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系統提示:無雲俠,已下線。本次比賽莫雷俠獲勝,由於無雲俠態度不端正,系統將扣除他三點信譽積分。

  • Home
  • Blog
  • 系統提示:無雲俠,已下線。本次比賽莫雷俠獲勝,由於無雲俠態度不端正,系統將扣除他三點信譽積分。

郭曉飛忽然如夢初醒的跳出了5D次時空遊戲機,剛才差一點就贏了,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經歷了什麼……

看了看數字錶,還有電,首先排除了停電,那到底發生了什麼?難道說,5D次時空遊戲機壞掉了?

「哥!」

這一聲嬌呼,讓郭曉飛驟然回過了神,看着她哭喪的樣子,「瀟……瀟瀟?你,你回來啦?」

唐玉瀟委屈中帶着許些的氣憤,狠狠地錘了他一拳,這一拳,一點也不疼,但他卻裝出受了重傷的樣子。

「額,好疼好疼……」

「行了。別裝了!」唐玉瀟嗔怒的道:「一天到晚,就知道玩遊戲,不陪我。還有,你今天又沒去上學?」

「呵呵……」郭曉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還不是為了多賺點錢?來讓你安心上學?」

「胡說。你天天就知道打遊戲,哪掙錢了?馬上就要畢業了,你難道不想再見見那些同學?」

郭曉飛冷瞥了一下嘴唇,道:「嘁。我見他們幹什麼?還有,誰說遊戲不能掙錢的?你媽媽的醫藥費,還是我……」

說到這裏,郭曉飛趕緊住了嘴,唐玉瀟一聽,神光大怔,道:「什麼?!醫院突然同意給我媽媽做手術,是你交了醫藥費?」

「當然了!」

郭曉飛一臉自信滿滿的道。

「謝謝你!」

頓時,唐玉瀟眼睛變得濕潤了,望着眼前的他,她簡直不敢相信?是他,給了她母親希望,也給了自己一個完整家庭。

唐玉瀟一把抱住了他,孩子似的依偎在了他的懷中,感動的不斷的啼哭着……。不死心的清風繼續等待了一會,發現帶土根本沒有再次出現的跡象。

他該不會真的去抓身邊人了吧?關係最好的宇智波鼬,希望你自求多福,或者說富岳族長的萬花筒能給力一點,能夠攔住帶土的入侵。

清風繼續抱着暗部忍者「象」慢慢走回藥店,為什麼是慢慢,因為清風已經開始在隱蔽的角落打上自己的

《木葉之極詣須佐》第一百一十七章就這樣放棄了?(求全訂) 學校畢業的小魚人一個個領取了自己的小硬殼蚌畢業證,就算是正式畢業了。

「領主,這些學校出來的小魚人要怎麼安排?」老瞎眼問楊禕。

楊禕撓了撓自己的魚人大腦袋,想着如何把這些剛畢業的小魚人全都給安排到合適的崗位上去。

「這兩百個小魚人,可以說是棘齒鎮未來發展的人才,得讓他們儘快投入棘齒鎮的建設中。而且還得給他們安排一些好點的工作,不然的話影響以後小魚人在學校學習的積極性。」

楊禕想要把這第一批畢業的小魚人拿來做宣傳,好讓鎮里的魚人知道學習是很有用的,是真的可以填飽肚子的。

「老瞎眼,趁著現在鎮里的魚人大部分都在,我們當場就把這些小魚人畢業以後的工作給安排下去。」楊禕有了主意后就對老瞎眼說道,「先把棘齒鎮里各個輔助職業的管理魚人都叫上來,本領主自有安排。」

「領主,有些輔助職業還沒有安排管理人員。」老瞎眼說。

「那就把手藝最好的,或者等級最高的叫上來。」楊禕說。

老瞎眼得到指示,就跑入魚人群眾,不多久就拉出了十幾個魚人並讓他們來到城鎮中心的平台上。

楊禕經常巡查棘齒鎮的各個行業,對着十幾個魚人是熟得不能再熟了,此時他一個個瞧過去。

這十幾個魚人在各個職業都是棘齒鎮中的佼佼者,可以說是棘齒鎮目前階段的核心魚人了。

老瞎眼,A級資質,是棘齒鎮的副鎮長,楊禕管理棘齒鎮最得力的助手。

布拉克兄弟倆,都是B級資質。在楊禕的計劃中,兄長布拉克主要負責統領棘齒鎮的戰鬥魚人,是未來的魚人領軍;斯拉克目前還駐守死水村,他主要負責管理棘齒鎮的法系戰鬥職業者以及煉金師。

高級魚人廚師曲奇和和中級魚人廚師湯勺,一個A級資質,一個C級資質。廚師烹飪技能製作的食物不僅美味,部分類似【海龜湯】的食物,在充分進食后是可以在一段時間內提升人物屬性的,因此楊禕也很注重廚師的培養。

當然,A級資質的曲奇在楊禕眼裏還有另外一個更為重要的任務,那就是作為種馬跟棘齒鎮里的雌性魚人配種,生更多的小魚人。

錦魚人賈古,C級資質,7級農夫,棘齒鎮的種植業的發展還得靠這個錦魚人阡陌客。

初級水鍛師咔咕沫嘰,C級資質,並且擁有「鍛造防具(C)」和「水元素親和(C)」這兩項適合水鍛師的專長。水鍛術的升級看來並不容易,目前咔咕沫嘰主要在水鍛房為棘齒鎮培養更多的水鍛師,以及用水鍛法製作硬殼蚌盾牌。

除了在場的這些魚人,C級資質的成年魚人還有棘齒一號的船長莫嘰托夫和魚人伏擊者隊長斯哇特。這兩個魚人目前一個正駕船前往杜隆塔爾,另一個正在塵泥沼澤調查黑鰭魚人的情報。

C級資質以下的魚人佔了多數。

咕嚕和嗚嚕兩個高級魚人建築工,他倆現在是棘齒鎮魚人建築工的兩大代表,未來一段時間棘齒鎮的建設還要靠他們兩個。楊禕更加看重咕嚕這個資歷最老,並且有建築專長的D級資質的魚人。

還有平常負責雜貨商店的魚人商人,負責畜牧場、農田、釀酒坊、飾品作坊、裁縫鋪、倉庫、碼頭、製革廠、鍛造房、奴隸圍欄、監獄等等魚人。

這些魚人大多數都是D級資質,少部分還只能由E級資質的魚人來擔當。

楊禕這麼一看,才發現棘齒鎮在短時間內發展了這麼多的產業,這兩百個剛畢業的小魚人要分下去的話,每個部門還真分不到幾個。

「領主,各個輔助職業的魚人都叫來了,這些剛畢業的小魚人要怎麼安排?」老瞎眼問。

楊禕把這些魚人都叫來,主要目的就是利用領主之眼來分配這些剛畢業的小魚人。

首先奔波爾霸和莫嘰姆斯兩個小魚人自然還是繼續當他的跟班,然後他親自指點那些有合適專長的小魚人站到相應的輔助職業的魚人身後。

「剩下的讓他們自己先選吧,看看這些魚人有沒有自己看中的小魚人,也問問那些小魚人有沒有自己喜歡的職業。」楊禕安排了有合適專長的小魚人後說道。

楊禕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在他看來,除了那十八個D級資質的畢業小魚人,其它小魚人也就是大概安排一下,畢竟資質太低的魚人潛力實在有限。

鎮里的這些輔助職業的魚人大部分也是魚人學校的老師,因此早有看中的小魚人,於是楊禕發話后,他們各自挑選了兩三個平時表現好的小魚人。

接下來,有些有自己想法的小魚人也自己選了位置站好。

最後,除了十個D級資質的小魚人,還剩下大概一百來個小魚人還站在原地沒有動。

這十個D級資質的小魚人大部分是擁有健壯、奔跑、武器等專長,楊禕打算特別培養,準備以後棘齒鎮組建一個精英的戰鬥魚人隊伍。

剩下這些小魚人平時除了在學校上課,就是吃喝玩,再加上又沒有父母教導他們,所以並沒有多少主見。

此時這些小魚都眼睜睜地望着楊禕,根本不知道該怎麼選擇。

楊禕見此情況,正想隨便把這些小魚人們平均分下去,這時他瞧見錦魚人賈古一個人孤零零站在,身邊並沒有分到任何一個小魚人。

「賈古,這些學校出來的小魚人腦子都比較靈活,你不挑幾個小魚人?」楊禕問。

「讓這些小傢伙自己選擇吧,這關係到他們的一生。」賈古搖了搖頭說道。

小魚人們知道跟着賈古是去種田,一個個都搖頭,沒有一個想去。

「你們錦魚人要是遇到這種情況,都是怎麼安排的?都是自己選擇?」楊禕看得出賈古似乎另有意見,於是向他問道。

「呵呵,自己選擇的人生,這在我們錦魚人的生活中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賈古訕笑一聲說道。

「錦魚人生活在森嚴的階級社會中,我們自幼就被選定了在社會中擔當的角色。有的錦魚人一出生就註定要當一個戰士,有的一出生就註定要當一個祭司。在整個錦魚人的社會中,只有錦魚人部族長老擁有最終的公共決策話語權。」

「原來錦魚人的社會是一出生的時候就定了在社會中擔當的角色,所以賈古你一出生就註定要當一個農夫?」楊禕好奇。

「我父親是珠鰭錦魚人部族的長老,是一位水語者。所以我一出生就被我父親選定了成為一位水語者,我的一生必須看護潘達利亞的河流,與水對話來卜算未來風雲。我想做一個農夫,成為一個阡陌客,但是這根本不被珠鰭錦魚人部族所允許。」

賈古說着拿起海螺酒壺大口灌了一口酒水,似乎並不願意談起他的故事。

「算了不提了,錦魚人這死板的社會結構根深蒂固,我一個人根本改變不了。」

楊禕看着喝悶酒的賈古,沒想到這個每天只知道喝酒的賈古好像還有點故事。

楊禕正想着怎麼安排剩下的小魚人,要是一般人聽到賈古說起錦魚人死板的階級社會結構,肯定第一時間就否決了。

錦魚人的社會很明顯是存在特權階層的社會形態。

在錦魚人的特權階層社會中,存在部族長老這樣一個經濟和政治上占支配地位的特權階層,而且特權階層與被統治者之間的階層關係相對穩定,具有封閉性和非流動性。

錦魚人這樣的社會,被統治者無法向上流動。他們要麼訴諸沉溺於宗教,要麼反抗特權階層的統治。

這樣的社會,一聽起來就明顯比那些民主、自由、平等、平權的社會低端太多。

但是,楊禕打小就在街上瞎混,對這些「民主」、「平等」什麼的一點都不感冒。他一聽賈古說的短短几句,就非常感興趣。

「錦魚人的社會中,部族長老擁有最終的公共決策話語權,其他魚人從一出生就被部族長老定下了今後在部族中擔當的角色。這很好啊,一切由部族長老說了算,其他魚人一早就安排好了一生的任務,這樣一來管理起來就輕鬆了。」

楊禕一聽就特別滿意錦魚人的統治模式,再加上他又有領主之眼,能夠把魚人安排到最合適的位置上,這比起棘齒鎮現在這樣走到哪算到哪的治理模式好多了。

「隨着棘齒鎮的發展,以後魚人會越來越多,是要早點確立一下棘齒鎮治理模式了。」楊禕心想。

實際上世界上有無數形形色色的統治模式,大致可以分為霸道、王道、民道三種。

楊禕只喜歡第一種——霸道,霸道是基於強力、命令、行政手段和軍事霸權來構建統治秩序,這也是像秦坤會這樣的社會幫派所使用的統治方法。

「霸道」只有兩個字,但是要如何給魚人構建一個「霸道」的統治秩序,楊禕可是一點都不懂。

「不懂咱就不要自己亂想,照搬錦魚人的就行了。」楊禕對照搬毫無心理負擔,很容易就做了決定。

於是楊禕讓在場的魚人都先解散,他拉上錦魚人賈古。

「我對你們錦魚人的事情很感興趣。走,我們去旅館邊喝邊聊。」 「巫祝?」此時軒轅也安撫了自己的部眾后,聽到劉雲提出的這一個陌生的辭彙。

「識天象,布農事,治疫病,守平安,傳武道。」

「你們的任務很重,要將巫族的一些巫術用在守衛人族之中,我們無論在何地,要銘記我們都是人族。」

「可是,先師,我們付出了這麼多,換來的就是這樣的結果嗎?」

聽到下面帶著不忿的語氣,劉雲能感受到那種不滿,而這也是劉雲自己種下的因,該由自己解決這個果。

「那些犧牲的人,他們的靈魂我會引渡成為陰差,他們也會有好去處,放心吧。」

「好了,我意已決,就這樣決定吧。」此時蚩尤出來說了這句話后,獨自一人回自己的部落。

而此時一旁的軒轅站在原地,有種莫名的感覺,沒有那種獲勝的感覺,反而像是別人施捨的一般。

「軒轅,我們獲勝了,你是人皇了!」此時廣成子沒有思考那麼多,而是為自己的獲勝歡呼。

「師父,我們真的贏了嗎?」此時軒轅覺得自己輸了,而且輸得很慘。

「軒轅,你著相了,你不要理會過程,只要在意結果就行。」此時廣成子一臉嚴肅地說道。

看著自己師父的模樣,軒轅內心嘆息了一聲,或許這就是劉云為什麼不讓蚩尤當人皇的原因吧。

「軒轅。」劉雲回過頭來,對著軒轅說道。

「請問劉雲道長有何吩咐?」

「你當了人皇之後,不得對巫人有歧視。」

「是。」

……

蚩尤回到自己部落後,將自己的戰甲全部卸下,拿著自己的虎魄說道。

「虎魄,你知道嗎?其實我已經很累了,這次先師的出現正好解決了我的問題。」

虎魄突然亮了一下光,好似回應什麼一樣,此時雖說刀內的魔靈被劉雲剝離,但是刀內的意識在蚩尤的日夜修鍊之下重新形成了。

「你也同意了,讓我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哈哈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