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祝融在心中將好好吃放放在了第一位,重要性遠高於自律的訓練。

  • Home
  • Blog
  • 祝融在心中將好好吃放放在了第一位,重要性遠高於自律的訓練。

對於他來說,大自然的饋贈才是最大的倚仗。

粉絲點數也已經默默的累計到了一萬多點。

按照這個速度下去,一個月應該可以突破五十萬點。

他並不打算每天抽獎。

1000粉絲值抽獎獲得好東西的概率實在是太低了!

他決定存個一百多萬再一起抽才是最好的選擇。

正好幾個月後他的身體成長也將獲得捕獵的資本!

現在的他最多也就十斤左右,連狗都不如!

:曉菲姐快醒醒啊!自律虎又起來爬樹了!

:難道又是捕獵嗎?可惜沒有校叔的控制鏡頭只能看到一部分。

: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抓鳥么!連樹都不會怕!也沒什麼好看的!

……

叮鈴鈴!

劉曉菲的手機鈴聲再次響起。

她猛然從睡袋中驚醒。

昨天情緒波動太大以至於自己手機第一次叫她都沒有聽見。

等她醒來的時候已經7:15了!

她打開睡袋,便看到祝融四仰八叉的躺在樹下面。

祝融也很無奈。

「這爬樹也太為難寶寶了!」

劉曉菲看到祝融那窘迫的樣子心情頓時好了許多,彷彿心中的鬱悶一下子消失不見!

她天性開朗!笑容也很具有感染力。

很快便引起直播間的一陣新的討論。

劉曉菲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還穿着睡袍呢!

於是紅著臉再次鑽進了睡袋當中。

祝融的訓練也沒有因為劉曉菲的出現而中止,一次又一次的嘗試着爬樹。

連續的嘗試讓他稚嫩的爪子都感覺有些疼。

他知道這樣下去不行!

一個小時的爬樹訓練對現在的他來說還是有些太過勉強了!

:我就說祝融怪怪的!原來不是抓鳥而是在訓練爬樹啊!

:好自律的小老虎啊!又萌又可愛!還這麼努力,這小跟頭摔得……看得我好心疼啊!

:寶寶別努力了,媽媽養你!

:得了吧!你現在看他可愛,他長大了看你也是萌萌噠!

…… 五小姐生氣地將棋盤掃落在地,秋華和那小丫鬟連忙跪下,而後她深深吸了口氣:「讓她進來吧!」

之後命令秋華:「將地上收拾乾淨!」

秋華忙跪在地上,將棋子一顆一顆撿起來,等到玉露進來之時,見到秋華還在撿最後幾顆棋子,於是玉露開口調侃道:「五姐姐真是好雅興,竟然在下棋呢,是我來得不巧了。」

五小姐這次連笑臉都裝不出來了,問道:「六妹好得可真快呀!」

玉露自顧自地坐下:「是呀,倒是讓五姐姐失望了!」

五小姐叫屋內的其他丫鬟出去,只留下了秋華一人,想來秋華也是知道此事的。

「這是什麼?」五小姐佯裝不知,將剛才玉露送的盒子推送了過來。

玉露笑了笑:「怎麼?五姐竟然不知道么!這是那日為五姐施針之時,帳中所燃之香哪,我見味道獨特,於是找了一模一樣的來。」

五小姐的眼睛慌亂地眨了眨,似乎在判斷玉露說話的意圖,然後回答道:「原來是這樣,此物也是一個下人給我的。」

玉露冷哼了一聲,聲音變得凌厲起來:「也不知是什麼下人,如此富庶,這幾十兩黃金的香,更是說給就給!」

五小姐愣了一下,顯然是沒想到玉露會突然如此發問,便也拉下了臉說道:「什麼人我也得同六妹彙報嗎?如此欺壓庶姐,恐怕說出去,你的名聲也不好聽吧?」

玉露站了起來,盯著五小姐的眼神說道:「五姐倒也不必如此著急,有什麼話留著到父親面前分說吧!」

丟下這一句,玉露便轉身出了屋子,然後到了院外。

她頭也沒有直接往回走,然後在不遠處的竹枝后隱藏了身影,她倒要看看,打了五小姐這條蛇,之後會有怎樣的反應。

果然過了不久,秋華就從院子里出來,直奔二夫人院子里去了。

「小姐,看來這事跟二夫人也有關係呀!」小蛾拉了拉玉露的袖子。

玉露點了點頭:「就憑她一人怎麼完成如此周密的布局呢?」

說罷她又轉頭吩咐良辰:「你跟著她,不要被發現了,如果見她去找那綉娘,直接帶人抓起來,抓到咱們院子裡頭來。」

良辰領了玉露的令,便飛快朝二夫人的院子掠去。

待良辰走後,玉露則回了院子里靜待著消息。

一直到下午時分,良辰和美景將二夫人院子里的霜兒和那綉娘綁了來,良辰回道:

「小姐,我跟了秋華一路,她先是到了二夫人院子里,過了不久霜兒便從二夫人院子的後門鬼鬼祟祟地出來,我又一路跟著她,果然見她去找這個綉娘了,兩人還說了一些什麼毒藥之類的話,我便將她二人綁了來。」

玉露點了點頭,又問道:「外頭有人看見嗎?」

「我們用車放在麻袋裡同一些布料一齊拉著進來的,想必也沒人知道。」美景回答道。

玉露看了看美景,隨口問道:「阿梔姑娘那邊怎麼樣了?」

美景回了個:「一切正常,我回來途中剛好碰到良辰,便一起回來了。」

玉露便放心地點了點頭,又吩咐道:「將她二人關到柴房裡,嚴加看守!」

那兩人都掙扎著像是要說話,玉露便輕柔地說道:「別著急,一個一個來!」

說完玉露命小蛾:「去將院子門關上,門口派兩個丫頭守著,有什麼情況隨時來報。」

小蛾也屁顛屁顛地跑出去安排了。

待一切都安排妥當,玉露坐在屋子前的廊上,趁著夜色,將霜兒押了出來。

霜兒的嘴被破布堵著嚴嚴實實的,但是仍然一副死命掙扎的樣子,若不是身上被困了個結結實實,恐怕此時就要掙脫了。

玉露先開口說道:「霜兒,我有幾件事情要問你,你要如實說來,若是說謊,就連二夫人都保不了你,你明白嗎?」

霜兒對玉露的話像是置若罔聞,繼續激烈地掙扎著。

看起來玉露也沒辦法跟她好好對話,於是玉露對美景說道:「給她點顏色瞧瞧,讓她老實一點!」

美景會意,上前揚起手,對著霜兒的臉上就是兩巴掌,頓時原本嫩白的臉上出現了兩個紅煞煞的巴掌印,兩行眼淚一下子從眼眶裡流出來。

霜兒頓時安靜了下來。

玉露繼續說道:「現在我把你的嘴裡的東西拿出來,你能好好說話了嗎?」

她點了點頭,玉露揮了揮手,示意美景將她嘴裡的布條拿出來。

「二夫人今日派你做什麼去了?」玉露問道

「派我,派我買綉品去了。」霜兒怯生生地答道。

玉露笑了笑,這是想糊弄自己,於是又接著問道:「剛才這巴掌還沒有挨夠是吧?」

突然玉露聲音陡然拔高:「還不說實話,你認為這樣的罪行二夫人能保住你?別做夢了!」

霜兒被玉露突如起來的聲音嚇了個哆嗦,

見霜兒還是不開口,玉露無奈地說道:「美景,既然她不開口,留著也沒用了。」

美景得令,便把劍拔了出來。

霜兒一見,她沒想到六小姐真的敢傷人,當即跪在地上顫抖著說道:「六小姐,都是二夫人逼我的,她說若是我不去,就把我賣到窯子里去。」

玉露聲音放緩和了一點:「你的身契都捏在我母親手上,只要我一句話,她便賣你不得,你從實說來!」

「我說,我都說……」

霜兒的聲音里都帶著顫抖:「半月前,二夫人叫我去綺綉坊找一位叫絹娘之人,上她那裡取點東西,我便依言去了,取了一個盒子裝了幾根香。」

玉露想了想,霜兒的言語里沒有提到錢財,可能另有方式,於是接著問道:「那這次去,又是做什麼?」

霜兒激動地說道:「是二夫人說上次的香不管用,還有問一問為什麼六小姐您手上也有那香。」

難道就是問一問這麼簡單?玉露懷疑的目光再次射向霜兒。

霜兒被玉露一看忙低下了頭囁嚅道:「然後再順便……。」

「順便幹什麼?」玉露厲聲問道? 對於於飛來說,看着螞蟻在塑料箱子裏面爬來爬去實在是無聊的要命,而且看了十分鐘就感覺眼睛疼。

「大姐她不會藉機耍我吧……」於飛心裏說道,中間他有過很多想法,比方說不看直接離開,或者是糊弄了事,可是他頭頂上那個高清攝像機覺不允許他這麼做,而且下場比賽說不定會碰到有意思的對手,如果不能上場的話,那可真是麻煩了,於飛無奈,只能強忍着精神,看着塑料盒裏的那個小黑點,真不知道這個小小的螞蟻和籃球有什麼關係。

而在酒店的臨時會議室里,所有人都在觀看戰龍隊的錄像(其實就是動漫),這看着看着,楊紫楓和劉天閣臉上的表情逐漸嚴肅化。其實除了楊紫楓劉天閣展御他們三個以外,其他的球員隊員都看過或者瞥過幾眼這部動漫,所以當他們聽到對手是VorpalSwords斬龍隊,全都嚇了一跳,因為這裏面的球員,已經超出了正常的範疇。

「我擦,還有這麼打球的……」楊紫楓看着動漫里的動作心裏說道。

「怎麼樣,是不是很嚇人,這就是為什麼從來沒有人能夠過掉第三關的原因。」看完視頻以後,崔麥香對所有人說道。

「真是沒想到,我們第三關竟然是這些人,我現在才知道為什麼夢之隊才排在第二關了,跟這些人比起來,夢之隊確實不算什麼了。」趙正無奈地說道。

「是啊,如果這才是第三關的話,那第四關會是什麼呢,我都不敢想像了。」花林間說道。

「沒錯,第四關該不會是一群怪獸吧?」張林鐵說道。

「紫楓,你怎麼看?」崔麥香看着楊紫楓說道。

「真是……戲說不是胡說,改變不是亂編啊……」楊紫楓嘆了口氣說道。

「額……」此話一出,短時全程沉默,瞬間冷場,所有人都用一種尷尬的目光看着楊紫楓。

「好了,我來簡單的給你們概括一下這幾個人的特點,先說青峰大輝,這哥們速度很快,是整部動漫里速度最快的,更要命的是他能以任何姿勢把球投進去,進入覺醒以後,這些特點會明顯加強,爆發力會增加到非常強悍的地步,力量足以使中鋒汗顏。」崔麥香看着鋒線位置上的隊員們說道,「所以,你們這些鋒線,如果沒有切實有效的方法來限制他,那就等著被完爆好了。」

「額……麥子就會說風涼話,難道這些事不應該是她想的嗎?」徐寧無奈地說道。

「小子,你要是敢輸給這個傢伙,老子饒不了你。」展御瞪着徐寧說道。

「師哥,你還是管好你自己的吧,你的對手不比我的好對付。」徐寧冷笑一聲說道。

「說的沒錯,接下來,我要說的就是你們控球後衛的對手,赤司征十郎,這人因為是控球後衛,身高不高,所以開發出很多嚇人的技能,正常的狀況下,他就是一個控球後衛,但是一旦進入覺醒狀態,也就是他們說的Zone,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叫Zone,就會觸發各種技能,用動漫里的話說,他能將一切都無效化,無論是防守還是進攻;能夠看清對手哪怕最細微的一舉一動,包括呼吸、心跳、出汗、肌肉的收縮從而作出相應的對策,能根據對手最細微的一舉一動立刻作出判斷;能夠發掘球員的潛在能力。」崔麥香說道。

「什麼意思?」王拓有些不太理解。

「說白了就是他的提前預判能力很強。」崔麥香說道。

「哦……」所有人都點了點頭。

「除了這個能力,他還有一個非常厲害的技能,就是能利用傳球,讓自己的隊友全都進入一個非常專註的狀態,也就是說,他可以用自己的傳球,讓隊友全員覺醒,進入百分之兩百的狀態,這一招非常的可怕,你們一定要想辦法切掉他和其他隊友之間的聯絡才行,千萬不能讓他把隊友們全都串聯起來。還有,他是個非常厲害的突破手,他的持球突破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是個名副其實的腳踝終結者,你們可要小心了,因為隨時都會被他晃倒在地。還有就是他的搶斷非常厲害,你只要稍微愣神,球就會被搶到他的手裏,另外他還能建立以自己為中心的超大型球形防守範圍,只要進入這個範圍的進攻者,都得不到什麼便宜。」崔麥香說道。

「這哥們能力是很多,不過……」展御冷笑一聲說道,「並不是無懈可擊。」

「什麼意思,這個人防守和進攻能力俱佳,你是憑着多麼厚的臉皮才說出這種話來的?」關飛旭白了展御一眼說道。

「廢話真多。」展御說道。

「好了,接下來,你們內線要注意了,對方的純內線雖然只有一個,但是那是絕對統治力的存在。」崔麥香嚴肅地說道。

「你說的是紫原敦吧。」張林鐵說道。

「沒錯,紫原敦,身高209公分,體重99公斤,林鐵,趙正,這個人就是你們兩個人來負責了。」崔麥香笑着說道。

「這個人的防守範圍是在三分線以內,也就是說,進了三分線就是他的防守範圍,而且曾經單場還拿過一百分的高分。」趙正說道。

「沒錯,這個人有着強大的身軀、快速的反映神經和修長的手臂,能夠以最短的距離和最快的速度抓到球,他的進攻方式被稱為破壞的鐵鎚,這是一招能夠輕易將多名防守者彈然後超強力灌籃的絕技,而且他還能直接在空中接球后同時轉身雙手灌籃。」崔麥香說道,「這個人的身體素質極為可怕,你們一定要注意。」

趙正和張林鐵同時點了點頭。

「接下來,我要說一個重點人物,你們這些分位一定要引起注意,這個人可是一個非常棘手的人物,他就是綠間真太郎!」崔麥香指著投影儀上的一個綠色頭髮的動漫人物說道。

「你不用說了,麥子,我們都看過動漫,非常的了解!」花林間笑着說道。

「心,你呢,你也很了解嗎?」崔麥香看着張之心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