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紀傾心現在是三少的未婚妻,而喬小姐,以不可阻擋之勢,住進了官邸。

  • Home
  • Blog
  • 紀傾心現在是三少的未婚妻,而喬小姐,以不可阻擋之勢,住進了官邸。

更以強勢的魄力,直接要求三少當貼身保鏢。

如果到最後,發現喬小姐也是紀家千金,那姐妹倆爭同一個男人,豈不是讓人笑話? 鄭飛沒有再回答他,淺笑了一下。

「你到底想幹什麼?!」

軍官快瘋了,或者說他認為是鄭飛瘋了,他的腦子裡一團漿糊,感覺就像身處遙無邊際的大漠之中,而且還颳起了沙塵暴。

眼前這個東方人,本來說要偷賣軍火,結果剛出城就把好不容易弄來的巨炮給扔了,現在又帶著那麼多火藥來炸整個伊斯坦布爾最大的倉庫!

今晚發生的事,他完全摸不著頭腦,張著嘴等鄭飛能做個解釋,直到……

他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頓時明白了什麼。

「烏爾班大人!」他驚叫了起來,鄭飛連忙把他按在地上捂住嘴,喝令他安靜點。

把守倉庫的軍隊就在兩百米開外,動靜稍微大點就可能會被發現。

軍官瞳孔中驚愕不減,了解鄭飛的意思,連點幾下頭,鄭飛鬆開了他。

之前忙著趕路,一直沒來得及仔細看,沒想到和自己同行的竟然有大名鼎鼎的烏爾班大人,烏爾班出逃了!

在場所有城防士兵,無不面面相覷,有膽小者甚至瑟瑟發抖。

幾年前,奧斯曼帝國最高統治者——默罕默德二世親臨伊斯坦布爾,秘密召集城防軍,定了一則口頭條令:如果烏爾班逃出城,所有城防士兵必須殺死自己全部家人,然後自殺,有膽敢不執行者,就把他全家一起丟進火爐!

穆罕默德二世,綽號征服者,奧斯曼帝國第七代君主,奧斯曼帝國蘇丹。

年僅二十一歲時,意氣風發的他便指揮奧斯曼土耳其大軍,攻陷君士坦丁堡覆滅拜占庭帝國,完成了幾代帝國君主的夙願。

在那之後,他統領大軍西侵巴爾幹半島腹地、東抗白羊王朝,所向披靡風捲殘雲,為日後奧斯曼帝國百年霸業奠下基石,也為後來的蘇萊曼大帝建立地跨歐亞非三大洲的大帝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因而許多人認為,他才是奧斯曼帝國真正的創建者。

除了統御戰場外,他還能使用流利的土耳其語、亞美尼亞語、希臘語、斯拉夫語、希伯來語、波斯語、拉丁語、阿拉伯語等八種語言。(精通八種語言……這個必須得服(⊙o⊙))

但人無完人,這位堪稱傳奇的君主,有一個令人膽寒的癖好——兇殘嗜殺。

默罕默德二世,世界歷史上最以尚武好戰著稱的君王之一,他死前留下一條訓令:為了控制內鬥,每個新蘇丹繼位后都要殺死他的全部兄弟。

對子孫後代都能這般殘忍,更不用說對那群地位卑微的城防軍了,估計他眼都不會眨一下。

……

看見活生生的烏爾班大人就在眼前,城防士兵們呆愣愣地腦補手刃親人的場景,不禁打起了寒顫。

他們害怕,更確切的來說應該是恐懼,但開弓沒有回頭箭,再想強行把烏爾班帶回城裡已經不可能了,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巡邏隊恐怕早已發現守城士兵集體失蹤,城裡肯定亂糟糟的全是軍隊,寧靜祥和的伊斯坦布爾在今夜,定是雞犬不寧。

就算能團結起來打敗鄭飛等人,把烏爾班完好無損地帶回去,他們仍然免不了一死。

「怎麼辦,怎麼辦……」

他們清楚被抓回去是什麼後果,自己丟了命不要緊,還要親手殺了全家人,這種事就算是對再鐵石心腸的人,也是莫大的折磨。

重生之活成自己心中的主角 恐懼,使得他們的大腦空白一片,不知做什麼好。

關鍵時刻,還是守衛官最能保持清醒,做了次深呼吸排解慌亂,沉默了一會兒,緩過神來。

豪門貴妻:前夫逼上門 「喂,你有多少把握能逃掉?」

他看向鄭飛的目光很複雜,仇恨中帶著一點點信任,因為事已至此,他必須絕對相信鄭飛,沒有選擇的餘地。

在士兵們恐慌的時候,鄭飛已經開始觀察倉庫的情況了,借著樹榦的掩護,他打量著從約八十米外經過的巡邏隊。

「只要配合得好,就不會有問題。」

他應了句,拿出沙漏計算巡邏隊的運動周期,這個時代有鍾,但還沒出現方便隨身攜帶的表。

「那你為什麼要炸倉庫?」守衛官示意士兵們安靜下來:「不要再咋呼了,一點作用都起不到,搞不好再驚動了巡邏隊。」

「我現在沒時間解釋,你只需要知道,我會帶著你們和你們的家人平平安安地離開伊斯坦布爾。」

按照計劃,守城士兵的家人今晚在海灘集結,在鄭飛說話的同時,阿瑞斯正在組織她們登船。

乘客深夜登船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海灘守備軍不會在意,整個海灘都和往常一樣寧靜和諧,唯一不同的是,有兩個區域的兩千多名搬運工,都躺在貨箱上數星星,靜靜等待那一刻的來臨。

搬運工們將會跟著鄭飛的船隊一起走,他們能得到雙倍的薪水,他們對伊斯坦布爾沒有絲毫眷戀,因為這座城市不是故鄉。

但無論是大批搬運工登船,還是帶著幾千人、滿船軍火和烏爾班溜進海峽,都得避開軍隊的注意,在正常情況下顯然不可能做到。

所以,炸倉庫是整個計劃的主心骨。

躲避某人注意的最好方法,就是創造另一件事來吸引其注意。

比個不太恰當的例子:一個傳說的消亡,往往源於另一個傳說的誕生,人們總是不斷地追趕熱潮,又不停地失去,什麼時候人們才能真正明白,真正的傳說也許並不在遠方。

據布拉德的老友酒館老闆所說,這座大如城堡的倉庫以及海峽對岸的那座,放的是兩岸守備軍半年的補給,其中包括各種風乾食材、棉紗、炮彈等等軍需品,還有少部分是軍官士兵私人珍藏的物品,比如上等的煙絲和酒。

倘若倉庫爆炸起火,兩岸守軍必定會發瘋似的衝過去救火,那樣的話就沒什麼人會在意幾艘溜進海峽的船了。

如果有,就強行幹掉!反正屆時海灘會亂糟糟的一片,到處都是守備軍的狂叫和搬運工的歡呼,誰能聽見幾聲槍響?(未完待續。) 「姚愛卿天炎帝國最近幾日出現什麼問題? 廢材嫡女狠傾城 細細道來。」此時龍傲天和群臣一聽天炎帝國出現問題果然如同姚艷君猜想一樣被轉移了注意力。

「回陛下,老臣也是昨晚接到的消息,天炎帝國三隻主力部隊不下於八十萬的兵馬最近幾天在金鼎山附近往來頻繁,並且天炎帝國還啟用了李家家主李東明為一路大軍的元帥進駐金鼎山區。」

「李東明?」

聽到這三個字明浩心中也是一跳,對於李東明這個天炎帝國大名鼎鼎的人明浩也早有耳聞,而且,明浩對於李可心家室的猜測就是這個李東明所在的李家。

李東明的一生也是十分傳奇的一生,特別是對於神龍帝國來說,李東明可以說是整個帝國的轉折,早在龍傲天的神龍帝國初成氣候時,天炎帝國就啟用李東明為三軍元帥,那次也是公孫戰天和姚艷君距離失敗最近的一次,可以說,當世現存的名將之內,公孫戰天如果排名第一那麼這個李東明就將是緊隨其後的第二名將,再加上李東明手握三大帝國的聯軍,可謂是兵多將廣,當時李東明手下的軍隊是公孫戰天的三倍有餘,再加上當時公孫戰天手下臨時拼湊的隊伍和天炎帝國的精銳不可同日而語,眼看李東明就要擊破公孫戰天的防禦摧毀神龍帝國剛剛燃起的希望,當時就連龍傲天都已經對於此次戰役失去信心,只等著城外的聯軍和李東明衝進來,讓自己國破家亡,好在,後來在天炎帝國的幫助下,神龍帝國才算躲過一劫。。

此當時如果不是天炎帝國皇室對於李家的忌憚,導致陣前換將,可能神龍帝國也早已不復存在了,從此之後,對於龍傲天來說李東明這三個字就是一個禁忌,就連在天炎帝國的探子之間也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專門監視他的。

聽到天炎帝國派遣李東明進入金鼎山龍傲天也忘記了公孫戰天的威脅,如果真的讓李東明突破公孫善的防禦打進金鼎山這片地方,那麼接下來的就是神龍帝國南方的千里沃土遭受生靈塗炭了,這千里沃土可是神龍帝國的根本所在,也是神龍帝國唯一一片號稱糧倉的平原之地,如果這片平原在這秋末之際被李東明的八十萬大軍洗劫一場,怕是整個神龍帝國都將陷入動蕩,如果此時其他兩大帝國也看出便宜,一同發兵,那麼龍傲天此時也不用費盡心機的想要扳倒公孫家族了,因為那時神龍帝國怕是已經沒有了,所以此事都已經事關國之根本。

不過,在場之人有一人此刻心中並沒有被李東明的名頭嚇到,那個人就是李東明視為一生的對手公孫戰天了,此時只是聽了個開頭公孫戰天就知道對於李東明暫時還不需要理會,並且,公孫戰天也明白,此時姚艷君把李東明說出來,一是為了分散眾人的注意力,使得自己忘記來時的目的,二是使用李東明這一名將來提醒龍傲天,神龍帝國現在還在危難之間,公孫戰天這個戰神可是丟失不得啊,並且,此時神龍帝國在其他三大帝國的虎視眈眈下也再也經歷不起一場內戰了,對於姚艷君的好意公孫戰天雖然心中很是感動,但是嘴上還是沒有任何放鬆之情,對於這些道理公孫戰天早就明白,但是,現在是龍傲天先要出手的啊。

「姚丞相,情報中可否得知原本金鼎山附近的六十餘萬大軍的動向如何?為什麼我這個元帥都沒有得到的消息你們內閣會優先知道?」

在當前早朝的情況下,不論公孫戰天和姚艷君關係多好,此時也只能稱呼姓名或者官職,此時公孫戰天也是毫不客氣,剛剛雖然姚艷君打著自己的名頭提出的這一一件事情·,可是公孫戰天好不猶豫的就說出自己並不知道來了。

「這個是我們內閣在天炎帝國都城的細作一個意外所獲的情報,並且,此事事關重大,這名細作連夜間離開都城趕赴回國,所以公孫元帥可能晚兩日才能接到消息,至於原本的那六十萬守軍,公孫元帥應該比我更加清楚吧。」

有意思了,聽著姚艷君的話,明浩發現這個姚艷君也有可愛的一面啊,此時姚艷君竟然在使用自己來逼迫公孫戰天。

「稟皇上,李東明現在不足為慮,而且現在馬上就要入冬,天炎帝國就算進攻也不會選擇這個時機行動的,否則他們就不是前來攻打我們,而是派兵過來受死了。」

「噢???」

對於此刻天炎帝國不會挑起大戰的事情龍傲天也明白,天炎帝國為什麼叫做天炎那就是因為他地處南方,每年都是炎熱無比,很多地方的人一生都沒有見過雪,所以,對於地處北方的神龍帝國來說,冬天,這一片區域就是天炎帝國的禁地,不過聽到公孫戰天說道李東明不足為慮,這可引起了龍傲天的注意,面對這位大陸少有的名將,龍傲天可謂是煞費苦心,但是全無所獲,此時聽到公孫戰天的話和對於李東明的平淡,這讓龍傲天十分好奇,難道公孫戰天有什麼好辦法?而且,公孫戰天也是享譽大陸的軍神,備不住他就真有什麼好辦法那。

公孫戰天好像看出了龍傲天的疑惑,此時也沒有任何做作和扭捏,直接張口就說出了李東明不足為慮的問題所在,不過,公孫戰天的話不止說出了李東明的問題,就連龍傲天和下面的群臣聽到公孫戰天的話都是後背發涼。

「陛下,你可聽到過一句話。」

「什麼話?公孫愛卿但說無妨。」此時龍傲天十分專心的聽著公孫戰天的話,就算一會要設計殺了這一位軍神,可是在他死之前能夠有辦法除掉李東明這個棘手的敵人,也算是公孫戰天這個元帥這些年沒有白當啊。

「功高震主」

「什麼?」

隨著公孫戰天功高震主四個字,現在整個勇平殿都是一陣陣吸氣之聲,最近這些年在神龍帝國這些大臣的腦海,這四個字和公孫戰天這個名字從來都沒有分開過,可是,這四個字是這麼輕易就能說出來的嗎?公孫戰天這一挑起話頭可是嚇壞了這些大臣們。

「公孫愛卿此話何意?」

龍傲天也是壓下心中的驚訝,此時看著公孫戰天問道。

而公孫戰天此時並沒有什麼其他的表示,只是眯著雙眼,平淡的說道:「李東明雖是一代良將,玄天大陸現有的所有名將之內,怕是也只有他能和我一較高下了,可惜了,可惜這一個用兵如神的良將啊。」

萌妻送上門 群臣並且包括龍傲天聽到公孫戰天這有些自誇的話也是點了點頭,確實,公孫戰天和李東明已經站在將軍或者元帥這個職業的巔峰,可是,你可惜什麼啊?那可是天炎帝國的人啊,那對於咱們來說可是一個殺之而後快的敵人啊。

「可是,李東明有一個致命的破綻,那就是天炎帝國的皇室對於天炎李家並不放心,隨著李東明的本事越大,功勞越是醇厚,天炎帝國皇室的忌憚也是越重,就是這個毫無胸襟的帝王使得這個人才白白埋沒人間,這也是當年為什麼我和他領兵對戰時能逃過一劫,真可謂是自古帝王多殊寡,廝殺半生戎馬徒,少時有義老無情,未死戰場死君王啊。」

「你!!!」

哎!一旁的姚艷君心中也是感嘆不已,就憑藉這四句話明著是說李東明的尷尬遭遇,可是,在場的人怕是都聽明白了公孫戰天暗指自己的感嘆,可是,現在公孫戰天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怕是現在自己已經沒有辦法緩解二人之間的關係了。哎!真是少時有義老無情啊,可是真的是未死戰場死君王嘛?姚艷君心中竟然蹦出一個奇怪的念頭,那就是最後一句怕是要改成君王死了,想到這,姚艷君長長呼了一口氣,原本蒼老的面容此時更加顯老了。

此刻明浩看著一旁姚艷君蒼老的外表也是心中有些唏噓,剛剛的姚艷君算是拼盡身家性命和比他性命還要重要的名聲來勸公孫戰天放棄,可惜公孫戰天並沒有理會,還是直接繞過剛剛他說的天炎帝國軍事行動,並且借用李東明的事情直接和龍傲天開始撕破臉了。

不過現在,明浩是越看越覺得有意思了,臉上的笑容也是越來越多了,站在他身邊的一名武將看著明浩在這麼危機的時刻反倒笑的這麼輕鬆猶如見鬼一樣愣了一下,在心底還不停的為公孫戰天擁有這麼沒心沒肺的孫子感到有些蹉跎。

而明浩真的是沒心沒肺嗎?當日不是,此時明浩是真的發現一件比較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明浩的意念發現勇平殿外的皇宮侍衛不停地在被調遣,面對現在緊張的局勢手眼靈活的太監去找侍衛過來這並不奇怪,可是奇怪的是,這些侍衛並不是前往勇平殿,而是大部分都向著後宮而去,那裡,怕不是這些侍衛該去的地方吧? 「你猜~」

喬安給了他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警衛猜不透,「算了,不猜了。」

「嘁,跟你們家三少一樣,沒情趣。」

警衛:「……」

躺著也中槍啊!

喬安眉頭微微一蹙,剛才大意了,沒有讓警衛迴避,讓他聽到了她和紀志成的談話。

「今天發生的事,不許向任何人泄露一個字,聽到了么?」

「三少也不能么?」警衛真誠的問。

「當然不能!」

慕靖西也在任何人的範圍之內好嗎!

警衛立即點頭,「是,喬小姐,我明白了。」

時間還早,她還不想回官邸,「去皇家醫院吧。」

「喬小姐,您身體不舒服嗎?」

「不,我去看看夏霖和司機。」

他們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一定傷得挺重的。

皇家醫院。

喬安前腳剛到,慕靖西後腳便到了。

他俊臉陰沉,儼然一個冷空氣釋放機一樣,走到哪,低氣壓帶到哪。

「喂,我說慕少,你今天抽什麼瘋?」

已經甩了她一早上的臉色了,還不夠,還追到醫院來。

有完沒完了他?

慕靖西一手扣住她的肩,幾個大步,將她摁在了牆壁上,俊臉陰沉,眸底劃過一抹狠厲的暗芒,「喬小姐,你是成年人了,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我……」

「甩開我和警衛,偷偷摸摸單獨行動,是教訓還沒吃夠?」

喬安抿著唇角,眸底已然升起了兩簇火焰。

「還是你認為,下一次再遇上危險,會有司機義無反顧的用自己的生命保護你?」

字字句句,都帶著諷刺的敲打在她心尖上。

喬安異常憤怒,想也沒想的便揚手——

手腕在半空中,被人截住。

男人的手掌,力道大的嚇人。

手腕被他緊緊攥住,手骨感受到了一陣疼痛,他的力道,恨不得捏碎她的手骨。

「慕靖西,你混蛋!」

甩開她的手,慕靖西冷哼一聲,「下次再亂跑,別怪我。」

威脅么?

他竟然威脅她,真是反了他!

「喬小姐?」夏霖和司機兩個難兄難弟,從外面散步回來。

看到這一幕,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走過去。

畢竟,他們的病房,可是在兩人身後不遠處。

喬安一把推開慕靖西,狠狠瞪了他一眼,轉頭看向夏霖和司機。

司機年紀不大,跟夏霖差不多,二十齣頭的模樣。

「夏霖,我來看看你們。身體怎麼樣,還好么?」

回到病房,喬安十分感謝夏霖和司機,夏霖被她誇得有些羞澀,「喬小姐,這是我們的任務,職責所在。談不上感謝。」

「不,你們救了我,就該感謝。」喬安正正經經的給他們兩人鞠了一躬,「真的很感謝你們。」

我代表小糯米,感謝你們!

讓她免於失去宇宙無敵超美麗的麻麻!

從醫院離開,喬安心情有些失落。

夏霖這段時間要養傷,是沒辦法跟在她身邊,幫她辦事了。

慕家的警衛,一定聽令於慕靖西。

讓慕家的警衛辦事,她不相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