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禍是她闖出來的,眼下自然是要有一些承擔。

  • Home
  • Blog
  • 禍是她闖出來的,眼下自然是要有一些承擔。

九葬劍聖擺了擺手,「行了,老頭子我並不是什麼勢力之人,我出手相救是因為與這個小傢伙有眼緣,自然是救人救到底了。」

「小姑娘,你且先起來,沒有事的。」

紫陌看了看九葬劍聖,又看了看夜凡,見到夜凡點頭后,這才起身在一旁看著。

九葬劍聖對著夜凡笑了笑,「你小子還真是有些本事,你的真氣…似乎很精純吧?」

夜凡笑了笑,打了個馬虎眼。

九葬劍聖也不多問,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九葬劍聖左撫手在夜凡的丹田處,右手指訣一掐,一股渾厚的真氣直接是將夜凡的全身包裹,散發出了一股淡淡的光芒。

夜凡只感覺到渾身沐浴在暖洋洋之中,一股**感自全身傳來,渾身發出了嗤嗤的聲音。

那些可怕的傷口也逐漸再往好的方向發展。

就在這時,九葬劍聖只感覺夜凡的真丹內傳來了一股森冷的吸力,將他那雄渾的真氣源源不斷的吸了進去。

九葬劍聖眼睛挑了挑,「咦?這小子在做什麼?」

夜凡也察覺到了這一變化,雙眼中滿含吃驚不知所措,他嘴角張了張,「前輩!?」

看到夜凡有些不知所措,九葬劍聖顯然是知道了這不是夜凡的本意,他意示夜凡不要聲張,搖了搖頭,「噓!我來看看是什麼原因。」

夜凡看到這位前輩並沒有太過慌張,於是也點了點頭。

九葬劍聖說道,「放鬆心神,由我來查探。」

夜凡雖有些防備,但還是照做了,畢竟眼前這位前輩若是要對他不利,他根本沒有活下去的半分機會。

畢竟,他能感覺到,這位老者,貌似比自己的父親,還要深不可測。 九葬劍聖一邊探出魂識探查,一邊還在為那股吸力源源不斷的輸送真氣,他要看看,這東西到底是什麼。

隨著他的魂識進入到了夜凡身體,一陣沸騰的真氣能量傳了過來,將九葬劍聖圍了起來,九葬劍聖釋放了善意后,便又各自流去了。

隨著愈發深入真丹方向,九葬劍聖就愈發能感覺到那股森冷,他皺了皺眉,這到底是什麼?

竟能放出如此寒意。

九葬劍聖的這股靈識一直來到了夜凡的真丹上方,想要接著往下去看個究竟,不過卻被一股無形的能量給阻擋住了,無論九葬劍聖如何,都是在無法向下接近半分。

十分無奈下,九葬劍聖退出來夜凡的身體。

隨著他的退出,那股森冷的吸力也停止了吸收他的真氣。

更讓人吃驚的是,那股森冷的吸力不見后,竟然傳出了一股火熱的反哺之力,那股力量源源不斷的將剛才吸進去的真氣送到了夜凡身體各處。

這下連九葬劍聖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更不要說夜凡了。

此刻的夜凡渾身只感覺一陣滾燙,接著便看到那些原本有一紮長的傷口竟然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看的九葬劍聖都是有些驚訝,不過他嘴上卻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去問,因為這是夜凡的秘密。

而其他三人只覺得是九葬劍聖實力高強,手法玄妙,能夠達到活死人肉白骨之境界。

不過半晌,夜凡只覺得渾身那股火熱的能量消散了,而隨著這股能量消散,他身上的傷竟然全部癒合了,除了還有一些淡薄的痕迹,哪裡還有先前那副凄慘樣子。

夜凡稍稍動了動身體,只感覺渾身沒有了異樣,他緩緩地站了起來,扭動了一下身體,只感覺已經渾身無恙了。

夜凡抱拳鞠躬,「晚輩夜凡,多謝前輩搭救!」

「呵呵…老夫只不過提供了「一些」真氣罷了。」九葬劍聖擺了擺手,不過嘴角還是抽了抽,剛才那一吸,吸取了他渾身近兩成真氣。

不要看是兩成,要知道,九葬劍聖的兩成,那可是完全碾壓一個真武強者的全部真氣的。

就等於,夜凡剛才吸盡了一個真武強者的全身修為,換做他人,早已將夜凡視為怪物,不過九葬劍聖對眼前這個小傢伙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才沒有說什麼。

另外,他聽到了一個名字,夜凡!

「你…叫夜凡?」說話間他又看了看一旁的千凌。

夜凡自然是注意到了九葬劍聖的表情,也順著目光看了看一旁有些尷尬卻裝作一臉淡然的千凌。

千凌被兩個人盯的實在裝不下去了,才半笑的道,「上次只是大意。」

夜凡倒是點了點頭,「上次確實是你手下留情了,否則便沒了我夜凡這個人了。」

千凌這才面色好了一點。

夜凡抱拳到,「為請教?」

千凌想說些什麼,不過看到了夜凡眼中的誠摯,他便沒了其他心思,同樣也是抱拳到,「我叫千凌,這位是我的師尊。」

夜凡點了點頭,又拜向九葬,「前輩救命之恩,小子夜凡沒齒難忘,今後必有所報!」

九葬劍聖本想說些什麼,可看到了夜凡眼中那閃爍著的精芒,他笑了起來,「好!老夫名為九葬,日後等你來報!」

夜凡重重的點了點頭,這可真真的是救命之恩,日後他大難不死入雲化龍,必將報答。

夜凡又看了看一旁緊張兮兮的紫陌和葉靈,笑了笑,「沒事了,你們倆不用太緊張了,多虧有前輩出手相救。」

我只是個穿越者 二女也是精明之人,瞬間就懂了夜凡的意思,皆是抱拳向九葬劍聖答謝。

九葬劍聖也是一一回過,算是收禮,不過當他看到紫陌時,眉頭皺了皺,他發現這個姑娘竟然和夜凡一樣,竟然給了他一股都有些看不懂的感覺。

九葬劍聖無奈的搖了搖頭,這真是兩個奇怪的小傢伙啊。

九葬劍聖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他看向夜凡問到,「您們幾個小傢伙,沒有長輩陪同么?不知道如今這山脈中格外不安寧么?」

夜凡撓了撓頭,「我和紫陌是來山中歷練的,先前不知道山中變故,而葉靈姑娘是和她的長輩走散了。」

九葬劍聖搖了搖頭,「真是冒失的小傢伙啊,現在的萬獸山脈,可是連真武境都能陷進去的深淵啊。」

不過…以他的實力這幫小傢伙一把還不是什麼難事,畢竟他不希望看到幾個天才風翼未滿,就折在這萬獸山脈之中。

就在這時,大地一陣顫動,遠處的深山似是發出衝天血光,那股可怕氣息,看的九葬劍聖都是眼神一凝。

「要開始了啊。」

夜凡他們雖然也被這股顫動給嚇了,但他們還是實力尚淺,沒有看到深山處的血光。

最強天賦 九葬劍聖看了夜凡他們一眼,問到,「小傢伙,有場機緣可以給你,不過十分危險,你要是不要?」

夜凡聽到這句話后,眼神堅定,「前輩只管說,我夜凡這次就是來歷練的,剛才若不是前輩搭救,我已經沒了小命。」

九葬劍聖點了點頭,又看向紫陌和葉靈兩人,「你們呢?」

紫陌和無所謂的攤了攤手,而葉靈眼下自然是跟著紫陌夜凡一起。

九葬劍聖看到夜凡他們如此態度,笑著點了點頭,「好!有志氣,那便一起隨我走吧。」

說完,九葬劍聖虛空一抓,夜凡他們直接是雙腳離地飛了起來,同他們一起的自然還有千凌。

隨著夜凡他們離地,虛空劍聖渾身真氣涌動,化作一道流光。

待流光消失后,夜凡便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夜凡只感覺耳旁風聲陣陣,他下意識想要探出神識,不過卻被一旁的千凌給阻止了。

「這會傷了神識的,還是不要冒然探出神識了。」

夜凡聽到這話也是趕忙收回神識,沒有再去嘗試。

夜凡只感覺到腳下的場景在飛速變換,重重大山向後飛速退去,看的夜凡是驚訝連連,同時也是暗道九葬前輩實力強大。

在夜凡他們向深山趕進的時候,萬獸山脈中的各方勢力也紛紛感覺到了變化,行動了起來。

深山的一座高崖上,身著黃衣的老者站了起來,他的凝著眼神看著遠方的山脈,嘴角一笑,漏出一嘴黃牙,「都起來吧,真正熱鬧的時候到了。」

身後的那些中年人和一些年輕人聽到后紛紛起身,看向眼前那黃袍老者的身影。

「這次就看看是你這劍痴厲害,還是我這把老骨頭棋高一著嘍。」

說完,一股渾厚的氣勢從他身上溢散了出來,隱隱間竟然震的山崖震蕩。

他編起袖袍,漏出兩隻手掌,讓人奇怪的是,與他那滿臉皺紋的皮膚不同,他這兩隻手,竟然是潔白如玉,宛如漂亮大姑娘的手一般,看起來頗為怪異。

天攔手赭山,這個名字足以讓武羅帝國抖三抖,而他也正是憑著這一雙手,才得到的這個稱號。

同樣的,他也是虛空一抓,身後一幫人直接是被他提在了手中,一陣黃風掛起,連帶幾人一同消失在了山崖之上。

另一方,山林之內,黑甲鐵騎布滿山林,一股濃郁的肅殺之氣蔓延開來,山林內的真獸們紛紛退散。

在這股雄甲鐵騎的最前方,身披金甲的武童以及七位皇老面色凝重。

「看來變故已經開始了。」武童的眉頭皺的很深。

「要不就原地待命,守家為國。」

武童其實此次而來並不是為了什麼奇珍異寶,只不過是最近萬獸山脈真獸頻頻攻擊山外村莊,民不聊生,武童這才率軍進發,想要清剿真獸,給村莊一個安寧。

可當真正進山後,卻發現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這萬獸山脈中當有大變故發生。

正當武童猶豫不決時,為首的那位皇老走上前來,淡淡的說到,「山脈之中,恐有重寶出世,我等人士眾多,為何不去與他們分一杯羹,揚我武羅國威呢?」

說話間,這位皇老隱隱間眼中有精光閃爍。

武童聽到此話,確實有些心動,說實話,萬獸山脈中的確有不少大能之墓,萬一真是什麼重寶,的確是能帶給他不小的好處。

不過眼下當以國局為重,他身為一國之君,實在是不好做出決定。

「陛下,吾等都以為,前去分一杯羹才是正確的呀!」

這個時候,七位皇老都是紛紛出聲勸到,「眼下正是強盛國家底蘊的好時機,陛下不可錯過這個好機會啊。」

聽到這裡,武童做出了決定,不錯,他雖是一國之君,實力在武羅帝國更是頂尖,可是身為一個國家,底蘊太少,沒有真正能鎮的主國家的寶物,此次或許是一個機會也說不定。

當下他眼中精芒閃爍,已經有了決定,他揚起手中斬龍戟,蘊含真氣的聲音回蕩在整個山林,「聽令,進軍深山!」

「是!」浩蕩的聲音回蕩在山林間,讓附近的真獸膽寒若驚。

看到了武童同意了進山,七位皇老的嘴角都掛起來了一絲笑意,彷彿是在慶幸什麼得逞一般。

就在數十萬大軍浩浩蕩蕩的進山之時,在另一頭,山林間百道身影飛速穿梭,速度極快,一個個神情嚴肅,正在飛速向深山處趕去。

正是十大家族,因為他們也知道,一場大戲,正在悄然上演,而作為武羅帝國一霸的他們,又何嘗不想去,分一杯羹呢? 萬獸山脈最深處,萬丈高的山峰直插雲霄,山頂上黑雲滾滾,時不時劈下如同虯龍一般粗壯的閃電,發出令人顫慄的雷聲。

這裡沒有樹木,遍地的血紅色岩石成為了這裡的主色調,據說,這裡的石頭是被鮮血染紅的,至於是誰的血,便不得而知了。

這裡四處散發著一股弄弄的血腥味,充滿著原始且血腥的風格。

忽然,一道流光滑落,血紅色岩石地上出現了五道身影,正是九葬劍聖夜凡等眾人。

剛一落地,葉靈就面色慘白的找了一個岩石縫。

「哇」的一聲,一陣狂嘔,貌似連前天吃的都吐出來了。

紫陌和夜凡還好些,只是面色稍微有些白。

夜凡看了看四周,不禁感嘆到這裡的壯觀,那血色山峰就在他們前方不遠處,夜凡完全看不清全貌。

紫陌也是很好奇的觀察著周圍,不過這裡散發的濃郁的血腥味還是讓她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這味道可著實不怎麼好聞。

「前輩,這裡是?」

九葬劍聖看著那座血色山峰,緩緩的說到,「萬獸山脈的最深處,這座山峰就是傳說由神獸之血而澆灌的神血峰。」

「神獸!?」夜凡一驚。

隨著這幾天紫陌對他的科普,他知道了在真獸之上,還有一種更為恐怖的獸種,而到了那種地步的獸種,皆可吞天食月,力大無邊,神通廣大。

它們遨遊於九天之上,潛伏於深海之淵,這種獸種,就被稱之為神獸。

「這裡確實有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夜凡點了點頭。

太子妃天天想挖坑埋人 他又問,「前輩,我們該做什麼?」

九葬劍聖的雙目靜靜的盯著那直插黑雲的血峰,似要看穿雲層,他緩緩的吐出幾個字,「屠獸王!」

「屠獸王?!」夜凡此刻心中的驚訝已經是無以復加了。

獸王是什麼存在,七品真獸才能稱的上是獸王,而那種級別的存在,只是吹口氣就可以讓一名真源境強者灰飛煙滅,更不用說目前還的真丹境初期的夜凡了。

九葬劍聖似是看到了夜凡心中所想,他又補充到,「我觀望天象,這裡的獸王恐怕已經衰垂,命不久矣,我等合力,還是有機會的。」

「我…等?」夜凡鄂然。

不說別的,他自己在九葬劍聖面前就是一個螻蟻一般存在,能幫上什麼忙。

九葬劍聖笑了笑,「這裡,可不止咱們一幫人馬呀!」

醫手遮天:小妾太難馴 隨著他話音落下,天邊黃煙滾滾,如同滔天河水般向他們襲來。

夜凡只感覺到有些窒息,連忙將紫陌和葉靈拉在了自己身後。

「哈哈哈哈,你這痴人倒是來的夠早?」

那黃煙之中,傳出一聲長嘯,宛如從天際傳來,震的夜凡的耳朵都在嗡嗡作響。

九葬劍聖眼看黃煙就要襲來,橫空一站,一股凌天劍意似要將天斬開,硬生生將黃色煙塵給劈散了。

隨著煙霧消散,夜凡他們面前又是出現了一幫人。

為首的是一個身著黃袍笑眯眯的老者,正是赭山,在他身後的還有一群年輕人,大約有十多個,其中還有一名中年人,加在一起總共是十四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