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眼鏡男“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 Home
  • Blog
  • 眼鏡男“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秦廣王!南帝他撒謊!他平時就一直稱呼我們爲賤民,還讓我們交保護費呢!”

“啪!”的一聲。

驚堂木音起。

“大膽!竟敢污衊鬼帝!你所言可有證據!?”

眼鏡男嚇得趴在了地上。

“有!我們給南帝轉賬都有記錄的!秦廣王一查便知!”

秦廣王猶豫了起來。

杜子仁趕緊說道:“老秦!你不能聽他胡說八道啊!”

“若真是如此,他爲何早不來晚不來,非今天才來伸冤呢?!”

“這很有可能就是對手的誣陷!千萬不能讓對手得逞啊!”

秦廣王摸了摸鬍子道:“言之有理。”

眼鏡男猛地擡起頭。

“秦廣王!小人所言句句屬實!南帝人脈極廣,手眼通天!”

“之前也有人告過狀,可他們連狀紙都沒送進去,就被南帝抓走,打入羅浮塔內了!”

“若秦廣王不信,可以去羅浮山腳下,那裏的人幾乎都交過保護費!”

眼鏡男都這麼說了,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這事兒絕對不是空穴來風。

“子仁,這事你怎麼解釋?”

杜子仁撓了撓頭道:“什麼保護費啊……太難聽了……那是安全保障費。”

“我身爲南方鬼帝,當然要保護南方的子民了,可這又不是我的義務,我收點錢很正常啊……”

宮三元氣得鬍子都要飛起來了。

“那遊客們受到襲擊時,你爲什麼不出面?!收錢本就違反條例,收了錢還不辦事!你還是人嗎?!”

打住。

這不是髒話。

因爲杜子仁本來就不是人。

能出現在這兒的,除了姜超以外,都不是人。

所以杜子仁也沒覺得有什麼。

“那麼多遊客,我哪知道哪些是住在南面的,哪些不是呢?”

“裏面肯定有渾水摸魚的吧?肯定有住在別地兒的吧?我要是出手,豈不虧本?我可不會……”

“啪!”的一聲。

驚堂木音又起。

秦廣王怒道:“混賬東西!你身爲鬼帝,保護一方子民本就應該,居然還收錢!”

“當鬼衆處於水深火熱時,你卻無動於衷!甚至那些異獸本就是你弄來的!”

“杜子仁!你該當何罪?!”

媽的,不能忍啊。

這特麼也太禽獸了,即便秦廣王的養氣功夫再好,也受不了這樣的人。

杜子仁一愣。

“老,老秦,你說啥呢?我哪兒有罪了?你不能聽風就是雨啊!更不能讓對手誣陷我得逞啊!”

都這個時候了,居然還腆着臉說是誣陷。

秦廣王對着門外喊道:“有誰是住在南面的?!有轉賬記錄的都給我進來!”

於是乎,五六十個鬼魂走了進去,他們紛紛掏出手機,一一給陰差們過目。

兩分鐘不到的功夫,取證流程就走完了。

至於把異獸弄到羅浮山,這都不需要證據,因爲這是杜子仁自己承認的。

“老秦,咱,咱們幾千年的交情,你不能這麼對我啊!”

此時的杜子仁,終於知道了害怕。

雖然害怕,但他始終不認爲自己有罪。

秦廣王點頭道:“好!鑑於我和你之間的交情,本案我應該要避嫌。”

“小宮,坐過來,這個案子你來審,你來判!”

說完,秦廣王站到了一邊,把位子讓了出來。

宮三元一樂。

嘿,還有這好事兒吶。

不過他卻沒有表現出來。

杜子仁知道,今天自己算是完蛋了,讓宮三元來判這個案子,結果自然不用說。

宮三元緩緩走了過去。

“慢着!”一陣女聲傳來。

衆人看去,只見武則天走了進來。

“秦廣王,子仁不論怎麼說也是鬼帝,你讓一個總判去審他,實在有失體統。”

“故,小女人以爲,至少也應該讓輪轉王來審此案,秦廣王覺得呢?”

秦廣王思量了一陣後,也是點了點頭。

有幾分道理。

“去,把輪轉王請來。”

“是。”

杜子仁小聲道:“夫人,你怎麼來了?今天這事兒怕是兜不住了,你還是不要管我了。”

武則天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她的聲音更小了。

“子仁你就放心吧,我給輪轉王打了兩百萬功德點,今天你不會有事的。”

兄弟們,推薦票安排不?月票安排不? 杜子仁一聽,頓時喜上眉梢。

瞧瞧,我媳婦兒多靠譜,要是換做別人啊,恐怕早就卷着我的錢跑路了。

這是愛情!

“好,我和轉輪王也沒怎麼打過交道,他是怎麼說的?”

“還沒回我,估計在忙事情,但這麼多的錢,他看到了肯定會收,什麼人不愛錢?”

“只要他能拿到地府律法的條文解釋權,這案子就能被壓下來。”

非常有道理。

杜子仁再次得意了起來。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

秦廣王是宮三元的頂頭上司,秦廣王這麼決斷,宮三元也不能說什麼。

但姜超不能忍啊。

“秦廣王,轉輪王是管輪迴的,南帝屬於職務犯罪,這事兒怎麼也輪不到他來判吧?”

“十殿閻王之下,宮總判首當其衝,你不讓宮總判來處理,把轉輪王弄過來算怎麼回事?”

此話真是說到鬼衆的心坎兒上了。

武則天如此信誓旦旦,想必早就打通了關係,如果讓輪轉王來判,恐怕杜子仁不會有半點事情。

頂多輕罰一下,意思意思。

這種現象在地府並不少有。

杜子仁叫囂道:“姜超!你他媽什麼東西?!這裏輪得到你來說話嗎?!你真是太放肆了!”

“和你有什麼關係?你怎麼不叫人把我抓起來?況且我和你說了嗎?你搭什麼腔?”

說完,姜超直勾勾的盯着秦廣王,一定要讓他給個說法出來。

秦廣王沉吟了一會兒。

“小姜啊,考慮到南帝的身份,讓小宮去審確實有些不合適,畢竟兩者地位有些懸殊。”

“要不這樣,如果轉輪王不在單位,或者有事情不能來,那就讓小宮來審,怎麼樣?”

你麻了必!

巴掌大的地府,轉輪王能死到哪兒去?!

這麼說,不還是偏袒杜子仁嗎?!

“昏君!今天他要是無法得到合理制裁,就是你包庇的!你將成爲千古罪人!遺臭萬年!”姜超破口大罵道。

此言一出,鬼衆們當場譁然。

宮三元趕緊拽了拽姜超,不讓他繼續。

敢當着這麼多人面罵秦廣王的人,在這一畝三分地上,還真挑不出幾個來。

秦廣王則是覺得無所謂,還聳了聳肩呢。

“希望你能理解我的難處吧。”

看向杜子仁。

“南帝,你認爲這樣可行嗎?”

杜子仁一樂。

“行行行,老秦辦事兒就是沒毛病!”

嘿嘿,看來老秦之前那樣,完全是爲了應付那幫賤民,他怎麼可能不顧我們這麼多年的交情呢?

武則天也是一臉的怡然自得。

在地府,功德點就是通行證,這個道理放在任何地方都適用。

門口的鬼衆也是心灰意冷,有些已經失落地離去了,他們就像是算命先生,已經提前知道結果了。

但大部分人還是沒走。

他們堅信,邪不勝正!

即便是轉輪王來了,他也會秉公執法,眼裏絕揉不得沙子!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

那名鬼差也飛了回來。

“啓稟秦廣王,輪轉王去地藏王菩薩那裏彙報工作了。”

此言一出,門口的鬼衆立馬歡呼了起來。

姜超也是鬆了口氣。

只要能讓宮三元來判,今天杜子仁算是死定了!

根本不需要加入個人恩怨在裏面,就杜子仁乾的那些事兒,不說讓他魂飛魄散,革職已是板上釘釘!

杜子仁驚了。

“怎麼會這樣?!”

武則天趕緊拿出手機,發現那兩百萬的功德點,對方壓根沒收!

什麼情況?!

“好了,小宮,既然轉輪王不在,那還是你來判吧。”秦廣王淡淡道。

“不行!”

杜子仁跟瘋了似的說道:“彙報個工作需要多久!?我們就在這裏等他來!”

那名陰差彎腰抱拳道:“啓稟南帝,轉輪王上一次彙報工作,用了十八年的時間。”

“我們可沒有工夫等你十八年,現在就判!”姜超喊道。

“對!現在就判!”

門口的鬼衆也舉拳喝道。

他們等着一天已經太久了,如果再讓他們等個十八年,他們會瘋的。

武則天說道:“秦廣王,那不如先把案子封存起來,待到轉輪王歸來後,再讓他定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