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程筱筱愣了一下,“不是五百?五十?”

  • Home
  • Blog
  • 程筱筱愣了一下,“不是五百?五十?”

“五萬。”王浩報價道.

"操!"’

程筱筱沒忍住直接飆出來一句髒話,

“你怎麼不去搶?坐地起價也是夠你的!”

王浩翹着二郎腿,“普天之下,還沒有第二個人敢讓我給他當翻譯,你也不去打聽打聽!誰敢讓我給他當翻譯!”

程筱筱咬牙切齒的看着王浩。

“真的是窮山惡水出刁民,刁民,我呸!我鄙視你!五萬就五萬!

手機給我!我給你轉賬!”

王浩美滋滋的掏出手機,但是隻收到了兩萬。

程筱筱道,“微信只能轉賬兩萬,這只是定金,你先給我和他翻譯。

要是翻譯結束我滿意之後,我再給你剩下的三萬。”

“操!”

血薔薇之三公主的復仇 這一次輪到王浩罵了聲髒話。

程筱筱催促道,“你快給我翻譯,你問他,他現在負責的是他們公司的哪一環節?”

王浩走上前去,挺直腰板。

清了清嗓子。

所有人眼巴巴的看着王浩。

楚雨晴看着王浩,美眸之中閃現出許多期待,

王浩清了清嗓子,看着R國的商人。

“你滴,什麼滴乾活!”

這話一出口。

場中所有人都愣住了。

“操!”

程筱筱一聲怒喝。

旁邊的楚雨晴眼中也是閃過了一絲失望。

程筱筱氣的一嘴牙齒差點都給咬碎了。

“你這個刁民,騙子!王八蛋!”

程筱筱想到什麼罵什麼。

王浩只是淡定的瞥了眼程筱筱。

沒想到R國商人卻是嘰裏咕嚕說了一大堆。

王浩轉頭看向程筱筱。

“他說他是負責市場調研,以及進行初步會談。”

程筱筱愣了一下,冷着臉看向王浩。

“土包子!王八蛋!還想着忽悠我!”

王浩懶得搭理。

R國商人連忙指着王浩,重重點頭,似乎是在說王浩翻譯的沒問題。

程筱筱愣住了。

楚雨晴也是同樣愣住了。

R國商人接着嘰裏咕嚕的說了一大堆。

程筱筱看向王浩。

“他說什麼?”

王浩懶散道,“他說他這次在銀州市市場調研之後,只有兩個公司符合他們公司的要求。

其中一個就是程氏集團。”

程筱筱愣了半晌。

“你沒騙我吧?”

王浩一副愛信不信的表情。

程筱筱咬着牙,“那你先問問他,他叫什麼。”

王浩清了清嗓子。

“你滴,什麼滴名字?”

程筱筱黑着臉。

旁邊的楚雨晴也是黑着臉。

R國商人嘰裏咕嚕說了一句。

王浩轉頭道,“他說他叫山本孝川。”

程筱筱將信將疑,“山本孝川先生請坐,我們坐下來聊。”

王浩道,“你滴,坐下滴乾活。”

孫玲玲在旁邊低頭捂着嘴,忍着不笑出來。

楚雨晴看着王浩的表情有些驚豔。

沒想到這個看起來非常混不吝的角色竟然還會一門外語。

R國商人坐了下來。

程筱筱再度讓王浩翻譯,“你問問他,願不願意直接和我們公司直接簽約?”

王浩轉頭,剛要張口。

程筱筱踢了一腳王浩的小腿。

“你好好翻譯。”

王浩拍了拍小腿,看着R國商人,指着程筱筱。

“她滴說話,你滴明白?”

R國商人連忙點頭,用拗口的話語說道。

“我……明白!”

但是說不順口,又嘰裏咕嚕說了一大堆。

程筱筱眼巴巴的看向王浩。

王浩道,“他說他聽得懂漢語,但是不會說,還沒學會。”

“那和我們公司簽約的事情呢?”

R國商人又嘰裏咕嚕的說了一大堆。

王浩道,“這個你得等一等,他需要把這個事情給他們總公司彙報一下,他們公司需要在銀州市的兩家公司之間挑一個,要是他們公司選定了你們,這事兒就敲定了。”

程筱筱終於相信王浩翻譯的準確性了。

“你告訴他,整個銀州市,同一個行業之中,就沒有第二家能比我們程氏集團更合適和他們合作了。”

王浩看向R國商人。

“你滴明白?”

這個翻譯讓程筱筱一陣咬牙切齒,想吐槽但是沒辦法。誰讓旁邊這個貨真的會日語。

R國商人嘰裏咕嚕說了一大堆。

王浩頻頻點頭,最後看向程筱筱。

“不行。”

程筱筱等了半天,發現王浩就說了這兩個字,咬牙切齒的踢了一腳王浩。

“他說了那麼多,你就給我翻譯兩個字兒?”

王浩拍了拍腿,“他嘰裏咕嚕說了一大堆,有用的就只有兩個字。

不行。”

R國商人也是頻頻點頭,意思是王浩翻譯的沒毛病。

程筱筱乾瞪眼。

“山本孝川先生,我覺得我們程氏集團有能力,有資格,有底氣和貴公司合作,貴公司若是和我們合作,肯定能夠更上一層樓。”

R國商人搖搖頭。收拾東西就要起身,

程筱筱連忙道。

“山本先生您先彆着急走,我們再談談,土包子快給他翻譯啊。”

王浩緩緩起身。

嘰裏咕嚕的開始說日語。

R國商人愣了一下。

隨後也嘰裏咕嚕說了一大堆。

兩個人嘰裏咕嚕的說了半天,

程筱筱只能乾瞪眼,不知道兩個人在說什麼。

半晌後。

山本孝川開懷大笑,主動和王浩握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