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眾人皆點頭認同,還是洛文想的周到。在實力不夠的時候的確不是想欺負誰就能欺負誰的,畢竟人家師傅是筆墨劍聖,的確惹不起啊。

  • Home
  • Blog
  • 眾人皆點頭認同,還是洛文想的周到。在實力不夠的時候的確不是想欺負誰就能欺負誰的,畢竟人家師傅是筆墨劍聖,的確惹不起啊。

「好啦,這次大家的辛苦費也撈到了,別垂頭喪氣的啊。」洛文拍拍手示意大家都振作起來,「等大金城安定了,大家就盡情的購物吧。走吧,我們回去把戰利品分一下。」

「好好好!我喜歡!我要買一把好劍!」

「你還買什麼劍啊,你就夠賤的了……」

「找打……」

午飯後,洛文跟著馬沙去十里庭看看情況。昨晚上的戰鬥持續到凌晨才停止了,也不知道兩位聖師是否平安。

遠遠的,兩人就被模樣大變的十里庭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以前綠油油的草坪不見了,到處都是坑坑窪窪。十里坡兩旁的楊柳有的被燒成了焦炭,有的被凍成冰渣,有的被劍削的只剩下一個樹樁了。唯一完好的就是十里庭這房子了。

「打的也太激烈了吧……」

「聖師的戰鬥就是這樣,等你到了那個境界就會明白。所以他們都選擇在開闊地戰鬥。」馬沙淡淡的說道,好像他習慣了似的。

推門而入進到內屋,兩老頭正在喝茶,兩人也是鬆了口氣,看來是沒事了。

「來了啊,坐坐坐。事情都搞定了吧?」麥安國問道。

「搞定了,祝家的人怕是要逃離大金帝國了。」洛文說道。

「嗯,小傢伙們不錯,有膽色。」麥安國說道,「其實當初要你們在落日山脈呆兩年也是這個意思,練練膽,錘鍊一下自己。按照以前的規矩如果沒晉級到高級都會淘汰人的,不過還好你們都晉級了。」

洛文看了看鎮定自如的馬沙,馬沙可沒給他們說這個。

「別看馬沙,他要是告訴你們,你們有心裡壓力了怎麼能輕鬆的發展。」麥安國笑道,「我們昨晚上和那兩個老鬼打了半夜,好久沒這麼暢快過了,爽啊!」

「是啊,啥時候也去找那幾個老鬼活動下筋骨。」洪水笑嘻嘻的說道。

「這次我們也沒白打,査老鬼和單雲本來想用他們的寶藏來誘惑我們加入他們。你們猜猜,他們說的寶藏是什麼?」麥安國吊胃口說道。

見洛文和馬沙沒反應,一臉懵的看著自己,又說道:「祝家搞到一個藏寶圖,哦,據說是滅了大金城文家搞到的,還從永豐商行大金城分行搞到一個機關詳解書。這兩樣東西指向千年前最著名的一位魔法師的墳墓,據說這位是唯一一位超越了聖魔導的人。千年來,聖師的晉級方法有傷天和,而據說他是唯一一位靠自身晉級的,而線索就在他的墳墓里。」

洛文心頭狂跳:永豐商行的機關詳解書!自己當初可是複製了一份啊!原來當初永豐商行保護的不是聖筆記,應該就是這機關詳解書!但是洛文沉住了氣,什麼都沒說,繼續聽麥安國說。

「祝家就是用這個東西讓査老鬼幫助他們,還有暗河的亡靈法師們,那墳墓也有他們研究永生的東西。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我想他們應該會隨著祝家離開大金城吧,畢竟祝家把這藏寶圖隱藏的很深,還有單雲的保護,他們現在是一夥的了。」麥安國說道。

「哼,還想讓我們跟著他們干,就把寶藏消息和我們分享。我呸!我這輩子能晉級到聖魔武已經很滿足了,我就老死在這境界算了,趁現在還有力氣,去找那些老鬼們切磋切磋。」洪水呸了一聲說道。

「我們明天就要離開大金了,四處雲遊一番,順便找老鬼們切磋切磋。如果藥王洞開啟之前我們還沒回來,馬沙你就帶隊去吧。」麥安國吩咐道,「哦,叫應雲龍那小子給我們把十里庭給修一修,我們可是為了他出力的。回來還沒修好的話我們親自去取他性命。告訴他,就算我們走了,査老鬼和單雲走了,還有位聖魔武守護大金帝國的,叫他放心。」

馬沙點頭應是。

「這兒有枚空間戒指,是上次你們從海盜那繳獲的,雖然送給了馬沙,但是今天我做主送給你們。洛文你有一枚了,這枚你就隨意送給誰吧,反正藥王洞開啟之前你們每人都會有幾個。」麥安國拿出一枚空間戒指送給了洛文,正是馬沙那枚,「走之前再交代你們最後一個任務,去莫斯帝國和他們的精英培訓計劃聯絡一下,到時候在洞里大家能互相照應一番。」

洛文點頭應了下來。

「好了,你們走吧,以後的路自己摸索。以前我們是保護你們成長,現在你們能自己保護自己了,自求多福吧。」麥安國說道。

兩人道別之後離開了十里庭。

「馬老師,麥老師說的聖師晉級方法有傷天和是什麼意思?」洛文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只有自己到了聖師的時候才知道。」馬沙搖頭,他也真的不知道,「就算是現在的我也沒資格知道。」

全職靈尊 「那麥老師說的還有一位聖魔武保護大金帝國又說的是誰?」

「的確還有位聖魔武叫李雲鶴,但是他喜歡週遊世界,我也只見過一次面,那還是十幾年前的時候。怕是聖師他們有特殊的聯繫方式把叫他了回來吧。」馬沙猜測到。

回到風谷,洛文把得來的消息和眾人分享了,把空間戒指給了夏丘。事情處理完了,眾貴族們也要回大金城去幫忙了,現在可是大皇子正缺人手的時候。

大金城,大皇子又是一個通宵,追繳二皇子的同夥讓他興奮無比根本睡不著,正在書房安排任務,接到侍衛通報眾貴族們求見。

支持大皇子的眾貴族魚貫而入。

「參見陛下!」眾貴族俯身行禮。這一聲陛下可把大皇子給高興壞了,連連招呼眾人起身並賜座。 陛下,帝王的專有稱呼,能不把大皇子高興壞嘛。

「這次也是多虧了諸位,我應雲龍自當銘記於心。」大皇子信誓旦旦的說道。

「陛下嚴重了,你也知道祖訓如此,皇子鬥爭任何人不能參與,切莫責怪我等。要不是祝家發作的太突然,把我們都軟禁了起來,陛下也不至於等到今天。」丘則城說道,「其實這次主要感謝白灰傭兵團和精英培訓計劃的十位傑出的青年才俊,要不是他們我們就算想幫陛下你也很困難。」

眾貴族們紛紛附和表示贊同。

「等這幾天把尾巴收拾了,我要好好的嘉獎一番諸位勇士還有在座諸位,必定重賞!」大皇子心情大好,承諾道。

話說大皇子的這場清剿行動持續了兩天兩夜才結束。事後二皇子被軟禁在了皇宮的地牢里,等應雲龍登基之後就會被發配到南冰海海島上去。支持二皇子的貴族家族們紛紛都遭了秧,家族子弟或被流放,或被關押,或侯斬,家族財產被瓜分。這就是站錯隊的下場,血腥冷酷。

清剿行動結束之後,大金城百姓終於恢復了正常的生活。

這日正午,洛府院子里,眾人正嘻嘻哈哈哈的看丘寧和文浩跟大鬍子切磋。話說文家只剩文浩一人了,在丘寧的建議下加入了白灰傭兵團,師從大鬍子,也算是從此有了個落腳的地方。突然聽得外面喧嘩聲傳了進來,有好奇的兄弟出去看了看說道:「好像是押赴刑場的犯人。」

眾人出門一看,可不是,帶隊的還是朱朱的老爹,城防軍一分隊的隊長。哦,現在應該是大隊長了,在這次清剿行動中表現突出升職了。

小胖子見到了自然要打個招呼,朱隊長也聽說了小胖子等人這次救大皇子立下了汗馬功勞,自然是臉面有關,紛紛和自己的下屬介紹起自己的未來女婿,一臉的得意:「看看啊,當時衝到最前面的就是我小女的男朋友,小羅斯安。小胖啊,他們可是很崇拜你的,聽說你一刀劈開丞相府大門,一馬當先沖在前,可真是威風的很呢。」

說的小胖子臉都紅的發紫了,連連擺手:「哪有哪有……都是兄弟們承讓……」

看見洛文眾人也在,祝大隊長來了興緻,讓手下先帶隊伍趕赴刑場,自己先聊一會兒就跟上。

洛文瞧見了一個熟人,說道:「朱叔啊,囚犯里有個我們的熟人,能不能放了他?」

「哪個囚犯?」

洛文一指,後面一輛囚車裡有一名魔法師,鬍子拉碴,頭髮蓬亂,口被封住了,手腳也被綁住了,不是尼克又是誰,不過這形象看起來好凄慘。

洛文疑惑的問道:「不是魔法師都有魔法師協會保護么,他你們也要殺?」

「哦,他啊,魔法師協會只保護高級以上的魔法師,他還才中級,所以不受保護。」朱隊長解釋道,又問道,「你們熟人?如果你要人的話倒是簡單,你親自和大皇子一說,肯定放人。」

「那行,幫我留他在這裡吧,我現在就去找大皇子。」洛文騎上灰機飛奔而去。

沒多久洛文拿著大皇子親筆的釋放信給了朱隊長,於是把尼克給放了出來,鬆了綁。

尼克以為今天自己這一生就在這裡終結了,卻不料遇到洛文相救,激動的不知道說什麼好,連連感謝。

「感謝的話不用多說,誰讓我們都是從莫斯帝國而來,見死不救的話我良心難安,以後自己小心吧。」洛文淡淡的說道,好像這事不值一提一般。

雖然對於洛文來說是小事一樁,但是對尼克來說確又是獲得了新生。尼克表示即日就返回莫斯帝國,從此以後不再參與這些貴族們的事情了,千恩萬謝一番之後走了。

「師兄,為什麼要救他?我覺得現在的他不像兩年前的他了。」

「見死不救我良心不安,都一個地方來的,能救則救吧,希望沒有下次了。」

「師兄好漢子!要是我的話早就幾劍打斷他的腿了,天天就想著攀附貴族得到資源。」

神醫嫡女 「人各有志。算了,我們進去吧。」洛文淡淡的說道。總有熟悉的人慢慢和你越走越遠,然後變成陌生人,這都是各自選擇的路,怨不得別人。洛文也不想對尼克說教什麼,沒必要。

再過幾天就是應雲龍登基的大日子了,洛文眾人還必須等到應雲龍登基之後才能去莫斯帝國。趁這段時間大家有閑有錢,瘋狂採購了一番。

從祝丞相那兒敲來的錢分給了大家,現在眾人都是小富豪了,紛紛採購了最好的武器和護甲裝備自己。白灰傭兵團大方的訂做了每人一套最好的盔甲和武器,全部裝備大換血了一番。

說起這次登基大典之後洛文十人要去莫斯帝國交流,胖安和大鬍子嚴重聲明白灰傭兵團所有人都要回一趟莫斯帝國,光明正大的回去!

兩年多沒敢回去,就是一回去就被捉。

這當然可以有,就憑應雲龍說的重賞,眾人爵位是跑不掉的,頂著大金帝國的十大精英人才去交流,想來相國府的人也不敢怎麼樣。如果他想怎麼樣,那洛文眾人也不是吃素的。

新曆八年,初春時節,應雲龍的登基大典在大金城舉行了。

典禮上宣布了對有功之大臣的重賞,並授予精英培訓計劃十人伯爵爵位,獎勵封地各一塊,賞金若干。這隻不過是提前獎勵了洛文眾人,藥王洞之後都會給予參與者爵位的。大概是怕洛文眾人心生不滿,應雲龍又特別獎勵了房產如干給眾人,都是從二皇子那裡搞來的,也算是借花獻佛了。

典禮之後,在皇宮大廳里舉行了晚宴。

洛文眾人被少男少女們圍得水泄不通,這十個人今後將是大金帝國的未來之星,自然不會被大家放過。有想來交朋友的,有想來約會的,還有想來拜把子的,可把眾人給折騰的啊。

「累啊,誰來解救我們啊!」洛文抵不過一名年輕女子的糾纏,被迫喝了幾杯酒,實在是肚子有點不舒服。想丘媛來救下場呢,丘媛自己都忙不過來,正在和貴婦們熱聊呢。

「哈哈,牛角,洛文兄!我來遲啦。」一熟悉的聲音響起。

「哈哈,十七哥,來來來,好久不見啊。」洛文趕緊把圍著的眾人拋開,「諸位讓讓啊,我要和十七哥談點私事,抱歉抱歉,不能作陪了。」一把把十七哥拉到牆角邊上。

牛角,夏丘等不勝酒力的人也都跟著圍了過來。

「哎,不行了,喝的我都想吐了,這些人酒量怎麼這麼好。」牛角說道,「哎洛文,讓我靠靠,我好暈啊。」

「這麼多美食都被我們辜負了,真不知道酒有什麼好喝的……」夏丘嘆息道,可惜了美食啊,肚子全是酒水塞不下美食了。

「十七哥怎麼現在才來?」洛文問道。

「哦,我外公突然來了,所以耽誤了一會兒。」十七哥指了指正在和應雲龍聊天的那個長者。

「哦!你外公和應雲龍很熟啊,你看應雲龍那樣子,很尊敬你外公呢。」洛文驚訝於應雲龍的姿態可放的真低,莫不是十七哥的外公是某方豪強? 「不知道他們怎麼認識的……。」十七哥也很疑惑的說道,自己的外公神秘著呢。

眾人正聊著天,馬沙進來了。馬沙今天是被應雲龍邀請而來,一進門瞧見了洛文眾人,又看見了應雲龍。本想先去給應雲龍打個招呼就找洛文眾人聊天,突然看到和應雲龍聊天的那老頭,愣了一秒,然後趕忙加緊步伐上前。

「李老?」馬沙小心翼翼的問道。

「嗯。哦?是馬沙啊,嗨,十幾年沒見變了不少啊,已經魔武士了呢。」老者先沒認出來馬沙,停頓了一下才想起。「進步可真快啊,想當初還是個年輕帥氣的小夥子呢啊。」

馬沙難得一見的臉紅,說道:「我天資愚鈍,要不是承蒙兩位老師的厚愛給我指點,不然哪有今天這成績。倒是李老這麼多年不見依然如當年風采。」

「哈哈哈,都學會拍馬屁了!果然是進步神速。」李老開心笑道,「哦,兩老鬼給我說了,如果藥王洞開啟他們還沒回來,就我跟你一起帶隊去。不過這次去莫斯帝國就你帶隊吧,我就不走這一趟了。把那十個小傢伙叫來認識認識呢。」

馬沙來到洛文十人面前,說要介紹一位前輩給大家認識認識,眾人疑惑不解,什麼前輩?馬沙都叫前輩,難道是大魔武?

來到老者面前。

「給大家介紹一下啊,李老,李雲鶴,號稱四方劍聖。」馬沙介紹道,然後給李雲鶴一一介紹了十人。

李雲鶴微微一笑:「什麼四方劍聖……我不就是喜歡遊山玩水嘛,這名號倒是好聽。」

眾人震驚,居然是十七哥的外公!

莫道更是驚訝:「外公!你隱藏的好深,連我也隱瞞……額,那為什麼不讓我學武呢。」

「還不是為了你好。不要多想,以後你就會知道的。」李雲鶴趕忙解釋,生怕自己的外孫心生不滿。

為什麼把李雲鶴叫回來,一個是帝國需要至少一個聖師坐鎮,還有個就是害怕祝家偷襲。雖然祝家離開了大金帝國,但是聖師可是來無影去無蹤的的,萬一哪天單雲想找應雲龍聊個天,應雲龍都沒有辦法,他怕呀。

宴會結束之後眾人聚在洛府聊天,

「想不到啊,十七哥的外公是這麼牛逼的人物,只是為什麼不讓他學武,好奇怪。」小胖子咂咂嘴說道。

「高人行事可是我們這些人能了解的……」扎克很精闢的說道。

「後天就回莫斯帝國了,要回趟老家吧?」洛文唏噓道,兩年多了,不知道家鄉可好。

「要啊。我要把朱朱帶回去給二姑看看,免得她天天想著給我介紹如花啊,秋菊啊。」小胖子說道。

小胖子這話引得眾人哈哈大笑,說起這個相親的事情,在場眾人都深有體會。特別是入選了精英培訓計劃之後,眾人更是在大金城吃香,隔三差五就有相親。小胖子現在好歹也是一伯爵了,想著回老家顯擺一番,再讓七大姑八大姨看看自己如花似玉的媳婦兒,再看看他們介紹的如花,秋菊,想想他們的表情,小胖子就爽的不要不要的。

出發莫斯帝國,白灰傭兵團開了個會,決定集體重返秋田城。畢竟是眾人的老家,在秋天城還能照顧到親人,當初來大金城也是無奈之舉,現在大家實力提高了也不怕有心人威脅迫害。誰來搞事就搞誰,就這麼簡單!胖安把小餐館給關了,交代洛文有時間就把小餐館轉讓了,他還是喜歡回秋田城繼續經營秋田酒家去。

大家的想法洛文當然不會反對,甚至大家都希望洛文四兄弟能撈個莫斯帝國的爵位更好,大金帝國的爵位,他們無感……

出發的日子到了。

這次回莫斯帝國,洛文和小胖子兩人因為要帶著家屬前往,租了三輛馬車,一輛裝貨,一輛給胖安,二拐叔等人乘坐,一輛給三女人乘坐。大鬍子覺得不能這麼白走一趟啊,說要去傭兵工會接個順路的護送任務,掙點小錢,雖然洛文敲了一筆大的,大家現在都不愁錢,但是長輩們省錢過日子的習慣根深蒂固了,改不了。

讓眾人在外面稍等,大鬍子和洛文進去接任務。在發布任務出一亮出傭兵徽章,發布任務的妹子就驚呼出來了:「白灰傭兵團!恭喜啊,你們升級了!」

「什麼時候升級的?這兩年我們都沒做任務啊。」大鬍子疑惑道,這兩年大家都在逃亡,哪有時間做任務啊。

「因為你們參與了大金城平亂,以少敵多,實力出眾,表現出色,是總部給你們升級的。」前台小姐說道。

大鬍子和洛文拿著代表頂級傭兵團的金質傭兵徽章,一臉無語,這麼容易就升級了,真是出人意料……

在大廳裡面找傭兵團的眾商隊代表聽說是白灰傭兵團來接任務順道回秋天城的,紛紛來自我推薦。

「團長大人,我們雇傭你們!三千金幣!」這位一開價就把洛文給嚇了一跳,什麼情況,頂級傭兵團這麼吃香?

「團長大人!我們三千五!」

「四千!」

「等等,什麼情況?就算我們是頂級傭兵團也不用這離譜吧?誰來說個實話?」洛文覺得有蹊蹺。

「團長大人啊,你可是不知道,兩年前泰安帝國的魔獸暴動影響到莫斯帝國和大金帝國交界這片了,以前就可能一兩隻魔獸出沒,小傭兵團都能搞定,現在高級魔獸都可能碰到成群的。後來死的人太多了,就把邊境封了,兩個帝國邊境軍團互相扯皮也不出兵清剿。前幾天大金城剛解除封閉,就有大傭兵團組織一起過境,但是遇到了魔獸群死傷大半,現在就沒有傭兵團願意走這條道了。」

「不能繞道么?」洛文問。

「這條道就是連接大金帝國和莫斯帝國最近的了,另一條道就只能走海路了,不過太遠了,成本不划算啊,比四千金幣還多一倍。」這商人說道,「我們做生意的,當然也要考慮成本,所以大人如果不嫌棄,我們可以眾聯合聘請大人的傭兵團,傭金照給。」

「對對對,這樣也行,大家各給各的,一起走。」 從1983開始 眾商人附和道。

大鬍子和洛文對看一眼,點點頭,這生意做的啊,只是順道護送一下,賺一萬多金幣。統計了三支商隊的人數,人不多,三支商隊共計一百人,傭兵團還照顧的住,洛文就接了。

三支商隊代表出門看到白灰傭兵團整齊的隊伍,剛換的閃亮的武器和盔甲,還有那十幾頭高大威武的戰寵,特別是馬沙的暴風巨狼,比高級魔獸看起來還威風,心頭的安全感倍增,紛紛表示馬上回去組織集合。

等商隊一到,眾人就出發了。 大金城半封閉了兩年,影響了多少商行生意。應雲龍登基之後大開方便之門,出入城門快了許多,只是人太多了,檢查的又仔細,導致出城的隊伍排的長長的。

洛文和大鬍子在前,眾兄弟在後,把白灰傭兵團的旗幟豎了起來排著隊伍慢慢前進。

一隊士兵騎著馬負責整理排隊次序,免得有人插隊之類的。來到白灰傭兵團一看到旗幟,一士兵對洛文和大鬍子說到:「請問可是白灰傭兵團?」

洛文點頭。

「還真是!真是幸會,那天看到你們勇闖石頭殿救殿下,兄弟們都很敬仰!你們可以不用檢查,請隨我來。」士兵敬了一禮,示意跟他走。

洛文和大鬍子面面相覷,還有這種好事?不過這種好事當然是多多益善,於是招呼大家跟上。

有排隊的商隊不滿了。

「憑什麼他們不用排隊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