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米陽承認,如果她不開口說話,或者走在路上碰見了,自己也會多看上兩眼。

  • Home
  • Blog
  • 米陽承認,如果她不開口說話,或者走在路上碰見了,自己也會多看上兩眼。

可是,這個女人一開口米陽就想揍人。

董珠輕蔑地看著米陽一眼,說:「我和南哥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他愛的人是我。」

呵!真是夠有勇氣的。

米陽勾唇冷哼一聲:「你的南哥很愛你?他承認了?」

米陽相信才怪。

「南哥不是個外露的人,我跟他相識多年,自然了解他,他的喜好,我都清楚。」

「哦?」米陽露出一道譏諷,「那麼愛你的南哥怎麼不和你結婚,反而娶了我呢?董小姐,你說謊也有點水平好不好?」

還真當她是白痴,以為三兩句話她就相信了她的挑撥?

米陽的臉上是一副鄙夷的神情。

董珠向來高高在上,她是一路被人寵著大的,聽慣了吹捧,此時見到一個孤女竟然對她做出這種不屑的表情,簡直又氣又怒。

「你懂什麼,我那時在國外,南哥急需要一個婚姻來鞏固在位,而你,只過是南哥用來應付董事會的棋子,他根本不愛你,堂堂的喬少,怎麼可能會愛上你這樣一無所有的女人?你遲早會被他拋棄的!」

董珠挑釁地看著米陽,她滿以為米陽聽到她說的真相以後會悲痛難過,誰料想,對面的女人只輕輕勾了勾嘴角。

「哦,那我可真是要謝謝你今天的提醒啊,我一定想辦法在被他拋棄之前,死死地迷住他!讓他非我不可!」米陽嘴角上翹,一絲一毫也沒受到打擊。

嘁,想用這麼幾句話打擊到她,讓她知難而退?

太小兒科了。

她豈是那麼容易上這種白蓮花的騙?

董珠萬萬沒想到米陽聽她說出這番話還是不肯離開喬盛南,心裡真是氣急了!這和她原先的最初的預料完全不同。

原本她以為告訴了她喬盛南結婚的真相,她就會失望難過痛哭流涕。

看來是她小瞧她了。這個米陽年紀不大,心計不小。到底是喬盛南,怎麼肯輕易的放手?

「你離開盛南,要多少錢我可以給你。」 呵!又一個甩錢的?

米陽眯了眯眼,彎了彎唇,緩緩地說:「董小姐如果有錢沒處花的話,想分我一點我不拒絕。反正我需要錢,畢竟錢嘛,是好東西,沒有錢什麼也做不了。」

當初她不就是因為錢才嫁的喬盛南,因為有錢才保住了外婆的命。

所以說,錢這個東西,真是有用啊!

米陽頓了一下又說:「不過嘛,想讓我離開喬盛南,不可能。」

米陽的話說得簡潔而乾脆,一點都不拖泥帶水,直接表明自己的態度。

「你……你怎麼這麼不要臉!」

董珠快要失去她平日里的教養了,真想指著米陽的鼻子問問她,為什麼這麼無恥地非要糾纏喬盛南。

米陽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嗯?要臉幹什麼?要老公就行了呀。」她斜睨著董珠,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架式。

董珠被米陽的油鹽不進氣得失了分寸。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剛剛二十歲的小丫頭這麼難斗。

「米陽,你根本配不上喬盛南,為什麼不趁早滾得遠遠的?喬家不會讓你進門的!」

米陽眉梢一挑,說:「可是我不是已經進了嗎?喬盛南的家,不就是喬家嗎?」

她不僅進了,還每天都必須回去呢,如果回去晚了,還要受罰,扣掉生活費的那種,為了美好的生活費,她也是會每天按回別喬盛南的別墅的。

董珠哼了一聲,很不屑地說:「我說的是喬家老宅,喬人夫不會讓你進門的!你口口聲聲說嫁給了喬盛南,可是直到現在,你見過喬家的幾個人?喬夫人明確說了,你不是她相中的兒媳婦!」

董珠說話時咬牙切齒,這個米陽,太狡獨詐了,完全不受她言語的警告。

「米陽,你會後悔的!你一定會後悔的,喬家不會承認你這個兒媳婦!」

董珠在心裏面狠狠地咀咒,最好是喬盛南明天就厭倦了她,讓她進不了喬盛南別墅的門。

米陽的聲音輕輕淡淡,聽不出有什麼起伏,但是卻字字讓董珠臉色發黑:「董小姐,將來我后不後悔是我的事,關董小姐什麼事呢? 葬屍檔案 難不成如果我後悔了你就能幸福開心能嫁給喬盛南了?他那麼愛你幹嘛不早早娶了你,真是的,你都那麼大年紀了,還要去搶人家的老公,喬盛南可真不厚道。」

米陽竟敢嘲諷她年紀大?

還口口聲聲說她想做小三。

董珠心裡恨極了。

她認識喬盛南的時候,米陽還不知道在哪裡玩泥巴呢。

「米陽,你不太得意,有你哭的時候!哼!」

董珠氣憤地甩手而走。

董珠被氣跑了,米陽大大方方地坐在咖啡廳,陽光灑在她的身上,她淡定地拿出手機,撥通某個男人的的號碼。

「米陽,怎麼現在打給我?有事?」男人的聲音溫柔寵溺。

「沒事就不能打給你了?」米陽搶白了一句。

「能能,當然能。老婆,老實跟我說,是不是想我了?剛剛分開這麼一會兒你就想我想得受不了了?」 喬盛南的這句白痴話讓米陽翻個了大大的白眼。

想你個頭啊!

「親愛喬老帥哥,今天不是我想你。是你的青梅想你了,一大早眼巴巴跑到我這裡,連課都不讓我上,跟我表白了一通她對你的肺腑之言。」

「嗯,然後呢?」喬盛南嘴角含笑。

然後?還然後?這個男人對女人之間的戰爭很感興趣嗎?

「沒有什麼然後。」聲音有些悶悶的。

「她表白完呢?」喬盛南依舊追問,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

「她表白的很動人,不過么,後來就被我氣跑了。」想到董珠那張被她氣得扭曲的臉,米陽的心情不錯。

電話那邊喬盛南朗聲一笑,說:「老婆你做得對,對於自己的領地就要寸土不讓,放心,我是你的,喬帥哥是小米陽的。」

「這話我愛聽,本來想找你算賬的,現在暫時免了你的罪,你先忙吧。」

米陽收起電話。

有些事,電話里不好說,等他回來,她再細細地拷問一番,問清楚他和那個董小姐,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

為什麼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找自己的麻煩?

還反覆在她面前口口聲聲說喬盛南愛她,說得那麼有底氣。

如果她和喬盛南之間果真什麼都沒有的話,她哪裡來的底氣三番五次找上門來挑釁?

而且聽董珠那口氣,還是喬盛南愛而不得,當初是董珠拋棄了喬盛南,喬盛南才賭氣隨便找了一個女人結婚的。

喏,當然了,就是隨便找了她米陽結婚。

米陽回到教室上課。雖然她在董珠面前一直保持著極強的戰鬥力,但是坐在安靜的教室里的時候,她的心裡還是生起幾分疑惑。

喬盛南娶她的真實目的,是他需要一個婚姻,這與今天董珠說的要應付董事局不謀而合。

可是說明不了什麼,米陽也不會因為這個難過。她和喬盛南不是由戀人而結合,他們的結合,可謂是各取所需。

他也沒有騙她,當初他就說,他需要一個婚姻。

她也沒有騙他,她需要錢。

他們之間,說是交易也沒有錯。

這種婚姻的存在,是不夠牢固的,最初米陽也沒有覺得會和喬盛南一生一世過下去,畢竟他們之間沒有感情基礎。

可是近來,米陽漸漸地開始期待永遠,她想和喬盛南一起走下去。

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呢?她難道愛了他了嗎?

像喬盛南這樣的男人,又有幾個女孩子會不喜歡呢?

米陽輕輕嘆息了一聲。

林雪碰了碰她,說:「你怎麼了?每天面對那麼帥的大帥哥還唉聲嘆氣的,你讓我們這些單身狗可怎麼活?」

米陽輕笑了笑,沒有說話。

這一堂課,米陽走神了,這可是她的第一次。

老師課堂提問的時候多虧了林雪提醒,否則她這個一直以來的優秀生就要丟臉了。

下課後林雪問她:「米陽,你今天是怎麼了?魂不守舍的?是不是病了?哪裡不舒服?」

米陽搖了搖頭:「沒有,我沒事。」 林雪悄悄湊到米陽耳邊,問:「是不是和喬帥哥吵架了?說實話。」

米陽趕緊搖頭:「沒有沒有,真沒有。」

林雪一臉瞭然的表情:「我就知道,面對這樣的大帥哥,看都看不夠,怎麼可能吵得起來嘛。」

然後,林雪又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樣:「嗯……那個……是不是……昨天晚上太……那個了?」

米陽看著一臉猥瑣的林雪,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她抬手摸摸林雪的額頭,說:「我倒覺得,你是不是有病了?」

「切!」林雪打掉米陽的手,翻了個白眼說,「別跟我說你不明白我的話,老實交待,是不是昨天晚上縱慾過度今天上課才沒有精神?」

米陽看著林雪那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坦然地搖搖頭,說:「還真不是。」

林雪顯然不相信米陽:「真不夠坦誠,虛偽。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麼不敢承認的?」

跟林雪笑笑鬧鬧了一陣,上課時間又到了。

今天米陽上課的狀態真的不好。

她承認,董珠的那些話在她心裡生了根,不解開這個疑惑,她會不安心。

放學后她哪裡也沒去,林雪約她去吃燒烤她直接拒絕了。

直接回了別墅。

她想早些見到喬盛南,早些得到答案。

喬盛南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坐在客廳沙發上的米陽,靜靜地坐在那裡,燈光溫柔地打在她的身上,生起一些溫馨。

他走過去,揉揉她的發頂:「怎麼了?今天回來這麼早?」

「唔。」米陽抬頭,一雙水潤眸眸看著喬盛南,看的喬盛南心裡軟軟的。

「出什麼事了?」喬盛南直接想到了米陽的外婆。

誰知米陽直截了當地就發問:「你和董珠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喬盛南一愣,這個小女人這麼鄭重其事的樣子,就是為了在這裡等著問這麼個沒有營養的問題?

他再次抬起大手揉了一把她的發頂:「怎麼了?被董珠挑撥離間成功了?」

米陽咕噥一聲:「我很奇怪她哪裡來得底氣。」

「你說什麼?」喬盛南看著米陽,「你不相信自己的老公,反而相信一個不相關的女人的話,蠢不蠢?」

「可是她說你跟她的關係時很有底氣啊,那咱自信我都沒有。」米陽低下頭,不得不說,她有些吃醋了,想到董珠認識了喬盛南那麼久,她心裡就不是滋味。

他們兩家家世相當,年歲也相當,相識又早,若說他們之間一點關係都沒有,還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喬盛南的語氣有些不好:「「她說什麼你都信?你不信自己的老公,跑去信外人?米陽,你的皮是不是痒痒了?」

米陽白了他一眼:「你不要轉移話題,現在在問題是你和那個董珠到底有沒有過什麼關係?」

喬盛南被她這副捉姦的表情氣樂了:「你覺得是什麼關係?就像她說的,青梅竹馬、還是刻骨銘心?米陽,你沒有腦子嗎?我若真的喜歡她,她用得著去找你嗎?我直接就娶了她了。」 「你想結婚的時候她在國外。」米陽瞪著一雙水瑩瑩的眼睛,一副不相信的神情。

「所以你就相信了她的話對嗎?」

米陽不說話,在心裡撇撇嘴。

她並不想相信董珠,可是如果董珠一點根據沒有的話,哪裡來的自信和底氣找到她面前?

米陽的沉默讓喬盛南頭痛。

這個小女人不相信他。

喬盛南在心裡又記了董珠一筆。

看在兩家交好的份上,他沒有出手教訓董珠,經為她會識分寸,識趣。

可是看來,他的包容並沒有讓董珠罷手,不僅不罷手,反而更加變本加厲,不僅繼續在喬夫人面前挑撥,還在米陽面前胡言亂語。

她是覺得自己沒有底線嗎?

處置董珠是必須的,但是當務之急,是要哄好這個對他產生不信任的小女人。

「米陽,過來。」喬盛南的神情非常鄭重其事。

「你說,我聽著呢。」米陽站在原地不動。

喬盛南皺了皺眉,上前一步。

米陽卻同時後退一步。

喬盛南氣笑了。

他看著滿臉充滿警惕的米陽,說:「米陽,看來你還是不太了解我,不過好在,我們有一生的時間去了解彼此。」

「……」米陽眼眸轉了轉,一眨不眨看著喬盛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