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碧薇上前一看,果然是那個廢物以前穿過的衣服:「算了,怪可憐的。」

  • Home
  • Blog
  • 碧薇上前一看,果然是那個廢物以前穿過的衣服:「算了,怪可憐的。」

碧薇轉身正要離開,被那個老嬤嬤叫住:「二小姐,這個是四小姐的,麻煩你……」

碧薇見到老嬤嬤掏出的東西,直接楞在了原地…… 「二小姐……二小姐……」老嬤嬤見碧薇出神,輕呼道。

「哦,沒什麼……這個給我把,我會還給四小姐的。」說著接過老嬤嬤遞過來的東西,放到懷裡若無其事的轉身離開了。

「二姐,你幹什麼,和一個老嬤嬤費什麼話。」碧雪厭惡的瞟了一眼遠處的老嬤嬤,不解的看著碧薇。

碧薇冷笑一聲:「你不要看不起他們,或許在關鍵時刻,恰恰是她們幫了你。」

「切……」碧雪不屑的冷哼一聲,甩下碧薇,往受罰堂走去。

看著前面得意高傲的碧雪,碧綰輕視的冷笑著:愚蠢的廢物。

「二小姐,三小姐,剛才家主下令,讓二位小姐去跪辱廳。」受罰堂的管事林葉一邊說一邊在前面帶路。

跪辱堂就是碧家人下跪受罰的地方,不要以為只是下跪而已,在受罰堂里所有的處罰都不是那麼簡單的。就拿跪辱堂來說,下跪在凹凸不同,有荊棘般小刺的千年寒冰上,一般的人幾分鐘都忍受不了。

「爺爺,太過分了。」

「二位小姐,一共要跪七天,每天跪兩個時辰,現在開始吧。」說著林葉不再停留,直接將廳門關閉。

「二姐,這裡好冷。」

「這是千年寒冰,不冷才奇怪呢。」

突然廳門旁邊打開一個小口子,林葉從小口子丟出一句話:「快點下跪,不要偷懶。」

說完,那小口子「吱嘎……」一聲關上了。

「跪吧,你沒的選擇。」說著碧薇很自覺的跪了下去,「哧……」

一跪下去,碧薇皺起了雙眉。

一觸碰這千年寒冰,碧薇只覺得膝蓋的血液一點一點的在凝固,慢慢的從膝蓋蔓延到全身。再加上冰上的小刺,立刻讓碧薇纖細的皮膚滲出的血。

一旦下跪就不能動,一動只會加劇膝蓋和全身的疼痛。

見碧薇跪了下來,碧雪不甘心的跪了下來。

「啊……好痛……」碧雪一跪下去就立刻站了起來。

「你這樣是會更痛,還是老實點忍忍吧。」

「可是……」

「可是什麼,都是你闖的禍,自作聰明。」

「二姐……我只是想讓那廢物出醜,沒想到……」碧雪懊悔的說。

「沒想到什麼,沒想到自己會遭殃?」

「二姐,你說的沒錯,這個廢物跟以前不一樣了,現在變聰明了。我怎麼想都覺得是她故意的,不然……」說著碧雪重重鎚了下拳頭。

「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意,如果是故意的,那現在這個廢物我們要小心了。」

「可是,爺爺那麼偏心,我們估計很難有機會了……」

看到碧雪臉上的失落,碧薇嘴角閃過一絲奸笑:「機會現在就有一個,就看你會不會把握了。」

碧雪不信的看著碧薇:「二姐,現在的廢物不好對付,我們還是小心為妙。」

「是不是好機會,等會給你看樣東西你就知道了。機會是有了,就看你願不願意冒這個險了。」

「好。」看著碧薇胸有成足的樣子,碧血雖然嘴上這麼答應,但是在心裡盤算著自己的小心思…… 終於兩個時辰過去了,碧薇和碧雪一拐一拐的攙扶著走出了受罰堂。

「三小姐、二小姐……快去扶兩位小姐。」在一群丫鬟的攙扶下,碧薇和碧雪被送回了各自的房間。

「小姐,家主總算給你出了口氣了,不過可憐了三小姐。」

碧綰冷笑一聲,無語的看了一眼柳絮:「柳絮啊,你什麼時候能變的聰明點。你以為那件事和碧雪沒有關係?」

「怎麼可能,三小姐都沒去國都酒樓……」柳絮不信的爭辯道。

「柳絮啊,你真的太單純了,和以前的我一樣。」碧綰無奈的嘆息道,「小桃,你給你柳絮姐分析下吧。」

小桃放下手上的活,在碧綰的示意下,也坐了下來。

「柳絮姐,我是這樣認為的:二小姐和三小姐肯定是看到小姐出去,所以商量好的。她們一個到麗人舫,藉機引我們去國都酒樓,而另一方面把我的父親帶去了國都酒樓,正好碰到,就發生了後面的事。」

小桃說完,不自信的看著碧綰。

「嗯,小桃想的基本沒錯。」碧綰點頭肯定道,「只是我的出現讓他們的計劃出了點意外,導致後面碧薇不得不現身,隨後又出現歐陽蘭。一開始在他們的計劃中,直接就讓小桃的父親傷了我,還有小桃。」

「可是小姐,還有我,小桃的父親怎麼可能傷了你?」

「有人會在後面推波助瀾,我出了任何意外,所有的事情都由小桃的父親承擔,因為所有的在國都酒樓的人都是證人。」

「小姐,你怎麼知道的,誰告訴你的?」柳絮崇拜的看著碧綰。

碧綰點點自己的腦袋:「想的唄,就像我哥哥說的那樣,一個巧合是偶然,兩個巧合就未必了。」

「小姐,說真的,那天你的氣場的確很強大,很有王者之范,我都差點給你騙過去。」

碧綰抽了抽嘴角,閉上了眼睛。

那兩個人的心思與本體記憶中的可不一樣,不是簡單的欺負和戲耍而已,似乎想讓本體的命啊。

碧雪和碧薇、派刺客的人、下毒的人,本體到底惹到你們什麼了,還是本體有什麼秘密……

這邊碧綰正想著碧薇和碧雪兩個人,那邊碧雪就偷偷的到了碧薇的房間。

「你不休息,深更半夜到我房間幹什麼?」

「二姐,你不要生氣,你剛才不是說有樣東西給我看。」

「明天給你看也來的急,你腿不痛嗎?」

「我等不及了,你現在就給我看……」碧雪一副不見到東西絕不離開的樣子。

碧薇看著這樣碧雪,寵溺的點點她的頭,從懷裡掏出了一塊玉佩。

碧雪看著碧薇手中的玉佩,驚訝的大叫道:「這……這不是紫樹斑斕陰陽玉佩嗎?」

「噓……你小聲點。」

「你這是哪裡來的,上次我們翻遍了廢物的房間都沒找到,現在怎麼在你手上?」

碧薇將玉佩收好:「這就得感謝剛才那個老嬤嬤了。」

「老嬤嬤?」碧雪回想著,「你是說去受罰堂路上碰到那個老嬤嬤?」

「嗯,那時她在翻的正是廢物不要的舊衣服,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碧薇得意的笑著。

「那二姐,接下來我們要怎樣……」 碧薇將早已想好的計劃細細的說給碧雪聽,碧雪按照碧薇的計劃再進行補充,到天蒙蒙亮的時候,碧雪離開了房間。

說來也奇怪,自那天以後,碧薇和碧雪除了每天去受罰堂受罰外,兩人很少出門,都安靜的呆在自己的閨房。

「你說這幾天她們都在自己閨房?」

「是的,小姐。」

碧綰聽了柳絮的話,右手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

這兩人真的安靜了,學乖了?

碧綰覺得,像碧薇碧雪這樣自以為是,高傲自負的人,絕對不會這麼輕易改變。

「不用管,只要稍加留意就好了。」

「是,小姐。」

「小姐,管家來了,說家主在書房等你。」

「爺爺找我有事?還讓我去書房?」碧綰心中充滿疑問,本想問問管家所為何事,可是稍加猜測就知道,管家估計也不知道。

看爺爺這樣子,應該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說:「柳絮、小桃,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去爺爺那。」

說著在管家的帶領下,到了碧海林的書房。

重生后我總想弄死九千歲 「爺爺,不知找碧綰何事。」

正在窗前發獃的碧海林,聽到碧綰的聲音關上了窗:「那天刺客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剛有點起色,就有人來刺殺,幸好有柳絮和李麟。」

「李麟?」

「嗯,刺客是高手,柳絮敵不過,就大聲求救,幸好李麟聽到及時趕到。」

「那查出來是誰了嗎?」

「沒有,刺客有備而來,李麟追上去的時候已經服毒自殺了。」

碧海林細細琢磨著碧綰的話:「你好的消息就府里的人知道,難道是府里的……」

「不一定,現在沒有證據,誰都有可能。我相信背後之人一定還會下手的。」

碧海林也同意的點點頭:「碧心院要加強防守,就靠柳絮一個高控士非常危險。」

「我真好奇,我一個廢物,有什麼值得他們如此大費周章的。」

「綰兒,不要多想,我派王遲去你院中,負責你的安全,可好?」

「王遲……」碧綰知道他是一個怎樣的人,直接反對說:「要派人的話,就把李麟派給我。」

「李麟……」在碧海林的印象中,李麟是有實力但是木訥不靈活的人,這樣的人在危機關頭能靈活應變嗎?

看出爺爺眼中的遲疑:「怎麼,爺爺捨不得?」

「哈哈……爺爺有什麼捨不得的,只是這個李麟不是最佳人選。」

「我不要最佳人選,只要看的順眼的。」

實力寵妻:女王養成記 見碧綰如此堅持,碧海林只能答應。

「這件事我會派人繼續調查,不過你這病來的蹊蹺去的蹊蹺啊。」

「爺爺,這也許是命中注定,福禍相依。」

「嗯……」

「爺爺沒什麼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

碧海林微笑著點頭,看著碧綰關上房門后,立刻收起了臉上的微笑,回憶著十年前的一幕。

難道那個秘密被人知道了,還是純粹的巧合……

可是綰兒都過了那個時限了,還是廢物一個,難道自己還要繼續堅持,萬一事實不是他所說的那樣,只是一句戲言,那要如何…… 回到碧心院后不久,碧綰就帶著柳絮和小桃出府了。

「小姐,今天想去哪裡逛啊?」跟在碧綰旁邊的小桃樂呵呵的問著。

自從小桃和她父親的事情基本解決之後,小桃的心情也越來越好,整個人也開朗活絡多了。

「今天帶你去一個地方。」碧綰神神秘秘的對小桃道,之後轉頭微笑著對柳絮,「柳絮,先不要告訴她。」

看著神神秘秘的兩個人,小桃雖然好奇,但是故作鎮定的說:「不告訴我就不告訴我,等會不就知道了。」

「好了,到了。」說著碧綰走進了一家裝飾簡易的飾品店。

柳絮上前問櫃檯的小童:「你們掌柜呢?」

小童看著三個陌生的女子:「找掌柜有什麼事?」

「有事……」

「如果是要設計首飾,可以講出你們的要求,等有了設計圖再聯繫你們。如果不是,可以看看大廳的首飾。」

「梓潼,不得如此無禮。」說著一個中年男子從側門走了進來。

當小桃看到來人的時候,整個人直接呆住了……

怎麼,怎麼會是他……

不管小桃怎麼想,都想不到,這個首飾店的掌柜盡然是自己那個不成器的父親。

「小姐,你們來了,裡面請。」中年男子右手做出一個請的姿勢,將碧綰一行人帶到了後院。

中年男子看著小桃,想開口又猶豫的不知道怎麼開口,最終還是放棄,選擇了沉默。

「小桃,沒想到你父親認識一些朋友盡然會做首飾,他就用我之前給的錢開了這家首飾店。」碧綰一邊喝茶一邊隨意的說著,「外面看雖然一般,但是裡面的首飾還是很有特點的,只要稍加宣傳,還是很有前途的。」

碧綰對小桃的父親投入了欣賞的目光,沒想到這個看著粗魯的大漢,還有這樣的經商頭腦。

「小桃,我……」

「父親,加油。」小桃終於鼓足勇氣,說了進店以來的第一句話。

聽到女兒再次叫自己父親,中年男子激動的連連點頭。

「老劉,有什麼幫忙的就去碧府找我。」說著轉頭看身邊的小桃,「小桃,有空就來幫你父親。」

戰天嬌,全能酷小姐 「謝謝,小姐。」父女兩感激的看著碧綰。

「好了,你們父女兩好好聊聊,我和柳絮去麗人舫看看。」

「小姐,我隨你們一起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