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簡寧一通電話打給席志源,在電話里語氣非常嚴肅,告訴席志源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讓席志源過來一趟。

  • Home
  • Blog
  • 簡寧一通電話打給席志源,在電話里語氣非常嚴肅,告訴席志源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讓席志源過來一趟。

不敢在家裡講,兩人約在席志源的家裡見面,席志源掛了電話,想了半天,簡寧說的大事情,等看到簡寧一臉嚴肅的表情,悶悶不樂的進屋,才皺著眉頭把門關上,「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結果簡寧往客廳的沙發上一坐,臉一皺,就開始哭起來,把席志源嚇了一跳,連忙拉著人問,「你怎麼了?怎麼好好的就哭起來了,發生什麼事情和我說說,這不是有我在嗎?」

席志源這不問還好,一問簡寧哭的更大聲了,「嗚嗚,我懷孕了,怎麼辦…」

懷孕了?雖然簡寧說的斷斷續續,但是席志源一下子就捕捉到了,「你懷孕了?」

紙婚厚愛1首席的祕密情人 簡寧哭著點頭。

席志源不用想,也知道是上次越界的後果,他本來就打算與簡寧結婚,然後再生孩子,現在只不過是孩子提前了而已,所以相比於簡寧的驚慌,席志源顯得比較淡定,內心還有點想笑,安慰簡寧的時候,還真的笑了出來。

「你瞧你,就為了這個哭啊?我還以為怎麼了,懷孕了咱們就生下來。」

簡寧能不哭嗎?好好的計劃都被打亂了,她還這麼年輕,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情都沒有做,她這還沒有畢業就懷孕了,到時候揣著個大肚子畢業,想想那場面,她就心塞,更何況的是,她也沒有做好當媽媽的準備,不管是身體上的或者是心理上的。

簡寧不說話,席志源眉頭一皺,想到了一種不太好的可能,「你該不會是不想要這個孩子吧?」

簡寧雖然說沒有這方面的準備,但是並沒有說不想要這個孩子,更何況不要孩子對身體的損害更大,她只是心理上一時還沒有轉換過來。

「不是」,簡寧聳聳紅紅的鼻子,她在來時的路上就已經考慮好了,這孩子是要生的,「我就是一時聽到這個消息,太突然了,你說我這怎麼就要突然當媽了?」

席志源放下心來,又細心去安慰簡寧,「沒事的啊,你看不是也有比你小的當媽生孩子的,我這不也是頭一回當爸么,咱們兩個一起努力。」

席志源安慰哄了簡寧半天,簡寧心情才算好點,然後兩個人就商量,事情總得有個解決的辦法,既然決定了孩子要生,那這兩人結婚,就要提上日程了。

傲月天章 簡寧懷孕的事情,自然是要通知雙方父母家人的。

席家兩老當然是樂呵,就盼著這一天呢,催促著兩人趕快領證結婚,而楊桂花這邊則是表示震驚,這兩人咋把孩子都給整出來了,先是把簡寧給教育了一番,然後和席家二老一樣的反應,讓兩人趕緊去領證,這不領證,懷孕生孩子名不正言不順,讓別人知道了笑話。

所以大年初十,簡家一行四口人去了席家老宅,說是上門做客,實則就是兩家碰頭,商量兩人的事情。

席家這邊沒有啥意見,都是按著簡家說的規矩來,畢竟自家兒子做的事不地道,面上給楊桂花賠禮道歉,說是自家兒子不懂事,但實際上兩老心裡開心著呢,這不僅兒子婚結了,再過不久席家就能再添人口了。

在這件事情上,楊桂花迅速將事情定了下來,日子她都看好了,兩人先領證,婚禮在三月二十五號辦。 『撲通』一聲,錦鯉湖面濺起了巨大的水花。

「救命啊…救命……」

穆芊顏清楚的聽出了秦昭靈的呼救聲。

就是現在。

穆芊顏快步走了過去,「晴兒你在幹什麼?」

看到穆芊顏,穆紫晴像是看見鬼了一樣,驚的她瞪大眼睛合不攏嘴。

沒有給穆紫晴發問的時間,穆芊顏便一頭扎進了湖裡。

「啊……小姐…小姐不會游水啊…」

清霜驚嚇住了,她不知道小姐會跳下去救人啊!

小姐自己都不會水啊……

「來人啊…救命啊……公主,公主落水了!」

清霜著急的大叫。

聽到清霜的叫聲,穆紫晴整個人就像被雷劈了一樣楞住了。

心裡知道壞事了!

她推下水的人,是…是七公主?

完了……

穆紫晴頓時腿一軟,幸虧有婢女扶著點,否則就要嚇到地上去了。

秦昭靈不停的拍打著湖水,想叫救命,可是一開口,湖水就毫不留情的嗆入口鼻,那種窒息感一度籠罩在她心頭。

可更令人驚詫的,是穆芊顏居然會游水。

只是她的游水動作很生疏,更像是個初學者一般。

她游到了秦昭靈身邊,拉住了她下沉的身體,湖水同樣湧進了她的口中…

「公主…」穆芊顏想把她拉上岸,但結果令她心頭一驚。

她力氣太弱,水中秦昭靈的沉力又重,她拉不動秦昭靈…

意識到這一念頭,穆芊顏心底閃過一絲慌亂。

「公主…你別怕…」穆芊顏咬著牙,手臂已經酸的發麻了,可她還是死死的抓著秦昭靈不放。

她要是放手,秦昭靈就真的危險了。

雖說她狠心利用秦昭靈,可畢竟秦昭靈跟她並無多大仇恨,她沒想過要秦昭靈的命。

清霜在岸上的呼救聲,引來了許多的宮中侍衛。

在侍衛正要下水救人的時候,突然從天而降一個人影。

如大鵬展翅般輕而易舉的就把水裡掙扎的兩個人撈了上來…

穆芊顏腦子裡閃過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得救了。

否則恐怕真就凶多吉少了。

「穆芊顏,你不要命了?」

惱怒的冷冽嗓音響在她頭頂。

她全身酸軟無力,再遲一點,她就要拉不住秦昭靈了。

似乎有一雙強有力的手臂在支撐著她。

穆芊顏全身都在滴水,濕漉漉的睫毛打顫,她看清了是秦玥在抱著她。

是他救了她跟秦昭靈,他竟一直沒走嗎?

她現在實在是沒力氣反抗秦玥了。

秦玥這麼抱著她,竟不嫌她渾身濕漉嗎?

「公主…七公主怎麼樣了?」穆芊顏深出一口氣,偏頭就要去看秦昭靈的情況。

秦昭靈的情況,自然比她更慘。

有氣無力的趴在地上,整個人狼狽至極。

若說剛才的秦昭靈,高貴的如一隻開了屏的孔雀。

那麼現在,秦昭靈就跟一隻落湯雞沒區別。

縱有趕來的婢女關慰,可秦昭靈似乎在水中嚇掉了魂兒一樣,縮在地上瑟瑟發抖,也不說話。

穆芊顏幽幽的嘆了口氣,淡淡的望著面容冷峻的秦玥,「放我下來吧。」

雖說他是出手相救,可他畢竟不是普通人,宮中人多嘴雜,堂堂玥王這麼一直抱著她,不合適。

秦玥雖然面色幽冷,但還是依言把她放了下來。

他就沒見過這麼不要命的女人!

為了達到目的,她竟能如此不要命嗎?

可他卻沒意識到,穆芊顏與他沒有半點關係,他這般惱怒又是為何?

「七公主,沒事了…別害怕…」穆芊顏自己都好不到哪兒去,還要安慰瑟瑟發抖的秦昭靈。

說到底,她對秦昭靈,還是有那麼一絲的愧疚吧。

但既然她跟秦昭靈都險些喪命,那麼豈能放過那個罪魁禍首?

穆芊顏頂著落湯雞般的狼狽,嚴厲的目光看向穆紫晴,「晴兒,你還不快給七公主認錯!」

無人聽見她心裡的冷笑,恐怕穆紫晴做夢也沒想到,被她推下水的,會是七公主秦昭靈吧?

穆紫晴像是被嚇傻了,周遭慌亂了這麼半天,她還愣著回不過神來。

直到聽清穆芊顏嚴厲的話語,木訥的瞧見穆芊顏眼睛里的冷厲,穆紫晴才猛的一個激靈,回過神來,「不…不是我……」

穆紫晴本能反應就是搖頭拒絕,否認是她做的。

她沒想推七公主下水的……

就算借她十個膽子,她都不敢啊。

然而,穆芊顏親眼所見,豈容她狡辯?

「晴兒,我親眼瞧見你在七公主背後,將七公主推落水,你…你竟如此膽大包天,事到如今,你卻還拒不認錯,你太讓我失望了!」

穆芊顏一臉失望至極卻又痛心疾首的樣子。

穆紫晴再怎麼說,那也是頂著她庶妹的名頭,頂著穆家的姓氏。

搞不好,是要連累南穆侯府的。

於是等穆紫晴再次開口辯解之前,穆芊顏一本正經的跪在了秦昭靈面前,誠懇的低下頭,「庶妹犯錯,臣女亦難辭其咎,請七公主恕罪。」

穆芊顏正兒八經的給秦昭靈叩首請罪。

秦昭靈這才像是緩和過來一點,穆芊顏雖是在跪著,可秦昭靈趴倒在地上,看上去她倆倒有幾分共經患難的意味兒。

聽了穆芊顏的幾句話,秦昭靈大概明白了。

她虛弱的伸手扶了一下穆芊顏,「這不是你的錯,不怪你,是你拚命救了本公主…」

她倆同如落湯雞般狼狽,秦昭靈卻在不知不覺間對她萌生出兮兮相惜的情誼來。

或許是在穆芊顏不顧危險的跳下水救她之時,她便將穆芊顏當做朋友了吧?

秦昭靈越是不怪她,她便越是愧疚,「是臣女愧對七公主…」

秦昭靈深吸一口氣,心神穩定了很多,「芊顏,扶本公主起來。」

「好。」穆芊顏把她扶了起來。

她們的面前,還杵著花容失色的穆紫晴。

秦昭靈一記冷眼掃過去,『啪』的一巴掌,秦昭靈用盡全力的一巴掌扇在了穆紫晴的臉上,咬牙切齒的吐字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推本公主下水。」

若非秦昭靈現在虛弱無力,那一巴掌絕不止這個力道而已。

秦昭靈雖有公主的驕縱性子,但她是個恩怨分明的人。

穆紫晴竟敢在背後推她下水,害她險些喪命,又如此在人前出醜,她絕不會輕易放過穆紫晴的! 懷孕的事情就只有兩家的大人知道,畢竟兩人還沒有領證結婚,也不好在外說這個事情,席洋看著兩家人商量結婚、那熱火朝天的樣子,有點納悶,這簡姐不是還沒有畢業么,就這麼著急?

他偷偷的問簡小語,「怎麼回事啊,怎麼就突然著急結婚了?」

簡小語有聽到楊桂花和簡寧的對話,知道簡寧是懷孕了,所以這不兩家人才這麼著急的辦婚禮。

「那我告訴你了,你知道就好,可不要對別人說」,簡小語抿唇。

這中間難道還發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席洋來了興趣,「行,你說,我保證不告訴別人。」

此情渺渺,終於寵到你 等聽完簡小語說的,席洋才一副瞭然的模樣,看著圍著飯桌商量結婚事宜的幾個人,回過頭悄悄的說,「我就說呢,原來是這樣,那這麼說,再過不久我就要當叔叔,你就要當小姨了?」

簡小語點點頭,托著下巴,「是啊,哎,想不到我們都到了當叔叔阿姨的年紀,老咯。」

「你這要是說自己老了,那我爺爺奶奶這樣的可咋整」,席洋瞟了旁邊的簡小語一眼,裝作不在意的說,「上次我去你學校找你,看見一高個男生送你回宿舍,那是你男朋友?」

「高個男生?」簡小語回想了一下,「喔,想起來了,我說你在想什麼呢,那不是我男朋友,那是我同學,那天我搬東西回宿舍,東西太重,人家幫忙送回宿舍」,說完又詫異道,「那不是我期末考試時候的時候么,你那個時候去學校找我了?我怎麼不知道。」

「喔,那天我是路過,想來順便看看你,但是臨時想到還有事情,所以就走了」,席洋解釋,他那天確實是去找了簡小語,不過看見簡小語和一個男生有說有笑老遠走過來的時候,他就看見了,不知道為什麼,看見這幅場景他心裡是非常的不爽,還沒等人走近,他自己就掉頭走掉了,當然也就沒和簡小語打招呼。

簡小語奇怪的看了他兩眼,沒有說話,正好妞妞跑到了她的腳邊,在她腳邊打轉,她瞧著這小狗挺可愛的,便俯身去逗小狗去了。

席家二老、楊桂花、簡寧以及席志源兩位當事人,還在討論有關婚禮的事情,這嘴上說結婚簡寧,但實際上麻煩的很,而且留給兩家準備的時間也不多,簡寧感覺自己就是個來旁聽的學生一樣。

席家準備把酒席定在酒店裡,而簡家的大多數親戚朋友都在鄉下,便決定在靈水村辦,地點就定在了簡家的制衣廠的食堂里,新廠地方大而且方便,那至於結婚的禮金和幾大件,席家都是按最好的來置辦的,然後又商量了結婚習俗、婚禮怎麼辦等等問題。

簡家也有錢,不圖這點東西,楊桂花就把話說開了,「這咱們以後是要做親家的人,我家條件不錯,也不圖啥,這主要是孩子們兩人互相喜歡,就希望呀,這小兩口以後能過得好,那我也就放心了。」

「這誰說不是呢,這小寧嫁過來就是一家人,你放心,我們肯定會好好待她的」,席老太太拉著楊桂花的手,「要是小源虧待了小寧,你放心,我第一個教訓他。」

席志源也適時的開口對楊桂花說:「您放心,我肯定會好好照顧簡寧的。」

大家討論的很熱烈,很高興,簡寧卻在發愁,你說,自己這怎麼就要結婚了呢,怎麼這麼快就要變成已婚人士了,再一想到自己肚子里還揣了個貨,心裡就更憂傷了,至於結婚方面的事情,簡寧根本沒發言,就讓兩家大人去折騰安排了,再說她也不懂,楊桂花都說了,結婚這方面的事情她會安排的明明白白,不讓她操心,讓她好好等著出嫁就行。

而席家這方面,有關結婚的大部分事情都是席老太太在做主安排,席老爺子做副手,和簡寧不一樣的是,席志源要為結婚的事情忙碌,不能像簡寧一樣,做甩手掌柜。

年後等民政局一開門,席志源特地請假領著簡寧去拿了結婚證,拿到結婚證的那一刻,簡寧才意識到這下事情成真了。

簡寧站在民政局的門口的台階上,看著手中的結婚證,「咋感覺自己虧了,你說我嫁給你,圖你什麼呢。」

「圖什麼?圖我帥,圖我高,圖我對你好」,席志源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將手中的結婚證收起來,「走,等會咱們還得去拍婚紗照呢。」 那一巴掌雖然沒在穆紫晴臉上留下紅指印,可穆紫晴還是被打偏了頭,一瞬間委屈的眼淚就下來了,嚇得她趕緊就跪了下去,「求七公主明鑒,不是我…我不是要推七公主下水的……」

「你還敢狡辯!」秦昭靈揚手又是一巴掌打了過去。

非娶不可:霍先生情謀已久 穆紫晴臉上立馬就引出五個手指印了。

挨了兩巴掌,穆紫晴心裡憤恨的要死,可眾目睽睽之下挨打,她更多的是屈辱。

楚楚可憐的眼淚那叫一個我見猶憐,「我沒有……求公主相信我…我沒有要推公主下水……」

秦昭靈的手都在顫抖,「好,你不承認是吧?本公主有的是法子讓你承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