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石牧也笑著對石青魚和石穎兒道了:「是啊,小羊也要吃草嘛,既然決定要養它了,自然要經常帶著它們出來吃草了。你們兩個,上街買吃的啊。」

  • Home
  • Blog
  • 石牧也笑著對石青魚和石穎兒道了:「是啊,小羊也要吃草嘛,既然決定要養它了,自然要經常帶著它們出來吃草了。你們兩個,上街買吃的啊。」

「嗯。牧少爺,我們想去買點小吃吃。雖然,船上也有飯菜,可是,肯定還是外面的飯菜好吃啊。」石青魚單純的真是什麼話都可以坦誠的拿出來說。

她就是這樣單純的女孩子,自然惹人覺得可愛。

「晚上跟我一起吃飯吧。我家裡的飯菜,有小灶,肯定會比你們那裡的伙食要好吃一些。」石牧大方的邀請兩個女孩子,就不要麻煩上街去買吃的了。

乾脆過來,跟他一起吃晚飯吧。

「好啊。穎兒姐,你覺得呢?」石青魚倒是不作假,石牧開口了,她就欣然願意答應了。

「小青魚,說好的,出去買點本地小吃吃,還是別打擾牧少爺了。」石穎兒有些緊張的婉拒了。

「那怎麼辦呢。好為難啊。」石青魚頓時左右為難了。

她想留下,跟著石牧在一起吃晚飯,可是,明顯,石穎兒不太樂意打擾石牧呢。

她突然也跟著也覺得冒然留下在石牧這裡吃晚飯,有些打擾了,怕石牧的妻妾不高興,她也就心裡跟著猶豫,還有感到為難起來了。

(本章完) 石牧可不想讓這麼可愛又對自己乖巧聽話的石青魚為難,同時也不想強迫石穎兒,讓她覺得在自己身邊就會不自在。

石牧便是主動站出來,對兩女道了:「小青魚,那你就跟著你穎兒姐姐出門逛逛吧。回來的時候,幫我也買點兒小吃,我給小晴兒準備的。」

說著,石牧拿出一些散碎銀子,給了石青魚。

散碎銀子,沒有具體的銀兩數,更容易能夠讓人接受下來。

石青魚很是單純的道了:「牧少爺,不用。只是給晴兒小姐買零食的話,錢,我也有。」

這石青魚就是單純啊,根本不知道他跟她說的,給小晴兒捎帶一些零食吃的話,只是他給她銀子花的借口。

石牧笑著,很喜愛這麼可愛的小青魚道了:「拿著吧。出去的時候,見到想買的東西,就用這些錢來買。小青魚可已經是屬於我的人了,花我的錢,那是天經地義的。知道了嗎?」

石牧這樣明說了,石青魚也才立即明白了,的確,下午的時候,她跟石牧都摸摸親親了,對她一個姑娘來說,哪怕她天真無邪,也是知道,這輩子,她就是石牧的人了。被石牧給抱抱親親了,那就是石牧的人了,難道還能夠另嫁他人去?她才不會呢。她單純,也會單純的認可從一而終的。

所以,這話,石青魚十分認同的。

石牧這樣說,她才是羞羞的收了石牧的錢,然後羞澀又開心的對石牧道了:「那牧少爺給的錢,我和穎兒姐一起花。」

「好。真乖。」石牧誇獎了一下小青魚,伸手摸了摸石青魚的腦袋,才是讓她趕緊帶著石穎兒出門了。

石穎兒被石青魚給拉走,經過石牧身邊的時候,她原本冷漠的臉上,多了一絲柔和的神情,沖著石牧輕輕點頭,然後才是心亂的跟著石青魚出門了。

這個一直對他冷冰冰的女人,終於開始對他有一絲冰融,有了一些女人味了。

那紅的人生 石牧對這個進展,可是很是滿意的。

心裡也已經在期待,看來,像拿下石青魚那樣,順利的拿下石穎兒,也已經不是遙遙無期的事情了,而是指日可待了。

石牧心裡都是很爽的想著,也許在到達京城之前,就是能夠如果讓這個待他冷冰冰的穎兒姐,乖乖脫下裙子,然後在床上好好的服侍他。

想想,就是已經讓石牧覺得很爽了。

因為,石穎兒真的是一個又冷又很是漂亮的女孩子。

這麼美的女孩子,作為肯定喜歡美女的男人,石牧怎麼捨得錯過?

「穎兒姐,你不會不知道牧少爺給咱們錢,其實是想給咱們花吧?」石青魚在外面,蹦蹦跳跳的走路,跟石穎兒道。

「嗯。」石穎兒這回竟然輕輕點頭了。

她說她知道。

這竟然讓石青魚一下就是樂壞了。

「穎兒姐知道?那這也太好了。牧少爺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的。因為他的努力沒有白費。」石青魚替石牧覺得激動地道。

「努力?」石穎兒重複著石青魚用的這個字眼兒。

「嗯啊。」石青魚覺得理所當然地道:「當然是努力啊。穎兒姐一直對牧少爺有些冷淡。」

原來,石青魚都看出來了,這讓石穎兒頓時也都是覺得,她是不是太過惹人討厭了。

一下沉思。

石青魚不想看到石穎兒眉頭緊鎖的樣子,便是立即又是道了:「可是,現在,穎兒姐已經對牧少爺很好了。我都替牧少爺高興。穎兒姐,以後就對牧少爺好一點吧。因為,牧少爺就對穎兒姐很好啊。穎兒姐總是抗拒牧少爺,可是,牧少爺也沒有給穎兒姐臉色看。」

這話,說的石穎兒都是不知道該怎麼接了。

正要笑著,說些什麼,石穎兒卻是看到一幕,然後讓她一下神情重新變冷起來。

石青魚這時也順著石穎兒的眼神方向看過去,才是看到,原來是一直是石穎兒的錚哥哥的男人,此刻正跟著幾個男女,從外面有說有笑的走回來。

看樣子,他們是剛剛一起出去吃飯,剛回來。

特別是石錚,他的身邊,就有一個姑娘,兩人邊走有說有笑的,好不熱鬧。

石青魚頓時很厭煩這個石錚。

身邊有個青梅竹馬的石穎兒,竟然從來不在意,反倒對其他的女人,一副很熱心的樣子。

難道真是越是容易得到的女人,就真的越是不會在意?

都是外來的和尚好念經?

不過,不管怎麼樣,石錚和人一同出去吃飯,也都沒有想過要帶石穎兒一塊兒去,石青魚就是討厭這個人。

沒心沒肺!

就算是不喜歡石穎兒,也該把話說清楚了,應該乾脆的讓石穎兒徹底死心,而不是心裡讓她還期盼著他還會回來找她。

這時,石錚也看到石穎兒了。

他愣了一下,然後,立即漸漸的疏遠跟身邊女孩的距離,接著,等著石穎兒走過來了,跟她說下話了。

石穎兒走過來,卻是沒有停。彷彿想要直接走過。

這讓石錚覺得微微意外。

頭一回,他主動叫住了石穎兒。

石青魚卻是為石穎兒能夠直接走過這個男人,無視他的存在,而覺得雀躍不已。

穎兒姐,棒棒噠!

「穎兒,我上次跟你說的事情,你有沒有跟牧少爺說啊?」石錚叫住石穎兒,輕聲問道。聲音里,似乎有些挽留。

石穎兒沒有轉身,只是淡淡的道了:「之前忘記了。這回,知道了。等下次有機會吧。」

說完這話,石穎兒便是冷冷的大步走開了。

「穎兒?」石錚頭一回,覺得石穎兒的身影,真的有些美。

突然奇怪,以前怎麼沒有這樣感覺過呢?

男人啊,就是這樣,總是要等到快要失去了,才會感受到將要失去之人的好。

「穎兒姐,這個人想要的築基丹,牧少爺不是已經給你送過來了嗎?可是,看他失落的樣子,他並沒有得到這枚築基丹啊。 嘉平關紀事 難道是穎兒姐,還沒有給他?」石青魚可開心發現這件事的跟石穎兒道了。

她以為,石穎兒早就心急的把那枚築基丹,給了這個男人了呢。

畢竟,石穎兒的心裡,以前,都是這個男人,都是盼著這個男人,將來能夠娶她,保護她,不讓她被其他的家族少爺強行娶走呢。

以前,她的心,是在這個人那裡的。

所以,石青魚才是之前一直以為,那枚很重要的築基丹,石穎兒早就已經心急的給了這個男人呢。

畢竟,石穎兒的心裡,之前,都是對這個男人的在乎。

但是,現在看來,事情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呢。

那枚重要的築基丹,還在石穎兒這裡,她並沒有給任何人。 「我沒有給他。」

石穎兒微微皺眉,思索了一下,只是給出了最終結果,卻是沒有想要給出任何解釋的意思。

石青魚卻是笑了。

彷彿已經很滿意這個回答。

沒給就好了。

這樣,就更加說明,穎兒姐的心裡,已經在開始沒有那個男人了。

石青魚當然開心,她的穎兒姐,早早回心轉意,去全心全意喜歡,值得她去真正喜歡的好男人,石牧少爺。

「穎兒姐,咱們不說這些麻煩的事情了。咱們快點去買好吃的小吃吧。我都餓了。」石青魚好可愛好單純的蹦跳著跑起來,還一手拉著石穎兒,心急跟她一起去找好吃的,開心的大吃一頓。

這時的石穎兒,彷彿也已經輕裝上陣,也發出悅耳的笑聲,跟著石青魚,開心的跑。

彷彿,很多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的她,是開心的她,嶄新的她。

兩個人在小夜市,開開心心的買了許多好吃的。

石穎兒也可以跟她一樣,沒有什麼顧慮的,自然的花起石牧給她們兩人出來逛街的錢,買了不少好吃的,兩人一起在外面吃的飽飽的。然後,石穎兒還不忘提醒石青魚,不要忘記給晴兒小姐,也帶些好吃的。

「嗯。」最開心今天石穎兒變化的石青魚更加開心了,然後跟石穎兒一起,給晴兒小姐買了糖葫蘆,糖炒板栗,還有乾果蜜餞,撥浪鼓和小面人,還有臘汁夾饃。她們聽說小晴兒特別愛吃肉包,便是跟著覺得,小晴兒也一定會喜歡這她們剛剛吃過,也覺得非常好吃的臘汁夾饃的。

都是些小孩子喜歡的東西。

然後,兩女一起高興的回來。

接著,又是兩人一起過來石牧的船下,讓守船的家衛,通告了一下,把石牧請了出來。

石牧很快就是出來相見她們了,還帶著心急想要小禮物的石晴兒。

來見石牧,這回石穎兒也是破天荒的沒有找借口先走,而是,留下來,跟著石青魚一起,等著把給石晴兒捎帶的好吃的,轉交給石晴兒。

「小晴兒,姐姐幫忙給你帶禮物了,應該怎麼樣啊。」石牧蹲下身子跟石晴兒道。

「謝謝姐姐。」石晴兒很乖,很懂事,一點就通,伸手接過禮物之前,知道先說謝謝。

「晴兒小姐不用客氣。我們只是幫牧少爺把給你買的好吃的好玩的給捎帶過來,東西,可都還是牧少爺出錢給你晴兒小姐買的。」石青魚也格外喜歡,這跟她小孩子性情非常像的真正小孩子。

「哥哥。」石晴兒也非常良心的,知道對哥哥笑,這算是感謝了哥哥了。

石牧見到這麼懂事的妹妹,也特別開心的伸手摸了摸妹妹的腦袋,然後對她道了:「拿著禮物,先回去打開看看,都有些什麼吧。哥哥留在這裡,跟兩位姐姐說說話。」

「嗯。那我,先走了。」小晴兒笑的特別純真,然後,開心的跟著侍女先回去娘那裡,心急拆禮物去了。

「謝謝你們。」石牧特別真心的感謝這兩個人,特別是石穎兒,這回,難得她破天荒的沒有躲開他,這讓石牧的心裡也是印象深刻。

「牧少爺,不用客氣。以後有事,可以直接叫我們。」石穎兒不止破天荒的留下來見石牧了,還破天荒的主動跟石牧開口說話了。

這真是一下太陽打西邊出來一樣,讓石牧覺得特別開心了。

即使之後,石穎兒還是馬上就又道了,沒什麼事情,她們就先走了,石牧都是覺得滿足異常了。

石穎兒說要走了,但是,石青魚還是有話要跟石牧說。

石青魚跟石牧可是很親密的,石青魚在石牧的耳邊邊,幾乎是咬著耳朵,跟石牧說了一件事,然後之後,才是心滿意足的跟石牧揮手作別,跟著石穎兒回去她們的樓船的。

石穎兒突然也覺得心裡輕鬆。

雖然,她沒有問石青魚,但是,心裡已經猜到,剛剛石青魚告訴石牧的話,一定是告訴石牧,她並沒有把石牧給她的築基丹,轉送給石錚的事情。

雖然這是石青魚有些「通敵」,不過,石穎兒竟然心裡願意石青魚這回這樣「出賣」她。

她心裡竟然也想讓石牧知道這件事,然後心裡明白她的一些想法。

想到這裡,她不由的在上船後進入船艙前,特彆扭頭看了一眼石牧。

見到石牧還沒有走,夜色下,看不太清楚的,好像是沖她點了一下頭,都已經是讓石穎兒覺得心裡特別暖和了。

他很高興她這樣做,這就足夠了。

石穎兒的心裡像是放下一件心事一樣,可以輕裝上陣的回去房間了。

石青魚也悄悄看到了石穎兒跟石牧的互動了,心裡,也更加開心的為兩人有了更多情感的交流而高興。

目送著兩女上了船,回去房間,石牧自己也心情輕鬆的回來樓船裡面了。

心情很是不錯。

情場得意啊。

心裡能夠不輕鬆嗎?

石牧臉上,這會兒,總是掛著淡淡的笑容了,讓家裡的妻妾見了,更覺石牧真的是一個特別有韻味的男人了,心裡更加覺得自己的夫君,很帥。

有氣質的男人,總是比徒有外表的男人,更讓人覺得討喜的。

陪了媳婦一會兒,又到了該傳授凌仙兒和若水姑娘煞宗傳承的時候,石牧跟媳婦講了一聲,便是能夠可以輕易的帶著兩女出去,到外面,找個沒人的清凈地方,放心傳授她們煞宗的傳承了。

昨天說過,要傳授她們,都很羨慕,很想學的煞宗絕學之一,煞魂狂飆!

有石牧的手把手的教,還賜予她們煞宗本源真氣的滋養,兩女都是很快就是能夠初步打出這強大武技,煞魂狂飆了。

這煞魂狂飆,有個狂字,有個飆字,自然會讓人明白,這一武技的威力會有多麼驚人,卻也同樣,也讓人清楚想到,這個武技對真氣的消耗之大。

畢竟是狂飆啊,不停的打出武技傷害的,自然對真氣的消耗,很大了。

以目前,凌仙兒和若水姑娘只是築基境的境界,如果只靠她們本身的實力,想要學會和掌握這招,還差著很多火候呢。

也就是有石牧,用自己的煞宗傳承,用自己的本源真氣,來輸入她們體內,滋潤培養她們的煞宗本源真氣,才是能夠讓她們用最短的時間,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就是能夠真正打出這個對煞宗本源真氣要求很高的高深武技。 石牧直接把本源真氣輸入她們身體里的行為,讓凌仙兒和若水姑娘,心裡不知道多感動。

在這個世界,實力可是最重要的。

幾乎很少有人會大方的把實力給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