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秦天飛快的將信看了一遍,暗暗心驚,沒想到家主已經與燕無極聯繫上,而自己這面竟然毫不知情,看來神都的形勢,已經非常嚴峻。

  • Home
  • Blog
  • 秦天飛快的將信看了一遍,暗暗心驚,沒想到家主已經與燕無極聯繫上,而自己這面竟然毫不知情,看來神都的形勢,已經非常嚴峻。

「軍團長看明白了嗎,若此時交出一線天,我們神機帝國定然保你秦家無憂。」燕無力看了一眼秦天的表情說道。

「你可還有別的信物?但憑這一封信並不能說明什麼,也許是有人模仿家主的筆跡。要知道暴龍軍團已經連夜趕來,我這也未收到家主的密信,如何相信王爺。」秦天淡淡的說道,卻是將信收了起來。

「嗯?」燕無力一愣:「軍團長若不相信,盡可派人向家主問個明白。其他信物倒還沒有,不過你們秦家的大管家秦虎,此時正在我府邸。」

「這又能說明什麼,也有可能是被你們掠過去的。」秦天不以為然的說道,心中卻是已經相信秦大山在嘗試與燕無極聯繫。

「呵呵,軍團長如此戒備,我也能理解。現在情況緊急,周哺派暴龍軍團連夜趕來,明顯是不再相信你們秦家,軍團長若現在獻城投降,我家陛下可保你們秦家無憂,包括神都的族人,我們自有辦法讓周哺不會對他們動手。」

「可是我並未收到家主的指示,現在不敢貿然獻城。」秦天看了一眼燕無力說道。

燕無力眉頭緊鎖,他並不相信秦天不知情,這麼重大的事情,秦大山一定會秦天有溝通,停頓一下,燕無力問道:「軍團長火速派雲翅鳥飛回神都,可能在暴龍軍團趕到之前收到家主的信息?」

秦天想了一下說道:「也許可以。」

渣攻都去哪了快穿 「那就請軍團長馬上與家主聯繫,還請將軍轉告家主,我們有能力保護你們神都族人的安全。」燕無力急忙說道。

「好,請王爺在這裡受屈多待幾日。」秦天說了一聲,轉身離開。

秦天來到外面,吩咐身邊的親兵道:「看好這個房間,不準任何人靠近。」

「遵命將軍!」十多名親兵齊聲喝道。

「副軍團長呢?」秦天又問道。

「剛剛離開,往他府邸方向走去。」一名親兵回答道。

秦天點點頭,往張豹的府邸走去。其實,正如燕無極所猜,秦天知道秦大山與燕無極接觸的事情。而且他還知道,冷沐風、雲飛揚夜入皇宮,逼周哺簽下盟約,派遣暴龍軍團馳援一線天的內情。

形勢再變,秦天和秦大山都不知道下一步會發展到哪一步,兩人決定先按兵不動,之後再看是投靠燕無極,還是冷沐風。

但無論形勢演化到哪一步,狂獅軍團若想順利的進行下一步的操作,都必須要解決掉周哺突然安插進來棋子張豹。

「副軍團長可在?」秦天來到張豹府邸前問道。

守衛在這裡的四名親兵,是張豹從神都帶來的,臉色有些慌張,其中一人說道:「啟稟軍團長,副軍團剛剛返回,待小人去通稟。」

靈氣逼人 「不用,你們守在這裡。」秦天心中起疑,說了一聲便往裡闖去。

「這、」那名親兵不敢阻攔,急中生智,突然在秦天背後大喝一聲:「軍團長到!」

這一喝,宛若霹靂響徹整個張府,秦天冷哼一聲,徑直往張豹的書房走去。

行了沒多遠,張豹和一個年輕人一起迎了出來,這個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冷沐風派來與張豹接洽的胡五。

「見過軍團長!」張豹、胡五一起行了一禮說道。

「兩位不必客氣,這位是?」秦天打量胡五一眼,開口問道。

「這是屬下之前的一名幕僚,得知我在此抵抗神機帝國,不遠萬里前來投奔。」張豹解釋道。

「胡五見過軍團長。」胡五大大方方的說道。

「胡先生一心為國,秦某佩服。」秦天拱手說道。

「軍團長謬讚,胡五隻是盡自己的微薄之力。」胡五還了一禮躬身說道。

「好了,你暫且退下,我和軍團長有事商議。」張豹這時說道。

「是,將軍。」胡五應了一聲,順勢退下。

秦天看了一眼胡五的背影,感覺他不像張豹的幕僚這麼簡單,但也沒用多問,微微一笑對張豹說道:「我還真有急事,找張將軍商議。」

「軍團長請!」張豹側身將秦天引進書房。

「可是因為燕無力?」兩人坐定后,張豹問道。

秦天點點頭:「正是,燕無極開出了極其優厚的條件,想要招降狂獅軍團。」

秦天說到這裡停了下來,目光炯炯的看向張豹,張豹面不改色,微微沉吟一下問道:「軍團長可告訴他,暴龍軍團已經在來的路上?」

「說了,只是暴龍軍團不是還有些時日才能趕到嗎,燕無極的意思,我們若在他們趕到之前獻城歸順,不但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所有將領還有重賞,並得到重用,不知副軍團長對此事,有何意見?」秦天試探著問道。 張豹不知道秦天,或者秦大山是什麼意思,也不敢貿然回答,反問道:「軍團長若在這裡選擇歸順燕無極,家主和族人該怎麼辦?」

秦天看了張豹一眼,突然哈哈一笑說道:「哈哈,這是燕無極的意思,我可還沒有考慮,只是想問下張將軍該如何回應。」

張豹微微一笑,低聲說道:「不妨暫且多留燕無力幾日,待暴龍軍團趕到后,再放他回去。到時不論軍團長是否答應他,我們都將佔據主動地位。」

「只怕幽冥不會這樣想,他可是陛下的心腹,一旦知道燕無力在一線天,即便不殺了他,也會向陛下密報,到時你、我二人該如何是好?」秦天說道。

張豹聽到這裡不禁皺眉,他無心卷進這件事,只是現在看秦天的神情,他若想置身事外怕是不可能了。

「那軍團長的意思呢?」張豹反問道。

「既然燕無極派人來,我們不妨虛與委蛇一番,既能拖延時間,也為我們留一條後路,張將軍以為如何?」

張豹點點頭:「我沒有異議。」他心中已經知道秦天來找自己的真正意圖,想到同樣來找自己的胡五,不由暗暗感慨一聲,若狂獅軍團也有了二心,周家是徹底完了。

「好,那我們一起去與燕無力談下,看看燕無極最終能答應我們什麼條件。」秦天見張豹答應下來,起身說道。

兩人出了張府,往秦天的府邸走來,沒有注意到身後遠遠跟著一個身影,在來來往往的士兵之中尾隨著兩人。

一直跟到秦天的府邸,張豹、秦天兩人進去,那個身影才停了下來,看著遠處的守衛撓頭。

這人正是胡五,他今天是第二次與張豹相見,沒料到兩人剛剛寒暄幾句,秦天就突然闖了進來,險些讓他以為自己的身份泄露了。

直到秦天帶著張豹離開,胡五才察覺到是另有要事,只是遠遠的看著秦府,他無法靠近。

胡五在一個巷子口停留的時間過長,很快就引起巡邏士兵的注意,有一名校尉模樣的人帶人向他走來。

「喂,你是什麼人,在這裡鬼鬼祟祟幹嘛?」那名校尉雙目一瞪大聲喝問道。

「我是李將軍家的親戚,來一線天找他,迷了路。」胡五急中生智,將跟隨秦林來到一線天的李大人搬了出來。

「李老將軍?」那名校尉臉色稍緩,打量著胡五問道。

「對、對!莫非軍爺知道李老將軍在哪裡?」

「他不在這裡,你隨我來吧。」

「是,多謝軍爺,正是太好了。」胡五『興高采烈』的說道,跟著那一隊巡邏的士兵離開了。

胡五跟著他們往前走去,幾乎穿越了半個一線天,來到頻臨城牆的一座軍營中,這裡已經靠近前線,不時看到一隊隊的士兵跑來跑去。

「那座大營就是李老將軍的營帳,你過去吧。」那名校尉指著前方一座大營說道。

「多謝軍爺。」胡五深深行了一禮,往那座大營走去,但能感應到那校尉的目光緊盯在自己背上。

胡五隻好硬著頭皮往前走去,他也是在青陽郡,從秦林口中得知了李、陳、王、葛四人的消息,剛才急中生智拿李大人來當擋箭牌,沒料到現在竟有騎虎難下之勢。

越走越近,李大人營帳前的守衛,都看向胡五,其中有幾人還悄悄取出了法寶。

「站住,你是何人?」一名守衛在胡五來到近前,出聲攔住他。

「這裡可是李老大人的營帳?」胡五彎腰行了一禮問道,同時用眼角餘光向遠處看去,那名帶自己來的校尉還站在原地看著自己。

「正是,你是何人?」

「勞煩通稟一聲,就說老家有人來訪。」胡五隻好硬著頭皮說道。

「老家?」那名守衛一愣,上上下下打量胡五一番說道:「這麼多年了,從未有老家之人來拜訪過大人,因為老大人早將他們安置妥當。」

「啊?」胡五一愣,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李大人竟能將自己老家之人全部安置妥當,看來自己這隨口一說,竟還真的撞到槍口上。

眼看守衛的臉色越來越嚴肅,胡五急忙說道:「勞煩通稟一聲,就說是故人之後有急事來訪。」

種田不忘找相公 「故人之後?」那名守衛冷笑一聲說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一會兒老家來人,一會兒故人之後。」

就在這時,似乎是聽到外面說話的聲音,李大人走了出來,他臉色有些疲憊,看了胡五一眼問道:「你是哪位好友之後?」

「李大人怎麼忘了,三十年前您曾前往妖獸森林,與家父有緣相識。」胡五也是反應快,脫口而出說道。

「妖獸森林?」李大人臉色微微一變:「原來是你,進來吧。」

「多謝大人!」胡五背上都滲出了冷汗,抬頭往遠處看了一眼,那名校尉還在看著自己。

微微點下頭,胡五隨李大人進入營帳,裡面空無一人,書案上擺滿了地圖。

「多謝李大人。」胡五深深行了一禮說道,他可不相信這個李大人碰巧在三十年前去過妖獸森林,還多了一個莫逆之交。

「你是從青陽郡過來的?」李大人打量胡五一眼問道。

「大人為何有此猜測?」

「秦林是在妖獸森林與冷沐風相遇,他與我們有恩,你又故意提到妖獸森林,不是和秦林有關,便是和冷沐風有關。」李大人來到書案前坐下,看著胡五分析道。

「大人慧眼如炬,胡某確實自青陽郡而來,秦將軍現在已無恙。」胡五見事已至此,大大方方的說道,乾脆在李大人的對面坐了下來。

李大人深深打量胡五一眼,問道:「你是冷沐風的人,應該不是專程來向我報一聲秦將軍平安的消息,不知有何事可以效勞?」

這下輪到胡五有些愕然,想不到這個李大人在得知自己的身份后,不是立即叫人來抓自己,反而問有什麼事可以效勞。難道真的走了狗屎運,碰上了一個早有二心的傢伙。 胡五與林峰在燕都潛伏多年,也算是膽大心細,極擅察言觀色。他仔細觀察一下李大人的神情,心中一動,說道:「秦林將軍到青陽郡后,曾建議若有什麼問題可到一線天找李大人,說李大人一定會傾力協助。」

李大人聽到這裡,眼光不由向營帳外瞄了一眼,低聲問道:「不知胡先生有什麼事,需要李某人協助?」

胡五大喜,這還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往前探身低聲說道:「方才秦天找張寶,看模樣似有急事,不知李大人可知是何事?」

李大人看了胡五一眼:「胡先生難道不知,今日上午,燕無極和燕無力來到一線天外,那個燕無力貌似已經進了軍團長的府邸。」

「什麼?」胡五大吃一驚:「燕無力也到了一線天?」

「正是!」李大人點點頭說道。

「所為何事?」胡五脫口而出問道。

「還能是什麼事,現在一線天岌岌可危,秦家也在為自己尋找後路。」李大人意味深長的說道。

「李大人是說秦家已經和燕無極暗中有了聯繫?」

李大人沒有說話,而是靜靜的看著胡五,胡五心頭巨震,想不到自己剛離開燕都不久,燕無力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動作,不知道林峰是不是已經察覺。

「李大人,我聽秦將軍提起過,還有陳、王、葛三位大人是和李大人一起來到一線天。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不知他們三人可也願意像李大人這般,棄暗投明。」

隱婚摯愛:前夫請放手 滿臉疲憊的李大人面現猶豫,沉吟一下說道:「我們當初來一線天,本想找一終老之地,沒想到事情竟發展到這個地步,如果冷沐風陛下肯赦免我們之前的罪過,我願意出面聯絡他們三人。」

「陛下仁慈,黃宣暫且不說,那個田有雨不還是在武陽城過得逍遙自在嗎,他陛下都能赦免,四位大人還擔心什麼?」胡五說道。

「即便如此,我也需要陛下的親筆書信,方好去勸其他三人。」李大人看了胡五一眼說道。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胡五一口應承下來:「實不相瞞,我這次就是奉陛下之命而來,我馬上與陛下聯繫。」

冷沐風在神都逼周哺簽訂城下之盟后,迅速派人通知董武,運輸一批糧草來到神都。

宇文虎氣得暴跳如雷,找董武理論道:「我們馬上就要攻打神都,為何還要支援他們糧草,我想不通!」

「這批糧草是要送到一線天的,另外,你聽誰說我們很快就要攻打神都?」董武一把拉住宇文虎問道。

「數十萬大軍都在這裡聚集齊了,不攻打神都我們留在這裡幹什麼?」

「你、算了,你留在這裡,哪裡也不準去,我請司徒將軍押運糧草過去。」董武本想派宇文虎押運糧草過去,此時聞聽,只好將他留在軍營。

「哼,那我也會向陛下上書,請命攻打神都,然後火速攻向一線天。」宇文虎說道。

「你既然還知道一線天,就不要再節外生枝,當心犯了軍法,我也救不了你。」

「怕什麼,你帶一部分人圍住神都,我帶人往一線天打去,調來李長龍、黃飛龍兩人的奔霄騎兵,現在一定勢如破竹。」宇文虎不服氣的說道。

董武聽到這裡心中一動,說道:「我會將你的建議轉告陛下,但在陛下的命令正式下來之前,你一定不得輕舉妄動。」

董武說罷,匆忙給冷沐風寫了一封密信,利用雲翅鳥傳往神都。然後又請司徒平押運糧草趕往神都。

冷沐風幾乎同時收到董武和胡五的密信,看著前來送信的沈老,冷沐風示意他坐下,然後問道:「陳喚禮現在情況如何?」

「我們已經有十多名黑冰衛成功滲透進去,協助陳喚禮完全掌控住了神都的天譴傭兵分會,周哺和歐陽倩兒對他的身份也沒有懷疑。不過雄霸天對他還有防備,陳喚禮還無法查清天譴究竟和燕無極有沒有關係。」

「這次就可以查清楚了,這是胡五傳來的密信,燕無力到了一線天。」冷沐風說著,將胡五的密信交給沈老。

沈老雖然負責接收各地傳來的密信,卻不敢貿然打開,接過來默默觀看。

這時雲飛揚說道:「燕無力竟然去了一線天,周哺知道這個消息嗎?」

冷沐風搖搖頭回答道:「狂獅軍團被秦家嚴密掌控,周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張豹安插進去,據胡五傳來的消息,張豹還沒有將這件事彙報周哺。」

「陛下是準備利用這件事,試探天譴和燕無極有沒有關係?」沈君這時看完密信,抬頭問道。

「什麼?怎麼利用?」雲飛揚也好奇的問道。

「告訴陳喚禮,就說打探到秦大山已經將燕無力趕往一線天的消息泄露給我們,我們正在派人趕往一線天,準備刺殺燕無力。」冷沐風說道。

雲飛揚和沈君聽到這裡,面露沉思,雲飛揚說道:「這個可要慎重,林峰的身份在燕都也是半公開的,當心燕無極對他下手。」

「那就馬上通知林峰撤回飛龍山,留在燕都的人,全部轉入地下,也正好配合陳喚禮的行動。」冷沐風說道。

「牽一髮動全身,有一個地方思慮不周,陳喚禮的身份也有可能泄露,我們好不容易滲透進天譴,千萬不要功虧一簣。」沈君也說道,言下之意,也不贊成冷沐風這樣做。

冷沐風想了一下說道:「相比滲透進天譴,雄霸天和燕無極之間的關係更重要。不然,我們很容易像周混那樣,一旦被他們聯手算計,便永無翻身的機會。」

「陛下所言甚是,我這便通知柳飛絮大人,由他命令林峰準備撤離。」沈君躬身說道。

「嗯,等燕都的人全部轉入地下,再命令陳喚禮行動,在這之前,陳喚禮還有我們,都要考慮好應付所有突發情況,但動作也要快,我總感覺燕無力突然去一線天,和秦家有莫大的關聯。」冷沐風說道。 「遵命陛下。」沈君躬身告退,開始去準備通知柳飛絮。

「這是董武的密信,宇文虎建議派一支軍隊前往一線天,若是之前倒也可行,只是現在剛和周哺簽訂盟約,怕是不妥。」雲飛揚拿起另一封信看了之後說道。

「嗯,現在不能刺激周哺,不過倒是可以提前準備。」冷沐風說道。

「提前準備?你不怕天下人罵你不遵守盟約?」雲飛揚問道,他不相信冷沐風會這樣做。

「嘿嘿,盟約簽訂的是不偷襲神都,又沒說不準攻打一線天,為何會有人罵我?」冷沐風嘿嘿一笑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