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秦阮以前不喜歡他抽煙,他盡量不抽煙。但最近這段日子,他真的有些累了,更有點痛苦,不得不抽幾支來緩解緩解。

  • Home
  • Blog
  • 秦阮以前不喜歡他抽煙,他盡量不抽煙。但最近這段日子,他真的有些累了,更有點痛苦,不得不抽幾支來緩解緩解。

看來,他對於徐承緒的愧疚感,是越來越深,還不清楚了。

。 「我的神啊!」

瓦特阿爾海姆,師生們皆是目光驚懼的看著廢墟上的一幕。

迪奧猙獰嶙峋般的外形再加上此刻散發的恐怖氣息,簡直就像是一頭魔鬼降臨人世間。

相比之下,秦夜之前的形象就是一隻誤入卡塞爾學院的兔寶寶,儘管這個兔寶寶的能量非常恐怖,但至少從外觀上讓人沒那麼驚悚,甚至一度潛意識的想把秦夜當作自己的學弟。

而如今面對這頭迪奧,這傢伙要是再當他們的同學,估計他們跑的比誰都快。

熾白色的雷暴卷盪起劇烈的衝擊波,恐怖的破壞力從地底裂開的縫隙間滲透進來,整個瓦特阿爾海姆再度出現一道道細密的裂縫,電子屏幕在咔咔聲中布滿一連串蛛網般的裂紋。

曼斯臉色蒼白,他的無塵之地先前僅僅維持了十秒就徹底堅持不住了。

畢竟要維持這麼龐大的防禦領域,還是他人生第一次釋放,短短十秒他的精氣神彷彿都被抽幹了,要不是芬格爾這傢伙現在還死死抱著他的大腿,他早就支撐不住的癱在地上。

就在這種嚴峻局面下,諾瑪漠然的聲音再度響徹在瓦特阿爾海姆。

「所有師生請注意,所有師生請注意,檢測到卡塞爾上空有恐怖級言靈能量即將爆發,英靈殿地底同時伴有異常核能量激活波動。

如果兩者同時爆發,整個卡塞爾學院所有人將無人能夠生還,請所有師生積極做好防禦準備。」

撲通一聲,裝備部部長阿卡杜拉像是被抽掉脊樑柱,臉色煞白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所謂的地底核能量激活波動,如果他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裝備部研發的那枚代號為諸神黃昏的煉金核彈。

話說當初諸神黃昏這個代號還是他看見奧丁的雕塑,靈感一現想出來的,其寓意是要把龍族那群玩意炸上天,可沒想到這龍族是沒趕上,自己反而要被這枚煉金核彈螺旋升天。

師生們同樣臉色煞白,局面到了最危機的時刻,再也沒有比這更恐怖的絕望了。

一時間縱然是昂熱的眸子也微微眯了起來。

在這樣一個時刻,他身上的電話響了起來,鈴聲竟然是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第四樂章的歡樂頌。

激昂而歡樂的音樂讓在場師生們嘴角抽搐。

話說現在都已經快要升天了,就不要再這麼搞笑了好不好啊。

昂熱挑了挑眉,這個時候還會有人給他打電話,更離譜的是,在如今元素劇烈紊亂的環境下對方還能打通。

看了眼這個顯示空號的詭異號碼,旋即按下了接聽鍵。

電話里傳來了男孩的聲音,「老朋友,你現在還好嗎?」

聽到對方的聲音,昂熱飲啜了一口紅酒,「眼睜睜的看著你的老朋友在受難,難道你不應該想辦法出手么?」

男孩有些為難起來,「啊這……我也想啊,可關鍵現在打遊戲要緊啊,我正忙著通關……吼吼吼!」

全場沉寂,只有男孩在那裡玩遊戲的較勁聲,以及勁爆的遊戲背景音,彷彿對方已經來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遊戲音越來越激昂。

「看來是我干擾了你的遊戲體驗。」

「與其你讓我出手,不如祝我快點通關,說不定我還能早點騰出手來。」男孩快速的說。

「那就祝你早點通關吧。」

說完昂熱就要掛斷電話。

「老朋友,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的話嗎?」

男孩忽然深沉開口。

而後主動掛斷了電話。

昂熱看著緩緩熄滅的手機屏幕,上面倒影著他那張無比深邃的臉。

吼——

沉雄如怪物般的怒吼響徹而起,隔著屏幕都能夠感受到巨大壓迫感。

所有師生皆是透過破裂的電子屏幕,肝顫的看著廢墟上的龍形迪奧緩緩升空,在其身後直徑足有十米的龐大雷日同樣升騰起來。

這一幕跟之前的秦夜是何其相似,儘管遠沒有前者的恐怖,可如今的卡塞爾學院就像是一個苟延殘喘的老人,實在經不起任何風浪了啊。

雷日本身爆發的威力,更不是現在的他們能夠抵擋了的。

可以說迪奧的顯現以及其身後的雷日牽動了所有師生的目光,他們都隨著那一道耀日的升騰而下意識的呼吸急促起來。

「我去,爆了爆了,要爆了!」

「S級快出手啊,真的求求了!!」

「夜神啊,我的神啊,快快快!」

……

這一刻很多師生竟然下意識的將希望放在了前一刻還要毀滅學院的秦夜身上。

或許在他們心中,唯一能夠阻止這場災難的人,也就只有這個如龍王般的男孩了。

……

卡塞爾學院,廢墟之上。

迪奧身後由雷電組成的太陽越發耀眼奪目。

面對這股即將降臨的恐怖衝擊,秦夜內心變得凝重起來。

他並非是擔心自己,而是擔心一旦雷日爆發,肆虐的衝擊波會撕裂卵形黑焰光罩的防禦,到那時他的家人極有可能會出現意外。

既然無法躲避,就只能主動出擊了。

「你可以的。」

一個有些稚嫩的冷峻童聲彷彿在秦夜心中響起。

他的心竟然出奇的平靜了下來,他閉上眼,一縷細微的冷風幽幽吹起了額前的劉海,十字形的傷疤烙印微微閃爍起熒光。

時空變幻,天地寂寞荒蕪。

秦夜再度睜開眼的時候,已然出現在了一片荒蕪寂寥的天地之間。

鏘——

一道鋒銳而狂烈的呼嘯聲忽然從身後湧來,他下意識側身,一道漆黑的弧形刀光幾乎是貼著他的臉頰劃過。

身後是一個神情冷峻的小男孩,對方好像並沒有看到他,而是一遍遍的隔空劈斬出手裡的漆黑古刀。

凌冽的漆黑刀光裹挾著濃烈的銳意,一次次轟射在前方二十米外的巨大石碑上。

石碑通體漆黑,像是一座巍峨的高山,上面淋漓著猩紅的血,又像是這座漆黑石碑的血管,散發著猙獰而凶戾的氣息。

而在石碑的最中心,有一個極為猙獰的大字——天。

凝神看去就像是由一頭背生雙翼的黑龍扭曲而成的字體。

男孩神色冷峻,不厭其煩的一遍遍揮刀,那股執著的勁頭彷彿是要把高山般的漆黑巨碑給斬切開來,又像是要把天給切開。

男孩的斬速越來越快,像是領悟到了極為關鍵的時刻。

荒蕪寂寥的天地彷彿為男孩的意志而沸騰,就在秦夜以為男孩要劈斬出感悟一刀的時候,男孩卻將這一刀斬向他所在的位置。

幾乎是在頃刻間,這恐怖的一刀就降臨在他的面前。

頓時無數關於這一刀的記憶如潮水般瘋涌而來,那是成千上萬次劈斬古刀累積的經驗與感悟,在他的腦海里匯聚、融合、蛻變,最終徹底升華出一抹凌徹天地的曙光。

天切!

將天切割開來的一刀。

秦夜福至心靈,豁然睜開眼,直接一步踏前。

手中漆黑古刀自上而下的一記斬切,這一刀像是一縷冷風吹拂過人的臉頰,幾乎微不足道。

可正是在這一斬之下,整個天地皆是變得無比死寂,時光仿若凝固,所有師生透過屏幕無比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惡龍般猙獰的迪奧,其左臂在這一刻高高拋飛起來,在半空化作了漆黑的灰燼。

身後直徑十米的雷日同樣一分為二,無聲息的消融起來。

天地間彷彿下起了一場漆黑的暴雪。

……

ps:明天學院爆日大劇情落幕,那個幕後殺手必須死,簡直忍不了啊!天梭逐步到貨,夏國的飛行網路,也將逐漸明晰,第一批使用飛行器的人,將成為空中交通網路的探索者。

而城市內飛行,現在規定要求,在公路上空二十米以上飛行。

二十到一百米高度為緩速道,飛行速度不得超過一百公里。

一百米到五百米為常速道,常規飛行速度,不得超過兩百公里。

《黑科技時代:黎明》第204章飛滴出行 第1037章

晏城。

邊陲小鎮。

此處為燕國最北,春暖花開,正值春夏。

晏城是很富饒的都城,雖是遠離燕國京都,但這裏很是繁榮,城內居民無數,炊煙裊裊,人們務農漁獵與經商,衣食無虞。

這是在之前很久,蕭泓宇就物色好的地方。

他一直在暗中窺探著,等待時機。

永安寺的那條密道是他早些年部署的,這些年他一直給永安寺捐香火,因為當初失去臻兒,他在恨與愛之間交替,總無法排遣心裏的痛苦,所以便喜歡到永安寺聽聽木魚聲,佛經聲。

這邊的地勢他也觀察過,因為環著山的原因利於逃跑。

他當時不知怎麼就想到這個問題,鬼使神差的讓手下挖了一條地道,也許一切皆是命中注定,他從未想過有一天會用上。

玄王府那一晚,蕭鳳棲的身世揭秘,他身上那暗黑的恐怖力量的壓迫讓他深深的知道,他與他之間的差距。

若是蕭鳳棲想要殺他,現在的他怕是連三招都躲不過去。

在蕭鳳棲的身上,他透出一種深深的自卑感和無力感。

但不管如何,他從未想過放棄臻兒。

所以他一直在部署,自然知道無法跟蕭鳳棲硬碰硬,所以他一直在等待機會,伺機而動。

那天,那幫鬼面人給了他機會……

他成功的帶出了臻兒。

天知道,他抱住臻兒的那一刻,心裏是怎樣的激動?他看着懷裏沉睡的容顏,他輕嘆了她的鼻息,竟然真的有呼吸。

他的臻兒活了。

那一刻他得到了從未有過的滿足。

這些日子裏面的蒼涼和寂寥瞬間被填滿了。

原來他一直在等這一天。

準備好的馬車連夜離開大夏京都,他的人以防萬一,分了十幾輛馬車分散於不同的方向,以便於混淆視聽。

因為他知道,絕對不能讓蕭鳳棲找到。

這是他唯一的機會了。

一旦被蕭鳳棲尋到蛛絲馬跡,那麼他所有一切功虧一簣,等待他的……死亡倒是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再也無法擁有臻兒。

馬車顛簸了很多天,在路上,臻兒一直都未醒。

這麼多天不進食,卻也不見她瘦或者餓,她就像是一個仙女,靜靜安睡。

他也常做噩夢,夢中臻兒醒來用恨意的目光看着他,恨他自作主張,恨他自私,恨他將她帶離了大夏京都,夢見臻兒不顧一切要回到蕭鳳棲的身邊。

每每這般,都會被驚醒。

醒來,臻兒還在身邊。

其實到現在蕭泓宇都沒想好等臻兒睜開眼,他該如何解釋,又該如何阻止她,所以這些天他亦是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這處二進的院子是他早先派人過來買下的,他們落腳此處已經七日。

這座富饒的邊城小鎮他想臻兒一定會喜歡。

只要臻兒願意,他便也願意與她一輩子都生活在這裏,生兒育女,再不離開,之前種種,通通略過。

這一日,天氣晴朗,枝頭便有喜鵲在叫嚷。

蕭泓宇進到屋內將伺候的小丫鬟給遣了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