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立時,五行劍域內的上萬道劍芒,衝天而起,宛如一道巨大的圓形洪流,吞噬了蒼穹,朝斬下的數十萬丈劍芒吞噬而去!

  • Home
  • Blog
  • 立時,五行劍域內的上萬道劍芒,衝天而起,宛如一道巨大的圓形洪流,吞噬了蒼穹,朝斬下的數十萬丈劍芒吞噬而去!

「砰砰砰——」

數十萬丈的風雷道人之力劍芒,斬在崛地而起的五行劍域洪流上的剎那,隨著一陣急促而振聾發聵的巨響,勢如破竹的摧毀了上千道五行劍芒。

緊接著,再次極速沖入了洪流般的五行劍影內,閃電般摧毀一道道五行劍芒。

「轟隆、轟隆隆——」

剛復原的虛空,再次接連崩塌,當風雷道人之力劍芒,摧毀九千九百多道五行劍芒時,終於後續無力潰散於空。

「蕭兄弟,你的神通好強大!」踏空而立的孔星,內心翻起了驚濤駭浪。

譚雲微微一笑,一念之間,剩下的數十道五行劍芒,驟然分散開來,刺爆了虛空,自四面八方朝孔星刺去!

「咻咻咻——」

孔星神色凝重,不知施展了何種移動神通,竟然速度暴增,一次次有驚無險的躲過了數十道五行劍芒。

孔星神色狼狽的躲閃過後,還未緩一口氣,令他極度恐懼的一幕發生了。

「五行劍域——人劍合一!」

譚雲一念之間,手中鴻蒙弒神劍衝天而起,而他憑空消失了,出現在了鴻蒙神劍內,達到了人劍合一!

譚雲尤為清楚,五行劍域是一種既可對戰群敵的神通,亦可單打獨鬥的神通。

而五行劍域中的人劍合一,便是在施展五行劍域后,對還活著的敵人,進行補刀的絕殺神通!

因為在施展五行劍域的前提下,再施展人劍合一,速度、威力便會暴增三成。

「轟隆隆!」

蜜寵成殤:三少的萌情小寵物 鴻蒙弒神劍內所散發出的恐怖氣息,令孔星感到了絕望。

他毫不懷疑,譚雲若想殺自己,自己今日必死無疑!

「蕭兄弟,手下留情,我認輸!」孔星額頭上布滿了豆大的冷汗。

在他吶喊時,神樓下方席位上,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神色焦慮的大喊道:「蕭小友,手下留人,請不要傷害我孩兒!」

老者不是別人,正是孔聖城城主:孔聖。

孔聖整顆心都懸了起來,生怕譚雲會殺了愛子。

下一刻,他面帶感激,終於如釋重負,緊繃的神經鬆弛了下來。

萬眾矚目中,但見通天戰台上,虛空驟然停止崩塌,鴻蒙弒神劍距離孔星眉心一寸時,停止了下來。

「嗡嗡——」

虛空微微波動,譚雲自孔星身前憑空而出,微微一笑道:「孔兄承讓。」

話罷,譚雲收起了鴻蒙弒神劍。

「甘拜下風。」孔星望著譚雲,眼神中流露出敬佩之色。

「孔兄客氣。」譚雲負手而立,玉樹臨風,氣度不凡。

孔星看著譚雲傳音道:「蕭兄弟,下面這些人的名字,你要記住,這些人中有太子的人,有戚空的人,我得到消息,太子、戚空在比道招親開始前,讓這些人遇到你后殺了你。」

「蕭兄弟,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我不希望你出事,你多加小心。」

隨後,孔星將太子、戚空的人,全部傳音告訴了譚雲。 譚雲情真意切的傳音道:「多謝孔兄告知,我也很榮幸有你這個朋友。」

「哈哈哈,好!」孔星傳音道:「今後有時間到孔聖城來遊玩。」

「沒問題。」譚雲傳音。

「蕭兄弟,你能否坦白告訴我,你方才用了幾成實力?」孔星傳音好奇。

「這個我也不太好說。」譚雲傳音時,考慮到對方的心情,並未告訴對方,自己發揮的只是實力的冰山一角。

「那蕭兄弟,可有信心奪魁?」孔星傳音詢問,目光期待。

譚雲目光堅定,傳音時,口吻頗為霸氣,「誰都別妄想阻擋我奪魁的步伐,任何人都別想!」

「蕭兄弟,你一定可以的,我先下去了。」孔星傳音過後,掠下了通天戰台後,給孔聖傳音道:「父親,蕭章這個朋友,孩兒交定了。」

中尉,立正稍息! 此刻,無論是通天道場中觀戰的諸神,還是城外浩瀚山脈中觀戰之人,紛紛看向通天戰台上的譚雲,眼神中流露出震驚之色。

包括神樓上的西洲大帝在內,亦是如此。

之前幾乎所有人認為,祖聖境一重的譚雲,面對道人境八重的孔星會不堪一擊。

可是他們萬萬未想到,譚雲越級挑戰的實力、能力,會強悍如斯。

「道清大尊,蕭章的確是在場天賦最強之人。」西洲大帝目光讚許的傳音道:「在場的任何人,若和蕭章一樣是祖聖境一重的話,斷然無法戰勝孔聖之子。」

「是啊!」道清大尊傳音道:「大帝,您看著吧,得到我師兄四術真傳的章兒,或許真有奪魁的希望。」

……

此刻,二號戰台上,戚空瞥視譚雲,暗道:「這個狗奴才,倒是有兩下子。」

「不過這樣也好,只要他能堅持下去不被淘汰,我就有遇到他的機會,將他親手滅殺。」

……

「啊!」

倏然一道慘叫聲響起,卻是十六號戰台上,一名道人境大圓滿的青年,被道人境八重的柯古一劍刺穿胸膛后,口噴鮮血跌落在了台下。

「哇!」那青年口噴鮮血,望著台上的柯古,道:「多謝柯二少爺手下留情。」

「不謝。」柯古淡淡話罷,隔著一座座戰台,目光冷冽的望著戚空、譚雲。

這時,十八號戰台上,只是道人境七重的陸塵身如鬼魅,將一名道人境大圓滿的青年,打得節節敗退。

那大圓滿的青年手持神劍,敗退中拚命反抗,可陸塵自始至終都是赤手空拳,從未亮劍!

「轟隆隆!」

陸塵身影一晃,剎那間,蒼穹轟然崩塌,一拳擊中了那青年胸膛。

「砰——咔嚓!」

沉悶之音被清晰的骨裂聲吞噬,那道人境大圓滿的青年,數根肋骨崩碎,胸膛塌陷,口中噴出一股血箭,砸落在了十八號戰台下暈死過去……

幾乎在同一時間,其他戰台上的西鎮大元帥之子鄭如風、北鎮大元帥兩個兒子:司徒瑜、司徒全,也輕鬆戰勝對手!

緊隨其後,劉帝后的兩個侄子:劉空聖、劉空龍,也毫髮無損的擊敗對手勝出。

這一刻,無論是戚空也好,還是陸塵、柯荒、柯古、司徒瑜、司徒全、劉空聖、劉空龍、鄭如風也罷,依舊不將譚雲放在和自己同一個高度。

……

三日後,殘陽如血。

經過三日的激戰,第二場第一輪終於結束。

神樓席位上,赫連孟德起身,朗朗之音傳入每個人耳中,「現在進入第二輪的七十三人,明日辰時,開始第二輪對決!」

聞言,其中負傷之人,當即祭出時空法寶,進入恢復傷勢……

翌日,辰時。

譚雲、戚空、陸塵等七十三人,整齊的站在了通天戰台下方。

赫連孟德自席位上起身,俯視著七十三人,說道:「辰時已到,接下來進行七十三進三十七。」

「抽籤時抽到數字三十七者,便可直接晉級。」

赫連孟德右臂一拂,譚雲等七十三人身前,幻化出七十三團祖力光球。

譚雲等人紛紛抽籤結束。

譚雲抽中的是三十六,而戚空抽中的是三十七,意味著戚空直接晉級。

「嗖。」譚雲化為一道紫色殘影,瀟洒的掠上了第三十六號高台。

「嗡嗡——」

空間一盪,一名道人境九重、身材魁梧的青年,自譚雲面前憑空而出,「鄙人段峰神城,城主之子段盛!」

聽到「段盛」二字時,譚雲星眸中略過一抹殺意,同時也捕捉到段盛眼神中,閃過的殺機。

譚雲在孔星口中得知,段盛效忠太子,太子要讓他殺自己。

想到這裡,譚雲似笑非笑道:「失敬失敬。」

這時,神塔席位上,太子虞承俯視著三十六號戰台上的段盛,傳音道:「不要給他逃下戰台的機會。」

錦玉滿棠 「殺不了他,你就死!」

段盛聞言,魁梧的身體猛地一抖,傳音道:「太子殿下放心,屬下一定以雷霆之勢滅殺他。」

傳音過後,段盛望著譚雲,微微一笑道:「蕭兄弟,請賜……」

「教」字未落,段盛體內驟然爆發出了恐怖的氣息,不知他施展了什麼煉體術,整個人變成了血紅色,彷彿由無數顆血色晶石組成一般。

「轟隆!」

段盛身體沖碎了虛空,於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便出現在了譚雲身前,身體左側彎曲,血色晶石般的雙拳,轟碎了虛空,左拳轟向譚雲面門,右拳轟向譚雲胸膛!

「雲兒小心,此子修鍊了血晶煉體術,是至高祖界三十六大煉體術之一!」

譚雲腦海中響起道清大尊提醒之音。

「您老放心,雖然他境界比我高,但是若論煉體術,他會死的很慘!」

譚雲傳音之際,面對蓄力待發突然襲擊的段盛,他避無可避,同時也未想要避!

譚雲猛然側首躲過段盛左拳的剎那,右拳緊握,一拳轟然朝段盛右拳搗去!

「砰——轟隆隆!」

兩拳相擊,隨著一道驚天巨響,一團能量風暴呈同心圓般四散開來,頃刻間,方圓數萬丈虛空崩塌開來!

「好強!」漆黑的空間巨洞中,譚雲心中一凜,右拳皮膚炸裂,血液噴濺,露出了森森白骨。

旋即,一股強橫的衝擊力,沿著譚雲右臂,湧入了右肩,直達心臟。

譚雲噗出一口血液,炮彈般被轟飛數萬丈!

反觀段盛只是倒退三步,便止住了身形,他望著被轟飛的譚雲,微微一愣,本以為自己一拳,足以將譚雲活活轟死,可對方竟然沒死!

「砰!」

段盛雙腳踏地,戰台顫慄,身體極速朝譚雲而去! 「譚雲,小心!」虞芸奚目光擔憂傳音。

「芸奚別擔心,只是點小傷不礙事。」譚雲倒飛中傳音后,心中怒火中燒,傳音道:「段盛,今日老子必定赤手空拳,活活揍死你!」

「嗡!」

虛空龜裂,被轟飛的譚雲,凌空一頓,不退反進,朝段盛迎面爆射而去之際,心聲大吼,「鴻蒙祖甲!」

瞬息之間,譚雲便凝聚了鴻蒙祖甲,隨著凝聚出鴻蒙祖甲,原本可以一拳毀滅極品祖帝器的譚雲,力量成倍暴增,可以一拳轟碎極品祖聖器!

「活活揍死我?哈哈哈哈,那你不妨試試!」

朝譚雲殺去的段盛陰笑傳音,目中殺意肆虐,凌空一翻,已化成血色晶石的右腳,血光大盛,氣息暴增,朝譚雲胸膛凌空踹出。

隨著段盛右腳踹出,虛空中浮現出一道道天塹般的漆黑鴻溝,朝無盡虛空延伸而去。

足以看出,一腳之力的強大!

「吼!」

凝聚出鴻蒙祖甲的譚雲,發出一道野獸般的嘶吼,掄起只剩下骨骼的右拳,傾盡全力轟在了段盛右腳上!

望著此幕,虞芸奚、苗清清心揪了起來,深怕譚雲右拳被毀滅!

在所有觀看譚雲二人對決的人們看來,道人境九重的段盛施展至高祖界三十六大煉體術之一的血晶煉體術,這一腳下去,譚雲不死也會重傷。

然而,他們錯了!

他們並不知,三十六大煉體術之首的不朽煉體術,便是譚雲施展的鴻蒙霸體!

亦是說,譚雲的鴻蒙霸體,便是三十六大煉體術之首!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令在場所有人感受到了譚雲肉身的強大。

萬眾矚目中,譚雲右拳擊中段盛的右腳后,但見譚雲渾身一震,雙腳極速倒滑百丈才穩住身體。

「滴答、滴答——」

譚雲右臂微微顫抖,血液順著右手骨骼滴落在台上,濺起一朵朵血花。

「這怎麼回事,你竟然傷到了我!」

隨著一道難以置信的震驚之音,段盛被譚雲一拳轟飛上千丈,凌空一躍落地后,右腳劇烈發抖,卻是他那化為血色晶石的右腳浮現出一縷縷裂紋。

絲絲血液,從裂紋中滲出染紅了檯面。

望著這一幕,人群中驚呼聲此起彼伏:

「老天,這是什麼情況?我看花眼了嗎?蕭章憑藉肉身和段盛對轟中,竟然略勝一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