一邊看著沈傾。

真別說,這沈傾長的還真的是很好看,越看越覺得美。

儘管她冷著臉皺著眉,卻絲毫沒有影響到這份美。

真的想再多看一會兒。

「放心吧,這種異象影響不到我們大陸的安危,大家該做什麼還做什麼。不過有一點我要說的,就是大家如果想要去查探,最好結伴而行,否則危機重重。」

沈傾看著眾人,最終只能這麼透漏。

「下次再聚吧,各位大佬們,我還有些事情,先走一步了。」

沈傾真的是雷厲風行之人,話剛出口,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我怎麼覺得這沈傾沒有我們看到的這麼簡單呢?」

「廢話,要是簡單能成為大陸的尊主?」

「是啊,要是簡單,能這樣就收復了大家?」

「可是我怎麼總覺得沈傾知道這次的異象,是什麼原因。」

學霸女神超給力 「在我看來,她應該是本著異象去了,要不,咱們也去看看?」

你一言,我一語,便將查探通天路這事定了下來。

各宗宗主心裏面其實是在擔心,萬一是寶物出土了,自己要是遲到了,那可是一杯都分不到了。

每個人心裏面都有著自己的小九九。

只是沒有人說破罷了。

相約好之後,眾人便安頓好自己帶來的人,一起前往之前出現異象的地方。

沈傾沒有前往通天路,而是去找厲星河了。

然而,到了紫閣的沈傾,卻發現紫閣沒有人。

厲星河並不在這裡。

沈傾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根本不知道厲星河在哪裡。

在這個時候,卻有一群人來到了花間外。

「傾傾,在不在?」

不少人等著,其中一個少年正在叫門。

「撞開不就好了,何必這樣乾等著。」另外一人很是不滿的說道。

「瞎說什麼!這裡是沈傾住著的地方。」

「沈傾不也是沈家人么?不就是憑著自己長的好看勾搭了一位大人物罷了,難不成這樣就看不起我們沈家了?」、

「是啊。小五說的沒錯,以我們沈家如今的地位,沈傾怎麼能這樣對我們。」

耳目聰明的沈傾,即便在紫閣,也是聽到了花間外的噪雜聲。

我了個去,自己還沒有做什麼,這些人就這麼著急給自己帶帽子了。

別的不說,要不是因為沈傾,沈家能有如今的地位?

居然還這麼不懂得審時度勢,在太歲頭上動土!

「咦,我怎麼對待你們? 本宮玩轉高科技 我好像記得我根本沒有見過你們,怎麼就惹到你們了?」

眾人身後,一位少女款款而來。 眾人看著這一位款款而來傾國傾城的女子,似乎眼中夾雜著一抹威嚴。

「你是誰?」

「我們沈家的事,何須你來插嘴!」

這些孩子們還是硬氣的很,沈傾看著他們展顏一笑。

「來找我居然不認識我?你們真的是沈家人嗎?還是打著沈家的旗號想要來分一杯羹?」

沈傾表現的很是詫異。

那些人聽著頓時臉一紅。

「你是沈傾?不是說沈傾是一個醜女,怎麼突然這麼漂亮了」

「你真的是沈傾?可我們多年前分明記得沈傾不是這樣子啊?」

這些人的情緒,絲毫不會掩藏。

想到什麼話便說了出來。

「算了,不管你是不是,既然你是沈傾,那就跟我們走吧!」

一個看起來似乎在這群人中有些威嚴的姑娘,很是高傲的說著。

「跟你們走?」

沈傾覺得實在是好笑,「我為什麼跟你們走?」

「怎麼? 追獵小小丫頭 你不是說自己是沈家人嗎?連沈家的命令都不聽了?」

「我看她是是看不上我們了吧,居然這麼自傲」

「就是啊!要不是因為沈家,沈傾你能這麼風光嗎!」

實在是顛倒事實黑白的一把好手們啊!

「這麼說,我應該感謝你們?」沈傾依舊是疑惑的問道。

「那當然,還不快些跟我們走,要是去晚了,被家主責罰,那就不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