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秦林沒想到竟然真的是冷沐風,心中是又驚又怕,慌忙掩飾道:「羅三寶呢,他怎麼沒有陪賢弟一起?」

  • Home
  • Blog
  • 秦林沒想到竟然真的是冷沐風,心中是又驚又怕,慌忙掩飾道:「羅三寶呢,他怎麼沒有陪賢弟一起?」

「三寶兄弟還有要事,先行離開了。我是在路上路上被禁軍攔住,說要找你,被三寶兄弟帶了過來。」冷沐風說道。

秦林明白了大概是怎麼回事,急忙說道:「賢弟快請進,有事到家中說。」

冷沐風點點頭,抬步走了進去,秦林往四周掃了一眼,發現沒有人注意這裡,才匆忙進去,「砰」的一聲,將大門關閉。

「您隨我來。」秦林低聲說了一句,帶著冷沐風向內院走去。

他的府邸中,人並不多,除了門外的兩個家僕,就是幾個丫鬟在前院伺候夫人,因此內院反而沒有人。

來到一個房間,秦林將房門關閉,轉身跪倒在地說道:「秦林見過陛下。」

「呵呵,打擾你了,快請起。」冷沐風說著將秦林扶了起來:「若非事情緊急,我也不會來找你。」

秦林作為秦家的一名管事,自然明白現在神都的形勢,急忙說道:「陛下不必客氣,有什麼吩咐,秦林定全力以赴。」

妙影別動隊 冷沐風點點頭,問道:「你可知周聖元正在抓捕的,那個人的情況?」

秦林一驚:「陛下認識林大雄?」

「他是原古武帝國禁軍的遺孤。」

「哦,原來如此,我只知道他叫林大雄,十三四歲,他的身份倒還不清楚,他是去綁架樂家的樂天失手,然後被全城通緝。」秦林簡單明了的將冷沐風想知道的信息說了出來。

「綁架樂天?」冷沐風似乎明白了林大雄的打算,和自己準備綁架周哺一樣,都是救司衣坊的眾人逃出地獄。

「對,樂天是樂嘯最小的孫子,修為不高,林大雄險些就得手。」秦林說道。

「那他現在躲在哪裡,你知道嗎?」冷沐風問道。

黑拳醫生 秦林搖搖頭:「不知道,陛下是要救他出城嗎?」

「是,他的父親當年為了救我而死,我絕不能讓他落入周聖元手中。」冷沐風沉聲說道。

秦林忍不住動容:「陛下為了下屬的一個孩子,不惜深入虎穴,以身冒險,小人敬佩。」

冷沐風嘆了一口氣,沒有將光榮鎮和司衣坊的事情告訴秦林,說道:「我現在上街不方便,你一會幫我將這幾個標記,畫在十字路口的左側牆壁上。」

冷沐風說著,取出一張紙,上面畫著幾個標記,簡單明了。

秦林接過,默記心中,然後取出火摺子將這張紙燒掉:「陛下放心,今晚小人就去辦這件事。」

「你也要小心,如果有人問起,就說我和你是在妖獸森林中認識的,到神都來辦事,正好上門拜訪。」

「是,陛下,若有林大雄的消息,我怎麼通知您?」秦林問道。

「你只需在你府門前的左側牆壁上,畫上一個圓圈即可,我見到后,自會來找你。」冷沐風說道。

這時,秦林府邸前院,突然傳來一陣吵鬧聲,冷沐風臉色一變,就要離開。

秦林急忙說道:「陛下勿慌,是賤內這幾日臨盆在即,想必是要生了。」

「是嗎?」冷沐風大喜,從乾坤戒指中取出一顆玄元丹說道:「我來得匆忙,也沒準備什麼禮物,這顆玄元丹就送給他吧。」

秦林大驚,玄元丹現在在神都可是難見,急忙跪倒在地說道:「臣謝過陛下。」 秦林自稱『臣』,也算是向冷沐風表露了自己的心跡,冷沐風上前將他扶起:「事情緊急,我就不去前院,你若遇到危險,可去找神都的御甲商會,他們會全力幫你。」

「謝陛下,陛下在神都這幾日,若遇到麻煩,就說是來神都找我,周聖元現在不敢逼秦家太甚。」秦林說道。

冷沐風點點頭,向秦林告辭,出了他的府邸,趕回客棧,這一路果然又遇到很多禁軍盤查,甚至有密探尾隨他走了很遠。

冷沐風現在越來越好奇,在這樣嚴格的盤查中,林大雄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究竟躲在哪裡。

回到客棧,冷沐風便沒有再出去,耐心的等待著潛伏在神都的黑冰衛上門來找自己。

第二天中午時分,果然傳來敲門聲,冷沐風沉聲說道:「進來。」

一個駝背的老頭緩緩走了進來,他看了冷沐風一眼,躬身行了一禮:「見過大人。」

「免禮,請坐。」

「謝過大人!」

彪悍娘子絕色夫 這老頭頭髮灰白,臉龐黝黑,若不是駝背,很有點像剛認識雲飛揚時的模樣。

「不計一切代價找到林大雄,若不能將他帶出城,便交給我。」冷沐風說道。

「大人有辦法將他帶出城嗎?」老頭問道。

「有辦法,不過若被周聖元發現,後面的計劃很難再展開。」

老頭點點頭,明白了冷沐風的處境,不再說話,冷沐風看了他一眼問道:「周哺在神都嗎?」

老頭搖了搖頭:「他去了桃山郡,目的還不清楚。」

周哺竟然不在神都,冷沐風現在並不關心他去桃山郡幹什麼,說道:「給我盯緊樂天,若有機會將他綁了,交給我。」

老頭一愣,說道:「現在樂天一直待在樂府,身邊有武聖級的高手保護,很難將他綁架。」

冷沐風想了一下問道:「黑冰衛在神都有多少人?」

「一百三十六人。」

「修為如何?」

「老朽最高,也不過武聖初階,其餘大都武師、武宗境界。」

冷沐風驚訝的看了他一眼,沒想到這老頭竟然是武聖修為,這不要說在黑冰衛,即便在鐵血堂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幸會,想不到老丈修為如此之高。」冷沐風說道

老頭面無表情,還了一禮道:「還不是無法替大人解憂,慚愧。」

冷沐風見他似乎不喜說話,便沒有多問,說道:「麻煩你們弄一份樂嘯府邸的圖紙,我來試試看能不能將樂天綁走。」

老頭抬頭看了冷沐風一眼,問道:「是為了救林大雄嗎?」

「不僅是他,還有司衣坊眾多和他一樣境遇的孩子。」冷沐風說道。

「司衣坊!」老頭微微念了一聲,他也不知道司衣坊的內幕,但見冷沐風要冒險去綁樂天,自己作為下屬,自然不能讓他去冒險,雖然他還不知道冷沐風的身份。

「小人挑選數十人,配合大人行動。」

「不了,你們分成兩部分,一部分人去弄圖紙,另一部分全力去找林大雄的下落,爭取在周聖元前面找到他。」

「是,大人。」老朽起身向冷沐風告退。

冷沐風目送他離開,下面綁架樂天的事情,就落到他一人肩膀上。 煙雨江湖 在別人看來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有了穿山甲的幫助,要容易了許多。

冷沐風在客棧等了三天,那個老者緩緩趕來,神色有些凝重。

冷沐風見狀一驚:「怎麼,可是行動不順利?」

「圖紙倒是到手了,但也走漏了風聲,有三人被抓,怕是會影響大人的行動。」

「在樂府被抓的?」冷沐風問道。

「東西已經到手,在外面被破軍營的人發現,小人擔心樂家有了防範,甚至有可能秘密將樂天轉移走。」那麼老者回答道。

冷沐風明白,如果樂嘯得知在他府邸不遠處,發現黑冰衛的行蹤,很有可能會徹查府中,到時就有可能發現圖紙丟失,後面的很容易就猜測出黑冰衛的意圖。

「大人一定要綁架樂天嗎?」老頭問道。

冷沐風搖搖頭:「我一開始準備綁架周哺,也不一定非是樂天,但一定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能讓周聖元放了司衣坊眾人和林大雄。」

老頭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冷沐風,又問道:「不知大人可否告知司衣坊中眾人到底是什麼人,為何會讓大人孤身深入險境,來救他們。」

冷沐風看了他一眼,說道:「告訴你也無妨,他們和林大雄都是原神都禁軍的家屬,當初神都血變,是他們拚死保護陛下和圖魯大將軍逃走,周聖元盛怒之下,將他們的家屬全部抓了起來,十多萬人,現在只剩三萬餘人,就關在司衣坊中。」

那老頭有些動容:「原來如此,小人定全力以赴,幫大人救出他們。」

「陛下也是剛知道此事,非常內疚,現在我國境內和周國境內的黑冰衛,都在往神都和青陽郡趕來,若是綁架失敗,陛下將會親率大軍征討周家,逼他們放人。」

「現在看來林大雄當初綁架樂天,也是這個思路,這孩子倒是聰明,只是不應該擅自行事,若先逃回武陽城,陛下再派大人前來,就不會有這麼多周折。」

冷沐風聽到這裡沒有說話,他現在有些擔心,林大雄為何要獨自行動,他是沒聽到自己的消息,還是對自己失望了?

那個老頭見冷沐風沉思不語,還以為他是在思索如何逼周聖元就範,便說道:「小人可以派人繼續在樂府附近活動,引誘周聖元將注意力放在樂家身上,大人可趁機在郭家和秦家中,尋找一重要人物,逼周聖元就範。」

冷沐風被老頭提醒,心中已有了主意,說道:「多謝老丈提醒,到時我會讓周聖元將被抓的三名兄弟也放出來。」

「多謝大人!」老頭躬身深深行了一禮。

送這位駝背老人離開,看著桌上的圖紙,冷沐風不禁搖頭苦笑,想不到事情會到這一步,又搭進去了三名黑冰衛,看那老頭的神情,這三人怕是也非常重要。 事不宜遲,為了防止周聖元對那三人下毒手,自己必須馬上行動起來。冷沐風將圖紙收進乾坤戒指,離開客棧向秦林的府邸走去。

半途買了一堆禮物,冷沐風大包小包的抱著,碰到禁軍就說是為秦林賀喜,一路倒也順利許多。

來到秦林府邸前,前來賀喜的人絡繹不絕,冷沐風也未驚動秦林,隨意登記了一個名字,就混了進去。

此時秦林的府邸中已有數百人,大部分都是秦家的子弟,擠在前院,三五十人圍成一個圈子,議論紛紛,熱鬧非凡。

冷沐風見狀,倒也有些為難,一個圈子中的人顯然都是極為熟絡的,自己這個生面孔進去,顯然什麼消息也打探不到。

遊走在各個圈子的邊緣,眼看快到開席的時間,冷沐風還未聽到什麼有用的消息,好在現在人越來越多,他也沒引起別人的懷疑。

「你們知道嗎,聽說一會家主要親自來賀喜。」突然一名剛進來的秦家弟子的話,引起了冷沐風的注意。

「什麼?家主要親自來?」周圍聽到他話的人,都驚訝起來,眼中閃出各種光芒,有羨慕,也有嫉妒。

「想不到秦林現在越來越得家主的器重。」旁邊一名明顯嫉妒的秦家弟子,酸酸的說道。

「是啊,自從秦林大哥從妖獸森林活著回來,和家主徹夜長談之後,第二天就升為了內門弟子,現在地位更是比我們這些嫡系弟子還要高。」旁邊和他一個圈子的一人說道。

「聽說他帶回了秦開死亡的真正秘密,才得到家主的器重。」

「什麼,秦大哥不是死在九級妖獸手中了嗎?」一名年輕的秦家弟子問道。

「你懂什麼,當時我們四大家族的家主,不是連續三天進宮嗎,事情哪有那麼簡單。」一名年齡稍大些的有些顯擺的說道。

「你懂還在這裡亂說,還不快進去給秦林幫忙?」一名剛進來的中年人,聽到這裡呵斥道。

那人扭頭看了一眼,嚇的一句話也不敢說,擠進房間去幫秦林的忙去了。

冷沐風看了那中年人一眼,氣度非凡,顯然在秦家地位不低,只見那中年人清了一下嗓子,高聲說道:「安靜!」

亂鬨哄的前院安靜下來,眾人紛紛看向這人,中年人掃視了大家一眼說道:「一會家主親臨,諸位切忌不可喧鬧,現在是非常時期,宴席之後各自回家,不可在外面久待,都明白了嗎?」

「明白了!」

「是,虎叔。」

「好的。」

「…」

周圍頓時響起一陣答應之聲,同時自動讓出一條路,秦虎沒有注意身旁的冷沐風,抬步往裡走去。

院中的聲音小了許多,冷沐風左右看了一下,趁人不注意偷偷溜了出來。

秦林選的這座府邸,雖算不上偏僻,但也不是繁華的地段,冷沐風出來后,竟沒能找到一家適合監視大門的酒肆。

眼看又有一隊禁軍向自己走來,冷沐風無奈,只好向外走去,來到一個十字路口,心中一動進了一家酒肆。

「小二,二樓可還有位置?」冷沐風問道。

「有爺,您是要臨窗的嗎?」

「是。」

「爺隨我來,您要吃些什麼?」

「兩個小菜,一壇老酒。」

「好勒爺,您在這稍坐,馬上就好。」店小二將冷沐風引到二樓臨窗的一個桌坐下。

二樓空無一人,從這裡可以清晰的看到從十字路口經過的人,這個路口是前往秦林府邸的必經之地,自己就在這裡等秦大山。

冷沐風從腰間取下穿山甲,盤在桌子上,不一會小二便將酒、菜端來。

冷沐風取出幾兩銀子交給他:「一會叫你才上來。」

「是爺,爺慢用。」小二接過銀子,急忙退了下去。

冷沐風邊飲邊等,時候不長,便見一隊人騎馬從遠處往這裡趕來,為首一人赤發紅面,身材魁梧,正是秦大山。

秦大山身後跟著一白面、一藍面和一黑面的老者,渾身仙氣繚繞,顯然修為不低,再往後是十餘名秦家的高手,馬匹上還都帶著箱子,顯然是準備送給秦林的禮物。

冷沐風待秦大山快來到窗下,隨手一撥,穿山甲「嗖」的一聲跌落下去。

秦大山和身後那三名老者幾乎同時反應過來,一起將馬拉住,停了下來。

那三名老者分別取出刀、棍、鞭三件法寶,作勢就要往二樓飛來。

冷沐風急忙探出頭喊道:「抱歉,這個畜生不聽話,自己跌落下去,驚擾諸位大人。」

隨著冷沐風的話音剛落,穿山甲「啪」的一聲摔在地上,在地上胡亂爬了起來。

見是一個一尺多長的穿山甲,眾人都鬆了一口氣,秦大山不由哈哈大笑一聲說道:「哈哈,兄弟也有這種嗜好。」

說罷跳下馬來,準備撿起穿山甲扔到二樓,冷沐風見狀,轉移他的注意力說道:「怎麼,莫非老丈還認識養穿山甲的人?」

秦大山此時已經來到穿山甲面前,聞言一愣,據他的情報,冷沐風似乎也養一隻穿山甲。

就在此時,異變突起,穿山甲猛的從地上彈起,閃電一般射向秦大山,以有心算無心,穿山甲的修為又遠高於秦大山,還未等他反應過來,只感覺脖子上一涼,穿山甲已經在他脖子上盤成了一圈。

事發突然,那三名老者都楞在了原地,揮手制止住身後就要衝來的秦家眾人,喝令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冷沐風從二樓飄然飛下,從懷中摸出一封信,射向那名藍面老者,說道:「請將這封信交給周聖元,若他照辦,秦老大人自然安然無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