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簡直就是自動送上門肉包子!

  • Home
  • Blog
  • 簡直就是自動送上門肉包子!

今天晚上,第一個為漠國「盡忠」,發誓替耶魯哈赤,替新可汗拿下永寧城的將領,正是耶魯哈赤最信任,也是最得力的屬下。

他甚至覺得,這個功勞,簡直就是白撿的。

結果,是他想得太美好了。

不!是漠國所有人,都想得太美好了。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池魚的掌握中。

至於為什麼?

那就要朝前一段時間,池魚和寒元、賀景源他們,偷偷跟著和親的隊伍說起了。

那時候池魚遇到送信的蒼鷹,便立馬就想到了之後說不定會有用,所以才讓寒元活捉了蒼鷹。

沒想到後面真的有用。

之後的好幾次,用蒼鷹從北國傳遞迴給漠國的消息,都是由池魚模仿著姦細的語氣,故意傳給他們的假消息。

果然,漠國那邊自信的認為,北國永寧城一直在他們掌握之中。

現實卻是給了他們一巴掌。

剛把「自投羅網」的一干俘虜,全部關押起來后。

寒元就前來給池魚稟報道:「啟稟郡主,屬下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在城門處增加了兩倍的將士,等著漠國軍隊來。」

池魚點了點頭:「嗯,很好。」

接下來恐怕是一場硬仗了,他們一下子將漠國的頭批隊伍俘虜,漠國那邊肯定覺得丟臉、氣炸了。

隨後,池魚又想到什麼,又對寒元說:「傳令下去,將漠國的那些將領級別的俘虜,掛到城牆上去!」

這種舉動,無異於示威、挑釁。

漠國的斥候要是看到,必定會上報上去。

屆時,兩國才是真正的兵戎相見了。

對於兵戎相見這點,池魚完全不帶怕的。而這一仗,也不得不打。

盛京那邊,不管是皇帝,還是重臣,她都已經得罪了。

沒有一場絕對絕對勝利的一場仗,來證明她的實力,所有人對於她掌握鎮北軍,都有話說。

她只有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不僅讓所有人閉嘴,同時也能讓所有人警惕她。

只有怕她,警惕她,那些人才不會貿然的再攻擊顧家!

池魚覺得在隔天,漠國那邊一定會受不了挑釁,大軍一定會直接壓進。

事實上,當天夜裡,在眾人意志最不堅定,最容易打瞌睡的時間裡,漠國突然攻城。

由於天色太晚,一時間看不清楚他們究竟來了多少人。

池魚身穿黑色鐵甲,剛用輕功飛上牆頭,就差點被一隻箭射穿腦袋,危機意識讓她想也不想的作用內力,不僅擋住了拿只箭,還將箭毫不客氣的往城下擲去。

而孫策見她和寒元來了,立馬走過來。

著急道:「郡主,您怎麼上來了?這上面太危險了,您……」

「廢話就別說了!」池魚直接打斷他的話。

再說了,她可不是嬌嬌女,打仗這種事,她什麼沒見過。

再危急的時刻,她也遇到過。

。 沈懷琳最終沒有離開,只是瞪了他一眼,便乖乖的坐着。

見狀霍城不由得面露笑意,沒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你別……」

話還沒說出口,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沈懷琳只能先接電話。

「你什麼時候回來?」

「姐,我今天先不回去了,你們吃飯不用等我了。」

「好,我一會兒和舅媽說一聲。」

沈懷琳並沒有問太多。

其實隨便想想都知道,季宏博去幹什麼了。

畢竟出了這麼大的事,若是他還沒有什麼動作的話,那就真的是一點兒機會都沒有了。

放下手機,沈懷琳剛要起身,察覺到自己的手還被霍城握著。

對方也沒有要鬆手的意思。

磨了磨牙,她忍不住低聲道:「鬆手,我要去找舅媽說事情。」

「我陪你一起去。」

「誒,你……」

沈懷琳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拉着自己往廚房走。

就……整個一個大離譜!

廚房裏,趙翠翠穿着圍裙,和廚師一起在忙活着。

餘光瞥到兩人的身影,她轉過身來。

「怎麼了?」

「舅媽,剛才宏博給我打電話,說他有事情,晚飯不回來吃了。」

「有事情?他能有什麼事情。」

輕嗤一聲,趙翠翠的表情已經充分的說明,她猜到了是怎麼回事。

畢竟知子莫若母嘛。

沈懷琳聳了聳肩,無奈的笑了笑:「我沒問,畢竟也不是小孩子,總要有自己的私隱的。」

「他就是私隱太多了,整的啥啥也不行,幹啥啥不行,吃飯第一名。」

趙翠翠的嘴都要撇到天邊去了。

沈懷琳捂著嘴偷笑,沒有發表意見。

這事不好說,真不好說啊!

「算了,不回來就不回來,是他沒口福,就別怪我偏心眼兒了。」

說着趙翠翠目光「唰」的一下,鎖定在霍城的身上。

後者如芒在背,精神一震。

「霍城啊,我專程燉了補湯,原本是給你們兩個的,現在都歸你了。你可一定要全都喝掉,一滴都不給那個臭小子剩。」

「謝謝舅媽關心。」

「我就算是喂狗,也不給他留着!」

「……」

霍城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

一旁的沈懷琳早就已經笑瘋了。

傷害不高,侮辱性極強!

趙翠翠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了。

一臉尷尬,連忙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別誤會。」

「沒事,舅媽,我明白。」

霍城苦笑着表示都理解。

只是——

某些人未免笑的太誇張了。

斜了沈懷琳一眼,霍城默默的在心裏的小本本上又給她記了一筆。

早晚和她算總賬!

沈懷琳絲毫感覺不到危險的到來,還沉浸在歡樂中,無法自拔。

……

終於開飯了,四人圍着餐桌入座。

趙翠翠親自將補湯送到了霍城的面前。

「嘗嘗看,味道如何。不喜歡的話,下次再給你燉別的。」

「舅媽親自做的,味道肯定不會差的。」

霍城出乎意料的嘴甜,拿着勺子嘗了一口。

這味道……

眉頭不自覺的輕蹙在一起,低頭看了看面前的湯。

總覺得有股說不上來的熟悉的感覺。

但是一時間想不起來。

「怎麼樣?」趙翠翠目光灼灼的望着他,期待着回答。

「味道很不錯。」霍城給出了中肯的回答。

趙翠翠心滿意足的笑了:「喜歡就好,慢點兒喝,還有很多,都是你的。」

「多謝舅媽。」

霍城又喝了幾口,這才動筷子吃菜。

身旁的沈懷琳嗅了嗅味道,忍不住也想嘗嘗:「孫媽,給我也盛一碗。」

「琳琳,這個湯你就別喝了吧。」

沒想到趙翠翠會阻攔,沈懷琳愣了一下。

十分不解:「不是還有很多嘛,您放心,肯定夠他喝的,我就嘗嘗。」

「可是……」

「孩子想喝,就讓她喝,什麼時候連一碗湯都不捨得讓她喝了。」季康也在一旁幫腔。

這一下子卻是不小心點燃了趙翠翠的火藥桶。

當時她就炸了!

「狗男人你說這話你有沒有良心!我什麼時候對琳琳不捨得了,合著我做什麼你都不滿意是不是?」

「我不是那個意思啊!」

季康哪裏想得到這麼多,當時只是隨口一說。

如今意識到說錯了話,當時為時已晚。

看着愛妻眼冒火光,他心裏發顫,不由得將求救的目光投向沈懷琳。

誰曾想——

那丫頭正捧著碗喝湯!

絲毫沒有顧及他的死活的意思!

。 裝糧食熱鬧的進行着。

蘇沐有點無所事事,就在大巴車邊燒了一壺茶喝了起來。

末世里現在這個時間,能悠閑喝茶的人估計也沒多少,重活一次,蘇沐似乎在享受一些以前從沒享受過的東西。

以前不管是末世前還是末世后,蘇沐的人生都過得很辛苦。

鐵觀音的茶香飄渺,蘇沐輕輕喝了一口,看着正在忙着裝糧食的秦三一家人若有所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