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第二天,吳安照常去玉衡谷煉丹,到了快中午的時候,系統提示金幣商店刷新,上一期沒什麼值得入手的商品,也不知這期刷新後有什麼好東西。

  • Home
  • Blog
  • 第二天,吳安照常去玉衡谷煉丹,到了快中午的時候,系統提示金幣商店刷新,上一期沒什麼值得入手的商品,也不知這期刷新後有什麼好東西。

吳安當即查看起來,忽然,他呼吸有些急促,因為心神激動,直接把一爐丹藥煉廢了。 吳安來不及心疼這爐丹藥,立馬閱讀起自己鐘意商品的詳細說明。

「《血神煉體術》:上古血神教弟子用在血境修行期間的無上玄功,修鍊本術,力量、敏捷、防禦力將會比同階玄士增強一成,物品等級,血境極品,售價5000金幣……」

吳安現在修行的玄功是長春功,只是血境下品,這也是導致吳安每次突破境界都比較困難的原因之一,血神煉體術乃血境極品玄功,除了彌補吳安的功法短板,其強大的威能,譬如比同階玄士強大一成,更是讓人心動。

但若只是如此,也不會讓吳安如此失態,他從金幣商店購買功法,比如玄技,都是直接灌頂大成的,倘若購買玄功,會不會直接成為血境九階的玄士啊?

金幣商店從未出現過玄功類商品,吳安也不得而知,但這件商品,他志在必得。

至於五千的售價,給同門師兄姐妹送點關懷應該就差不多了。

吳安按捺住激動的心情,繼續煉丹,先把今天的任務完成。隨後,他離開了丹房,但並沒有回家去,而是跑到了其他煉丹房。

「呀,師兄,還在煉丹啊,我煉完了,你不用管我,我就順帶過來看看,那你忙啊,我下班了,加油!」吳安炫耀了一圈,昂首挺胸的離去,煉丹房裡的師兄咬牙切齒,轟隆一聲,一爐丹藥就炸了。

「草泥馬的吳安!」煉丹師兄恨恨罵了一句。

吳安轉瞬又來到另一個丹房:「師姐還在煉丹啊,我煉完了也,你千萬別誤會,我真不是來炫耀的,就是過來給你打打氣,送送祝福什麼的,師姐加油啊。」

吳安又一溜煙跑了,那位煉丹的師姐心神不寧,炸了爐,搞得灰頭土臉,怒罵聲聲。

「師兄,不是師弟我說啊,你這效率太低了,看我,早就煉完丹藥了,這就準備回去休息了,什麼?我是來炫耀的?你怎麼能這麼想,我告訴你,你還真想對了!」吳安哈哈一聲,又跑了。

二十幾個弟子丹房,吳安跑了個遍,氣得丹師們咬牙切齒,追在後面喊打喊殺,但吳安身法不俗,大鵬展翅快得沒影,煉丹師硬是沒人能攆上。

「都給我停下來,奔來跑去,成何體統!」宗主也在玉衡谷煉丹,剛剛結束了一爐上品丹藥,被弟子們吵得心神不寧,便過來看看。

丹師們畏懼宗主的威嚴,不敢再追逐吳安,正要闡明緣由告狀,結果吳安搶先說道:「宗主你來得太好了,因為我煉丹快,師兄師姐們就嫉妒我,還說要弄死我!」

「草泥馬!」吳安惡人先告狀,丹師們又氣炸了,撿起石頭、鞋子什麼的就開始丟吳安。

宗主眉頭一皺,大袖一揮,氣浪翻滾,將動手的弟子們掀翻在地,呵斥道:「放肆!」

有個女弟子覺得心裡好委屈,當場就哭了起來,上官謀過意不去,便詢問具體。

有弟子答道:「我們煉丹煉得好好的,吳安這賤人跑過來炫耀,搞得我們心神不寧,煉廢了好幾爐,還請宗主為我等做主!」

吳安的出類拔萃在宗主心裡是有一定地位的,沒有因為弟子們的片面之詞就懲罰吳安,而是看向他,詢問道:「你作何解釋?」

吳安一臉委屈:「宗主,我煉丹煉得又快又好難道是我錯了?我去找師兄姐妹們,是想看看能不能幫上點忙,就算幫不上,給大夥打打氣,加加油也是好的啊,沒想到師兄姐妹們這麼誤會我,我的良心,不是,我的好心開始隱隱作痛了。」

「一派胡言,卑鄙小人!」 穿越之我的網王老公 見過無恥的,從沒見過這麼無恥的,丹師們氣得不行,紛紛喝罵。

宗主猶豫片刻,迅速做出了判斷。在他看來,的確是這些丹師嫉妒吳安的才華,畢竟吳安跑上門去炫耀,沒有任何道理和好處的啊,所以宗主對丹師們劈頭蓋臉一通訓斥。

就像班主任總是偏袒那些成績優異的學生,宗主罵道:「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眼紅吳安的煉丹術你們就好好努力,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一群人追著吳安喊打喊殺,你們不丟臉,我都替你們害臊,還不滾回去好好煉丹!」

隨即,宗主又拍了拍吳安的肩膀:「能受天磨真鐵漢,不遭人嫉是庸才,你做好你自己的,我看誰敢欺負你!」

丹師們覺得憋屈又氣憤,好幾個漢子都忍不住流下了淚水,掩面離去。

「吸收史建的惡意,金幣+99。」

「吸收李悟的惡意,金幣+99。」

「吸收曹安的惡意,金幣+99。」

……

其他弟子倒是看得明白,不過也心生疑惑,吳師弟到底發了什麼瘋?一下把七星谷的丹師得罪完了。以後還想不想從玉衡谷求得半粒丹藥?不過吳安自己也有不俗的煉丹造詣,根本不需要去求玉衡谷,的確有這個狂傲的資本。

吳安數著增加的金幣,這麼一波就賺了三千,休息了陣子,金幣總額就增加到了五千,可見丹師們的怨念有多猛烈。

還是習慣性的總結一下吧,吳安滿意的不是金幣的增長,而是幫助同門師兄姐妹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必將知恥而後勇,再創輝煌!

所以,又做了件好事。

吳安回到家,立馬將血神煉體術買下,灌頂之後,既有些興奮,也有些失落。

興奮的是血神煉體術果然神異,自動轉化了長春功,並逐步改造吳安的身體;失落的是,並沒有像吳安想象中的那樣直接成為血境九階的玄士。

畢竟境界的修行,就像挖蓄水池,好的玄功就是一把鋒利的鏟子,想要貯存更多的水,還是要自己去挖掘、積累,無法一步成為浩瀚汪洋的。

吳安調整了心態,煉了幾爐療傷丹,想出售給玉衡谷,但因為剛剛得罪了那些丹師,玉衡谷的執事表示不收,吳安心裡吐槽了幾句小肚雞腸,就便宜賣給了其他同門,攢到了一份中品血丹的材料。

沒多久,吳安又成功煉製出了中品血丹,雖然已是深夜,但吳安沒有打算睡覺,他準備用這批中品血丹輔助血神煉體術,突破血境四階!

長春功果然不是血神煉體術一個級別的玄功,前者的運轉效率就像老漢推……咳,像老牛拉車,後者就跟和諧號動車組似的,中品血丹的藥力被迅速運輸到四肢百脈。

吳安沒有著急衝擊境界,先以血神煉體術夯實原本的修為,為突破奠定基礎。 到了後半夜的時候,吳安忽然一聲爆喝,氣勢噴涌,掀起狂風,功夫不負有心人,吳安終於邁進血境四階。

到達這個層次,算是來到了血境的中游,他原本瘦弱的體魄看起來結實了不少,這便是修習玄功帶來的好處,不僅提升戰鬥力,也能強身健體,寒邪不侵。

吳安因為剛剛突破,覺得渾身有使不完的勁,當即在院子里打了套八臂金剛拳,去熟悉暴漲的力量,一個時辰后,吳安對四階的力量收放自如,但他連汗水都沒流一滴,更不覺得乏力,這便是神魔煉體術的功勞,就像個原子反應爐似的,為吳安源源不斷提供力量。

吳安瞧著天邊泛起魚肚白,料來天快亮了,但精神依舊不錯,就懶得睡覺了,直接前往玉衡谷煉丹。

吳安煉了好幾爐丹藥,覺得有些乏悶,這樣下去可能會影響成功率,便出去溜達一圈,轉換一下心情,不知覺來到了小河邊,發現一個妙曼的女子正在浣洗衣裳。

又是個背影殺手啊,吳安心頭正感嘆,忽然覺得不對勁,這道倩影好生熟悉,吳安試探性的問道:「可是雲師姐?」

洗衣女子回首,正是許久不見的雲霓裳,她看了吳安一眼,淡然的嗯了一聲,便繼續浣洗著衣裳。

吳安來到她的身邊,繼續問道:「雲師姐,聽說你這段時間外出執行任務了,什麼時候回來的?」

「今天上午回來的。」因為全宗煉丹,雲霓裳也被召了回來,但她外出的這些日子,已經壓下了對吳安產生的異樣感覺,現在對吳安的態度只是對同門的一個普通師弟。

吳安也覺得雲霓裳不像以前那般熟絡,但他並無在意,與雲霓裳聊了些有的沒的,忽然注意到,雲霓裳洗的衣服有男有女,難道不是她的衣裳?

不過吳安也不好問,正準備回去繼續煉丹,這時,一個玉衡谷的師姐端了個大盆,滿滿的一盆臟衣服:「雲師姐,我的這些衣服記得用皂角洗。」

「嗯,放這兒吧。」 愛情攻略 雲霓裳回應了一聲。

吳安明白過來,肯定是雲霓裳一早回宗便來到玉衡谷幫忙,但她不擅長煉丹,其他活計也安排得差不多,便被那些丹師要求洗衣服。

https://tw.95zongcai.com/zc/40340/ 雲師姐是個好心腸的姑娘,也不知道拒絕,便過來洗衣服了。

吳安莫名生起一道戾氣,雲霓裳在其心頭可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竟然被丹師們欺負來洗臭衣服,他接受不了。

再說了,洗衣服這種事情是丹師們的私事,應該由他們自己完成,假公濟私讓雲霓裳洗衣服,太過分了!

吳安當即叫住了那個玉衡谷的師姐:「自己的衣服自己洗,拿回去!」

那師姐乃血境六階,本就被吳安得罪過,更是不把吳安的話放在心頭:「雲師姐都沒說什麼,你嚷嚷個什麼勁?」

吳安對雲霓裳說道:「雲師姐,玉衡谷的這群丹師仗著現在為宗門煉丹,無法無天,你不能縱容他們!」

雲霓裳心頭也知道是這個道理,但她說道:「沒關係的,我回來得晚,能幫忙做點事也好。」

那丹師師姐一臉盛氣凌人:「看到沒,是雲師姐自願的。」

吳安沉默片刻,一腳就把丹師師姐的衣服踹進了河裡,又哐哐兩腳,把雲霓裳洗的其他衣服統統踹進了河裡,很快就被河水沖走了。

「吳安,老娘今天不打死你誓不為人!」丹師師姐被激怒,當即追趕吳安,但吳安的身法玄技越發厲害,怎可能是一個小小的血境六階能追上的。

吳安邊跑邊喊:「你來打死我啊!」

「你有本事別跑!」丹師師姐追不上,氣得大叫。

「那你有本事別追。」吳安一會兒飛到樹上,一會兒飛到河對岸,那丹師師姐身法不過硬,不小心落到了河裡,氣得哇哇大哭,爬起來便向著玉衡谷的方向跑去,看樣子是去告狀了。

雲霓裳知道吳安這麼做是為她好,但看到這一幕也有些嘆息:「吳師弟,何必去得罪他們?我們這下可闖禍了。」

吳安說道:「禍是我闖的,關你什麼事?」說完,吳安大步向著玉衡谷而去。

雲霓裳看著吳安的背影,古井無波的內心莫名又跳動起來。

……

此刻,適逢玉衡谷長老煉丹出關,丹師們早就恭候多時:「長老,請為弟子做主!」

丹師們因為吳安的事情,找過宗主,找過其他長老,但都偏袒吳安,大夥可謂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只有等自家長老出關告狀了。

「何事?」玉衡谷長老閉關煉上品丹藥,倒是不知近來發生的事,弟子們添油加醋,把吳安貶低得一無是處,又塑造了一個混世魔王的形象,懇請玉衡谷長老主持公道。

玉衡谷長老是出了名的護短,當即罵了一聲:「我玉衡谷豈容一個小小吳安撒野?」

便氣勢沖沖離去,弟子們一臉欣喜,這下總該吳安倒霉了。

宗主上官謀,除了幫玉衡谷煉丹,也要處理宗門事務,這天就在天樞谷大殿,玉衡谷長老不經通報,直接闖了進來:「宗主,我有話要說。」

宗主面露不悅,但想著玉衡谷近來比較辛苦,便耐著性子問道:「何事?」

「吳安在我閉關期間,欺負玉衡谷弟子,宗主和其他長老偏袒吳安,真當我玉衡谷沒人么?」玉衡谷長老好一個興師問罪的架勢。

上官謀怔了怔:「此話怎講?」

玉衡谷長老便將吳安的幾大罪狀一一列舉,上官謀呵呵一笑,打個圓場:「你們真是誤會吳安了,他去其他丹房,就是想給同門師兄加油打氣的,至於把衣服踢到水裡,可能是想幫忙洗衣服呢?只是不小心被水沖走了罷,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這麼斤斤計較?」

「吼?這麼說來是我斤斤計較了?」玉衡谷長老臉色鐵青,「宗主,我今天就把話撂在這兒了,要麼讓吳安滾出玉衡谷,要麼,我玉衡谷上下丹師,一齊罷工!」

若是平日里,給玉衡谷長老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和上官謀這般說話,但她現在仗著勞苦功高,硬懟上官謀。 吳安休息了一陣子,準備繼續煉丹,但這個時候宗主來了,隨之而來的,還有一群玉衡谷的丹師。

吳安大約猜到了宗主來的目的,但吳安並不怕,不就踢了幾盆衣服么,沒什麼大不了的,所以他明知故問道:「不知宗主駕臨,所為何事?」

宗主笑了笑:「沒什麼,就是順道過來看看,這些天煉丹辛苦了吧?」

吳安心頭得意,宗主果然是偏袒自己的,沒有半點問罪的意思,便說了句為宗門服務之類的面子話。

宗主哦了一聲,拍了拍吳安的肩膀:「看在你這麼辛苦的份上,宗門決定給你放幾天假,回去好好休息吧。」

聽到這話,吳安眉頭一皺,總算明白了過來,這是要把自己趕出玉衡谷啊?

但宗主說得很委婉,證明並非他想這樣的,吳安看向那群神色得意的丹師以及玉衡谷長老,有些明白過來,料來是這群丹師逼迫宗主將自己逐出玉衡谷的。

不在玉衡谷煉丹,除了不能賺外快,並無什麼損失,吳安可以接受,但他接受不了的是,自己沒有做錯什麼,卻要被處罰的名義趕走。

但宗主都妥協了,吳安又能怎麼辦?

吳安沉默片刻,他忽然開口:「宗主,我離開玉衡谷可以,但我想為宗門最後煉一次丹。」

上官謀心裡特別不是滋味,吳安是個聰明的孩子,已然知道離開玉衡谷是處罰,但他卻還想著為宗門奉獻,多麼偉大啊。

所以上官謀答應了:「你煉吧。」

其實吳安並非想著什麼無私奉獻,他只是心裡不爽,所以要讓玉衡谷的丹師更不爽。

「宗主,我要十個丹爐。」吳安請求道。

雖然不知吳安這麼要求是為什麼,但上官謀覺得虧欠吳安,所以命人拿來了十口丹爐。

吳安一一生火,看這樣子,是準備一口氣煉出十爐丹藥?

在場丹師們眼神中流露驚訝,隨即便是忍不住的嘲弄,你以為你是誰,一個丹師能同時煉兩爐丹藥已經屬於傳說了,你特么還想一口氣煉十爐丹藥?

這奇異的一幕,將玉衡谷的弟子全部吸引過來,議論紛紛。

上官謀欲言又止,最終沒有阻止吳安的荒誕行徑,或許是吳安覺得心頭憋屈,藉此發泄,就由著他罷。

等到十個丹爐到達了所需溫度,吳安拿出十份療傷丹的藥材,一一投放,隨即盤膝打坐在十口丹爐的中央,以煉丹術牽引十口丹爐。

「這是……」煉丹師們眼中齊齊流露驚訝,他們若能用煉丹術同時控制兩口丹爐已是不易,沒想到吳安輕易掌控了十口丹爐,不管療傷丹最終成丹與否,就這一手,令人欽佩。

「打腫臉充胖子!」玉衡谷長老不以為意,冷哼了一聲。

下品療傷丹的煉製耗時不長,一炷香的時間,便到了成丹的環節。

不少丹師一心一意的煉丹可能都把握不好,也不知吳安以一煉十,會不會出什麼茬子。

眾人心頭猜測,但大氣都不敢出,生怕打攪了吳安,這時,吳安凝空一指點向第一口丹爐,裡面發出滴溜溜的響聲,代表成丹了!

隨即,吳安又指向第二口丹爐,玄力流轉,丹爐內再次發出滴溜溜的響聲,又成了丹。

在眾人瞠目結舌的注視下,十口丹爐,一一成丹,沒有哪一爐失敗了的。

鞏固了一下火候,吳安雙掌一拍,氣浪翻滾,十口丹爐的蓋子同時掀開,每爐五粒下品血丹,還在裡面滴溜溜的旋轉,散發著沁人心脾的香味。

全場呆若木雞,以一煉十,竟然成功了!

不知何人開頭,喊了一聲:「吳師弟威武!」全場歡呼。

吳安微笑示意,造化丹經中本就記載了多煉之法,下品療傷丹罷了,沒什麼難度。

此刻,玉衡谷的丹師們臉色慘白,不僅是被吳安神乎其神的煉丹術折服,也是明白了吳安這麼做的目的。

先前玉衡谷長老以全體丹師罷工為由,威脅宗主趕走吳安,但吳安以一煉十,並無一爐失敗,這生產效率足以媲美玉衡谷的所有丹師之和!

雖然吳安沒有明說,但一個聲音在眾多丹師心頭久久回蕩:「你們這群戰鬥力只有5的渣渣!」

上官謀此刻也回過神來,眼中神芒迸射,彷彿在欣賞一件瑰寶,吳安這個弟子,前途無量啊!

他連說了三聲好,隨即意味深長的看向一旁的玉衡谷長老,死了張屠夫,不吃混毛豬,罷工?你特么再給老子狂一個試試?

玉衡谷長老也有些臉紅,就像挨了人幾巴掌似的,但她是多高傲的人,怎會輕易低頭,說道:「雖然吳安德行欠佳,但這一手煉丹術是不錯的,再勤學苦練一段時間,想必就能學會中品丹藥的煉製了。」

玉衡谷長老看似誇獎吳安,實際上在反擊上官謀,吳安一人的確比得上玉衡谷的生產效率,但高品質的丹藥,只有玉衡谷才能勝任。

宗主聽出了潛台詞,冷哼一聲,不作言語。

吳安兩世為人,自然也聽出了玉衡谷長老的意思,他心頭冷笑,你這與執法堂長老滾情人坡的老妖婆,不信收拾不了你。

吳安說道:「宗主,弟子有些意猶未盡,可否借一口中品丹爐,再煉一爐?」

宗主眼光一凝,中品丹爐在煉製中品丹藥時會增加成功率,難不成吳安能煉製中品丹藥?

不僅是吳安展露了過人的本領,現在也事關宗主的顏面,所以有求必應,宗主大手一揮:「取一口中品丹爐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