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突然,一股紫色洪流朝洞外涌了出來!

  • Home
  • Blog
  • 突然,一股紫色洪流朝洞外涌了出來!

「幼稚!」

魔邪長老冷笑一聲,不屑道:「區區雷電,豈能奈我何?」

啪!

說話間,魔邪長老已經抓向了那股雷電洪流。

轟隆隆!

只聽一聲炸響,那些雷電洪流從中炸了開來!

魔邪長老只覺胸前遭到了重創,整個右臂漆黑無比,像是被雷電洪流給烤焦了,還散發著一股肉香味!

「能夠聚集雷電的陣圖?」

龍輦中的蠻皇眼睛一緊,沉道:「怪不得連魔邪長老也抵擋不了那股雷電洪流,原來如此呀!」

「混蛋!」

魔邪並沒有蠻皇的眼力,只當又被百里澤陰了一把。

就在魔邪打算再進山洞的時候,卻見龍輦周遭的金色華蓋一顫,從裡面閃出了一道金色身影。

「是靈身?!」

白虎臣呲了呲虎眼,朝蓋九天傳音道:「少主,此人就是蠻皇,擁有『戰魂』,就是不知道覺醒了沒有。」

「靈身呀!」

蓋九天稚嫩的臉上難得多了一些凝重,喃喃道:「這個土著的實力還算可以!」

「少主,慎言,慎言呀!」

白虎臣生怕被蠻皇聽到,一把捂住了蓋九天的嘴。

笑話,蠻皇是誰?

他號稱蠻荒第一戰力,怎麼可能沒有聽到蓋九天的話呢?

蠻皇身高九尺,絡腮鬍,長相頗為粗狂,但,雙眼犀利如劍。

只是瞥了白虎臣一眼,就嚇得它渾身的虎毛都炸了起來!

「少主,此人很強,雖沒有點燃神火,但絕對有點燃神火的實力,招惹不得!」

白虎臣又急又怕,傳音道。

唰!

從鸞輦戰車中飛出了一道白影,此人正是拓跋嫣然!

「父皇,我隨你一同進去吧!」

說實話,拓跋嫣然還真怕百里澤那小子嘴賤,從而被蠻皇一巴掌給拍死。

「好!」

蠻皇一抬頭,等到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蠻皇跟拓跋嫣然的身影已經到了洞口。

「光頭,先別吃,給我研究一下!」

洞中傳來了百里澤緊張的聲音。

「賤叔呀,不就是一瓶丹藥嗎?有什麼值得研究的!」

百里狂死活不放,喃喃道:「反正還有十幾枚呢?你也不缺這三五枚!」

「不行,不行!」

百里澤挑眉道:「這可是『紫靈丹』呀,地元靈丹,雖說藥力盡散,但也抵得上天級丹藥!」

紫靈丹?!

就連拓跋嫣然也不由咋了咋舌頭,暗道,這小子的運氣還真是逆天呀,連紫靈丹這種淬骨靈丹都能夠得到。

「走!」

蠻皇依舊面無表情,化為一道金影閃入了山洞之中。

正在跟百里狂爭搶紫靈丹的百里澤停了下來,看向了洞口,一皺眉頭,怪聲:「怎麼是你呀?」

「賤叔,好像是嬸娘?」

百里狂摸了摸大光頭,擠眉弄眼道。

!! 啪!

百里澤在百里狂的腦袋上抽了一下,嘟囔著嘴說道:「嬸你個頭,休了。」

休了?!

拓跋嫣然咬著嘴唇,氣呼呼的瞪著百里澤,恨不得將這傢伙的嘴給縫上。

這小子,還真是口無擇言。

說實話,拓跋嫣然還真怕蠻皇一怒之下將百里澤給劈了。

蠻皇皺了皺眉頭,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徑直坐到了百里澤的對面。

「這是紫靈丹?!」

蠻皇瞥了一眼百里澤手中的瓷瓶,問道。

百里澤將屁股向蠻皇挪了挪,將手耷拉在蠻皇的肩膀上,擠眉弄眼道:「這位老哥好眼力,不錯,這就是地元靈丹紫靈丹,可以淬鍊骨骼,價值難以估量。」

見百里澤竟然將胳膊耷拉在蠻皇的肩膀上,嚇得拓跋嫣然臉色發白,顫聲道:「百里澤,你在幹什麼?還不趕快撒手。」

「拓跋嫣然,你這是什麼表情,雖然這位老哥是你公主府的蠻奴,但看在與我有緣的份上,不如將他讓給我。」

百里澤搓了搓手,一臉的希翼。

拓跋嫣然冷笑道:「不可能。」

混蛋,這個混小子竟然想讓父皇當他的蠻奴!

拓跋嫣然偷偷瞥了蠻皇一眼,見蠻皇臉色平靜,一直在閉目養神,這才暗暗舒了一口氣。

「那啥……你看這樣可好。」

百里澤指了指蠻皇,笑道:「我將『龍象神印』的修鍊法門交給你,你將這個蠻奴讓給我。」

拓跋嫣然快要崩潰了,一個勁的朝百里澤使眼色。

可是,此時百里澤的心思都在蠻皇身上,根本沒有正眼瞧上拓跋嫣然一眼。

「賤叔,這位大叔貌似有點裝逼的嫌疑呀!」

百里狂將一枚紫靈丹丟進了嘴裡,『嘎嘣,嘎嘣』的咀嚼了起來。

一旁的拓跋嫣然急出了一身的冷汗,氣得一跺腳,憤憤道:「夠了,咱們還是說說『龍象神印』的事情吧。」

拓跋嫣然將早已準備好的神靈面具跟五滴鳳凰精血遞給了百里澤,冷道:「百里澤,這是咱們之前約定好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反悔。」

神靈面具?!

這還是百里澤第一次見到神靈面具,聽說這面具是用神人的皮煉製的,可以隔絕神念的探查。

神靈面具,也算得上是稀世珍寶了,它薄若紗,拽起來很有彈性,顏色微白,散發著神曦之光。

「好東西呀!」

百里澤咋了咋舌頭,真不愧是教統傳承者,竟然連這種面具都能夠搞到手。

裝有鳳凰精血的瓶子呈暗黑色,可以隔絕神念的探查,透過瓶子,只能看到一團鳳炎在那裡燃燒。

鳳凰精血?!

百里澤舔了一下嘴唇,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將眼睛湊到了跟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瓶中的鳳炎。

「賤叔啊,你說這是不是鳳凰精血。」

百里狂有點腹黑的說道:「要不我以身試法一下,也好鑒別一下鳳凰精血的真偽。」

啪!

百里澤拍了百里狂一下,眯眼道:「真是沒出息,不就是幾滴鳳凰精血嗎?至於你流口水嗎?」

吸溜!

說著,百里澤吸溜了一下嘴邊的口水,鄙視的看了百里狂一眼。

「百里澤,你要認清楚當前的形勢,不論是神靈面具,還是鳳凰精血都是你現在最需要的。」

麻辣嬌妻:調教花心總裁 拓跋嫣然就知道這小子不是善類,反倒是將鳳凰精血收了起來,冷道:「龍象神印雖然重要,但對於蠻國來說也不過是多了一門不能修鍊的大神通。」

「如果你想反悔,可以!」

拓跋嫣然一把奪過了神靈面具,輕笑道:「只不過,你能不能活著走出這個山洞都是問題。」

其實,按照百里澤的本意,他不僅想得到那張神靈面具以及五滴鳳凰精血,還想讓蠻皇當他的戰奴。

從見到蠻皇的第一眼,百里澤就覺得此人身上散發著一股梟雄之氣,尤其是眉宇間,流露著一股霸氣!

這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夠凝練出的氣勢!

此人,絕對不簡單!

當然,百里澤並沒有猜出,眼前這個魁梧的漢子就是蠻國之主拓拔野!

既然拓跋嫣然不想將這個蠻奴讓給自己,不如……!

忽然間,百里澤覺得自己實在是太睿智了!

說話間,百里澤朝蠻皇抱拳道:「這位老哥,既然你我惺惺相惜,不如咱倆結拜吧!」

「什麼?」

拓跋嫣然捂住了臉,羞憤道:「可惡,這個混小子連這麼損的招數都能想到,真是絕了。」

說到底,百里澤就是想找一個靠山,也好安然的離開葬魔山!

貌似,眼前的這個蠻皇就挺符合這個條件的!

最起碼,百里澤看不出他的深淺,只能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結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